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求谋杀三国小说免费资源

经典热门小说《谋杀三国》 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怒涛听松的代表作,主角是李学涛王洁。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些名字一开始是比较公正的隶书,越往后字迹越难看,很明显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写的。再加上这张羊皮卷又黄又旧,看来是很有些年头了。羊皮卷上的名字都是繁体字,头一个名字叫“李成”后面的所有名字全是姓李的。粗略……

求谋杀三国小说免费资源

《谋杀三国》 免费试读

这些名字一开始是比较公正的隶书,越往后字迹越难看,很明显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写的。再加上这张羊皮卷又黄又旧,看来是很有些年头了。

羊皮卷上的名字都是繁体字,头一个名字叫“李成”后面的所有名字全是姓李的。粗略看了一下,有三四百个。这应该是个家谱之类的东西,看看最后一个名字叫“李虺”。

“这是个什么字呀?”李学涛嘀咕了一下。再往下看最下面写这一段话,笔迹潦草,写的像狗爬似得。再加上又是繁体字,李学涛只能半看半猜。

“先祖李成,武帝建元三年,随张骞大人出使大月氏,途遇匈奴遭掳掠为奴。十年乃脱困,随张骞大人西行至大宛、乌孙,遇部落匪寇,复为奴。先祖乃铁匠,遂为部落制铁器为生。传十七代至虺。乌孙、大宛战乱,部落遭袭,家人具亡。遂东行归汉。”看到这里,李学涛彻底踏实了,自己绝对是穿越了。还穿越成了一个铁匠的后代,还是个铁匠。而且,一个汉人在乌孙,也就是汉朝的西域繁衍了十七八代,那还有汉人的血统呀,这分明就是个胡人嘛。而且从汉武帝时开始十七八代,一代人就算十五六年,古人结婚都早,那就是将近三百多年。

李学涛计算着汉武帝之后三百年的历史时期,“妈的,现在是东汉末年。”

“虺,想起来了,这个字念悔”李学涛想起来自己曾经在百度上搜过“龙”的解释,其中就提到“虺”是一种小龙,五百年而成蛟,蛟千年而成龙。

“我靠,你他妈怎么不直接叫‘李小龙’,还是国际级巨星呢。这家伙有这么大力气,怎么不去当个将军什么的扬名立万可惜了了,说不定还能成为一方诸侯。怎么就会在我坠机昏迷后被我穿越了呢?”虽然已经知道自己穿越了,可还是有很多疑问困扰着自己。不知不觉,屋里的光线开始渐渐变暗了。

“现在什么时候了?”李学涛走到院子里,没有手机,没有表,只能看天了。

大概已经是到下午了,从睁开眼到现在自己还没吃过饭呢。李学涛突然想到,屋里还有个挂蓝布帘子的门洞,没进去过。那里肯定是厨房了。凭自己多年室内设计师的经验判断,这个屋子的功能布局李学涛已经知道自己该去哪找吃的了。

挑开门帘,果然是个厨房,土灶,铁锅,水缸,墙角还有装粮食的麻袋和好几个泥封的坛子。

“这个家伙居然用的是铁锅?”在这个基本只有蒸和煮的时代,有人居然使用铁锅,这李学涛感到很惊奇。揭开锅盖,一股刺鼻的馊味扑面而来,熏得他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李学涛用手在面前扇了扇,屏住呼吸,原来锅里是已经找毛的一锅黑豆。看来这是给马煮的黑豆,做饲料用的。

李学涛把锅端起来,走到院子外面的土坡,把锅里的黑豆全部倒掉。回过头来,李学涛长长的呼了一口,又深呼吸了几下。正准备回屋,突然发现整个土坡下面长着一种他十分熟悉的植物。“马齿苋”是一种野菜,适应强,生命力顽强,分布十分广泛。这东西可以润肠排毒,还可以补充维生素,降低血液胆固醇浓度,改善血管壁弹性,对防治心血管疾病很有好处。李学涛毫不犹豫,跳下土坡,在远离发馊的黑豆的地方大把大把的拔着马齿苋。

“开水烫一下,泼点油凉拌。再焖上一锅小米饭,今天就先将就一下吧。”李学涛拔了一大把马齿苋回到坡上,拎着铁锅回到厨房。

李学涛忽然想到在河湾边上吃草的黑马,得先给马把黑豆煮好,再弄些草放在马槽里,给马晚上吃。把铁锅洗干净,倒上黑豆和水,在灶里添上柴火。

“这怎么点火呀?”李学涛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在荒野求生。“没有打火机,没有火柴难道要钻木取火吗?”

李学涛在灶台上找了半天看到一块打磨过的石头,估计应该会是火石。李学涛拿过镰刀往火石上一敲,火星崩了出来,李学涛赶紧去找干草之类的引火物。试了几下,原来用镰刀背刮擦火石迸出的火星更多。待火星引着干草,再把燃烧的干草塞进炉灶里,加入一些干树枝,火总算是着了。

往锅里多添了点水,李学涛决定去骑上马到周围去看一看,更多地了解一下周围环境,更快适应现在的生活。顺便找找哪里的草长得好,顺便解决一下黑马的“夜草”问题。

李学涛带上镰刀,来到马厩。找到马鞍和辔头,准备去河湾。突然李学涛发现马鞍只有一个马镫,而且还是皮质的。这怎么骑呢?看来改天要真的当一回铁匠,真的打一付马镫。

汉代时马镫已经出现,只是最早发明马镫的是辽东一带的鲜卑人。鲜卑人本身就是马背民族,就是没有马镫他们在马背上也是稳如泰山。之所以出现马镫,只是为了上马的时候更方便。作为游牧民族,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各种危险,能够快速的上马是极其重要的。不管是作战还是逃跑,有马镫和没有马镫那是完全不同的。

李学涛把马镫取下来放在马槽旁边,拎着马鞍去了河湾。刚到河湾就看到黑马正在灌木丛边上吃草。李学涛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口哨,黑马立刻抬起头望向李学涛,仿佛回应般稀溜溜的嘶鸣一声,朝着李学涛奔来,可惜被长绳拽住,只跑了一半就只能停住了。

李学涛快步走到黑马旁边,人和马又是一番亲热。这一次李学涛没有任何的犹豫,这匹马明显就是自己的,套上辔头,搭上马鞍,将肚带扣上。解开长绳,猛地一用力,钉在土里的铁橛子便从土里飞了起来,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飞入了李学涛的手中。用镰刀割下两截一样长的绳子,系了两个绳圈挂在马镫的位置,算是做了一对简易的双边马镫。把长绳收起来,挂在马鞍上,将镰刀插在腰间,一抬左腿把脚插进绳圈,一翻身便上了马背。

上马之后用手帮忙把右边的绳圈套在右脚上,立刻找到了穿越前在山里的草场上骑马的感觉。不过这匹马要比之前骑过的马高出许多,还是要先适应一下。拉过缰绳,李学涛轻轻把双腿左右一分,黑马开始迈步向前。

“该去哪里呢?”李学涛又向四周望了一眼,北面有一带大山,地势逐渐升高,东面和南面则是开阔的平原,地势较为平坦。

“老话说,站得高看得远,往北边去看看吧。”李学涛一提缰绳,黑马昂首向土坡上跑去。上坡后黑马顺着小路便跑向马厩,到了马厩李学涛没有勒马带缰,而是双腿轻轻夹了一下马腹,纵马奔向木屋旁的大道。

黑马明显已经明白李学涛的意图,大步上了大路。李学涛左手握缰往左一带,黑马立刻左转顺着大路往北疾奔而去。李学涛想试试黑马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再次用力夹了一下马腹,黑马的奔跑状态立刻变成飞驰的状态,完全感觉不到颠簸,甚至感觉不到马蹄粘地,简直就是在飞。

只一眨眼间已奔出四五百米,大约一里地的样子。眼前出现一个大坡,从下面根本看不到坡上面是什么情况。李学涛本以为上这个坡的时候黑马应该会稍微减点速,可哪里知道,在黑马面前,这个大坡简直就是平地一般。风驰电掣间眼前已是另一番景象,李学涛赶紧勒马。

原来坡上是一个小村庄,大约有二三十户人家。大路从村子东边绕过,再往东则是一大片农田,看样子种的是小麦,田里有人正在劳作。总算看到人了,李学涛眺望了一下田里劳作的人们,不觉间之前一直弥漫心头的孤独感顿时消散。望着人们身上的衣着,李学涛感到自己离先前的世界无限的遥远。

如果是电视台的恶作剧这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要做的如此逼真的服装道具,还有一大群的群众演员那可真不是动动嘴的事。再看看胯下的黑马,这要是在前世这匹马的价格恐怕都得是天价。

想想前世看电视剧的时候总是嫌导演用的马太差,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看着就倒胃口。演员们明明不会骑马,还要两只手抓紧缰绳骑在马上不停的喊着“驾,吁”之类的口令。

真是拜托,不会骑就不要骑,你当是在赶大车呀,马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其实骑马时都是靠肢体动作来给马发出指令的,毕竟人类的语言繁杂,用声音口令只能针对特殊群体的马。一个汉族人骑一匹蒙古马,如果用语言指令的话,恐怕得先学蒙古语。要是一匹印第安野马的话,难不成还得先学会印第安语吗?

所以大多数游牧民族在驯马的时候,通常都是用人们骑在马上时比较容易做出的动作作为指令来传达给马,而这些在马上容易做的动作又不是很多,故此不管哪个民族,哪个地域,驯马是的指令也都是大同小异。当然在骑马的时候,人们也会呼喊着发出一些声音,那是为了使马在奔跑时保持兴奋状态,至于喊的是什么就不重要了。

继续纵马北行大约跑了一刻钟的样子,李学涛来到了大山脚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山,李学涛只觉得一种陌生的感觉。山势地形与自己熟悉的西北地区的山完全不同,植被茂密,草木繁盛,隐隐还有水声淙淙。

顺着水声李学涛来到一条小溪边,这里的草长得很好,正合适给黑马准备“夜草”。李学涛下了马,把马的肚带松开,放开缰绳让黑马自己喝水吃草。李学涛已经明白,其实根本不用拴住黑马,凭黑马对自己的反应,它根本不会跑掉,即便离得稍微远一点,也只需要打个口哨之类的方是就能把它叫回来。

李学涛从腰间抽出镰刀开始割草,一边割一边琢磨是不是给黑马起个名字,也不知道它之前有没有名字。

“管他呢,现在它是我的马,就算之前有名字我也给它改一改。”李学涛决定给黑马重新起个名。

“叫什么好呢?”李学涛想起曾经看过一部日本漫画叫“北斗神拳”那里边的主人公的大师兄叫什么名字忘了,可那家伙有一匹巨大的黑马名字叫“黑王”,相当的威风。“干脆就叫‘黑王’算了,还挺贴切的。”

很快李学涛割了一堆草,打了个简单的草绳把草拢了拢打成捆。吹了个口哨,黑王听到口哨声,立刻朝着李学涛跑来。前蹄刨着地,用头轻轻地顶着李雪涛的胸口,李学涛猛然想到一件事,立刻俯身去看黑王的蹄子。果然,这时候还没有发明马掌,前一世也看过不少穿越小说,好像这马镫,马掌已经被提前到了不同的历史时期了。如今轮到自己穿越了,那就老实不客气的偷了这个发明权吧。

用绳子把捆好的草拴在马鞍后面,系紧马肚带,再次翻身上马。时候不早了,得快点回去。看看锅里煮的黑豆,别糊了。草还得先用铡刀切碎点,自己还没吃饭呢,把马忙活完,还得忙活自己。这天要是黑了,屋里头黑灯瞎火的,干什么都不方便。

顺着原路返回,黑王似乎明白自己的晚餐时间要到了,兴奋的狂奔,一路绝尘而去。回去时明显比刚才快了很多,这让李学涛对黑王的速度又有了新的认识。

回到马厩,李学涛卸下黑王身上的草料,马鞍和辔头。将马鞍,辔头放回原处,转身关上马厩的门,先回厨房去看看锅里煮的黑豆。

进了厨房,李学涛发现灶膛里的火已经灭了,还剩下一些没着完的火星。掀开锅盖,水已经煮干了,黑豆也涨了起来。看来运气还不错,水和豆子的比例正好,柴火加的也正好,运气真他妈的好。李学涛找了两块布垫着,把锅端起来,忍着手指被烫的感觉,快步直奔马厩而去。

进了马厩,把黑豆倒进马槽里,黑王迫不及待的想去吃,可刚伸出头就黑豆表面腾起的高温蒸汽烫的缩了回来。黑王顿时显露出有些不安,李学涛上前轻轻抚摸了几下黑王的脖子,又抓了把草伸到黑王嘴边。黑王吃着草安静下来,李学涛开始铡草,天色已经不早了,得抓紧点了。

小说《谋杀三国》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