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夫人被迫觅王侯》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小说《夫人被迫觅王侯》是一本十分好看的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洛泱时玖,主要讲述了:宋太爷发了话,大家立即丢下手中的石头,纷纷向山涧处走去,宋太爷刚要起身,就感觉到腋下一紧,然后就被人轻易提了起来。又提……宋太爷胸口一闷,他不要面子的吗?这还不算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提来提去,他好像有…

完整版《夫人被迫觅王侯》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夫人被迫觅王侯》免费试读第二十五章 被埋伏了

宋太爷发了话,大家立即丢下手中的石头,纷纷向山涧处走去,宋太爷刚要起身,就感觉到腋下一紧,然后就被人轻易提了起来。

又提……

宋太爷胸口一闷,他不要面子的吗?

这还不算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提来提去,他好像有点习惯了,自己走路怎么能比得上被人背着舒服。

这可要不得。

宋太爷还没缓过神,就听到赵洛泱道:“太爷,抓好了椅子,别掉下来。”

真当他是不懂事的小娃娃?如果被人背着都会掉下来,那还是死了算了。

赵学义也真的力气大,一点不含糊,将宋太爷放在椅子上,下一刻就背起了木椅,快步追上众人,他得为众人带路,若是谁体力不支,他还能接应一把,二哥、三哥都带着人对付山匪,他得照顾好这些人。

众人埋头前行,这一刻心中也没有别的思量,就是要快些离开。赵元让、赵元吉这些孩子们开始照应年长的人,大家没有其他言语,只能听到赶路的脚步声。

火把在黑暗中尤其显眼,山林也遮掩不住火光,山匪击退了那些阻拦他们的汉子,就顺着火光摸上了山。

赵洛泱向身后看去,身后一片黑暗,她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却知晓山匪离他们很近了。

“来了。”

时玖的声音响起,赵洛泱即便有所准备,手就还是下意识地捏紧。

不过赵洛泱没忘记与时玖早就商量好的应对之策。

“四叔。”赵洛泱喊了一声。

领路的赵学义立即明白过来,山匪进入了山涧,他们得赶紧从这离开,赵学义带着人调转方向。

赵学义道:“快,继续往山上爬,无论后面发生什么事都别回头。”

山匪不是老弱妇孺能够对付的,不管赵学礼他们能不能击退山匪,他们都要继续往前走,否则就是白白送命。

众人知晓赵学义这话的意思,心里早就被各种情绪填满,不知是该惧怕山匪,还是担心留下后面对付山匪的家人。

这一刻什么都顾不得了,因为身边还有其他亲人,不能让她们落入山匪手中。

整个搬迁队伍离开山涧向山上爬去,赵学义也走过来照看自己的老娘和妻儿、嫂嫂,因为一切来得太快,他从头到尾都没想过一个问题:为何示警的是他的侄女儿洛姐儿,而不是他们安排在整个队伍后面的两个汉子?

赵学义本就憨厚,竟然没有多去思量,就算有人问起他,他也会觉得,说不得是那两个汉子告诉的洛姐儿。

“洛丫头,”杨老太道,“快过来。”

赵洛泱应声却没上前,而是拉住赵元让和赵元吉:“去帮奶和婶婶。”

奶年纪大了,三婶有了身孕都需要人照顾。

他们引来了山匪,算是完成了该做的事,接下来只要能顺利逃脱,这计策就算成功了,接下来……能不能摆脱山匪,还得看爹爹他们。

“都不要想别的,”杨老太在前面道,“只有我们跑的远,学礼他们才能放心。”

是啊,只有他们走了,留下的那些人才能放心与山匪斗。

奔逃的路上,气氛中带着慌乱和恐惧,这一刻格外的难熬,让所有人都觉得已经豁出了半条命。

当众人彻底离开山涧时,就听到身后传来石头砸落的声音,紧接着是呼喝声,惊呼声。

赵洛泱顺着声音看过去,是爹爹他们动手了。

这动静还是惊住了所有人。

看样子摸上来的山匪不少,留下的汉子到底能不能应付?

众人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都想甚呢?别停下!”杨老太道,“他们在为咱们豁命,知道不?咱们能做的就是跑,不管是谁,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得跑。”

身后喊叫声那么大,想到自家儿子、汉子、爹留在那里与山匪对上了,谁能不担心?

罗真娘手心里都是冷汗,但她知道娘说的是对的。

“快走吧!”大家互相劝着,鼓足了劲儿继续前行。

赵洛泱下意识地与时玖说话:“我爹他们能赢吗?”

时玖一如既往的平静:“有机会,不过也要看来了多少山匪。”

赵洛泱想到那些准备好的石块,可惜时间不够,否则他们该留下更多。

赵学义带着半大小子落在后面,恐怕会有山匪脱身追上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赵学义早就回去帮二哥他们了。

为了不让山匪找到他们的所在,众人早就熄灭了手里的火把,所有人都在黑暗中摸索着赶路,前路就算再难走,他们都得跨过去。

……

山涧那边。

三当家感觉到滚热的血顺着脸颊淌落下来,他却来不及去擦,因为有更多的石块向他飞来。

他以为那些阻拦他们的人已经四散逃走了,却没料到那些人会突然出现在头顶。

不对,是他们不知不觉走入了山涧中。

当他听到水声,意识到不远处有水流过时,还没想到有人会在这里伏击。

那些不过就是搬迁的村民而已,他们一路追赶的时候,遇到了几个落单的人,顺手就杀死了。不说这些村民无用,也差不多,只要他想,来多少他就能杀多少。

就是因为这样想着,才会疏忽大意,着了这些人的道儿。

当石头向他们飞来的那一刻,三当家才恍然大悟,那些阻拦他们的汉子逃走是故意的,他们这是踏入了别人的圈套。

赵学礼听着山匪惨呼的声音,今晚他第一次露出一抹笑容,宋太爷的法子管用了,而且宋太爷他们离开之前还帮忙准备了石头。

山匪是难对付,但是他们居高临下,手中又握着这么多石头,一定会砸的那些人寸步难行。

三当家大声喊叫:“上去,杀了他们,一个都不留,将他们全给我宰了。”

山匪们被石块砸得鲜血淋漓,一个个都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一时没有找到离开山涧的途径,只是笨拙地向上爬着,然而山涧两旁的泥土又湿又滑,不但爬不上去反而因此滑倒。

庄稼汉子抡圆了膀子,将所有力气都贯在石头上。

有山匪被砸中晕厥当场。

三当家身上又挨了几石头,心中又焦灼又愤怒,偷袭了黄衙差那些人之后,他就与大哥、二哥分头行事,二哥留下收拾剩下的衙差,他带着大部分手下人追搬迁的百姓,大哥则是防着武卫军和衙署援军前来。

现在他只能求着大哥早些脱身,来帮他们。

……

赶路的人群继续往前。

赵学义刚停下来,准备仔细听听山涧那边的动静,就听到有人惊呼一声。

“死……死人,这里有死人。”

没等赵学义赶过去,离得稍近一些的赵洛泱先一步上前。

借着月光,赵洛泱看了清楚,真的是死人。

这张脸,赵洛泱也熟悉,是带头质疑父亲和宋太爷,带着家人先一步离开的那人。

是谁杀了他?难道周围还有山匪?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