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我,赛亚人,在九叔世界修仙小说阅读,我,赛亚人,在九叔世界修仙完整版

火爆悬疑小说我,赛亚人,在九叔世界修仙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老杨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夜明。简介:九叔露出微笑,和蔼的询问江夜明:“小孩,你家大人呢?怎么一个人在此荒郊野外?”“呜呜…….”实在哭不出来,脸上沾着口水的江夜明抬头看了眼九叔,和记忆中长得一模一样。他一边哭,一边编造起自己的身…

我,赛亚人,在九叔世界修仙小说阅读,我,赛亚人,在九叔世界修仙完整版

《我,赛亚人,在九叔世界修仙》第2章 拜师九叔,聪慧之才

九叔露出微笑,和蔼的询问江夜明:“小孩,你家大人呢?怎么一个人在此荒郊野外?”

“呜呜…….”实在哭不出来,脸上沾着口水的江夜明抬头看了眼九叔,和记忆中长得一模一样。

他一边哭,一边编造起自己的身世:“呜呜…….全家遇到土匪,只有我一人幸免于难。刚才在这树林里有狼群出现,幸亏有个侠士救了我。”

“这世道还有这种侠客?少见咯。”秋生忍不住出声冷嘲热讽。

“闭嘴,急公好义之人自古有之,今后不得说那些污秽之言。”

九叔斥责完徒弟,继续和蔼说道:“我叫林九,是名道士。这里人迹罕至,你一个小孩子单独在此很危险,不如跟我去任家庄,到时我求任老爷收留你。”

让任老爷收留怎么行,演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九叔,江夜明岂能放弃,他脆生生的回道:

“都说世上人心险恶,这种环境下你还会来救我,一定是个大好人,我要拜你为师,求师父收留。”

“这…….”九叔有点为难,道士可不是什么好职业,特别是他们茅山一脉的道士,平常带着两个徒弟就过的清苦,再养个半大小孩的话………

文才是九叔从小收养养大的,他对江夜明的遭遇非常同情,感同身受下出声劝说道:

“师父,你就收留他吧。这么小怪可怜的,这世道艰辛,要是送到别家还不知受多少苦。”

九叔还在犹豫中……..

江夜明明白这刻自己该加把力了。

他清楚暂时不能将自己的怪力说出,但现代人拥有的知识可以派上用场。

“求林师傅收我为徒,我自幼聪明好学,算术精通,识字上千,还会作画。”

他这话让九叔愣住,这个年代很多成年人都认不得几个字,这小孩真的懂这么多吗?

秋生第一个表示不信,他出声质问:“你说懂这么多怎么印证?我问你12乘以12是多少?道德经开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你会写吗?”

江夜明站起来自信回道:“12乘以12是144,至于写字,你要给我笔纸。”

竟然这么快就算出来,秋生还在扳着手指复算结果,九叔已经点头认可,他取出衣兜中的钢笔,又从文才背篓中拿出一张符纸递过去。

“这是西洋钢笔,野外研墨麻烦,你会用它吗?”

“没问题。”江夜明接过钢笔和符纸,枕在腿上流利的写出两句话。

他写完递给九叔。

“嗯,是现在才出的简化字,虽然简单却很工整。”

九叔看着符纸上的字迹出声称赞,他在心里思索。

茅山一脉的道法艰涩难懂,对门徒的聪慧有很高要求,两个徒弟文才、秋生做事还算靠谱,但聪明就说不上,想将道术传承下去显然是靠不上他俩的。

这个小孩非常聪慧,能写会算,或许收他为徒,能将茅山道术发扬光大。

想到这里,九叔有了决断,他扶起江夜明,痛爱地揉着头。

“拜师之事等回义庄再说,先和我们去与任家商谈看风水的事。”

这事成了!江夜明很懂事地改口称道:“是,师父,以后还要多靠你老人家指点。”

“呵呵呵……….”九叔一脸慰藉,他对这个徒弟又多了一份喜欢。“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

“江夜明,今年,嗯,6岁。”江夜明也不知道自己这身体多大,索性按自己的判断胡扯了个岁数。

“江夜明,好名字,空城夜夜明月光,照见乌台台上霜。一听就知道你家是书香门第,可惜了。”

九叔的赞叹立马引起徒弟的捧哏。

“师父果然文才高明,出口成诗,我要有你半分才气就去学堂读书了。”文才说着还故意露出羡慕的神情。

文才的话让九叔露出尴尬表情,不由斥责道:

“笨蛋,这是元代的诗人顾瑛所作,家里有诗集你不看,在这乱说。”

又到表演时刻了,江夜明伸出小胳膊拉住九叔的手,粉嫩可爱的说出自己在网上瞎扯的诗句:

“我的名字也有诗,是我自己做的,‘春江夜景看不够,还待夜明返家时’。”

不光能写会算,还能作诗!

这诗虽然对仗有欠缺,但出自6岁小孩之口就不同了,顿时,九叔满意地点头。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这个小徒弟比起来,秋生和文才就是个渣渣。

他为今日作出的决定感到庆幸,一定是茅山历代师祖显灵,才让自己能够收到这么好的徒弟。

“走,乖徒弟,我背你回去。”

脸上笑得灿烂的九叔,一把抱起江月明,抗在脖子上大步向森林外走去。

“师父对老三可真好!我从小就没这个待遇。”文才酸溜溜地嘀咕着,快步跟上。

“切,我秋生也有强项,比如办事能力,师父对外应酬办事可缺不了我。”秋生倒是毫不在乎,他对自己永远是那么迷之自信。

一行人出了森林,便是一条阡陌小道,他们前行十里路,远处依稀可以看见连片房屋。

派来报信的任家管事向九叔微微欠身。

“林道长,我先回去禀告我家老爷。你一会去春风楼,老爷要在那里设宴款待诸位。”

九叔点头,让任家管事先去,他扛着江夜明带着两个徒弟走进任家庄。

民国时期到底什么样?江夜明还没见过,他一路观赏。

房屋多是一两层的砖木结构,有钱人家雕栏瓦舍,龙飞凤走,另有一番风情。

街道上也很热闹,各式小贩在沿街叫卖,路上行人如织,不时还有拿着糖葫芦的小屁孩在追打喧闹。

一路上,为了哄爱徒开心,九叔还为江夜明介绍起自家的事。

“我这一辈师兄弟十余人,有些下山谋生,有些在茅山静修。为师就是学艺不精,出来自谋生路的。”

九叔还学艺不精,江夜明心中暗笑谦虚,他脆声问道:

“那师父的师兄弟有哪些?”

“茅山静修的暂且不说,这在世俗打滚的为师给你说下,免得以后见面不知怎么称呼。你大师伯叫石坚,在省城谋事,周围还有两个师叔,麻麻地,四目,他们以赶尸为业,还有个师姑名叫蔗姑,她以占卦除鬼为生。”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