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尸躺半月诡异重归》全集免费在线阅读(三金丁一)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尸躺半月诡异重归》,作者是不愿长大的布偶,男女主人公是三金丁一。简介:刺刀壮汉喊着,七叔,金字器皿里的血已经满了。非常好,拿过来,老头第一时间咕咚喝了下去,看他喝血的样子真让我想吐。还有木、水、火、土一定要按顺序装好给我,别打乱了,切记。老头小声的警告着壮汉,他不知道的…

《尸躺半月诡异重归》全集免费在线阅读(三金丁一)

《尸躺半月诡异重归》第6章 复仇

刺刀壮汉喊着,七叔,金字器皿里的血已经满了。

非常好,拿过来,老头第一时间咕咚喝了下去,看他喝血的样子真让我想吐。

还有木、水、火、土一定要按顺序装好给我,别打乱了,切记。

老头小声的警告着壮汉,他不知道的是,此刻我的嗅觉、听觉、视觉都异常灵敏,即便他在耳朵边小声交谈,也一样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袋子里的活物还在各种蹦哒发出丝丝叫声,壮汉又一次拿刀刺进了我的身体,我的身体除了流出黑血外,没有其他任何症状,他每一次进刀,我都会配合一次惨叫。

老头也没有察觉异样,就这样一次次的,老头即将喝到火器皿的时候,我的身体仿佛要爆发一样,给我叼腐肉的黑猫也好似感应到我有危险一样,突然窜了出来打翻了器皿,随即袋子里的其它动物们也全部一个个跑了出来。

黑猫随即跳到了壮汉脸上,喵,壮汉惨叫一声倒地不起。

老头见状,也开始慌乱起来,大喊着,来人,快来人。

眼看陆陆续续来了好几个人,所有人手忙脚乱的抓起这些动物,我的绳子也被拽开了,祭祀坑里现在一片金光,我的血液变成了黑褐色,此刻的身体好像终于属于我了一样,我就像打开了房门的钥匙一般,竟然可以自由的操控身体了。

我走向老头,问他,你知道你为什么死吗?

为什么?老头痛苦的问我。

因为坏人死于话多,这些真相真得好好感谢你,可还没等我动手,老头却随即吐血而亡了。

壮汉们一个个像个疯子一样,一路乱串,原来老头还真没说谎,壮汉们果然一个个都是瞎子,瞎子居然能追杀我,也是离谱。

臭小子,你把他怎么样了?

我起身一看,这个老女人又出现了,我没怎么样,他自己挂的,再说不是你们要杀我吗?

杀你?我们并没有要杀你,只是要杀掉你身上的异能兽而已,难道你没发现自己一点也不疼吗?

什么意思?杀掉我身上的异能兽?我心想,这个女人的话到底可不可信,难道他们不是要杀掉我,让老头重新延长寿命吗?

你骗谁呢?杀掉我身上的异能兽有必要这样做吗?

我骗你做什么?不绑你起来,万一异能惊醒,你跑了还怎么杀?

那老头喝血又是什么意思?

因为老头想要和他(异能兽)换血,你以为你流出的黑血他看不见吗?

我半信半疑的样子,老女人肯定留了一手,无缘无故的她凭什么会告诉我这些。

于是我回答,事已至此 他自己死了,不能怪我吧?

哎,也罢,老女人跑到我身边,给我额头上使了个奇怪的动作,便离开了此地。

眼看马上子时了,女尸印还没有解除,我迅速的跑到出口,此时外面的天色已晚,暂时也不知道丁一的下落,我一股劲从洞口探出头来,啊…我又一次被人敲晕了。

等我再次醒来,发现丁一正朝我脸部上方来回的观看,我四脚朝天的躺着,看着丁一的鼻孔,差点没把我吓死。

臭小子,你干什么呢?是不是你敲晕的我?真是见了鬼了,每次从这个古墓出来都会被敲晕。

啊,这,呵呵 (ꄱੈˍꄱੈ) 那个我,我以为是凶徒呢,看错人了?

我艹,这你都能看错,说好的陪兄弟出生入死呢,你这连我人都能认错?我敢信你吗?算了,快看看现在几点了,你别忘了,我还有印记没有解除。

兄弟我的错,下次不会啦,现在离子时还有20分钟,对了,三金,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先别管我,倒是你怎么出来的?你不是掉进坑里了吗?

是啊,我掉进坑里后就晕了过去,那个坑实在太深了,而且里面伸手不见五指,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叫喊,没一个人搭理我。

那你怎么出来的呢?

这得感谢一个女人。

女人?什么女人?她在哪?

你干嘛?听见女人这么兴奋?

去去去,谁兴奋了?最近天天和女人打交道,我都怕了,兴奋个屁,那个女人到底在哪?

她…她在你身后呢?

什么?我回头一看,差点吓死我,但这不对啊,为什么我身上的能量,感觉又消失了呢?我居然没有感应到后面有人,难道这个能量它不是一直存在的?

我思考了片刻,女人缓缓走到我面前,这?怎么会是她?

三金,三金,你怎么了?丁一用手在我眼前来回的挥了几次。

我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怎么会是你?你不是死了吗?

什么?三金,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会认识她?死了是什么意思?

话说,你不是从棺材里把我救出来的吗?怎么会不认识她?我反问着丁一。

她是谁啊?我真不认识。

对,是我,我就是县长的女儿樊玲,我确实是死了。

啊?丁一又一次吓得连连后退。这家伙,说好的,管他是鬼是魂的人,就是这样一次次被打脸的。

你们别怕,我不害人,樊玲说道。

我和丁一突然明白了,而樊玲的肚子也瞬间大了起来,看来传言没有错,她果然有孕在身,给我下的女尸印。

我说樊大小姐,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把这印记给我呢?

我没有害你,我若害你的话,你还会活着吗?我并没有把胎儿的血液封印给你,你这个印记并不会死,这只是我用来追踪你的标记。

什么?人追踪我就算了,特么现在怎么连鬼都要追踪我?那你追踪我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复仇,为了复仇,我不得已这样做。

复仇?这和我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因为只有你进入了我的棺材里,不给你印记给谁呢?

你父亲不是给你阴婚吗?不是我要进去的,是你父亲给了钱最终导致的。

是吗?这个我真不知道,可能受人蛊惑了。

可就算封印给我?我能做什么呢?你自己都神通广大了,还需要我帮你复仇?

对,我不仅想请你帮我复仇,还想请你帮我看看这孩子,能不能帮我接生出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