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走错相亲现场后,总裁真香了梁洛洛韩玄墨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主角是梁洛洛韩玄墨的热门小说走错相亲现场后,总裁真香了是作者多瑞亚所著。简介:梁母显然没有梁洛洛那么没常识,虽然梁家的上流社会身份是自封的,但他们不至于不知道韩玄墨是谁。只是这样的大人物,和他们家除了一张脸能看的村姑扯到一起,听起来简直太荒诞了。“你在说什么疯话,反了你了,家里…

走错相亲现场后,总裁真香了梁洛洛韩玄墨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走错相亲现场后,总裁真香了》第5章 被戳中的软肋

梁母显然没有梁洛洛那么没常识,虽然梁家的上流社会身份是自封的,但他们不至于不知道韩玄墨是谁。

只是这样的大人物,和他们家除了一张脸能看的村姑扯到一起,听起来简直太荒诞了。

“你在说什么疯话,反了你了,家里花钱供你吃穿就是让你学怎么编故事的?”

梁母说这话也不觉得亏心,梁洛洛才回梁家几天,吃了梁家几口饭,就被拉出去卖了,还好意思说花钱供她吃穿?

“怎么,您不满意韩家吗?我觉得韩家还挺不错的。”

梁洛洛用梁家的思考方式想着,反正都是卖女儿,干嘛不卖的价钱高一点。

“你别做白日梦了,就凭你这浑身没三两肉的黄毛丫头,人家韩家会看得上你,你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梁母当然垂涎韩家的家大业大,但联姻这种事情两边地位如果差距太大,主动权就只会掌握在一方手中。

韩家是他们掌控不了的庞然大物,不如抓紧和许家的合作,更何况许少爷对梁洛洛也不是认真的,没准玩够了会把人送回来,收拾收拾还能二次利用。

“既然许家和我们家关系这么好,可以让美琪和对方认识一下,美琪不是对许少爷很满意来着。”

梁洛洛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在明白韩玄墨是多么厉害的靠山之后,她的小表情可得意了。

“你这个**养的赔钱货!敢把主意打到美琪的身上,看你回来我不打断你的腿,你以为找到靠山就硬气了?告诉你人家只是山珍海味吃惯了看上你这种清粥小菜,等韩家不要你的时候,你还是要回到梁家来跪着求我!”

梁母气急败坏甚至开始飙方言,语气满满的威胁。

“到时候再说吧。”

梁洛洛倒是不反驳梁母的话,她说得对,她完成合约之后确实要回梁家的,只是到时候谁跪着求谁就不一定了。

她挂断电话后看向韩玄墨,眼里带了一点歉意。

“抱歉,我可能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事。”

她有些不安的抠了抠手。

“你高估了自己。”

韩玄墨打了她的手背一下,让她不要毁掉刚包好的纱布,梁家的情况他早就清楚,对于他来讲这根本算不上什么麻烦。

比起他见过的其他女人,梁洛洛安全的简直令人发指,对他来讲,她所有的危险性都指向着自己,对他或韩家毫无威胁。

“那就好。”

梁洛洛莫名感到了一丝安心,对着韩玄墨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随后两人一起去梁家,她要把自己的证件拿回来。

梁母故意把她的证件都要走了,嘴上说着给她开个银行卡存零花钱,实际是限制她的活动范围。

现在是信息时代,前世她摔断腿之后辗转半年都没能逃出这座城市,就是因为她没有证明身份的东西,也没办法找工作维生。

重生之后梁洛洛也没有想起要拿回证件,她根本就没想要逃,也没想过任何后路,拿不拿回来无所谓。

但是她没想到要被韩玄墨打包带走了。

“感谢韩先生把我家的不孝女送了回来,真是麻烦了。”

梁父还不知道梁洛洛和韩玄墨一起回来要做什么,只以为是他那个废物长女得罪了对方,一天不到就被退货了。

这样也好,许家那边正好可以交差。

“不必客气,我们很快就走。”

韩玄墨没带他的壮汉大队吓唬人,只带了一个司机跟在身边,不过以他的气质,梁家明明在自己的家中,却还是慌乱的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

“我们?您要把我的女儿带走?”

梁父的脸色顿时变了。

“对呀,我们要去结婚。”

这时梁洛洛回来了,她的行李只有一个小小的破书包。

她的旧衣服早被佣人拿去当抹布,她还特意带过来了厚厚一叠奖状,原本是想给新父母留下个好印象,不过也早被梁美琪扔进了垃圾桶,包里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胡闹,婚姻大事自古应该由父母做主,是你说想嫁给谁就嫁给谁的吗?”

面对梁洛洛,梁父的气势可就厉害多了,一个二百多斤的大汉指着一个纤细的女孩破口大骂,如果还是前世的她肯定会吓得不轻。

“梁先生反对?”

韩玄墨一声嗤笑。

“当然!”

梁父没想到韩玄墨会说话,气势顿时又短了半截,他可不敢真的和韩玄墨撕破脸。

“奉劝你最好不要反对,你要做主还不够资格。”

韩玄墨冷冷的看了一眼梁父,随后对梁洛洛招手。

“可是我还没拿到证件……”

梁洛洛小声说道。

“那不是需要担心的事情。”

韩玄墨不甚在意。

“梁洛洛!你竟敢忤逆我,你敢走出这个家门,我现在就停掉你外婆的医药费,是你不孝害死了她!”

梁父拿韩玄墨根本没办法,只能从梁洛洛的身上下手,而且一出手就直直戳中了她的软肋。

“外婆?”

果然,梁洛洛的脚步顿住了。

如果不是梁父提醒,她都要忘记这个时候她外婆还活着了。

前世梁家也用这招威胁过她,她忍气吞声,直到某天梁美琪嘲笑她,才告诉她早在她流落街头的时候,外婆就已经病死了。

她的眼里闪烁起些许光芒,态度似乎软化了不少,梁父立刻露出得逞的得意表情。

“快回来,爸爸怎么会害你,我们才是一家人,你怎么能和才认识一天的人离开家?”

梁父上前握住梁洛洛的肩膀。

“就是呀,和来路不明的男人私奔,传出去你要听别人怎么说你?”

梁母也来添油加醋了。

“外婆今年已经八十岁了,活人总是会死,这方面大家都一样,你们也一样。”

然而梁洛洛回过头来,表情却是一片漠然,也许没有收养她这个灾星,外婆还能多过几年安生日子。

她不必指望梁家真会给什么医药费,让这群人渣早点下地狱,就是对外婆最大的保护了。

说着她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对着梁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而她刚要上前,一双手突然将她向后拽去,随后她的后脑勺就撞在了韩玄墨的胸膛上。

“不要怕。”

韩玄墨稳稳的站在她身后,像磐石一样的支撑着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