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蓄意沉迷免费阅读,蓄意沉迷梁舟月江厉

小说蓄意沉迷主角是梁舟月江厉,主要讲述了:忽明忽暗的光线在江厉头顶落下,他像是察觉到什么,身体朝着门口方向侧过来。目光交汇,梁舟月的心跳空了一拍。江厉平时的眼神都是无害的,但此时完全不同,他像一只被困缚已久的野兽,眼底是浓浓的雄性力量,牢牢地…

蓄意沉迷免费阅读,蓄意沉迷梁舟月江厉

《蓄意沉迷》免费试读第15章 姐姐正

忽明忽暗的光线在江厉头顶落下,他像是察觉到什么,身体朝着门口方向侧过来。

目光交汇,梁舟月的心跳空了一拍。

江厉平时的眼神都是无害的,但此时完全不同,他像一只被困缚已久的野兽,眼底是浓浓的雄性力量,牢牢地锁着门口的女人。

他单臂倚着唱台,深情的歌声在此时变得低迷——

“我知道

不能再留住你

也知道

不能没有哭泣

感激你让我拥有秋天的美丽

……”

梁舟月的呼吸渐渐紊乱,眼神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躲闪。

察觉她的躲闪,江厉突然把脸转了回去,但嘴角上挂着的笑意,始终不见消散。

一首歌唱完,他把话筒放在唱台,转身走向门口。连招呼都没和兄弟们打,拉着梁舟月的手腕就往外走,但他步伐不大,显然有照顾同行的女人。

走廊很安静,没有想象中那么嘈杂,梁舟月被他牵着下楼,没有在楼梯上和他拉扯。

直到完全下了楼梯,她才从江厉的掌心抽回手腕。薄嫩的皮肤上似留下滚烫的余温,梁舟月明白这个举动有些过火,此时心中有些懊恼。

有意和江厉保持距离,她站得有些远。

江厉随手在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转头就见梁舟月垂眼站在一边,姿态防备,动作僵硬而拘谨。

“过来上车。”

夜晚的风还算有些凉意,江厉胸口涌上来的燥热感正在逐渐消散,不至于影响情绪。

梁舟月闻声快步走近,但刚要躬下腰,目光就凝在自己穿裙子的腿上,她抬眼,对着正给他扶车门的江厉笑得尴尬:“你先上呗,我穿裙子不方便。”

江厉没说话,因酒意略显朦胧的眼神在她腿上停顿两秒,随即俯底脊背,躬身坐进后排位置左边。

梁舟月紧跟其后上车,没有浪费时间。

很快,司机踩动油门,目的地是他们的学校。

因江厉身上有酒气,梁舟月推开了自己旁边的车窗,单纯地想换换新鲜空气。

可这个动作在江厉眼中有些锋利,他侧过头,上半身往前靠近,像是在躲避司机,和梁舟月说悄悄话:“姐姐嫌弃我啊?”

他显然没有那么开心,但是脸上又有淡薄笑意,有种喜怒不形于色的老练。

这句话听着有些委屈,梁舟月唯恐对方误会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我没有嫌弃你,只是想散散酒味,闻着……有些不舒服。”

她就事论事,真的没有到嫌弃这么严重的地步。

闻言,江厉退回去,头往后仰,后颈靠着出租车椅背,薄唇缓缓勾起,像是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下一秒,他淡淡嗯了一声,音量有些低,只能给身边的女人听到:“我当然能让姐姐舒服,可惜今天喝酒了,抱歉。”

尾音的笑意似乎灌入了梁舟月的耳朵,不停地在她耳边回响,带着酥酥麻麻的热意。

她此时显得有些迟钝,沉默了两秒,才模棱两可的理解他话里的意思,但又不敢确定,害怕自己想歪,误会对方的意思。

“抱歉什么?”她嘴比脑子快,把心中所想暴露出来。

江厉笑着摇摇头:“喝酒熏到你了,抱歉。”

没想到二十七岁的女人这么单纯,竟然听不懂他弦外之音。

对面,梁舟月完全顺着他的话锋在思考,每回一句话都要动动脑子,考虑再三。

末了,她实在是不知道回什么,唯有好言相劝:“那你下次不要再喝酒了,你还在学校住呢,出点什么事不好,而且喝酒也会伤身体。”

这话要是换别人说,江厉会讨厌他们啰嗦。但此时听起来,他却十分喜欢,甚至还想听她说更多。

他侧头看她,窗外路灯氤氲,晕黄的灯光从窗外射进来,松软地打在梁舟月精致温软的侧脸,润色了她性感的长相,更显柔美清纯。

江厉看得着迷,嘴角笑意渐渐平缓下来,唯有那双濯濯深沉的深情眼,一瞬不瞬地欣赏着眼前的美人。

那道目光太灼热,梁舟月想注意不到都难,她转过来脸,与他明目张胆地对视。

“看什么?”她问得直白。

江厉收回目光,恢复刚刚那个慵懒的姿势,头靠着椅背,语气真挚得像是在点评什么天下独绝的艺术品:“姐姐,你这么正点,你自己知道吗?”

“……”

梁舟月恨不得咬掉舌头,她就不该问这一句。

“嗯?”江厉微挑着眉,紧追不舍。

梁舟月舔了舔唇瓣,喉间哽着一口气,温吞地回应道:“我这样的,学校里很多。”

华大是国内名列前茅的一流学府,里面的孩子要家世有家世,要成绩有成绩,长相、能力、智慧缺一不可,如何会轮到她一个家境普通的新人老师正不正点。

这句评价是梁舟月万分熟悉的一句话,因为她总拿这句话鞭策自己要有自知之明。可这对于江厉来说是第一次听,却是他很不喜欢的一句话。

此时,车子开进桥下隧道,灯光顿失,车厢内陷入短暂的黑暗,窗外呼啸着汹涌的风声。

不知道江厉的姿势是什么,但梁舟月似乎感受到了他滚烫的气息,喷洒在耳际,沉稳有力:“姐姐要自信啊,你,可是独一无二。”

风声震动车窗,隧道里的声音短暂而叱咤,被路况掩藏的灯光很快将他们的车笼罩,仿若一瞬间天光大亮。

梁舟月整个阴郁的心都变得澄澈开来,呼吸通透,心神放松。

“谢谢。”

女孩子清浅的音色并不够夺人耳目,但却足以攻陷江厉那颗冷漠乖戾的心,把他吃得死死的。

他有些困,眼看还有一段路程,便阖眼假寐,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风声太大,梁舟月听不到江厉的呼吸声,很难推测他是否真的进入睡眠状态。

此时此刻,窗外风景匆匆而过,那道犹如镶嵌在耳内的声音却迟迟不见消散。

她要自信,她独一无二……

何瑾升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些话,他大多时候都是拿教条给她讲道理,哪怕她恼了,不愿意听了,他也会坚持把他的话讲完,努力让她接受他的建议,让她按照他的想法做改变。

如果他也能像江厉这样好好说话,就好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