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软妹雪崽,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小说免费阅读

经典悬疑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 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软妹雪崽是个网文大神,主角是陈言江忌。书中主要讲述了:“谁在哪儿?!”陈言立马回头,并快速奔跑过去,他不会怀疑江忌的判断。灯光扫过去,一个黑影迅速跳下阳台,飞快向走廊的另一边跑去。等陈言追上去,那黑影已经向宿舍大门跑去。他显然不太熟悉这个学校的地形,慌慌……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软妹雪崽,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小说免费阅读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 免费试读

“谁在哪儿?!”

陈言立马回头,并快速奔跑过去,他不会怀疑江忌的判断。灯光扫过去,一个黑影迅速跳下阳台,飞快向走廊的另一边跑去。

等陈言追上去,那黑影已经向宿舍大门跑去。他显然不太熟悉这个学校的地形,慌慌张张,像个没头苍蝇一般乱冲。

“没想到这个学校里面竟然还有活人。看来在这里过一夜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不过,这是什么?”陈言趴在阳台上,只以为看的是一片叶子,伸手却从阳台护栏的夹缝里抽出半张纸来。

那是一张宣传单,看起来被人翻来覆去看了很多次,因为上面的边角都起了毛边,整张纸上全是折痕。上面标题部分已经被人撕走了,只剩下下面褪色的学校照片和字迹模糊的宣传语。

“应该是这个学校的宣传单,看起来是从那个人身上掉下来的,她可能曾经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陈言将单子随手装进口袋,手机设置的闹铃突然响了起来。

十一点五十分。

没时间再看下去,两人上到五楼,这层的落叶几乎要把人埋进去,陈言一踏上走廊便踩了一脚水。

可能由于积水的原因,五楼比任何地方都来得阴冷,这里的走廊设定的比楼梯要高,飘进来的雨水很难排出去。

501的铭牌摇摇晃晃的挂在门上,门并没有锁上,只是半掩着。一开门,扑面而来便是一股难闻的潮湿的霉菌味,就连江忌都皱了皱眉头。

“今晚就在这里度过了,睡觉应该是睡不了,你找个干净的地方先歇会儿吧。”陈言倒是并不怎么介意,命都快要没了,还能矫情什么。

楼道里的积水几乎过脚背,这宿舍地面上倒只是潮湿,除了灰尘比较多,蟑螂老鼠什么都没看见。

三张双人床,自带的小卫生间,杂物柜,桌子。除了东西看起来很新,并没有破旧损坏的痕迹以外,这几乎是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寝室构造了。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为什么非要选在这里过夜?难道是要到十二点之后,才会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吗?”陈言查看了所有地方,并没有发现不对劲,不禁怀疑起系统来。

他拿着手电筒俯身将望向床底,却在里面找出一双积满了灰尘,破旧到开了胶的皮鞋来。

那是一双黑色的皮鞋,尺码非常大,款式板正,看起来并不是女式的。

“这里明明是女子高中的宿舍,怎么会出现男人的鞋子,学校里有男老师吗?”陈言疑惑道,被照亮的床底下空空如也,“而且只有一只,还是藏在最里面的角落里。”

他再翻遍整个宿舍,累得气喘吁吁却并没有任何发现。

陈言坐在积满灰的床铺上,可能太过劳累的原因,又或许是最近神经过于紧绷,只觉得大脑一片深沉,随后便沉沉睡去。

月上中天,手机的电筒早已被关掉,漆黑的宿舍里流动着诡异的寂静,江忌像个木偶,乖乖的坐在下铺。

陈言睁开眼,懊恼自己竟然这么容易放松警惕。他打开手机,光亮刺得他的眼睛泛起泪花,上面的时间已经到了一点二十五分。

“我竟然睡着了,还睡了这么久。”陈言揉揉脑袋,他习惯性的拿起长剑,站起身来。

他走到江忌面前,却发现江忌端正的坐在床上,他口中不断低语,却没有声音发出。好似在念着什么咒语,又好似在跟什么人说话。

“江忌,你在跟谁说话,难道是又犯病了?”他怕惊扰到江忌,只能轻声着靠近。

听到他走近的脚步声,江忌转头望向他,玫瑰的金色描边在月光下褪为银白,这次陈言听到了他的声音。

“火在燃烧,我听见了。”江忌说,“她在唱歌,边唱边哭,好悲伤。”

江忌抱紧怀里的兔子玩偶,他将脸贴在兔子脑袋上,眼上的玫瑰发带在阴暗的月光下褪去颜色。

他模仿着听到的歌声,“夜深你飘落的发

夜深你闭上了眼

这是一个秘密的约定

属于我属于你

嫁衣是红色

毒药是白色

嫁衣是红色

毒药是白色……”

江忌低低的哼着,他模仿的诡异歌声游荡在宿舍内,陈言听着只觉得毛骨悚然,他正想让江忌停下来,却发现外面什么声音由远及近的响起。

低声细语,像是情人间的呢喃。

越来越近……

模糊——清晰

“……

但愿你抚摩的女人流血不停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

但愿你抚摩的女人正在腐烂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

两种歌声慢慢重合,他们唱着一样的歌词曲调。陈言几乎瞬间反应过来,江忌在他身边唱,那外面是谁?!

他迅速拿起自己的长剑,陈言侧身向窗户望去,被风吹动的窗帘不断鼓动,外面并没有东西。

江忌停下模仿的歌声,宿舍内顿时一片寂静,黑暗环绕在两人周身,安静到甚至让人怀疑刚才的歌声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江忌站起来,他走动间手上的铁链发出碰撞声,他安静的站在陈言身边。

“她在外面哭泣,她要敲门了。”江忌低声道。

他轻柔的语气几乎要化为一双温柔的手抚上陈言的后颈。话里悲伤的语调瞬间就冲上了陈言的大脑,使他思想一片空白,他开始不断在脑内循环着两种重合的歌声。

“陈……言?”

江忌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淋下,他回过神望向江忌,这才发现他竟然站在窗口发起呆来。

“冷静下来陈言,没事的,既然江忌能听见她唱歌,外面一定是个人,是人就不用怕。”收回思绪,陈言开始安慰自己,恐惧让他起了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会怀疑江忌在开玩笑,江忌太简单单纯了。他此时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再侧身朝窗户望去,并没有什么发现,外面仍是空无一人。

而就在收回目光的那一瞬,他却突然在月光的反射下,看见窗户肮脏破旧的玻璃上,清楚的倒影出一个红色的人影。

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