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何富贵小说叫什么(绿皮车异闻录免费阅读)

主角何富贵小说绿皮车异闻录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文,它的作者是苦夜长。简介:二十分钟后,他把答卷递给了我。通过与答案的对比,我发现他的情况有些严重,竟然属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张山,从结果来看,你的心理状况的确有点不妙。不过我想只是噩梦的缘故罢了,这样吧,我先给你开一点镇静的药…

何富贵小说叫什么(绿皮车异闻录免费阅读)

《绿皮车异闻录》第3章 关于梦的诅咒2

二十分钟后,他把答卷递给了我。通过与答案的对比,我发现他的情况有些严重,竟然属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张山,从结果来看,你的心理状况的确有点不妙。不过我想只是噩梦的缘故罢了,这样吧,我先给你开一点镇静的药,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说完后,我给他开了少剂量的安定,然后叮嘱他要睡前服用。张山点头道谢,然后便匆匆告别了我。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的双眉不禁紧皱起来。

实话说,张山的情况很不乐观,但与以往的病人相比,他又有点特别之处。

第一,虽然他的精神极度紧张,复述出来的情况也略显夸张,但我不认为这是他臆想出来的。因为一般的癔症患者有很多反常行为,而且病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形成的。根据他所说,噩梦是前几天才出现的,必然不在这种行列。

再说了,他除了紧张之外也没有别的症状,比如说癔症患者最常见的怪异动作。当然,这也不能否认潜伏的可能性,毕竟他的情绪敏感性已经异于常人。

第二,也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人真的会困在梦境中吗?这在医学上看来显然不可能的,梦是源自脑电波的变化,也就是我们自己所产生的,又怎么会反过来控制人的身体呢?乍一看不大可能,但我却想到医学上的另一种情况——植物人!

没错,植物人所表现的状态与他描述的情况有点像。除了脑干之外,人脑几乎已丧失了功能。但众所周知,植物人一般是脑部被重创后所形成的后遗症,而且持续时间会很长,绝不可能像张山一样早上醒来,然后晚上又陷入植物人状态。

因此,这显然不是他的主因。我必须要通过外网搜索,看是否有相关的资料。

第三,也就是最有可能的一点。实际上,我发现上面所作出的判断,全都是基于张山所说而分析出来的。也就是说,假如他说的不是事实的话。当然,我并不是指他撒谎。而是夸大了事情的话,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要知道,人处于极度紧张的状况下,会因为身体激素的改变而出现情绪波动,并自动夸大事实。比如说,我们处在阴森的墓地里,听见了声音首先会想到的是鬼怪,而不是发情的蟾蜍。如果看见了鬼火的话,想到的也会是幽灵,而不是燃烧的磷化氢。

同样的道理,张山在恶梦之下心情已经很糟,再加上舍友的添油加醋,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被梦境困住这个荒谬的可能。或许他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的严重,不过是身体太累了,连续几天陷入了深睡眠,所以才对外界的感觉变弱。

如此看来,这的确是比较有说服力的解释,但一切也只是我的判断而已,我还没看过真实的情况,也没有和他的舍友交谈过,因此不可能一概而论。

第四,也就是最后的一点。在刚才的对话中,我发现他似乎有所隐瞒,这对病情的判断是相对不利的,而且这很可能是梦境的罪魁祸首。但无论如何,病人也是有所隐私的,他不想说我也没办法,如今只好希望药能起作用吧。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瞥了眼手表。

已经11点46分了,早就过了下班的时间。肯定是刚才谈得太入神所以没注意到。于是我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便赶去吃饭了。

之后的两天我有事外出了,所以张山的病也暂时搁下了。可当我回到工作室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找了我好几次,也许是看见办公室没人吧,他在门外塞了几张小纸条,看上去很紧急的样子。

我迅速意识到情况可能有点不妙,于是按照他留下的电话打过去。

果不其然,电话里的他十分激动,甚至有点语无伦次的样子,大概是说梦境又出现了之类的话。我只能安慰他一番,然后约了下午的时候碰面。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张山准时到了。今天的他换上了一声清爽的T恤,背着一个天蓝色的工具包,我猜他应该是下了班直接赶过来的。

刚进门,他便急冲冲地凑到我面前,惶恐不安地诉说道:“周医生,这……这次完了!”

“怎么了?先别急,慢慢说……”我迅速把纸巾递给他,示意他冷静下来。

张山一边擦着汗水,一边急促地喘着气:“这两天情况不但没变好,反而更糟了!”

“就说今天好了,你肯定觉得我是刚下班赶过来的吧,可偏偏不是,我大概在下午3点的时候才醒过来!”

“怎么会这样?”我拧起了眉毛,疑惑道,“你的睡眠时间正常吗?舍友们也还是叫不醒你吗?还有,你按时吃药了吗?”

“周医生,我一切都按你的吩咐做,而且昨晚11点就睡了,期间一直没醒过来,舍友们都说我就像死人一样,即便是用棒子敲也醒不过来!”张山越说越激动,脸颊涨得通红,就像熟透的番茄一样。

“周…..周医生,你说要怎么办?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再过两天我可能就要死了……”

“再过两天就要死了?”我惊讶地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梦境里还预示着你的死亡?”

张山摇了摇头,略显苍白的双唇微微蠕动,一副很挣扎的样子。

过了一阵,他长叹了一口气,终于开口道:“周医生,对不起。其实我之前还有些事情没告诉你……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怕你听了之后以为我是疯子……”

“实话说,这事情确实是太诡异了。一开始我也是不相信的,直到梦境……接二连三的出现,我才不得不…..”

眼看他的神态越发古怪,我的心也悬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张山,我是一个专业的心理学教授和精神科医生,这些年来接触的怪事也不少,你就尽管说吧,我相信能帮助你!”

也许是这番话起了一点鼓励的作用,他重重地点了点头,缓缓开口道:“医生,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诅咒吗?”

“诅咒?”我眉毛一挑,顿时有种被捉弄的感觉。之前我就说过,我是一个无神论者,这种伪科学在我眼里是不存在的,所谓的诅咒不过是人类妄想出来的产物,根本就没有任何讨论的价值。

尽管我有些不快,但面对一脸惊恐的张山,也并没有把话说死,只是巧妙地换了个角度:“这是个有趣的东西,你听说过大洋洲的杀人骨传说吗?”

“据说这是当地土著处死罪犯的巫术,用一根骨头指过被害人,再念出咒语后,无论他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死亡会像跗骨之疽一样,在数天后准时降临。这好像就是一种诅咒术,因为由始至终,巫师都没有跟被害人有过任何身体接触…….”

我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张山的神情,他耳朵竖了起来,显然听得很认真,而且人也渐渐冷静下来了。看到时机成熟后,我话锋一转:“但是,后来经过科学家的研究和调查。他们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被害者大部分都是死于肾上腺素激增的器官衰竭,通俗来说就是被吓死的。于是他们便得出一个新的观点——暗示杀人!”

“也就是一个著名的实验,将死刑犯的双眼蒙住,在他的手腕轻轻割了一刀,谎称已经割断了他的腕动脉,在水滴声的影响下,最后死刑犯竟然真的被吓死了。毫无疑问,他的情况就跟杀人骨一样。

“所以,你要清楚一点,人是很容易受到暗示的,所以诅咒之说才会如此的神奇,其实从科学的角度看根本就不存在,真正让他死去的原因正是他自己,你听懂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张山再次激动起来,“那不是普通的心理暗示,我真的被诅咒了!不信你看一下……”

说罢,他从工具包里拿出了一本厚重的古书,递到我手上。

“周医生,不瞒你说,其实我是看了这本书之后才开始做噩梦的……”

“你是说,这本书是罪魁祸首?”我有些难以置信,不由自主地把它拿了起来。

那是一本陈旧的古书,表面已经泛黄得厉害,透出一阵淡淡的霉味。看上去已经很有历史,而封面上却空空如也,只有两个红色的粗大繁体字——诅咒。我摇了摇头,将书本放在桌上。

“周医生,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我的话是千真万确的,这本书里面包含着一个诅咒……”在我有些无奈的时候,张山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我下意识地撇了撇嘴,但仍然保持着倾听者的姿势:“那你还记得这本书讲的是什么吗?里面蕴含的到底是什么诅咒?”

张山叹了口气,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我当然记得,因为书里面主人公的经历和我一模一样!”

“他同样是看了一本被诅咒的书之后,开始了连续的恶梦,而且梦境也和我如出一辙,同样是那个荒村和背面人。但最可怕的并非如此,而是在看书之后的第七天彻底睡死了,他再也无法从梦中醒来!”

说到最后,张山的身体微微颤抖,仿佛在诉说着一件极为可怕的经历。

“难道你担心自己下场会和主人公一样?”我询问道。

张山点了点头,咽了口唾沫:“反正至今为止,我的一切症状都和他一样,从看书的那天数起来,已经第五天了,或许……或许再过两天我也会一睡不醒……”

“你先别太紧张,这明显只是被书本的故事影响了而已,要知道小说有时候的确会令人如坠云雾,就像我看《白夜行》的时候,也会经常将自己想象成桐原,可这……”

“不!我还是正常人,我还能分清小说与现实的世界!”张山打断了我,显得焦躁不安,“实话说,书本的内容很无聊,根本不足以令我入迷,但真正令人可怕的是书本的最后一页,那是一个恶毒的诅咒!”

“它写着——凡是阅读本书的人,将会与主人公共命运,七天之后会彻底陷入梦境。起初我也是不相信的,但接下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一模一样的,我正经历着主人公所经历的一切,这无法反驳!”

“一切是真的!还有两天,我……我真的会死掉吗!?”

张山越来越激动,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鼻子也随着话语而微微耸动。我一时间缄默无语,他现在正处于极度焦虑的状态,我深知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但从他刚才的陈述来看,书中那所谓的‘诅咒’已经深深植入他的心里。也就是说,梦境其实就是他潜意识的体现,正因为他如次的惶恐,所以才会反复出现,而每一次的梦境又会加深他的恐惧,才会有这样的恶性循环。

我已经完全明白事情的因果了。

轻轻松了口气后,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颗药丸:“好吧,我已经了解了,你先等一下,待会要进行催眠治疗。”

对于张山的情况,我知道口头疏导和单纯的药物控制已经难以奏响。心病还需心药医,如果要真正令他摆脱心理压力,只能通过催眠的引导,让他探寻到关键点——也就是所谓背面人的真面目。

这是令他焦虑的主因之一,我相信只要解决掉的话,问题一定会迎刃而解的。

“嗯……”张山犹豫了半会,还是乖乖地吞下了药丸。这是宁心安神的药,可以帮助他更快地进入状态。

“那好,待会你放松点,按我的提示做就行……”我向他点了点头,转身去准备。

催眠进行得很顺利,张山很快便陷入了沉睡状态。我通过仪器可以清晰地读到他的脉搏和心跳频率。他现在还处在浅睡眠。如果再次做恶梦的话,两者都会相应地增高,我可以随时监控着他的情况,以便在合适的时候叫醒他。

之后,我等了还一段时间。张山的状况一直都很平稳,丝毫没有恶梦的迹象。

难道是催眠没有作用吗?

正当我纳闷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仪器上的心跳和血压开始急剧下降,转眼之间,已经远远低于正常睡眠时的状态。

“心跳37,收缩压90,舒张压59!怎么回事?这完全不可能啊!?”我吓了一跳,连忙跑上前查看。只见张山好像睡死了一样,呼吸声微弱得几乎听不见,他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就像刚刚粉刷完的外墙。

而同一时刻,仪器的数值还在不断下降。

“完了,这样下去他会死掉的!”我马上停止了舒缓的音乐,提前将闹铃打开。

呤呤呤……闹铃声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异常刺耳,但张山却毫无反应,依旧是一动不动地趴在桌子上。

“怎么会叫不醒!?”

我一下子也慌了神,心脏砰砰地揣动着。因为刚才在进行暗示的时候,我已经下了命令,他应该会在闹铃响起的一刻醒来,然而真实的情况却再一次打击了我。

“张山,别睡了,快起来!”

我扑上去猛烈地摇晃着他,甚至掐他的人中,但依旧是毫无作用。此刻,我终于深深地感受到事件的可怕之处——他并没有说谎,他真的叫不醒了!

我不断地后退着,脑子里一片混乱。

为什么张山会醒不过来?如果还是睡眠的话,那心跳和血压为什么会那么低?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诅咒,他真的被困在那个恶梦中?

不!这怎么可能!?我是无神论者,怎么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停地在房间里徘徊,喉咙像被火烧一样灼热。

“不行,我要冷静……冷静!”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做了几个深呼吸。我是一个权威的心理学教授,只要冷静下来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我不断给自己做心理暗示,一遍遍地重复着。半分钟后,狂揣的心脏方方才渐渐减缓。于是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再一次走到他面前。

我首先仔细察看了一下,他的心跳和血压正维持在一个较低的程度,但幸运的是,两者都没有继续下降,所以他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我松了口气,这才完全冷静下来。

但即便如此,情况却仍旧不容乐观。因为他现在的心跳和血压低于正常的睡眠状态,而且呼吸极度微弱,这明显不符合睡眠的状态,倒有点像昏迷过去了。

可奇怪的是,昏迷的人心率应该不断下降,但他却并非如此,只是维持在一个数据附近波动,这显然又与昏迷不一样。

“难道是一种介于两者间的状态?”

我摸了摸鼻子,低声呢喃着。不知道他现在还有没有意识?如果是按照他描述的情况来看,现在或许被困在梦里了。但他的心率又远低于恶梦的程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越想越纳闷,胸口就像压了块大石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