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星芒识宝》在线全文阅读

主人公叫窦晓峰林梦琪的小说星芒识宝是由爱耍飞刀的剑客所著。简介:“行,什么时候要?”想不到林柏欣一口就答应下来。“现、现在,可以吗?”窦晓峰感动得眼泪差点都要出来了。“好,你把地址给张助理发一下,我让他拿给你。”窦晓峰将地址发过去,对田茂基说:“这行了吧?”田茂基…

小说《星芒识宝》在线全文阅读

《星芒识宝》第7章 别向我道歉

“行,什么时候要?”想不到林柏欣一口就答应下来。

“现、现在,可以吗?”窦晓峰感动得眼泪差点都要出来了。

“好,你把地址给张助理发一下,我让他拿给你。”

窦晓峰将地址发过去,对田茂基说:“这行了吧?”

田茂基明显还不相信,说:“行不行,等钱到了才知道!”但对他们的监视毕竟放松了一些,甚至还将赵国仙的手机还给了他。

赵国仙心中有愧,眼光和窦晓峰一对上马上就闪开了。窦晓峰察看他的伤势,发现背后有好几处淤伤青红发紫,这是软组织挫伤的表征,胸口小腹和其他地方也有几处,显然在自己到来之前已经被殴打过。

过了一个多小时,只听下面似乎有汽车的声音停在楼下,一会儿一个油头粉脸的小喽罗将张助理带了上来。张助理瞥了一眼赵国仙,将支票交给窦晓峰,自始至终一言不发,似乎对这样的场面并不意外。

田茂基接过支票,在灯光下观察半天,又用手指弹了弹。

张助理微微冷笑,说:“你可以找个有财经常识的人看一下。”

田茂基哼了一声说:“用得着你教?!你们现在可以滚蛋了,支票要是假的,别让我看见你们!”

窦晓峰赶紧搀扶赵国仙起来,两个人蹒跚走到楼梯口,却见张助理站着仍然文风未动。

田茂基说:“小子,还不滚蛋柱在这里干什么?”

张助理说:“我还不能走。”

田茂基奇怪说:“怎么?难道还要老子招呼你吃晚饭不成?”

张助理说:“我朋友的账还清了吗?”

“还清了,那又怎么样?”

“很好!既然我朋友的账还清了,咱们可以算算你的账了。”

田茂基眼神一寒:“我们什么账?小子你想挑事?”

张助理脸上毫无表情:“你打伤我朋友,这笔账怎么算?”

听到这话,十几个喽罗呼啦一下围了上来,有的脱掉上衣露出满身狰狞的文身,有的抄起了家伙。

田茂基望了手下喽罗一眼,满脸傲骄不屑说:“就凭你?你想怎么算?”

张助理对这些喽罗看都不看一眼:“很简单,医药费也不用你赔。我给你两个选择:一,向我朋友跪下,磕几个头,请求他原谅,只要他接受,这事就算过了。二,如果不愿意道歉也行,自己砸掉一条手臂吧。”

听到这里,一个红背心的矮壮喽罗再也忍耐不住,操着一把水果刀就冲上来,大喝道:“装你嘛个逼!兄弟们,砍死这个傻逼!”

十几个喽罗争先恐后向着张助理冲上去。张助理微微冷笑,等到水果刀即将砍到脑袋,忽然飞起一脚踢在红背心的肚子上,红背心扑腾一声跪在地上,跟着慢慢倒下去,在地上不停挣扎呕吐。

张助理双手一张,捏住两个小喽罗的脖子摁翻在地,两个小喽罗同声惨叫,在地上辗转呻吟。张助理本来身高就在一米九以上,这时候施展神威,当真如天神下凡,遇上他的不是筋折骨断,就是倒在地上挣扎呻吟。眨眼间,十几个喽罗倒了一地,只剩下惨呼哀号,没一个站得起来。一时间,屎尿和呕吐物混在一起,臭气熏天。

田茂基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条腿象筛糠一样,想跑都跑不动。

张助理缓缓向他走过去,微笑说:“怎么样?你选哪样?”

田茂基再也支持不住,双膝一软跪在地上,“认认认、认错,大大大、大哥我错了,我我我、我以后不敢了!”说着双手抱着张助理的脚痛哭流涕。

张助理嫌恶地将脚从他怀里抽出来,说:“你又不是得罪我,你向我赔什么罪?”

田茂基说:“是是是,我我我,赵兄弟,我我我该死,我向你赔罪,请你原谅,我以后不敢了,呜呜呜!”一边哭,一边跪着向赵国仙爬去。

赵国仙冷冷看着他爬到跟前,说:“又不是我要打你,你跟我道歉有什么用?”

田茂基只好又向张助理爬去:“大、大哥,赵兄弟让我向你道歉!”说着连连磕头。

张助理说:“你是不是脑子不清楚?你向我道什么歉?”

田茂基发了一下呆,只好又向赵国仙爬去:“赵兄弟,赵、赵大哥,我叫你大哥还不行吗?”

赵国仙说:“千万不要叫我大哥,我会吐,我没你这种兄弟!只要我朋友原谅你,我他么睬你都是傻瓜!”

田茂基只好转身又向张助理爬去,眼泪汪汪哀求说:“大哥,赵、赵大哥说需要你原谅,呜呜呜。”

张助理咬牙说:“你再向我道歉,我就打到你生活不能自理!”

田茂基吓了一跳,赶紧又向赵国仙爬去:“赵大哥,我以后不敢了,你原谅我这次吧?你以后叫我做什么都行!”

赵国仙盯着他半晌,说:“那些人是不是一伙的?”

“是,是!”田茂基连忙点头。

“你是不是和他们串通好的?”

“有、有点。”

“什么叫有点?”

“你知道,我只是负责看场子的,哪有这么多钱放利?平时我不都是千儿八百放的吗?这些本钱都是他们预先垫给我的,让我大方放款,赢了给我提成。可、可是,我借到两百万就不借了,怕你越输越多,白送给他们。”

赵国仙冷笑一声:“你良心这么好?你是怕我还不起,你追不回债吧?再说,你怎么知道他们就一定能赢?”

“那些都是佛山东莞来的老千,合起伙来到处骗人的,你下小注就让你赢一些,等你上钩了就开始抬注,这时候你十把就要输九把,好多熟客都被他们赢光了。以后没人来赌,我们放利的损失也很大啊。”

窦晓峰听到这里完全明白了,骗子要赢你,还怕你没本钱,就一边赢你钱,一边给你放货,这样他们不仅赢得多,还能收取高额放货利润。下这种绝户套的人,为了将利益最大化,哪管别人倾家荡产,心之黑手之狠,远远超过一般的赌场老千,简直令人发指。

窦晓峰恨得咬牙切齿,但又毫无办法,人家明面上是照着江湖规矩来的,除非你在赌桌上赢回来,否则只能吃哑巴亏。

窦晓峰自认没这本事,对赵国仙和张助理说:“算了,走吧!”

三个人下到楼下,林柏欣的宾利就停在门口,窦晓峰和张助理握了握手,说:“张助理,太麻烦你了,还有,感谢你帮我们出了这口恶气。”

张助理说:“不客气,你朋友的事就是我的事。还有一件事,林先生让你过去一趟。”

窦晓峰心想这事确实需要向林柏欣详细解释一下,说:“我朋友受伤很重,我陪他去医院看一下,明天我一定登门向师父道谢。”

张助理有点为难说:“但你师父要你现在就过去。”

赵国仙说:“没事没事,我能开车,你们去吧,我自己去医院行的。”

窦晓峰说:“不行,至少我得送你到医院,谁知道你路上会不会伤势恶化?”

赵国仙无奈,把本田CRV开了过来,窦晓峰上了他的车,张助理开着宾利在后面跟着。

赵国仙在车上说:“你什么朋友啊,开着宾利,还这么能打,比电影的武林高手都强,简直是杀神现身啊!太过瘾了,太崇拜了!对了,你能不能给我推荐一下,我想跟他学功夫!我决定了,我要拜他做师父!”

赵国仙说着说着就兴奋了起来,忘记自己浑身是伤。

窦晓峰喝道:“小心开车!你先管好自己的事吧。你还伤着呢,别乱动!”

“伤没大碍,我皮糙肉厚,最多是皮外伤。”赵国仙说着吹牛道,“老实说,凭他们要让我伤筋动骨还办不到,如果不是他们有家伙,我一个可以干翻他们几个!”

窦晓峰没好气说:“好吧好吧,知道你牛行了吧?现在该说说了,下午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进了人家的套子?十赌九骗难道你不知道?你不象这么没脑子啊。”

“这不是当局者迷嘛!我先是赢了二万多,想着今天运气特别好,就加大注,要将之前输的都赢回来。但后来运气突然就变差了,输光了之后就去找田茂基借,一连借了几次。他今天特别大方,有求必应,我赌得头脑发昏,也没起疑。后来他终于不肯借了,说已经借到200万,逼我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拿屋契来赎人。我趁他们不留心,跑到楼顶上打算跳楼,一了百了,就是这样。”

窦晓峰骂道:“你是猪脑啊!你爸妈就你一根独苗,你是一了百了了,可他们怎么办?”

“我,我这不是还没死嘛。你别骂我,我害怕。”

说到这里,赵国仙沉默了下来,说:“豆子,你借的钱怎么办?咱们两个打工一辈子恐怕都还不上。”

窦晓峰说:“钱的事你不用太担心,咱们慢慢还,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