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坦克世界:最强军团》全文免费阅读

科幻类型的小说《坦克世界:最强军团》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朱拉夫杨,男女主人公是铁鱼裴乾。简介:离开卡帕尼亚有60公里左右,黑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车队停在一片林地边上扎营。泥泞的道路对坦克履带可不友好,大伙搭了帐篷,等待天气好转。木大叔坐在防水布下看着北方,吞烟吐雾,大概是爱上了来自卡帕尼亚…

已完结小说《坦克世界:最强军团》全文免费阅读

《坦克世界:最强军团》第9章 一夫当关

离开卡帕尼亚有60公里左右,黑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车队停在一片林地边上扎营。

泥泞的道路对坦克履带可不友好,大伙搭了帐篷,等待天气好转。

木大叔坐在防水布下看着北方,吞烟吐雾,大概是爱上了来自卡帕尼亚的卷烟,已经忘记了身后的钢铁残骸、难民尸骨。

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旗帜?树木在风雨中摇摆,没有答案。

先把水桶和一些容器拿出来接水,接着大伙一个个像疯了一样脱去衣服,在雨中欢呼,淋雨可以释放更多的热情,还可以除去虱子。

但凡现在有一小队掠夺者路过,都要被一锅端了,可是谁管他呢。

大雨持续了连续几个小时,局部多云,是个好天气。如果不出意外,天黑前应该可以到达慕尼黑。

……

队伍依依不舍地继续赶路,坦克履带把泥泞的道路犁了一遍,缓缓前进。直到入夜里才接近慕尼黑东南侧,远远就看到城里探照灯射出的光束在移动。

停车!

三辆坦克停在大路一边,大家找些树枝伪装了起来。

陈老师指着地图对铁鱼说:“眼前这座小山丘就是慕尼黑周边最高的地方,在上面可以俯视整座城镇。山丘的北侧是火车站,人字形铁路岔口,一条向北,中间一条路基较高的铁路把它南北间隔开,在这有一个涵洞。”

“裴乾,咱们上去瞧瞧!”铁鱼向裴乾招手,转身背着无线电台向山丘奔去。

还没到山脚,发现有多辆坦克往坡上集结,没到山顶坦克进行灯光管制,车头灯只有微弱亮光。两人趴在草丛里琢磨着,这队坦克偷偷摸摸的,大概率是在准备攻城。

“制高点背坡发现有一队坦克正在集结,各位注意隐蔽!”铁鱼用电台向后方发起警戒。

突然裴乾用手把铁鱼的脑袋按低,脸贴着地。只见两个大兵正大步向他们草丛走来。

“真扫兴啊!还得凌晨出动!”

“照我看来,这来回折腾多此一举,直接翻过铁路一顿揍不就完了。”

“A队太特么丢人了,几个难民能有什么本事!”

“可不是么!收个保护费搞得那么麻烦。”

“这次团长很不高兴啊,要求我们明天必须拿下慕尼黑,他亲自带队从涵洞打过去。”

为首的说完点了支烟,滋滋声响起,一把黄尿撒在铁鱼头上,那酸爽。

许久才得以脱身。

铁鱼一回来就立刻把一桶水高举过头淋下,使劲搓脸。一连呸呸呸,裴乾一直笑个不停,说出了缘由其他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终于逮着机会取笑他一番。

“五分钟后进攻!目标就前面山丘!”

听铁鱼这么一说,大家瞬间闭嘴了,都瞪大眼睛盯着他。

“确定吗?”木大叔问。

“确定!”

“敌情不明,不能操之过急!”裴乾扔个毛巾给他。

“铁鱼,这不能急呀,也不知道山上的是敌是友!”木大叔话是这么说,双手却着手收起了简易帐篷,虽然说是开玩笑,说不定他真的马上就往山头上轰两炮。

“听他们谈话来看,慕尼黑大被一群有自卫能力的难民占据着,山上这些人大概是掠夺者,来收保护费碰到硬茬了。”裴乾跟大家分析。

“所以,我要狠狠揍他们一顿!”铁鱼擦了擦头发咬着牙说,“大家马上检查设备弹药!”

不到10分钟大伙就准备完毕了,接着用餐。这么一路过来,大家一致认为吃饱喝足才能更好地战斗。

大伙都有意识地远离铁鱼,总觉得他脑袋有股骚味。

“各位请向我靠拢!”指着地图准备讲一讲作战方案,“现在只能确定山丘上的敌人坦克打算从山上向北进攻慕尼黑,等敌人往山下冲,我们三辆坦克立刻摸上山,这样敌人在城里激战的时候,我们在山上狠狠地抽他们!”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陈老师拍手叫好。

“对方多少坦克?什么坦克?我们都不清楚呢!”木大叔说。

“嗯,这个没问题,只要我们把握时机,在敌人进攻的同时,我们才上山,利用敌人发动机声,炮声,掩盖我们行动!”铁鱼自信地说。

“只要对方背对着我们的炮口,多少敌人都不重要吧!”大家看向裴乾,觉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装逼了。

凌晨3点,两发信号弹升起。

山丘上发动机声响震天,伴随着炮声,山崩地裂。慕尼黑的天际线不时闪着火光,说不定有坦克殉爆了。

掠夺者的坦克主力纷纷向北冲下山坡。

上山!

交战正激烈,有一股力量正准备搅和进来,双方全然不知。

到了山顶,可以看清了坦克的轮廓,有3辆(TD)自行反坦克炮趴在草丛中不断地朝着城里开火。

再仔细搜寻才发现更靠近东边的是1辆自行火炮,难怪每一次开火都响震天!好家伙155㎜榴弹炮炮!

每一辆坦克天线上都挂着一面骷颅头的旗帜,在火药味弥漫的空气中迎风飘扬,颇有气势。

“从后面看这些家伙开炮,很壮观啊!”木大叔对着耳麦感叹。

“从左往右每人瞄准一辆TD,火炮接着由有来解决!上弹,准备射击!”对手的侧面和尾部是在太诱人了,没有人能抵住这样的诱惑,铁鱼毫不犹豫下达了攻击指令。

开炮!

炮弹纷纷穿入他们的尾部,有一辆自行反坦克炮完全被炸毁了战斗室。

铁鱼第一梭子还剩3发炮弹,旋转炮塔,轻而易举就把自行火炮击毁了,燃起了熊熊烈火。

“该死!他们白天隐藏了实力!”坐在坦克的炮塔里的掠夺者小队长,发觉制高点的火力已全部失联,只能暗暗地叫骂。

按照预订计划,这个节点应该对慕尼黑线的火力点进行火力压制。现在东西两线已经开始总攻,没有了火力支援,整个坦克军团推进缓慢。

“B队长!说好的火力支援呢?”

“你们再等等!”

“天天说我们A队不行!这关键时刻出幺蛾子不会是存心害我们吧?”

“别忘了B队也全部参加了战斗!难不成我还会砍自己手足?”

AB队向来不和,在电台里吵翻天了。

损失了3辆T-34中型坦克才冲到铁路附近,而慕尼黑守军的2辆T1重型坦克被击毁。掠夺者2辆“谢尔曼”现在被城里正面的火力打得没法抬头,都不敢翻过铁路。

铁鱼他们三辆坦克架在高处,静静地看着整个战场。虽然慕尼黑守军兵力不足,但是很有规律地对尝试翻越铁路的坦克轮番射击。

而另一边掠夺者的尸体和坦克残骸已经堆满了涵洞南侧,眼看涵洞无法突破,有一小股坦克向东线移动。

“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抽他们屁屁!”铁鱼决定给这群不讲礼貌的家伙来点教训。

正在瞄准的铁鱼突然闻到一股骚味,回头一看差点晕倒!

“陈老师你在干什么?”

“报告长官,我要为你报仇!”说完了拉起裤拉链,看着被淋湿的一梭子炮弹洋洋得意。

“那我要谢谢你!你这操作太骚了!开炮!”

连续砰砰砰5发射出去,一辆坦克爆炸。

但是身披尿液的炮弹在炮膛里爆炸,复位,撞击,尿液气化!

“铁鱼!你们中单了吗?”木大叔看到他们在驾驶舱和炮塔探出头一脸难受的样子。

“没事,没事,坦克通风系统出了点小状况!”铁鱼回道。

陈老师钻进战斗室,一下子装填完毕。

半个小时左右,趴在铁路路基上的坦克,全部被消灭。城里的人得一愣一愣的,敌人才露半个头也可以一击即中,刚开始还为自己的准头欢呼不已。到最后发现,只要瞄准敌人不开炮也能爆!这是什么情况?

坦克的尾部和侧面实在太脆弱,大部分发动机被击中,慢慢地燃起大火。

“B队坦克已经战损80%,制高点有敌人,重复一遍,制高点有敌人!B队请求增援!”

背后受敌进退两难,等掠夺者反应过来,撤退已经来不及,B队长多次呼叫支援无果只能弃车而逃。

还有2辆中型坦克从开始就躲在铁路附近的街角一直没有声响,心想着保命最紧要。

木大叔默默地数着自己击毁的坦克,等战斗过后他会在炮管上用白色油漆画圈,记录战绩。不过后来消灭的坦克太多了,实在是数不过来,索性就放弃了这个习惯。

过了10分钟才有一辆中型坦克从1线匆匆赶来,没到山脚下就被已经下山的59-16发现了。

大家都有点惊讶,战斗开始到现在掠夺者大多是6级坦克。如果正面硬刚,免不了吃亏。

不等中型坦克反应过来,木大叔和裴乾一起开炮把它解决。

“老大说了!拿下1线就算赢,B队的任务是掩护我们主力进攻12线!快速车辆翻越铁路,重坦穿过涵洞!兄弟们冲!”A队长听到B队呼叫支援其实内心是愉悦的,只能说明B队已经牵制了慕尼黑大部分火力,正是他冲破2线的好机会。

这是他向南方掠夺者联盟表示衷心的好机会!

2线在涵洞附近打得十分激烈,只要掠夺者进入涵洞就被一炮击毁,爆炸!少有失手。天空几乎要燃烧起来了,空气也弥漫着烧焦的味道,分不清楚是尸体还是钢铁在燃烧。

几具重坦残骸几乎完全堵住了涵洞,掠夺者的重坦抵着残骸开炮射击,火力开始占优。

掠夺者一个接着一个翻越铁路,简直是葫芦娃救爷爷!

瞄准肚皮那是一炮一个准。

A队长看到自己的手下接二连三地被击毁,赶紧调整战术。

“一起并排冲!”

差不多10辆坦克同时翻越铁路,慕尼黑守军同时射击不过是击中了4辆坦克。

A队长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先前人手明明可能是他们的4倍以上,直到现在才有6辆坦克完好无损突破铁路!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

“越过铁路的所有坦克迅速找掩体防守!”A队长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必须谨慎使用仅剩下的9辆坦克。

“木大叔向线街道前进,裴乾负责在山上远程支援!”铁鱼说完便慢慢向铁路摸去。

铁路路基,两侧的坦克都在燃烧,又在月色的笼罩下,能见度很不错。

59-16一点点挪动,趴在路基上,铁鱼从炮塔潜望镜可以观察到铁路西北一侧。

除了几辆刚越过铁路的倒霉鬼之外,路基的北侧没什么动静,心想慕尼黑守军兵力都布置在城里。

突然一个大脑袋家伙闯进视线,巨大的炮管像手指一样慢慢向自己转动!

退车!!!

铁鱼一脚把油门踩到59-16往后窜,巨大的冲击力把泥土扬了起来。

铁鱼刚才感觉到它的观察塔里有一双犀利的眼镜跟自己对视。

“那家伙没有跟过来!”裴乾注意到59-16的异常,早早就瞄准这边。只露出一丁点炮塔,裴乾看不清楚是什么坦克,它迟疑一下便掉头沿着向西缓缓前进,好像并不想跟铁鱼纠结。

是敌是友还不明确。

木大叔沿着冷清的街道前进,没遇到敌情,看来掠夺者把全部的兵力都投到第一线了。

“铁鱼,我已经已经靠近2线,下一个转角可以看到涵洞,是否继续前进?”木大叔向铁鱼报告。

“你原地待命!裴乾继续警戒,我到点继续侦查。”说完掉头向点前进,这里有几辆被击毁的坦克在冒着烟,加上火车货厢真是隐蔽的好地方。

59-16猫在两节车厢的间隙中间,视野开阔,可以俯视中间铁路以北。

A队长重新组织好部队,心想不管B队是如何战败的,A队是不可能会被这点火力吓住。掠夺者开始以街道建筑步步为营,慕尼黑守军被挤压到最北边的一条街道。

涵洞南侧的坦克也想趁机穿过涵洞。

轰隆一声巨响!一辆坦克殉爆,谁也不知道从哪射来的炮弹!

又一声巨响,第二辆!接着是第三辆!

才两分钟!!!

掠夺者现在个个头皮发麻,尽可能龟缩在墙角。A队长两脚一瘫,倍感绝望,这是遇上怪物了。

“陈老师你上去看看这是什么坦克!”

“KV-2!!!”陈老师惊呼!

高大的车身炮塔,152㎜短管榴弹炮,50多吨的巨人。厚重的装甲和威力巨大的榴弹炮,几百米近距离交战,简直是一炮一个小朋友。

慕尼黑守军把零散的坦克都布置在城北的房区,唯独KV-2趴在路基前。在废弃车厢和夜色的掩护下,翻越铁路和穿越涵洞的掠夺者被它逐一击毁。

掠夺者一直把车头朝前向城里进攻,不知不觉中把侧面完全暴露给KV-2。虽然KV-2射速比较慢,但是厚重的装甲,即使敌人反应过来朝它射击也毫不畏惧。

KV-2靠近一辆正在燃烧的中型坦克,以此挡住裤裆。火焰照亮它轮廓,显得有些悲壮。

毕竟人多势众,KV-2满身被抓花了,不久履带也被打断。它依然挺着高高的炮塔,从容地射击。

但是掠夺者无法迂回侧翼向KV-2进攻,它南面是铁路和北面是一片小湖,城里的火力对这片空旷的地方,还可以造成巨大的威胁。

除非又从铁路南侧绕到它屁股后面袭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