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规则类怪谈,我试图弑神!》免费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规则类怪谈,我试图弑神!》,作者是饲彧之主,男女主人公是华韵苏寒蝉。简介:虽然他们的做法让人不爽,但作为一个学生会成员,由不得我们耍小性子。人群寂静,警卫司成员并没有过来帮忙,他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老鼠一共有三只,都是初二的。初二生本来不用来参加开学典礼,更没有通知他们要来…

完整版《规则类怪谈,我试图弑神!》免费阅读

《规则类怪谈,我试图弑神!》第5章 坚决完成任务

虽然他们的做法让人不爽,但作为一个学生会成员,由不得我们耍小性子。

人群寂静,警卫司成员并没有过来帮忙,他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老鼠一共有三只,都是初二的。

初二生本来不用来参加开学典礼,更没有通知他们要来参加,他们来这的目的一目了然。

使用choke套上后,嚎叫瞬间变得无力,逐渐软倒在地。

刚好这时,慢悠悠的前往礼堂的三人也到了。

唐秋颖和苏寒蝉来这里参加开学典礼,秦欣悦来带队。

当然,都是接到通知让她们戴好耳塞的。

看到我成功拘捕了三只老鼠,老秦一笑,说道:

“你动作还是那么迅速。”

我回以一笑,说道:

“比不上您啊,您可是创造过一天之内拘捕百多只老鼠的壮举的人啊!”

随即,我们便大笑起来。

笑完,我对着两人说道:

“你们先去初一三班的待机区吧,加入学生会的事由等一会进入班级后统一进行。”

寒蝉乖巧的点点头,一个平常的动作却变得那么可爱,让人忍不住接近。

当然,在做出这个行为的前一刻,便被唐秋颖阻止了。

“你好歹算是她的哥哥了,不要像个痴汉一样好吗?”

她没好气的说道。

我没法,只能苦笑道:

“好好好,行了吧。”

但寒蝉却突然因为我们的对话而笑起来。

如此玩闹后,我终于是想起来了音波没关,而且老鼠也没移送至静谧室。

打了声招呼,便向着教学楼走去。

不远,很快就到了。

将他们关入静谧室让他们自生自灭后,终于可算是到了开学典礼正式开始的时间。

回到初一三班的方阵,因为新生的记忆都已经被安魂音模糊化,也就没有多少敌意的目光投向这个迟到了几分钟的我。

不过……我这方阵里有许多熟悉的面孔啊!(玩味的神情)

一个那个来问我学生会的女生,一个塞给我纸条的男生,还有许多跟着众人一起骂我的新生们,呵,都聚到我的班了是吧。

不过……那个男生女生都应该是被模糊记忆了呀?

算了,反正没啥大事。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那个男生动了。

他直接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

“上个厕所,一起。”

嗯?因为是命令的语气,我有些迟疑,但由于刚刚他那神秘的举动,思考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和他一起行动。

走到礼堂外,避开了众人的视线后,他说道:

“华韵吗?”

此言一出,我更是好奇。

“你是什么人?”

“我?我哥一次都没提起我吗?”

“你哥?什么人?”

他似乎是觉得有些好笑,说道:

“你的同事中,哪个有弟弟哪个就是我哥。”

我思索了一阵,突然想起周敏的一句话。

“华哥是妹控啊?那肯定没妹妹,我就不同了,我有弟弟,并且是个弟控!”

神色瞬间变得怪异,问道:

“你哥……是周敏?”

他于是也开心起来。

“对啊,我们兄弟俩关系很不错的!”

岂止是不错啊!

但看着他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我也就没有多说。

我问道:

“怎么进来了?在外面待着不好吗?”

他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一看您就没用过通讯亭,使用过后,外面的人就会得到指引,在梦中去到拉莱耶,只有以家庭为单位派出使者进入这所学校才能停止诅咒。而且,相信我,拉莱耶可不是个什么好地方。”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继续道:

“不过也有好处啦,我们得到了有关于这里的知识——虽然过程有些坎坷。”

这一段话有些冲击我的认知,因为居然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件事!没有人!

在莫名感觉到了一丝被背叛的情绪后,我首先关注到了“拉莱耶”。

我试探性的问道:

“小弟,你说的拉莱耶是不是爱手艺老爷子笔下的那个克苏鲁沉睡之地?”

他点点头,说道:

“那里的一切和他的笔下一模一样,巨大的石碑,墨绿的海草,让人极度不爽,恐慌的建筑风格以及从远处近处传来的低语。”

我抿起了嘴,终于被迫承认了一个再神奇不过的猜测:

克苏鲁神话……从书里跑出来了!

合着,演起了诸神降临的戏码呗?

那怎么,我都初三了耶!难道不应该天降“诡秘系统”,直接无视规则,诛天灭地吗?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行吧,我们其实也或多或少的进入过那里,只不过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罢了。”

他见我承认,竟一下便慌了神。

“那怎么办?那这样的话,我们面对的不就是旧日支配者,不可视不可闻,不可名状之物——克苏鲁吗?”

我按住他的肩膀,安慰道:

“好啦好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不是甚至说不出克苏鲁的名字不是吗?至少我们还可以清晰的认知到克苏鲁这一旧日支配者形象就行了,也许那个无形无影的祂只不过是以此而故作玄虚而已,不用担心!”

他听此言也稍有安慰,回道:

“希望如此吧。”

了了这话题,我随后便注意到了“知识”

“你们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他见我竟然注意到了这个,有些惊讶。

“不是,如果有你们都不知道的事情我知道,那我见面第一句话不就是情报吗?”

我也反应了过来,尴尬的笑道:

“也对哈也对。”

随后立即转移话题。

“你是怎么逃过安魂音的洗脑的?”

他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严重暴露了我的意图,但还是顺着我的话说道:

“其实也没啥,工作人员都默契的戴上耳塞,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要有问题;更何况祂也在提醒我……”

他说着突然停了,平静的神情突然变得激动。

“华哥,你们能不能借用祂的权柄?”

“权柄?”我难以get到他兴奋的点,并且觉得莫名其妙,“你什么意思?”

他见我不懂,继续说道:

“我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是像有个东西在我身上一样,就在刚才,你们放安魂音前的5,6秒,我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迫不及待要逃开,捂住耳朵的冲动!”

说着,我也兴奋了起来。

“也就是说,你能够与祂通感?”

他点点头,说道:

“很有可能!”

我有些羡慕起来了。

“唉,这不就是男主角的标准配置吗?”

他见我开玩笑,也说道:

“怎么能这么说呢,还不是更容易夭折了吗?还是得仰仗华哥您才能活的更好嘛不是。”

一副假装谄媚的神色让人发笑。

于是,我们共同大笑起来。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我们却意外的聊的来。

“对了,你们有多少人今年进来了?”

我问道。

然而,这个问题却使得他有些沉默。

怎么了?就在我即将发问的时候,他开口了。

“就我一个……另外三个没撑过来。”

什么是……没撑过来?

我没有问出来,但很显然,他能够看出我的疑惑。

“每每更加临近开学季的时候,我们的噩梦与头痛就愈加强烈。就在开学之前,他们三个……没了。”

“果娴,整个脑袋直接爆开;独鸣鸾,因为头部温度过高,被烧成了傻子;墨欢,上吊自缢。”

这都是祂的杰作,毋庸置疑。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就在前几天,一场失败的实验带走了一班的班长,安全委员,心理委员,卫生委员。

他们被拉入黑暗,下半身被拦腰吞噬;被操纵身体,上吊自缢;被蒙蔽双眼,失误跌落……

而其中的一位,白教翮在我眼前死去。

他死前只说了一句话。

华韵!绝对要完成打败他的任务!你要是下来了,我死也要把你推上来!

昨天,我们刚刚将尸体收拾好,完成了一个简易的葬礼。

他妄图在这沉默中寻找安慰,却最终喑哑,开始了抽泣。

这就是为什么学生会与普通学生的关系不好的原因。

我们拿命保护他们,但他们呢?他们怎么对我们的?

我也开始了抽泣。

我们两个,便在这卫生间里,哭了出来。

因为是学生会专用卫生间,其他隔间里也有一些人听完了我们的对话,见我们哭了出来,也再也忍耐不住,开始了放声大哭。

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可以有效的缓解自己的心情,让自己好受一点。

但是……如果不是隔音棉的话,就社死了啊!

一番情绪发泄后,卫生间里的5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的羞愤逼迫着我们达成协议——此事,绝不能让第六个人知道!

无声的默契是学生会成员最最娴熟的一点,所以无需任何言语,我开门的瞬间,所有人泛红的眼角均被很好的隐藏了起来,擦眼泪的纸巾也都丢入了垃圾桶。

回到方阵,刚好是台上那过分年轻的校领导们开始了新一波的洗脑。

他们作为校领导,无法沟通,行为古板,如同傀儡一般为祂效力。

所以,这个学校没有班主任,更没有什么生活老师。

如果不是祂的存在,倒是能很好的锻炼一下学生们的自主生活的能力,但是因为有祂在,若是放着新生不管,那么我们要处理的老鼠只会越来越多,直到清理不完。

这便是新生引导员的任务。

回过头去看着即将将由我来负责的七八十个初一新生,我心中暗道:

“兄弟们,我们将继承你们的意志,坚决完成打败祂的任务!誓死不屈,宁死不改!”

好大一阵,繁琐的演讲终于结束,各个新生队伍有序离场,并在离场门口每人领取一个电子学生卡。

当新生全部回到各自的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晚上十点是最迟到寝时间,教学楼距离宿舍大约需要10分钟,所以,还有四个小时五十分钟的时间。

时间并不充裕,我们要解决的事情还有很多。

在我走上讲台的那一刻,教室瞬间被寂静填满。

看着眼前这些眼底充斥着敬畏与潜意识中的一丝恐惧的学生们,我将眼神移到了唯四眼神不同的一位女生身上。

她便是那个询问我学生会情况的学生。

盯着她看了好一阵,才终于移开视线。

学生们已经有人开始好奇的张望我望着的是谁,但在他们找到的前一刻,我开口了。

“好了,各位同学,我叫华韵,你们可以叫我华huà哥,韵或是其他称呼,但请不要叫我华huá哥,谢谢。”

同学们也很热情,回应道:

“huá哥好!”

我苦笑一声,他们便更加放肆的笑。

我于是知道,我与他们的距离拉进了。

目的达成,我顺着说道:

“好,想必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了,这所学校没有班主任,没有安全老师,只有新生引导员。”

很明显,知道这件事的绝不是占大部分。教室变得喧闹,恐慌的情绪悄然蔓延。

我想没有多少学生是真的会仔细看一份协议或是规则的——除非这份文件关乎重大。

同学们开始扒拉起那个早就被他们忘到脑后的《入学须知》,短暂的喧闹后,寂静再次入侵了这间教室。

不知多久,终于有学生敢开口了。

是那位问过我是女生。

“引导员,这些奇怪的规则……”

我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不要觉得这份规则奇怪,去接受它,认可它,并且按照上面的条例去行动!”

我的语气有些重,她似乎因此被吓到。

但我没有因此停顿,xp不能在工作的时候露出。

“在这所学校,有三个注意事项。”

“一:随身携带电子学生卡,它会在你进入到一个区域的时候自动弹出这个区域的规则;

二:认真学习,你们在学校的每一天,都需要学分,而获得学分的关键,就是要学习与兴趣。

我们学校的课并不密,你们有足够的时间与精力去干你们所有想干的事——前提是没有违反规则。

三:该听话时听话,不该听话时别听话!听你们各个委员的话要听,我的话要听,但若是遇到了什么来路不明的什么老师的,领导啊,校长啊,你要是愿意,踹他一脚也行。”

事项并不复杂,也给予了他们足够的玩乐的时间,最后的笑话更是让他们坚定了对我的信任。

一切都很完美——但愿能够这样完美下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