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主人公叫秀儿小灵魂西帅的小说穿越女的穿越片段在线阅读全文

主角秀儿小灵魂西帅小说穿越女的穿越片段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灵东员外郎。简介:郭秀秀是大学毕业生,酷爱武术,师从京城的武术名师陈凤岭,他家的陈家枪法尤其有名,秀秀从八岁练到上大学,得过许多的奖励。秀秀在一次和驴友进了未开发的景区去探险,机缘巧合之下,在一个四壁溜光的石窟里救了一…

主人公叫秀儿小灵魂西帅的小说穿越女的穿越片段在线阅读全文

《穿越女的穿越片段》第1章 穿越成了秀儿

郭秀秀是大学毕业生,酷爱武术,师从京城的武术名师陈凤岭,他家的陈家枪法尤其有名,秀秀从八岁练到上大学,得过许多的奖励。

秀秀在一次和驴友进了未开发的景区去探险,机缘巧合之下,在一个四壁溜光的石窟里救了一只老猴子,老猴子在里面已经挺长时间了,饿的奄奄一息。

老猴子手里只有这个石窟的照片,是个憋死牛的局面,因为照片是石窟,无论怎么敲镯子,也是出不去的,加上年老体衰,体力也爬不出石窟。没有其他照片,也不能穿越到别处。

老猴子年久通灵,为了感谢她的救命之恩,看身边没有别的东西,就送了她这个玉镯,并教给了她使用的方法。

这个玉镯特别神奇,戴着玉镯,看照片敲镯子,就可以穿越到照片里的地方,只要照片里的地方是真实存在的。

她经常自夸的嘀咕:“现在最幸福的就是我了,可以把穿越当饭吃,愿意穿越到哪里就到哪里。愿意穿越到什么年代就到什么年代,只要是照片拍摄的年代就可以。”

只是她找到的那些,都是近代的多,因为太模糊的还不能用,从进入上世纪的为多。因为她有时候是本尊穿越,有时候是魂穿,现在,她因为得到玉镯的时日尚短,还没有摸清穿越的全部规律。

她只是知道,想穿越到那个时空,就看那时候拍摄的照片。

穿越的同时,身上要带着现在家里的照片,因为你想回来了,就得看现在的照片敲镯子才行。

敲镯子离去,这个世界就仿佛停止了运转。回来,时间也不卡顿,就是离去的那一时那一刻,世界接着运转。

她因为经常的穿越,利用穿越的机会挣了许多的钱,因为某些照片是过去的,敲镯子可以穿越到三四十年代,那时候的东西,拿到现在可值老鼻子钱了。

她利用赚的钱,在通州买了一栋别墅。这样,也不用找什么工作了,当然,这些都是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次,在父母的家里发现了妈妈有一张压箱底的照片,那是二十年前的彩照。

照片应该在在照相馆里面照的,后面的风景是布景,一块漂亮的石头,她看像是太湖石,后面都是茂密的植物,大多数是硕果累累的枣树。

妈妈曾经在二十多年前,和人合伙开过照相馆,应该是那个时候实验布景的效果,拍了这一张空白的照片,后来留作纪念用的。

她好奇,就怀揣着六张别墅客厅的照片,看照片敲镯子,又一次穿越了成功了,可刚一落地,就觉得浑身疼痛,尤其是额头有刚受过伤的感觉。

她立刻察觉到,此次穿越是不顺利的,又是魂魄穿越到了一个小屁孩的身上,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受苦受难那伙儿滴。

她费劲的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两个男女,男的二十岁,五官并不难看,桃花眼通鼻梁,嘴唇薄,脸颊没肉但白净,色眯眯的看着她。

女的比他略年轻,也有二十一岁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细眉细眼红嘴唇,一股妖媚的劲头。

不属于她的记忆慢慢充斥了大脑,大脑因为陌生的记忆涌入,被冲击的有些头痛,但陌生的记忆证实了她的猜测。

那个女的是她爹的第二个平妻老婆,男的是她的借光舅舅。

她本身是十四岁,名字叫秀儿。和她的秀秀是一样的名字,只稍差一点。

但是,她们的衣服,近乎于清代的样式,好像连清代的也不是,也不知道是那个时空的那个国家才有的,但说话和她一样,没有太大的差别。

经过她努力的想,才知道了事情的大概,那二娘两人是半年前,自称是逃荒过来的兄妹,家乡是离此五百里开外的烟波府。两人自称是兄妹,男的名叫闫一科,女的名叫闫绵华。

秀儿的家虽然不是地主,但也有着三块地,一块是三亩的水田,两块浇不上水的旱田各两亩,一共七亩。

在这世界里来说,有了这些地,生活也属于中上水平。

父亲郭凯,母亲李素梅夫妻恩爱,家里除了她这个长女,还有她九岁的弟弟郭旭。

闫绵华姐弟来村里的时候,先是找了村长,说是远方的家乡遭难了,兄妹是逃荒来的。

村长看她俩可怜,把他家闲置的房子给了她们暂住。

那个房子,和秀儿家比邻,只是破败不堪了。

后来,她们和村民混的熟悉了,知道了村里的一些事情,也知道了谁家富有谁家贫穷,然后就不安分了起来。

她们一没有土地二没有银钱,天天去邻居家借粮吃,秀儿的父母可怜她们,也接济过几次。

有了吃的不安分起来,男的先是挑逗村长家侄女儿,那个侄女是本分人家孩子,就告诉了村长伯伯,他被村长怒斥,要驱赶两人离开。

还没有赶走呢,他姐姐闫绵华,就在村长借住她们的院子里发病了,说吃了不洁的东西,肚子快疼死了。

那天,秀儿和母亲去自家地里摘菜,弟弟郭旭去上私塾了,隔壁的呼声传进了秀儿父亲郭凯的耳朵里,他放下修理着的农具,赶紧去隔壁看。发现闫一科并没有在家,只有她一个人。

闫绵华看他进院了,接着呼痛,要郭凯扶她进屋。

郭凯怕人看到了男女爱的太近不好,就想去田里找妻子来帮忙,可闫绵华不干,反而说他不是男人,一点小忙都不帮。

无奈,郭凯只能畏畏缩缩的搀着她进屋。随后,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外面的屋门被人从外面偷摸插死了。

进了屋的闫绵华,腰也不疼了,一下子变了脸,钻进了郭凯的怀里,说着撩人的话语。

郭凯哪里见过这个,吓得赶紧后退夺门而去。可是,屋门在外面被别住了,急的他抓耳挠腮的。

他没有办法还在纳闷的时候,回头一看,闫绵华已经脱得精光了,回头又来扒他的衣服。

“哈哈,郭凯大哥,那个门坏了挺长时间了,只有我指点你才能打开,我是女的,你怕什么啊,奴家还能吃了你吗,谁让你长得这么好看了?”

“咱俩就这一次,完了你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回家好了,免得嫂子知道了骂你……”

郭凯也是正常的男人,被她撩拨的受不了了,不得已抛去自尊和之苟合。

他不知道,在两人纠缠的时候,门外的别着门木棍被人拿掉了。过了片刻,村长和几个村里人被找来了。

他们走的几近小跑,脸上还有着急看稀罕的笑意,一个个脚下生风,急吼吼的过来了。

东邻的黄姥姥也过来了,稍远一些的邻居也来了。

闫绵华和秀儿的父亲被当场捉住,正在乱乱哄哄的时候,李素梅和秀儿也回来了,听到了隔壁的争吵声音,也就好奇的过来看。

秀儿的父亲郭凯,和未婚女人的事情当场败露,被许多人围观,可怎么办好?郭凯自己后悔的直批自己耳光。

闫绵华再一次变脸了,说自己是个大姑娘,受了郭凯的欺辱失了身,要寻死觅活,闫一科痛骂郭凯,拿着刀子要捅死这个坏了姐姐清白的郭凯。

村长和邻居都看出来了,郭凯是着了人家的道儿,但眼前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他们来的时候一开门,两人还在纠缠呢,一男一女没穿衣服,女的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就是本村的村长,村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但是村长跟着丢人,村子的名声也被郭凯败坏了。

村长着急补救村子的名誉,必须想个万全的办法,如果不妥善解决,事情闹到县太爷那里,连他这个村长也会吃瓜落。

郭凯的父兄,也就是秀儿的爷爷,两个叔伯,听说自家人出了这样丢脸的事情,也气急败坏的来了。

郭凯这个儿子太给家里人丢脸了,一家人对他没有好脸色。爷爷甚至抄起了一条枣木棍要打死他。

这事发生在女人的屋里,如果经官府的话,郭凯也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闫绵华的名声坏了,以后也不好找婆家了。

几个人研究了以后,一致认为:郭凯娶了闫绵华为二房的话,结果最好了。

闫绵华还不知足呢,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被迫失身这事是改变不了的了,我嫁了郭凯也行,不过,既然他好色成性,以后难免他又要娶三妻四妾的,你们大家要一起监督他,免得他给我气受……”

“他家的财产,包括房产,土地,必须把握在我的手里,花一文钱也是我给他……”

“我被迫进了他家就是平妻,可不是什么小妾,他家内外的事情我都要参与!”

不就是掌握财产吗?比起郭凯被送官蹲大狱强百倍,犯了这样让人不齿的罪的,送官后就是蹲大狱,或者流徒,充军……都有可能。

母女两个也懵了,秀儿还是个小孩子。母亲李素梅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一点文化都没有。

郭凯肯定是被人坑了,但是,坏了人家女人的名声,人家提出的条件也并不过分,只能被迫应允了吧。

这些条款写进了文书,包括村长在内,郭凯李素梅都签字画押。

二娘进门了,成了舅舅的闫一科也跟着来了,一家人的苦难的日子也接踵而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