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艾泽拉斯:银月城往事》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海伦娜里昂小说

游戏动漫小说艾泽拉斯:银月城往事的作者是ascesi,男女主人公是海伦娜里昂。简介:雨月3日的清晨,当第一道阳光穿透魔法屏障照耀永歌森林的时候,里昂已经穿戴整齐走出了酒吧的大门。他站在石阶上做了一次长长的深呼吸,目光眺向了阳痕公馆的方向,随手颠了颠海伦娜给他的胸针,又摸摸自己微鼓的钱…

《艾泽拉斯:银月城往事》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海伦娜里昂小说

《艾泽拉斯:银月城往事》第5章 里昂的第一份工作

雨月3日的清晨,当第一道阳光穿透魔法屏障照耀永歌森林的时候,里昂已经穿戴整齐走出了酒吧的大门。

他站在石阶上做了一次长长的深呼吸,目光眺向了阳痕公馆的方向,随手颠了颠海伦娜给他的胸针,又摸摸自己微鼓的钱袋,心情好极了。

约维娅打着哈欠从酒吧里走了出来,看到里昂充满朝气的样子,心里既高兴又不舍。她一把将里昂抱在怀里,轻轻的摇了摇,就好像他是她自己的孩子一样。

“孩子,我答应过你的父母要好好照顾你。”约维娅依然不舍得放开里昂。

“您已经把我照顾的很好了。”里昂合拢双手抱住了约维娅,“自从我来到银月城,一直是您在照顾我。”

“到了公爵家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工作,都要认真对待。”约维娅拍了拍里昂把他推开,然后重新打量了一下他,“来吧,我有一件礼物要给你。”

约维娅拉着里昂的手走进酒吧的兽栏,拉瑟恩将一匹装着里昂行李的骑乘用马牵了出来。

“哦,不。这不行。阿姨,它是您这唯一的一匹马,”里昂摆摆手,连忙推辞着说道,“给我一匹陆行鸟就好了。”

“骑上它吧,我不想让你走的太寒酸。”约维娅说道。

“我……我……”里昂激动的有点说不出话。

约维娅抿着嘴,从马侧面的行囊里取出一把精美的细剑,连同皮质的剑鞘一起挂在里昂的腰带上。

里昂感到有些惊讶,他从来都不知道约维娅收藏了一把这么漂亮的剑,迫不及待的把它拔了出来,仔细的端详着。

这把细剑足有105厘米长,双刃剑身。剑柄上的护手呈碗状,非常坚固,有三个金属条连接到半球形剑首上。

剑身上没有剑槽,一条凸起的剑脊起到了加强剑身的作用,握柄覆盖着皮革,拿在手里非常舒服。

“这把剑是你父亲的遗物,”约维娅说道,“现在它是你的了。”

“骑士的武器。”里昂的眼睛盯着剑,嘴里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是的,每一名贵族骑士都要有一把自己的剑。”约维娅拍拍里昂的胸口说道,“但是骑士真正的武器,在这里。”

“我知道了。”里昂收起剑再次和约维娅拥抱在一起。

“好了,你该走了。”虽然不舍,但约维娅还是让拉瑟恩把里昂扶上马。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约维娅大叫着,“别惹麻烦,一定不要跟别人打架。”

晨雾还未散去,花园街市的道路上人群稀疏,里昂策马向西行进,很快便进入了那片林地。他悠闲的走着,旁边时不时会有打着阳痕家族家徽的货运马车呼啸而过。庄园里的工场每天都要为花园街市提供大量的商品。

“先生,这里可不允许随便进入。”把守庄园大门的警卫拦住了里昂。

“是海伦娜小姐叫我来的。”里昂把海伦娜的胸针递了过去。

“原来是小姐的客人。”警卫接过胸针看了看又把它还给了里昂。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里昂从马上跳了下来。

“当然。”警卫招呼过来一名侍从,又接过里昂手里的缰绳。

里昂嘱咐警卫好好对待他的马,然后跟着侍从越过前院进入了公馆。

“海伦娜小姐,”侍从敲了敲门,“您的客人已经来了,正在候见室等您。”

此时,海伦娜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桌前书写着什么。

“把他带过来吧。”海伦娜没有停下手中的笔。

侍从应了一声便把里昂带到了海伦娜的房间,看他走路小心翼翼的样子,海伦娜觉得很好笑。

“你又不是第一次来我家,为什么这副表情。”海伦娜将手中的笔插进笔架。

“这可不一样,以前是偷偷溜进来的,今天是从正门进来的。”里昂把胸针还给了海伦娜,“你想让我做什么工作?”

海伦娜没有直接回答里昂,而是把他带到一楼的里侧的小偏厅,从门里面传出来的金属摩擦声和撞击声让里昂本能的警惕起来,手不知不觉的按在剑柄上。

海伦娜很随意的推开了门,阳痕公爵正在提着细剑与4名陪练对战。公爵喘着粗气,胸前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偏厅的角落里还坐着8名正在休息的陪练,看样子,他在这里锻炼身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你怎么来了?”看到海伦娜站在门口,公爵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又转头看了看里昂,“你是谁?”

“我叫里昂。”里昂站直身体,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是我给您找的新侍从。”海伦娜说道。

“做我的侍从?”阳痕公爵不屑的笑着问道,“他凭什么能胜任?”

一直藏在里昂心里的忐忑终于平稳了,他本以为海伦娜会让他做一些奇怪的工作来报复他,没想到她竟然想让他做她爸爸的侍从。

可是里昂从公爵的语气和措辞里听出了不屑和轻蔑,这时候不能谦虚,更不能显得唯唯诺诺,于是从怀里掏出一封他一直没舍得丢掉的推荐信递给阳痕公爵。

公爵打开信粗略的读了读,信是皇家军事学院的校长,艾伦琼·阳刃中将单独为他写的,并不是那种学院为毕业生们集体准备的推荐信。

“成绩不错嘛,”阳痕公爵随手撕掉了这封推荐信,“可这还不够。”

里昂的火气因为阳痕公爵更加轻蔑的态度一下子窜了上来,他将帽子和披风丢到一边,拔出剑摆好了架势。公爵干笑了两声,很随意的把剑搭在了里昂的剑上。

阳痕公爵看里昂已经做好了准备便敲了一下他的剑,示意让他先进攻,里昂毫不客气的向前直刺,而且非常激进,脚下接连向前迈出三步,剑也刺了三下。

公爵随意的挡了两下,第三下正手顺时针画着半圆偏斜了里昂的进攻,再压低剑尖反手朝里昂的大腿划去。

里昂向后退了一大步,剑尖向下倾斜格挡阳痕公爵的攻势,立刻逆时针画着半圆向上挑,不料公爵却利用了他的力,在两把剑交织在里昂前胸的高度时,公爵顺势朝里昂刺了一剑。

还好里昂的反应足够快,身体迅速向后倾斜了30度再拧着胳膊旋转,才偏斜了这一剑。

里昂做了一个如此不舒服的动作,并不是因为他疲于防御,他本想利用公爵向后掣肘的机会顺势向前砍,可是公爵的剑却在他还未出手的时候再次刺了过来。躲避是来不及了,里昂只好放弃进攻的想法,用力砸在公爵的剑身上。

两把剑撞在了一起,再被反作用力弹开。里昂抓住机会向后跳了一步重新摆起架势,公爵则是原地转向,没有咄咄逼人的进攻,看他还不打算放弃,便重新把剑搭在里昂的剑上。

这时的里昂已经有点被吓到了,即便是学校的剑术教练也没有哪个能如此压制住他。两把剑刚刚交碰到一起,里昂便不由自主的向后走了几步。这是里昂第一次在斗剑的时候示弱。

阳痕公爵同时也往后退了几步,里昂看得出来,这是公爵在让他先进攻。里昂不再后退了,他向前踏步剑尖向下试探性的攻击,被公爵招架住以后,迅速转向从上方进攻,又再次被公爵招架住。两把剑相撞时还擦起了一阵火花。

里昂的平衡感明显要稍差一些,公爵不想给他调整的机会,抬脚踢向里昂的腰部,可是里昂的反应速度也出乎了他的意料,竟然侧身躲开了这一脚。

这还没完,里昂竟然率先翻手,调整好了姿势横砍过去,可是公爵已经预料到了他的进攻方式提前摆好架势,立起剑身招架住他的剑,又顺势用力下压,横着划向里昂的胸前。

里昂被迫再次向后躲闪,拉开距离再一次重新摆好架势。

如果按照比赛的标准来判断,里昂已经输了两个回合,但这也算是一场决斗,所以里昂宁肯被打死也不愿意认输。他小心翼翼的和公爵保持距离,当他们的剑重新搭在一起时,里昂脚下不停的转动脚步,手里的剑也不停的变换角度。

经过刚才这一番打斗,里昂已经知道自己的力量、速度、技巧和经验都不如阳痕公爵,如果他下死手的话,自己早就受伤了。幸运的是,公爵打得相当客气,每次进攻的时候都有停顿,似乎在故意给他招架的机会。

可是目前的情形容不得里昂多想,公爵只给了他转半圈的时间来调整自己,当他的剑处于一个不是很好的角度时,公爵毫不客气的敲了一下他的剑身,并且向前直刺。

里昂有点猝不及防,肌肉中的记忆使他本能的画着半圆,将自己的剑调整到一个合适的高度,再反过来刺向公爵。

公爵不慌不忙的侧身闪避,在里昂将剑向后拉的时候,再次直刺。里昂停止了后退和手腕的旋转动作,两把剑再次呈现十字交叉状。

这时里昂突然侧过身,并把剑顺时针的旋转,迫使公爵的胳膊转了个大半圈。

这一下也是公爵始料未及的,里昂抓住了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抬脚踢在公爵的剑身上。

年轻的小伙子这一脚踢得足够有力,也足够突然,再加上阳痕公爵没有防备,剑被踢飞到了半空之中,可就在里昂得意的一瞬间,公爵的拳头便打在了里昂脸上,把他打飞出去近1米远,重重的撞在身后的盔甲架上。

里昂躺在散乱的盔甲零件中眼冒金星,想要起身却怎么都起不来。

“你叫什么名字?”公爵接过侍从递来的毛巾擦擦汗,又把另一条毛巾扔给了里昂。

“我叫里昂。”里昂甩甩头,意识在一点点的变清醒。

“我问的是全名。”公爵问道。

“里昂,”里昂从地上爬起来,将手里的剑收回剑鞘,“里昂·德·戴索姆。”

“德·戴索姆。”公爵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点了点头,“看到你的脸和你的剑,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比埃尔的儿子。”

“阁下还记得我的父亲?”里昂突然红着脸,低头站到了海伦娜的身边。

“怎么可能忘记呢,”公爵好像想起了陈年往事,苦笑着说道,“为了一个女人,我们决斗了好多次。”

“爸爸,您同意留下里昂吗?”海伦娜突然插嘴问道。

“想要做我的侍从,你的成绩可以,但是本事差点。我劝你还是先勤练剑术吧,别的事不要多想。”看着里昂失望的表情,公爵开心的笑了笑,并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在我认可你之前,只能拿半薪。”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