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尸起校园,求生从裸奔社死开始宁奕陈宇,尸起校园,求生从裸奔社死开始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是宁奕陈宇的科幻类型小说《尸起校园,求生从裸奔社死开始》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红腹诗人是网文大神哦。简介:“截肢!”这两个字说出口,男生立马瞪大了眼睛:“什么!截肢!?你要砍我的腿?”“别婆婆妈妈的,命比腿重要!”宁奕扔下话,转身交代了一句就提着铁管跑向阅览室大门。宁奕跑的速度很快,邢立臣还以为他是来找自…

尸起校园,求生从裸奔社死开始宁奕陈宇,尸起校园,求生从裸奔社死开始小说免费阅读

《尸起校园,求生从裸奔社死开始》第9章 手刃

“截肢!”

这两个字说出口,男生立马瞪大了眼睛:“什么!截肢!?你要砍我的腿?”

“别婆婆妈妈的,命比腿重要!”宁奕扔下话,

转身交代了一句就提着铁管跑向阅览室大门。

宁奕跑的速度很快,

邢立臣还以为他是来找自己麻烦的,起身躲的老远。

虽然被所有人都抛弃了,

但他这个学生会主席并没有什么伤心的感觉,

他非常惜命,在他心里,

他的小命要比阅览室里的任何人都金贵,

上大学只对他来说只是迈向更高层次的一个必经的步骤,

现在受的任何委屈都不值一提,

等一切稳定下来,

重新回到他爹的怀抱,

他就能的重振少爷的威风,

将今天受的委屈加倍还回来。

宁奕冲到大门一侧的图书管理员座位,

伸手从桌子下面拽出了一个插排,

然后又加速往回跑。

没给受伤男生选择的机会,

他拆掉插排的上的电线,剥去外皮,

从三股线中拆出一股,

先在小腿近心端进行了一道捆扎,

相隔五厘米又进行了第二道捆扎,

因为不用担心远心端会因缺血坏死,他勒的很紧,

每一道捆扎最后都用一截椅子腿穿过铜线拧绕了一圈。

被捆扎的脚因为不过血,很快鼓胀起来并变成了青紫色,摸上去冰凉,

那男生始终没有伸手去拆腿上的铜线,他知道宁奕在救他。

“接下来怎么办?”陈宇看了眼躺在地上哇哇大叫的男生,回头问宁奕。

“需要把伤腿……砍下来,要非常快才行。”

大家开始了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

截肢,给腿截肢,这在医院里面设施完备的情况下都是不小手术,

现在外面满地的丧尸,他们一群学生要做这种事,

不说成功的概率很低,他们连最基本的手术条件都凑不齐。

“可我们现在去哪儿找手术的工具呢?”赵娜拉着李晓雪走过来,神色中有深深的担忧。

在宁奕心里,最理想的肯定是电锯一类能速战速决的设备。

可……这个时候要到什么地方去弄。

朝地上的男生尴尬笑了下,宁奕挠着头转向众人:

“你们谁知道铡刀或者大砍刀、电锯一类的东西在哪儿能找到吗?”

人群安静了片刻。

忽然,陈宇举起了手:“我想起来了,实验楼里面有!”

王志鹏走过来补充道:“对对对,有的,陈宇说过,那边有个加工车间,应该什么都有的……”

“别忙了。”身后忽然传来男生有气无力的话。

“哎!你别激动啊!快下来!”

“冷静点,我们这不是正在给你想办法嘛,别动啊!”

男生背对窗外坐在了窗台上,脸上挂着微笑,但眼神中却带着绝决。

一看这表情和动作,宁奕就猜到了男生要干什么:“你……想好了吗?”

伸手挡住了想冲上前去的赵娜,宁奕低声问道。

男生点点头:“想好了,我要留全尸,窗户外面是水泥地,只要找好角度,我就不会有什么痛苦。”

吸了下鼻子,男生继续道:“别为我费神了,我知道你们为我好,

别为我冒险去找什么电锯,不值得,我没救了。”

“无论如何你都别把腿上的铜线解下……”

宁奕想叮嘱他铜线勒住腿可以暂缓血液流动,延迟病毒发作。

可话还没说完,男生的鼻子突然流出了血。

鼻血流的很快,

流过嘴角,

在前胸上拉出一条红线,

最终全都滴在了男生灰色的内裤上。

低头擦了下鼻血,再抬头的时候他眼睛也红了,

通红的血色不仅填满了眼白,也遮住了瞳孔,

紧接着是耳朵和嘴。

“呵呵,草!我手也伤了,我刚发现的,

你们别怕我,我这就走了……感谢你们为我做的努力,谢谢你们,同学们永别了。”

说完,男生做了一次深呼吸,

然后紧闭双眼,两臂伸直,面带着微笑,向后仰去,

他以一个极舒展的姿势跟这个世界做了告别。

几个女的抱在一起低低的啜泣。

更多的人在震惊之后是茫然,

宁奕什么也没说,他回身往自己的背包走去,

他要再抽一根烟,刚刚这个男生的绝决让他意外,

也让他冷静了几分。

这是最好的结局,坚持着要做截肢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没有能力救人,他只是不想看着同学死,却什么也做不了。

这丧尸病毒实在是太厉害了,

截掉伤腿并不意味着完全摆脱病毒。

就算还来得及,也砍掉了伤腿,

那男生依然极有可能因为伤口感染化脓或者失血过多而死,

亦或者,因为没有麻药而疼死。

更何况,先斩断伤腿是意外事故般的截肢,整个顺序都反了。

坐在桌子后面,点燃香烟,

薄薄的烟雾中宁奕与呆愣当场的众人对视着:

“千万别受伤,伤了,基本就没救了,大家都检查完了吗?”

“嗯!”点了下头,陈宇刚准备继续,却被王志鹏拉了下手臂。

不着痕迹的朝着大门方向使了个眼色:“还有一个。”

陈宇心领神会,又低着头偷偷给宁奕使了个眼神:“这个,还……做吗?”

“做!”站起身,宁奕冲着门口的方向招了招手:“邢立臣,你过来,你跟郑铮搏斗过,你也应该得接受检查。”

“凭什么!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了吗?

你一个土郎中的孙子,凭什么检查我!

你配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草!”

邢立臣歪着嘴走到大门旁,

手里拎着一截椅子腿在夏博留下的污血中蘸了下,伸手指向众人:

“草,不服就特么一起死!你最好就现在干死我,要么今天晚上都精神着点!”

“呵呵,哎呦我……”宁奕嗤笑一声,准备拎着铁管过去会会这个装腔作势的学生会主席。

可赵娜和李晓雪等人却在这时跑过来拉住了他的手臂,

“别跟他一般见识,别过去,太危险了,

再说,要是出了什么事,JC来了怎么解释啊?你的前途可就毁了!”

话音刚落,一阵风突然从宁奕耳边刮过!

沾了血的椅子腿在墙上打出了一个狰狞炸裂的红点,

将众人吓了一哆嗦。

远处,邢立臣正将一把椅子举过头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哗啦!”椅子被摔散架,他又捡起一根椅子腿去蘸地上的污血,

嘴里骂个不停:

“贱民!等出去了,我把你们一个个都送进监狱,夏博和张亮的死你们都有份,谁也别想毕业!”

他专心的用木棍蘸着地上的血。

这档口,人都快活不下去了,他却还想用毕业这种事情来威胁其他人,

他不知道如果刚才有人被这一下打中会有什么后果吗?

不能毕业比变成丧尸还可怕?

“马勒戈壁的!他从来就没拿咱们当过人!”

“这一下如果打上了……恐怕又要死一个。”

“咱们的命就那么贱吗?他恐怕都不会这么对他家的狗吧?”

“他太让我失望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

“他应该……本来就是这样。”宁奕将几个女生推到了书架后面,然后示意大家散开。

蘸了血的碎木头一根接一根的扔了过来。

邢立臣像一个完全不知道轻重缓急的巨婴,尽情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完全不顾别人的死活。

长久以来压抑在每个人心中的不满和愤怒在躲避攻击的过程中发酵了。

躲在通道另一侧书架后面陈宇和王志鹏开始拉着其他人秘密的布置着什么。

不一会,王志鹏朝着宁奕比划了个手势,然后他们就顺着阅览室靠墙的通道开始向大门方向移动。

“他们要干什么?”李晓雪蹲在宁奕身边问。

“不知道,可能是要控制住邢立臣,我也不确定,你们在这呆着,千万别过来,我去看看。”

宁奕转身钻过桌子,来到了靠窗的位置,在桌面以下快速向大门方向挪去。

邢立臣不知道自己的破口大骂掩盖了正在接近的危机,

反而越骂越来劲,越骂声越大。

几十米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没用多久,宁奕就在邢立臣侧面的阅读桌下停住了脚步。

他可以从桌子下面清晰的看到其他人的位置。

就在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进行的时候,

阅览室大门另一侧的墙角方向爆出了一句怒骂:“邢立臣,你麻痹!”

被吓了一跳,邢立臣慌忙转身去看,

电光火石间,藏在他正前方两层书架后面的几个人手持字典冲了出来。

邢立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余光中突然接近的几个身影却差点把他吓得丢了魂。

手中的木棍还没有来得及沾血,眼前就抡过来一个带着风的黑影!

“砰!”王志鹏用一本厚度几乎与长度相当的俄语词典击中了邢立臣的面门。

头部遭到重击,邢立臣连退数步,捂着脸刚倒在地上,蜂拥而至的男生们就到了,圈踢开始。

11个愤怒的男生围着倒地的邢立臣开始了报复性踢踹。

一声声惨叫甚至超过了丧尸大吼的声音。

从桌旁起身,宁奕愣愣看着眼前的一幕,思考着待会踹完了该怎么处理这个祸害。

群众的愤怒好像超过了他的预期,

踢踹持续了两分钟都没能停止,

身形瘦小的陈宇从人群中挤出走过来。

“宁奕……”

宁奕就直愣愣的盯着他,陈宇也同样回看过来。

一个极端的想法从两人心底升起,却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他妈杀了你们!”

应该是被打急了,邢立臣不顾踢踹,抓起一块碎木头,弹身而起,

拼了命的刺向王志鹏的面门,这一下没刺中,

却将所有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人们以邢立臣为中心散出一个圆圈。

“今天你们他妈的一个都别想活,老子就算杀了你们这帮贱民也能摆平!”

他怪叫完之后发现手中的木头还露着白茬,就飞身扑向了不远处的污血。

邢立臣手里有武器,没人敢去阻挡他的动作,可要是让他蘸了污血,恐怕还会死人!

千钧一发之际,宁奕一把薅住陈宇的脖领子,使劲往回一带,

借着这股力道窜身而出,

在邢立臣还有几步冲到污血前的时候,一脚将他横向踹出去老远。

“咣当!”碎裂的椅子座板掉落地面,邢立臣重重的撞上了查询机。

他坐在地上有点懵,手拿铁管近在咫尺的宁奕更是几乎将他吓破了胆。

“宁,宁奕,你别动,这不关你的事,我要杀的是他们这群贱……”

“卧槽!还骂……”一个男生冲过来一脚踢在了邢立臣脸上,将他踢倒在地。

邢立臣想站起身,却被宁奕用铁管逼着脖子坐了下来。

该怎么办?矛盾激化了,邢立臣又一心想杀人,不能……不能留他!

“宁奕!”远处,赵娜带着几个女生站在通道的另一端,

虽然只能看见宁奕双手握着铁管,

可被半个书架挡住的视线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们也猜到了个大概。

没有劝阻,没有撺掇,她们就那么站着,安静的等待着最终的结局。

这时,一个不知道名字的男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到宁奕身边。

他一句话直接揭开每个人心底的秘密,挑明了最终的抉择:

“同学们,邢立臣学长感染了丧尸病毒,

马上就要尸变了,虽然很不舍,但……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必须做出选择。”

“放屁!你才感染……”

“同意,我们都看到了,这是我们共同的选择。”王志鹏打断了邢立臣的话,

紧接着,更多的人开始附和。

“就是,他感染了,我们一起动的手。”

“他在……在企图用丧尸血杀掉我们的时候不小心感染了自己。”

“对,事实就是这样,动手吧。”

大家将视线投向宁奕,然后一只只手搭上了铁管。

必死的局面已经形成,再没有一丁点的转圜余地。

“好!都想杀我是吧!都说我感染了,那我就特么……”

邢立臣疯了一样的抓取前襟上沾染了丧尸血的一块衣服塞进嘴里,

然后伸手去夺宁奕的铁管!

“噗!”甩开大家的手,宁奕将那个小叉子捅进了他的眼眶。

惨叫声起,骤然剧烈的反抗说明这一下没有切中要害。

抽出铁管,在大家的注视中,宁奕对着邢立臣另一个眼眶刺上了第二下,

压上全身的力量,宁奕转动了几下铁管。

在一阵剧烈的痉挛之后,邢立臣终于不动了。

危机解除,

都松了一口气,

但好像没有人高兴,

这是第一个死在他们手里的活人,

即使在口径上达成了一致,

但每个人都知道,这是赤裸裸的谋杀,

逼不得已的情况下,

他们为了自己的安全杀掉了一个曾经的同学。

为了活下去……

宁奕心情沉重万分,他擦铁管的动作很小心,

他的手在抖,心也在抖。

“无论如何,我亲手杀了邢立臣,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

JC的抓捕?法庭的审判?还是……永无宁日的末世逃亡?

他死有余辜,

可……我只是个学生。

有哪个学生的青春需要用鲜血点缀!

我的青春……落幕了。”

将沾满了血的书页扔在地上,宁奕回头笑了下,声音略带哽咽:

“大家不要担心,都听说我说,

前段时间,我爷爷去世了,

那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我无牵无挂,可你们不一样,

你们的父母可能还在等着你们。”

陈宇上前一步,蹙眉问道:“宁奕,你……怎么了,说这个干嘛?今天要不是你……”

摆了摆手,宁奕打断陈宇的话,走到人群中间大声喊道:

“今天,无论谁问起,

都是我宁奕亲手杀的邢立臣,

如果有一天他爸找来了,

让他来找我,

无论什么后果都由我宁弈一人承担!

与你们任何人,没有一丁点关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