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穿成恶毒原配,清冷权臣喊我心肝小说免费资源,穿成恶毒原配,清冷权臣喊我心肝在线阅读

男女主人公是顾樱慕容深的古代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原配,清冷权臣喊我心肝》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杨晓菲十分给力,《穿成恶毒原配,清冷权臣喊我心肝》这本小说又名《穿成原配后,清冷权臣眼睛亮了》。简介:顾樱熬夜追的小说名叫《宠后之路》,小说文案是这么写的——“他,生于永宁寺大火之中,本是国公府世子,却阴差阳错长于禅师之手。”“她,本是异世之魂,意外来到这个时空。能歌善舞、吟诗作对,收获了一众优秀男子…

穿成恶毒原配,清冷权臣喊我心肝小说免费资源,穿成恶毒原配,清冷权臣喊我心肝在线阅读

《穿成恶毒原配,清冷权臣喊我心肝》002,穿成男主的作死原配

顾樱熬夜追的小说名叫《宠后之路》,小说文案是这么写的——

“他,生于永宁寺大火之中,本是国公府世子,却阴差阳错长于禅师之手。”

“她,本是异世之魂,意外来到这个时空。能歌善舞、吟诗作对,收获了一众优秀男子的青睐。”

“当他遇上她,他不再是冷面金刚,唯愿倾注所有温柔。”

“当她爱上他,她不顾世俗礼法,哪怕与天下为敌,也要与他在一起、”

看文案的时候,顾樱琢磨着:你谁啊?你要和天下为敌,天下知道你贵姓么!

这会儿她可不敢这么想了,因为倒霉催的顾樱连这个“她”都不配,她是这小说里那个“他”的前任。啊,就是顾惜樱,心不甘情不愿的嫁给了男主之后,作天作地把日子过得一团糟,最后还把自己给作死了。

要不怎么说男人成功三件事——升官发财死老婆呢!

这不,老婆一死,男主立刻成了权臣,娶了白富美女主,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

当时看小说的时候,顾樱就发现自己的名字和顾惜樱很像,还在章节留言了呢!书友们纷纷回复她,让她背诵全文,谨防穿书。

没想到真的穿了!

“呵呵,早知道真的会穿书,我怎么也要看到大结局啊!”顾樱苦笑。

是的,这本小说顾樱还没看完,根本不知道大结局。

虽然没看到小说结局,不过评论里的剧透告诉她,男主对女主宠的没边儿了,最后还当了皇帝,后宫只有女主一位皇后。

敢情顾惜樱连个女配都算不上,就是个炮灰。

顾惜樱的存在,就是用自己的任性衬托女主的懂事,用她的造作衬托男主的隐忍,用她的死,铺就女主的宠后之路。

“现在好好过日子,应该还来得及吧?”顾樱自言自语,只要自己不作死,抱好男主的大腿,活下去,占住男主正妻的位置,是不是就可以寿终正寝了?

打定主意,她立马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到外面,喊住冯氏:“娘,别去找爹了,我嫁!我嫁!”

话一出口,她就傻眼了,院子里站着的可不止她爹娘,还有一个少年。

少年一身青衣,身姿颀长,剑眉星目,闻声而来时,目光落在顾樱脖子上的淤青,顾樱竟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恩?恩公?”顾樱直愣愣的走到少年面前,“噗通”一声给跪了,顺势抱住了少年的大腿。“金大腿,让我抱一下。”

“樱樱,你这是做什么?”冯氏大惊失色的过来扶起她,“你是不是伤还没好,又迷瞪了?你要真不想嫁,我们再商量就是了。”

顾樱站起来对冯氏说:“娘,谁说我不嫁了,我愿意嫁给他。”在古代还能不嫁人?既然不能,那嫁谁不是嫁?嫁给未来权臣,总比嫁一个山野村夫来得好吧?

说完,她还看了少年一眼。哎呀,金大腿恩公,几日不见,你又帅了几分!

冯氏不安的看着她,生怕她是在骗自己,等自己放松警惕了,她再做出出格的事。

顾樱叹了口气,认真的说:“娘,我已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现在对我来说,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这番话说得冯氏又红了眼眶,她紧紧攥住女儿的手,点头说道:“好好好,你能想通就好。”

顾先生也松了口气,对少年道:“小女并非任性之人,既已定下婚约,就不会再反悔。”

少年一派宠辱不惊,淡声道:“先生误会了,小子前来,是送聘书的。”说着,他将怀中的聘书双手呈上。

原来,那罗延天并不知道顾惜樱上吊的事,是顾家夫妇二人心虚,见他这个节骨眼上前来,以为不愿这门婚事。

毕竟缔结婚约,本就是结两姓之好,是结婚不是结仇。

如果婚前就寻死觅活,就算勉强结婚,那以后的日子对双方来说都不好过。

顾先生面色尴尬,接下了他手中的聘书,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咱们进去说话。”又吩咐冯氏,“夫人请准备些酪桨果子来。”

冯氏便推顾樱进房间休息,自己去准备了当季的石榴饮和荷花酥来招待客人。

顾樱哪还有闲心休息啊!她垫着脚躲到了正堂的屏风后面,想偷听顾先生和这位未来夫婿的对话。

就听顾先生问道:“智仙禅师可好?”

那罗延天回道:“师傅一向都好。”

十八年前,素有名望的智仙禅师从洛阳而来,一同来的还有他襁褓里的婴儿。据他所说,这名婴儿出生在战火之中,父母都已无踪迹,他便养在身边,住进了平邑山上的般若寺中。

这个孩子三岁时,智仙禅师为他取法号那罗延天,那罗延天是梵语金刚力士之意,是佛教中的大力之神。村里人因他是顾先生的女婿才认识他,称呼他时觉得那罗延天太过拗口,就都叫他大力了。

顾樱嘴角直抽抽,这简直是把“慕容吹雪”这么高大上的名字叫成了“二狗子”,要是没看过原小说,谁能想到前期出现的叫“大力”的人,会是男主呢!

正堂里的翁婿二人闲聊几句,说到了婚期。

原本顾先生怕女儿不愿嫁,为免夜长梦多,婚期定得很急。如今女儿愿意嫁了,不免就想多留女儿些日子。

这一点,那罗延天也同意,并说:“小子前来,正是为了此事。俗语道:女子有家方可嫁。小子原先住在寺中,倒也方便。如今既要成家,还需有个像样的婚房才行。”

顾先生满意的颔首:“正是。”

“小子已在寺旁勘察了地形,山腰处有块空地可建房屋,还能开垦出田地来,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你看得好就是了,至于建房的人力倒也不怕,我有几个舅兄,都是建房的好手,只是这石材和木料……”

“石材木料这些,师傅说了,从寺中出。”

那罗延天越是对这桩婚事表现得看重,顾先生越是满意,就连冯氏也频频点头。

顾樱记得,原小说里虽然没有仔细阐述男主和女配成婚的场景,但因为女配不愿嫁,婚期定得很是仓促,应该没有建房这一段的。

作为一个古人,那罗延天能说出“女子有家方可嫁”的话来,就比现代很多男人强多了。

顾樱摸了摸脖子上的痕迹,又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房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