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主角叫黄峰黑猫的小说在哪阅读

男女主人公是黄峰黑猫的热门网络小说活尸岛:求生是著名作者十月的孤狼的最新佳作。简介:我和肯尼思一边咒骂着一边跑出咖啡馆,怪物可能是死了,但是警铃又吸引了一些丧尸往我们这边过来,我一手抱着刚才从军装丧尸身上薅下来的两个小包,一手举着手枪往大巴车方向跑去,皮皮此时也打开车门守在门口。有几…

主角叫黄峰黑猫的小说在哪阅读

《活尸岛:求生》第7章 新的队友

我和肯尼思一边咒骂着一边跑出咖啡馆,怪物可能是死了,但是警铃又吸引了一些丧尸往我们这边过来,我一手抱着刚才从军装丧尸身上薅下来的两个小包,一手举着手枪往大巴车方向跑去,皮皮此时也打开车门守在门口。

有几只跑的快的丧尸已经飞奔到我眼前了,我也毫不吝惜的对着它们的脑门送出了几发子弹,当看到之前下巴都被打歪的丧尸就横躺在大巴车门口时,我下意识的从他脚边绕了过去,然后坐上驾驶座,发动了大巴车。

肯尼思一瘸一拐的跑了过来,他也看了一眼横躺在门边的丧尸,就这么抬起脚想要跨过去。

「不好。」有着多年电脑游戏经验的我心里暗想了一下,果不其然,丧尸忽然坐起来,一把抓住了肯尼思的裤腿就咬了下去。

「啊……操!!!」

下巴都歪了的丧尸自然就缺乏咬合力,但肯尼思也在丧尸的干扰下摔倒在地,霰弹枪甩落在大巴车门口。

「哎呀!!!!」我朝着方向盘发了一通脾气,然后又起身抽出腰间的手枪。

皮皮赶紧下车用撬棍去帮肯尼思脱困,几只丧尸从四面八方跑了过来,我急躁中举起枪连开几枪直到子弹完全打光却一枪也没有打中。

「操!」我低头赶忙卸下弹匣更换。

「嘿!兄弟!」肯尼思躺在地上抓着我的裤腿:「别急躁,你不是懂枪吗?」

「嘶……呼……」我深呼吸一口,迫使自己平稳了一下情绪。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告诉我,做什么事情都要戒骄戒躁。

跑的快的丧尸已经近在咫尺了,我把弹匣插进手枪,同时抬起脚一脚踹向正在飞奔的丧尸胸口把它踹倒在地,接着一边上前一边把子弹上膛,然后瞄着躺在地上正坐起来的丧尸脑袋开了一枪。

顿时子弹从丧尸的后脑飞出,黑褐色的粘液飞溅,丧尸就这么躺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我又转头举枪瞄向另一边的丧尸,这家伙看到我举枪了居然下意识的平移躲了一下,而另一只完全不顾的往前冲。

「不要它哪跑你就往哪瞄,你预判它的轨迹。」肯尼思已经被皮皮救了起来,正在指导临阵磨枪的我。

我赶紧把枪口对着丧尸的行进路线,就在它的脑袋要经过我的枪口时,我扣下了扳机。

「啪!」

如果这是在拍电影,那么这个镜头肯定要放一个慢速的特写。只见子弹准确的穿透了丧尸的脑袋,粘稠的不明液体跟随着子弹从弹孔中喷洒出来,丧尸也因为快速奔跑中被子弹施加的侧力而突然脑袋一撇,整个身体侧翻趴在地上抽搐了几下。

也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怎么的,刚才那只平移的丧尸看到自己的同类就这么直接第二次惨死似乎有些害怕,它一直在原地来回横跳走位,既不上来攻击,也不想着去找个掩体。

「嘭!」

也没等我多想,肯尼思给了丧尸一发霰弹,丧尸的脑袋当即被击碎,只剩下一个舌头和一个喷着血浆的喉管。

「花里胡哨。」

肯尼思扛着喷子上了车,我也赶紧上车回到驾驶室。

此时的雾气相比之前更浓了,不过四周还是非常清晰。我们的大巴车行驶在被停靠在两边的私家车而挤压得没有空间的道路上,放眼望去随处可见丧尸和洒落在地上的残破尸体,还有偶尔出现的几辆撞到树上或护栏上的小车。

我们离体育馆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车程了,电瓶的储电量显示还剩下35% ,如果仅仅只是到达体育馆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关键在于板寸男的那句「不要去体育馆」就让我有点捉摸不透了,难道那里有让人无法掌控的局面?

「一个是医疗包,一个是杂物包。」肯尼思把刚才我从军装丧尸身上拿下来的两个包翻开来看:「一张呃……地图,两支笔,一串钥匙和……一个军用级的手电。」

「几十发子弹和差点死翘翘的代价就换来这么点东西么?看看地图上面有什么标注没。」

「地图上所有避难区都被画上了红色的圆圈。」肯尼思回答。

「什么是避难区?」我问。

「霍斯岛在规划的时候每个区都特别规划了几个政府用地作为避难区,假如岛上的发电厂和供水系统瘫痪以后,会启用避难设备,生活必须的水电就会从周边国家经由海底管道运送过来,所以避难区里是不会停水停电的。」

「那意思是说除了避难区,之外的区域都会停?」

「理论上是这样,没有员工参与运行的发电厂不出几天就会自动停运了。」

好吧……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正当我思考着体育馆的局面时,一辆斜停在路边并且把一辆小车撞得门都凹进去的红色越野车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般情况下这么亮丽的颜色只有特殊功能的车辆才会使用,比如施救车。

「嘿……」我把车停在施救车边上,转头问道:「我记得刚才板寸男说自己是搜救队的吧?」

这个问题不需要得到回答,我拿过刚才从小包里找到的钥匙走到门口,透过车门玻璃观察外面的情况。

「你不会又要生事端吧?」肯尼思站起来,顺手拿过靠在座椅上的霰弹枪。

「施救车里面有的东西肯定都是适合末日生存的。」我看周围没有丧尸聚集,就捏着手枪打开了车门,肯尼思也叹了一口气然后跟了过来。

施救车的门压根就没有关,我先进入到驾驶室,副驾上坐着一具和之前士兵丧尸一样的服装的尸体,脑门上还留有一个枪眼儿。用那串钥匙中有车标的插入试了试,发现居然能扭动,但是扭动之后没有任何反应,看样子车应该是坏了。

这边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又用钥匙打开了后备箱。

「哎……」我叹了一口气,虽然后备箱东西挺多,但我们能用的却几乎没有。

一把双手才能拿得动的消防斧,两套施救用的带挂钩和缆绳的速降带,还有一些破拆工具钻洞工具之类的。

「至少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不是吗?」肯尼思在一旁打趣道。

「我以为会有医药箱呢,算了,贼不走空,能拿的我全都要。」说着我一把抓起斧头和速降带就回到大巴车上。

估算着离体育馆只剩下五分钟车程了,我的心里一直在盘旋着板寸男说的那句「别去」,如果那边真如他所说已经不是安全的地方了,那我们这一趟过去无异于就是在送死。

心里越想越慌,坐回驾驶座却什么动作也没做。

「怎么了?」肯尼思问。

「之前板寸男不是说让我们不要去体育馆吗?」我说出了心中的焦虑。

肯尼思皱着眉头用力捏了捏手里的枪,然后嘴巴瘪了一下说:「那要不要先去一趟警察局弄点武器弹药?」

正当我想着,皮皮此时一步一咬牙的走了过来,看着我,发干的嘴唇动了动,动作有点扭捏,一点也不像他之前的样子。

「有什么事吗?」我抬头看了看皮皮。

「这个……」皮皮压低了声音说:「我们饿了……」

「哦……」我一拍脑门:「我太专注手上的事情,把这个给忘了……」

虽然我的工作性质更像公交,但开的车本质上属于长途大巴车,所以偶尔队长也会派发一些包车业务给我们做,这种业务就需要出去个两三天了,公司在我们车上备有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脸盆毛巾,生火用的小型瓦斯炉,之前给皮皮盖的毛毯之类的都还算齐全。

我将车往前移到了一个空旷点的地方,这里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学校大门的前坪。下了车,一股透心凉的空气顿时就钻进我的鼻孔,我左右看了看,车载电子钟因为依赖的数据网络已经接收不到了,所以现在是显示乱码,周围视线还算可以,除了大巴车的灯光之外,一长排的路灯依然在正常工作,所以估摸着应该是晚上或者凌晨。因为这里是一个比较广阔的坪地,雾气也没有之前那么浓,所以方圆几百米还在活动的丧尸我们都能轻易的看见,最近的一只估计离我们也得有个几百米,所以这里还算比较安全。

我的面前百多米是一个大门,大门里面有一排矮楼,所以我估计应该是个学校,而大门口有几只丧尸在那摇拽着厚重的金属大门而发出轻微的金属摩擦声,似乎是想要出来……哎哟,都变成丧尸了还想着逃课呐?

从车底行李箱中拖出满是灰尘的杂物箱,我拿出了瓦斯炉点上,把一个小锅搭在上面,倒入一些清水,然后又翻找背包里的食物掏了出来。4 个炖肉罐头,土豆罐头和萝卜罐头各一个,然后就是两根长条面包,我们能吃的所有食物都在这里了。

离体育馆只有几分钟的车程了,如果体育馆像我所想象的那样被安全的保护起来,这点食物也就没有留着吃两顿的必要,如果体育馆已经沦陷,我们就得马上想办法找食物和生活场地,留着也没必要。何况两个伤员此时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我咬咬牙,把6 个罐头全开了,一股脑倒进了锅里开始加热。

「大厨,我们吃什么?」从那天在我的出租屋下午吃了点东西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进食,两个小家伙明显饿坏了,我让小苹果在车里观察丧尸的动向及时向我报警,结果她只是像丧尸一样趴在车窗上死死的盯着锅里的食物,如果不是她那双天真到发光的眼睛和脸蛋上雪白的肌肤,这行为和动作可能会让我下意识的朝着她脑门子开上一枪。

「土豆炖肉……罐头。」我回答:「注意点形象,别把哈喇子滴我脑袋上了。」

可能这里已经属于市郊了的原因,周围非常安静,只有食物在锅里被煮沸而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之前在市内一直围绕在耳边的杂乱声音现在也都听不到了,只剩下肯尼思端着枪在我身后警戒着所发出的呼吸声。

没多久食物就煮好了,我拿出4 个小铁碗每人都分了一点,然后我又把两根长条的面包分成四份,就这样半块面包加上一碗土豆萝卜炖肉,就是我们今天的食谱了。

「吃吧,这是我们所有的食物了,吃完有了力气咱们再找。」我敲敲碗,表示开饭。

肯尼思若有所思,苹果皮则在车尾开心的边吃边聊。

这些食物是小羽留给我让我能多坚持几天的,但是事情的发展远没有她所想象的顺利,我们此时面临的不仅仅是食物短缺的问题,弹药、医疗、水源、甚至是衣物都是迫切需要的。如果不赶快找到被军队所庇护的安全场所,我们的死法将会多种多样,绝不仅仅只是局限于饿死。

美美的度过了末世以来最安心的短暂时光,我用备用的清水洗干净了餐具,肯尼思也用剩下的医疗品为自己和皮皮换了新药和绷带。等我收好餐具之后,肯尼思已经站在车外,从早已被血染黑的口袋里掏出一根已经皱巴巴歪歪扭扭的烟点上了,淡淡的烟味加上指尖的星星火光,让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满是嘈杂和琐碎的日子。

「接下来怎么办?」肯尼思弹了弹手指上的烟灰。

「我的计划是先去体育馆看看情况,如果情况不错,我们就留在体育馆等待救援。如果情况糟糕,我们就得先解决队伍的生存问题,然后再从长计议。」我叹了一口气,仰起头看了看蒙上一层白幕的天空:「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哎……还算乐观,并没像你所说的那样变成吃人的怪物……只是……」肯尼思用嘴叼住烟头,用手揭开了自己最初的伤口:「伤口周围都发黑了,而且形成了棉絮一样的东西。」

我看了一眼肯尼思手臂上的伤口,伤口不大,而且周围一圈全是乌黑乌黑的,比肯尼思的皮肤还要黑,看上去就像中了毒一样。最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平时应该一两周才能见到好转的伤口居然在一个晚上几乎快要痊愈了。

我又看了看肯尼思的眼睛,除了睡眠不足而带来的血丝之外,没有什么异常。

看来被丧尸咬一口就会变丧尸的情况,在这里不是绝对出现的。

正当我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肯尼思忽然一脸惊恐的看着我,那种眼神就像我本身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

「怎么……」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肯尼思一把抓住我把推到地上用力压了上来。

卧槽?说这话呢忽然就尸变了???

「别动!」肯尼思非常坚定的喊道。

我就这么乖乖的躺在地上,肯尼思趴在我身上,但是没有像其他的丧尸一样咬上来,而是抬起头四处观察。

「什么情……况……」其实「况」这个字我是不打算说出来的,因为话说到一半我就看见一个红色的小亮点在肯尼思的脸上一闪一闪的游走着。

什么东西?萤火虫?红外线?

「那边有人。」

肯尼思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我翻过身也往那边看去,发现学校里面一栋矮楼上确实有个发光点在一闪一闪的,频率的节奏非常标准,好像在向我们传递什么信息,就像摩尔密码一样。

等我看向那边之后,矮楼上的灯光亮了,我能依稀的看见似乎是一群人在那边朝我们挥手,他们手上好像还拿着写了字的提板,但是我的视力不好,根本看不清这么远的字,但是不用看也知道,这肯定是在像我们求救。

「卧槽!有人你推我做什么?」

「呃……我以为是……」肯尼思带着笑用手比了一个枪的手势。

「哈哈哈……该死的职业病。」我推开了肯尼思,男人之间的感谢向来是不需要言表的:「你说吧,警官,这种情况怎么办?」

肯尼思看了看我们即将要去的方向,又回头看了看发出红点的矮楼。从自私的角度出发,多带一个人就多一份战力,我们团队生存下去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从大义的角度出发,这家伙尼玛可是个警察啊……

「救人呗。」肯尼思没有犹豫的回到车上拿出了那把只有几发子弹的霰弹枪,我也回到了驾驶室,皮皮见状也走到了车头位置。如果要进去学校救人,那么我们眼前这道门就是第一个需要越过的障碍。

和以往人声鼎沸不同,此时的大学校门口稀稀拉拉站着两三个摇摇晃晃似乎快要倒下的丧尸,门这边有,门那边也有。

「怎么办?」这次是我先提问。

「要不……杀进去?」肯尼思反而又把问题踢给了我。

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丧尸的战斗力很不均很,但总体来说似乎并不高,身体素质也远没有电影中丧尸那么强悍,但是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还有限,不能随便冒这个险。

「这样吧,现在看来车上还算比较安全。」我又思考了一会:「我先制造噪音,看能不能勾引过来,你趁机去开门。」

肯尼思点点头表示同意:「如果我跑过来了,你就策应一下。」

我也觉得我需要吸引一下丧尸的注意,说实话,现在的我们迫切需要知道敌人的一切信息,包括移动速度、力量、感知器官等等。

等到肯尼思准备完毕,我深吸一口气,怀着不安的心情按了一下大巴车的喇叭。

「嘟……」大型车辆独有的汽笛像尖锐的力气划破布料一般的撕裂了夜空的安静,这种声音的音调非常的高,相比于小轿车的电喇叭,能把声音传的更远,并且在传播过程中的损耗也非常的低。

学校大门口的几只丧尸显然听到了这刺耳的鸣笛声并纷纷朝这边扭头,不过细细观察之下,有几只是在别的丧尸都扭头的情况下,才跟着一起扭的。

看样子,听觉视觉的丧尸都有。

「呃……啊……咔咔咔……」

就在这声气喇叭响起之后的几秒,一声刺耳的尖叫从校门内传来,伴随着尖叫声越来越近,一个飞速奔跑着的人影进入我们的视线。

「卧槽,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

在车灯的照射下,一个瘦小的人影以近乎人类的极限速度向我们冲过来,就在快要撞上校门的一瞬间腾空而起,像撑杆跳运动员一样越过校门,直直的砸在大巴车顶上。

我勒个擦,这到底是个什么生物?

我做了个下伏的手势,两个学生都心领神会的爬到座位下。我手里捏着手枪,猫着腰,眼睛来回的扫着每一扇车窗,生怕哪个车窗上忽然出现一个腐烂了一半的脑袋。

车顶上出现了几声「咚咚咚」的脚步声,每一下都让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不过还好,看样子他上面没打算下来。

「怎么办……好像越来越多的丧尸过来了。」皮皮爬起来透过车窗往外看。

看样子这跟电影里演的也没太大差别,这些东西既能感觉到声音,也能感觉到光线,估计气味也能感觉到,而且还存在着少数有特殊能力的丧尸,比如刚才那个撑杆跳选手,之前的变异板寸男。

此时的雾气越来越浓,刚才还能看见有人站着的矮楼,现在只能勉强看清是栋楼了,如果不再抓紧点时间的话,我们可能救的就不是活人,而是丧尸了。

「坐好。」

我坐回驾驶室,将档位挂到倒挡,让巴士后退几十米,果然这些丧尸跟着车灯又往车头方向走。此时学校的大门慢慢敞开,看样子肯尼思完成了任务。

「对不起了各位,现在这种情况,我不下狠手的话下一个死的就是我……」

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将档位挂到2 档,一脚油门踩到底,电动机发出一阵怒吼,巴士以极快的速度起步,将前面排成一排的丧尸全都碾压成散乱的肉渣,顿时黑血四溅,肉沫横飞。

在门口接到肯尼思后,巴士就这么进入学校沿着笔直的校园大道一直前行。

很多学校为了师生进出方便,确实也为大客车修了专门的道路,但这种路一般延伸到主教学楼或宿舍楼就停止了,我猜想这个学校应该也差不多。

果然,一条笔直的道路延伸到写着男生宿舍几个字的大楼前就终止了,我关掉车灯将巴士熄火,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寝室大楼侧对着我们,此时我也看不见楼里是什么情况,不过楼下的坪地上倒也没几只丧尸,三三两两低着头歪着身体站着。

「我们要救的人他在哪里?」我问道。

「不知道……大概在宿舍吧。」肯尼思回答道,同时举起了手里的手电筒朝宿舍楼照了照,照出一大片黑压压的全是丧尸。这么多学生,全尸变了。

「诶?那个一闪一闪的是什么?」许久没说话的小苹果这时候指着车窗外不远处一栋楼开了腔。

我走到小苹果身边,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巴士侧方不远处有一栋四层高的楼,二楼中间的窗户位置有明显的亮光一闪一闪的,在这灰蒙蒙的天色下显得格外刺眼。更加诡异的是,这亮光不仅有规律的一闪一闪,而且还在左右晃动,似乎像是有人拿着荧光棒在那挥手示意一样。

「卧槽,这特么不就是有人拿着荧光棒在挥么?」我狠狠的对自己的思考吐槽。

我赶紧回到驾驶室,将巴士倒出这段寝室楼的路面,然后往闪光的楼房那边开去。

「去那边的楼房看看,如果他们是这个学校的幸存者的话,或许是自发的组织逃到那栋楼里面了。」我看了皮皮一眼:「话说那是栋什么楼?」

「应该是室内体育场。」两个学生异口同声的回答。

外面的天色依旧十分昏暗,还好现在的雾还不够浓,否则的话这点光亮恐怕无法穿透雾气被我们观察到了。

当我顺着校园大道小心翼翼的把巴士开到体育场门口时,一个年纪30多岁亚洲面孔的体育老师模样的男人迫不及待的从门里跑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金属棒球棍,先是紧张兮兮的左顾右盼,确认安全后飞速跑到巴士车门前,我打开车门,让他进来。

「太谢谢你了……我以为没有人会知道我们在这……」老师上来就直接抓着我的手激动的眼泪鼻涕一大把。

「就你一个吗?」我直起身子朝门口看去。

「还有几个人,还有伤员,可能需要你们帮忙接应一下。」

我点点头,从驾驶室起来,抽出腰边的手枪,招呼肯尼思一起去接应,让皮皮在车门口守着。

车门和校内体育馆的门相距不到十米,当我把门打开的时候,体育馆那边先出来两个人抬着一个用门板做成的担架,担架上躺了一个痛苦呻吟并扭动的穿着校服的男生,我和肯尼思握着枪就在路径的位置守着。

体育老师和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短裙高跟鞋的年轻女人一前一后抬着一个男生经过我的面前,女人看上去像老师,30岁出头一副欧美面孔。而躺着的男生皮肤发灰,嘴巴发干,身上的血管经络看上去非常明显,躺在床板上不停的扭动,还伴随着偶尔痛苦的呻吟一下。我拦住了他们,先是查看了一下伤口,伤口很深很大,血流不止,但是看上去并不是咬伤。

「怎么伤的?」我问道。

「从宿舍楼逃出来的时候被什么东西捅到了。」体育老师回答。

「别看了,先去安全的地方啊!」年轻女老师显得非常急躁。

我看了看后面,一个穿着西装有些肥胖年纪比较大的男人还扶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女生一脸的痛苦,走路一瘸一拐的,短裙下的大腿上有个非常明显的咬痕,周围血迹斑斑,看样子伤的也不轻。女生后面则是一个拿着叉子的男生,男生手里紧紧握着他的武器,脑袋不停的左右摆动观察周围的情况。

这大概就是全部的幸存者了。

除了女生有点危险之外,其余的应该没问题,我摆摆手,让他们先上车。

正在这时,只听见「嗷!」的一声,从车顶上窜下来一个黑影,黑影一下子将最后一个人,也就是握着叉子的男生扑倒在地,我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黑影俯身一口咬了下去,在一声极度恐慌和绝望的惨叫声中,黑影把那个可怜男生的脖子上的一大块肉撕扯下来。

当我看清黑影就是之前那个跳上我车顶的跳高选手时,我赶忙举起枪朝它射击,由于它离男生实在太近,我不敢贸然去打它的头。我朝着它的手和腿开枪,子弹打中它的手臂后,它一个翻滚离开了男生,然后又一个极速奔跑脱离了我的视线。

我们赶忙跑到男生身边去查看伤势,男生倒在地上不停的挣扎,鲜血像喷泉一样从他的脖子处往外冒出。他的身体剧烈的起伏,想要大口大口的呼吸却总是被自己的血呛到。

「小杰……小杰……别害怕,老师这就救你……」女老师不顾形象的趴在男生身上,撕扯下自己短裙上的一块布料,露出了短裙下穿着黑丝的长腿。

女老师用布料捂住男生小杰的脖子,小杰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老师,想要说些什么的用力呼吸着,但是换来的只是咳嗽两下,并从嘴里冒出大量鲜红的血。

「嗷!」不远处又传来跳高丧尸的怒吼,看样子这家伙属于并不记仇,有仇当场就要报的类型。

「快上车,枪声一响丧尸可能就要围过来了。」我打算去扶起女老师,结果女老师用力甩开了我的手,并且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诶?咋回事?这才见面不到五分钟呢……那跳高丧尸是她家亲戚?

男生在痛苦和绝望中就这么躺下去一动不动了,女老师带着哭腔不断喊着小杰的名字,刚才的体育老师和其余的人将女老师拉扯进了大巴车,我和肯尼思也一前一后的上了车。

几个人还在惊诧和痛苦之中,我先把座位靠后让他们可以躺在上面休息,又将储存的水递给他们补充水分。看样子他们好一段时间没有喝水进食了,接过瓶子后也不客气的大口大口的喝水。

「学校里还有其他幸存者吗?」我问体育老师。

「应该没有了,之前一直在全校广播,活着的都在这了。」老师回答。

我走到车厢后面找到了被女老师照顾的重伤男生,俯下去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他的伤口明显开始发黑,并且边缘处还伴随着一些和之前肯尼思伤口上一样的棉絮一样的物质。我又翻开了男生的眼皮,他的眼珠已经发白,几乎完全看不出眼珠的存在了。

男生呻吟扭动着,一些黑色黏糊糊的东西从他的嘴角流下来。

「他不能留。」我指着男生说。

「为什么?」女老师用极为诧异的表情看着我。

「他已经顶不住了,随时可能会尸变。」我回答。

「不可理喻……你刚刚害死了法里斯还不够吗?还想再杀一个?」女老师带着哭腔说道:「刚才我们要上车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们?如果我们早点上车,那个男生就不会死。」

「嘿嘿……别激动好吗……」我伸出双手做安抚的手势:「我必须得为这一车的生命负责……如果正常人被丧尸咬了会有很大的可能性变成丧尸的。」

「他没被咬!」女老师很坚定的说道:「他是被栏杆捅伤的。」

我看了看其余的几个人,他们点了点头,表示女老师说的是真话。

「问题是他已经有尸变的迹象了。」

我俯下身去想要拨开男生的眼皮,却被女老师一把拦住。

「别碰他!」

「不是……你们没看过丧尸电影吗?」忽然觉得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居然要用道理去论证,一时半会还真说不出个道理来,我实在有些词穷了,就像有人问你为什么1+1=2 一样。为什么?我感觉我说不上来。

「所以你就是因为一些虚构的电影而害死我的学生吗?」女老师用身体挡在我和重伤男生的中间。

我左右看了看,身边的人都低下头不说话。

卧槽!卧槽?合着我成反派了?我他妈就知道好人难做。

其实仔细想想,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有亲眼看见正常人被咬后成为丧尸的场景,反而我身边就有两个被丧尸咬到后还能活蹦乱跳的案例,所以这个说法目前来说只能算是一个假设,不能当做论据。

「嗷!咔咔咔……」

丧尸还在车外肆虐,现在在这里讨论这些也不是时候,算了,还是先去体育馆吧。

「那就走吧……不要乱动,都扶好坐好。」我又回到了驾驶座。

就这样,大巴又一次行驶在路面上,朝着市体育馆开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