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绝世毒医:逆天灵师倾天下小说阅读,绝世毒医:逆天灵师倾天下完整版

主人公叫月穆清祝殿臣的火爆新书绝世毒医:逆天灵师倾天下是由网络作者莴丝搭腊鸡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简介:三天后。叶鹿溪终于醒了过来,但有气无力萎靡不振。她睁开血红的双眼,月穆清拿出水袋扶起叶鹿溪送到她的嘴边。叶鹿溪嗓子难受的要命,一有水连忙喝了几口,她喝的有些猛不禁一阵咳嗽。这是哪儿…?叶鹿溪有些茫然,…

绝世毒医:逆天灵师倾天下小说阅读,绝世毒医:逆天灵师倾天下完整版

《绝世毒医:逆天灵师倾天下》第六章教导有方

三天后。

叶鹿溪终于醒了过来,但有气无力萎靡不振。

她睁开血红的双眼,月穆清拿出水袋扶起叶鹿溪送到她的嘴边。

叶鹿溪嗓子难受的要命,一有水连忙喝了几口,她喝的有些猛不禁一阵咳嗽。

这是哪儿…?

叶鹿溪有些茫然,蓦地抬手捂住脑袋模样很是痛苦。

月穆清又拿出一枚止痛静神的丹药,递给了她。

“你是谁?”

叶鹿溪蹙眉就想凝出灵力,可身处的环境让她回忆起来随即又放了手来。

她记起来了,是方如萱。

那个狡诈的小人。

叶鹿溪眉头一皱,头又痛了起来,这几天她感觉有个模糊的身影一直在照顾她。

就是眼前的女孩吗?

月穆清:“吃下吧,会好很多。”

她吃下,感激地看着月穆清。

“谢谢你,我是玄青学员—叶鹿溪,真的很感激你这次救了我,你有受伤吗?”

月穆清收好东西站起身来,将藤条拴在叶鹿溪的身上。

“没有。”

她一手抱起叶鹿溪一手扯住藤条,动用灵力一步一步向上爬着。

叶鹿溪看了看藤条担心道:“这是哪儿找的藤条?”

万一不结实怎么办?到时候她会连累这个女孩的……

月穆清没回答她,只是祭出武灵,叶鹿溪微微吃惊。

这个人…

明明感觉平平无奇可竟然是植物武灵的灵师…

三个武灵中最为稀少的便是植物武灵,它虽不及兽武灵和器物灵这般攻击力强大敏锐。

可它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将灵力提供给他人,而且运用得当也是极为难缠。

学院就有一个这样的人,叶鹿溪还和他对打过。

月穆清将叶鹿溪带出了洞穴。

叶鹿溪再次道:“真的谢谢你。”

她拉住月穆清的衣角和她并排走着。

“你这个方向…是玄青,你也是玄青的人吗?”

此时是正午,阳光虽被林子挡了不少可还是叶鹿溪难免有些头疼脑热。

她见月穆清不停地采着草药很是好奇。

“你很了解草药的吗?”

月穆清淡道:“嗯。”

“你是植物武灵啊。”叶鹿溪放出武灵,“我是兽武灵。”

叶鹿溪盯住月穆清,歪了歪头有些疑惑的开口:“你好眼熟,我似乎见过你……”

月穆清回头静静地看向她:“月穆清。”

传闻月穆清嫉妒心极强,为人心机阴狠,不仅长相丑陋内心邪恶,还目无尊长残害学员。

叶鹿溪倒是听说过,可眼下月穆清根本和传闻不同,除了脸上很多疤痕丑陋是真。

她想起之前那些关于月穆清身世的问题,无父无母还在学院遭受欺负……

她父亲明明教导过她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反倒是方如萱,这才叫她真正心寒。

月穆清加快了脚步,这几天她一直不敢睡觉,很少劳累。

———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学院内,方如萱喜笑颜开,她激动的有些颤抖。

终于,她终于突破四阶变成五阶了!

如此美好的天气方如萱快心遂意,她一路跑到教方阁,对云舟报告喜事。

云舟听后高兴地大笑出声。

不愧是他教出来的学员!如此优秀得体!

其他导师恭喜祝贺方如萱,也有发酸不情愿的赞赏云舟。

云舟都美滋滋的一一收下。

其中,一位姓张的导师不屑一哼。

云舟顿时脸色有些难看:“张导师,你这是何意?”

有些导师的不情愿他不是没看出来,不过互相都给个面子走个过场就罢了。

偏偏这个张师益,平常就爱和他明争暗斗。

眼下不就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什么意思?

张师益似笑非笑:

“云导师还有位学生叫做叶鹿溪吧?关于这位学员云导师的行为可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啊。”

云舟蓦地有些色厉内荏:

“你!鹿溪的事情是个意外…但我作为她的导师又何尝不痛心?!”

“哦?也不是非要茶饭不思寝食难安,不过我瞧着云导师笑傲风月悠闲自得……哈哈,想必是云导师您太过伤感而只好故作轻松吧。”

张师益哈哈几声,端起茶水喝了起来。

云舟脸黑的犹如锅底。

一旁的导师对这件事也算是知道一二但了解不深,都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两人都是德高望重,得罪了谁那都不好过,这件事最好他们别趟浑水引火上身。

“……”

“哎呀…瞧我这记性,衣服还没收呢,各位导师我先行一步!”

“啧啧你这一说我想起我的茶宠来了,我最喜欢它了我得赶紧去给它淋淋茶…”

“呃…哎!孙导师一起厕所啊……”

导师忙的忙走的走,剩下两人针锋相对,还没开始正式拌嘴,方如萱一下子哭了起来。

云舟一愣,着急地连忙问她:“如萱,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就突然哭了?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有潜力的学生,眼下可是所有心思都放在方如萱的身上。

若是她能拔得头筹那自己这次一定飞黄腾达!

“没事…只是听两位导师说起叶姐姐,我有些难过…”

方如萱哽咽开口,很是难过。

“张导师,其实云导师也真的很难过的,只是他摆出一副很强大的样子把受伤的一面伪装起来…说到底都是我的错……”

云舟欣慰地点点头,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隐忍悲痛。

“唉…只怪鹿溪学艺不精,大意了啊。”

他其实真的有些自责,毕竟叶鹿溪年纪轻轻就是五阶灵者。

虽然比方如萱早来几个月天赋没有方如萱好,可也是个不错的苗子。

可人都已经死了,他只能一心栽培方如萱了。

至于叶鹿溪…就当她光荣牺牲于学校了吧。

张师益看着厚颜无耻的云舟,又瞧了眼小小年纪就颇有心计的方如萱,生气又无奈。

那日的事他没在场不清楚,但他真心喜欢叶鹿溪也了解叶鹿溪的实力。

以她的实力,除非是暗算,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死去!

何况玄青大赛在即,谁能保证不敌的学员是否存在不正当的心眼?

这种事情可是发生过。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