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对决》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对决》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对决》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雪在烧十分给力,主角是李源琦何震。主要讲述了:他玩的只是彻彻底底的诈术,虚张声势的做出一副真有这么回事的样子,好诱使偷画的人上当。四人在纸上按下指纹的时候,李源琦的眼睛都在盯着四人的表情变化,看看有没有哪一个人神态之间会露出一丝慌乱的神色。但最终…

《对决》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对决》最新章节目录

《对决》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他玩的只是彻彻底底的诈术,虚张声势的做出一副真有这么回事的样子,好诱使偷画的人上当。

四人在纸上按下指纹的时候,李源琦的眼睛都在盯着四人的表情变化,看看有没有哪一个人神态之间会露出一丝慌乱的神色。

但最终的观察结果让他失望了,四人整个的过程中神色都是有些紧张的,但是这紧张并没有让他们达到慌乱的程度。提交上来的指纹也是个个清晰,一点不像做过手脚的样子。

李源琦暗自叫苦,因为他玩的把戏本身就是虚的,如果诈不出偷画的人,吃瘪的就只能是他自己了。

这个结果似乎表明偷画的人并不在这四人当中,或者说偷画的人根本就没被他的花招给吓住。

这一招不灵啊,那接下来要怎么办啊?难道要空手而回?这绝对是不可以的。那样子他的前程和女人都要没掉了的。

李源琦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急切地寻找着能够让自己解套的办法。

但是何震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在估摸着李源琦应该完成了他的操作了的时候,就再度返回了办公室,神态着急的看着他问道:“怎么样,找到答案了吗?”

李源琦苦笑着摇了摇头。何震又看了他一眼,确信他并没有找到偷画的人,便沮丧地叹了口气,冲着他摆了摆手:“好了,李律师,你也尽力了,回头我会让财务打一笔钱给你们事务所作为你的酬劳的,现在你可以走了。”

此时的李源琦却是不甘心的,觉得他的办法理论上是一定会起作用的,因为这幅被偷的画,价值巨大,三个多亿啊,对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一个不能企及的天文数字了,不是简单的几万块钱的东西。

偷这幅画的人肯定不会这么镇静的。也不应该这么镇静的。

难道他遇到了不世出的的高手了?但眼前这四个人看上去都很普通,基本上也不像是有这种胆量的人。

那也就是说偷画可能另有其人了。

“何董请放心,我不会赖在这里不走的,”李源琦看着何震说道,“但您确定,除了您之外,能够有机会接触到这幅画的人都在这个房间里了吗?”

“这倒不是。”何震苦笑着说,“应该还有一个人,不过她肯定是不会拿这幅画的。因为这个人是我的女儿,她没有理由这么做的。”

何震的话让李源琦心里一下子就敞亮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会有这么大的胆量偷这幅油画了。

女儿拿父亲的油画当然是不需要害怕什么的,即使被发现了,做父亲的估计也不会拿女儿怎么样的。

这本身就不像是一场惊天的大窃案,而更像是女儿跟父亲闹别扭搞的一场恶作剧。

“何董,您能不能让令千金跟我当面聊聊啊?”

“你居然怀疑我的女儿?”何震有点恼火的瞪了李源琦一眼,“好了,李律师,我知道你很期望能够为你们律所承揽到我公司的业务,但你也该有个底线,连我的女儿都怀疑,实在是太过分了。”

“何董,我这并不是胡乱的猜测,要知道您的这幅油画价值几个亿,敢偷它的人要么是胆大包天,要不就是心中有所依仗。您想想吧,身边有谁是符合这些条件的?”

何震被说得愣怔了一下,他看了李源琦一眼:“李律师,看来有些情况我还需要了解一下的。这样吧,你先回去,要不要跟你们律所签法律服务合同,我明天会给你们主任一个明确的答复的。”

李源琦看了何震一眼,何震并没有给他一个定心丸吃,这里面还存在着很多变数的。即使何震最终确定了偷画的人就是他的女儿,他也是可以不认账的。那他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但是当下他却是必须要选择相信何震的。这就需要展现出他的格局了。

跟何震这种大老板打交道,一定要有大格局,不能像在菜市场上买菜一样斤斤计较。要从大的格局上考量这件事情。

即使最终何震出于某种考量赖账了,他的内心中也一定会觉得亏欠他一个人情的。

而这个人情很可能就要比一份法律服务合同的份量还要重的多的。

于是李源琦点点头:“那何董我就先回去了。”

何震有些欣赏的看了他一眼:“那就再见了。”

走出均衡集团办公大厦门口的时候,李源琦听到停车场那边有人在鸣笛,就向那边看去。只见一辆大众甲壳虫的车窗玻璃降了下去,钱律师从车窗那里探头出来冲着他喊道:“李律师,过来聊两句吧。”

李源琦就走了过去,有些警惕的看着钱律师漂亮的眼睛:“你还想干嘛啊?跟你说,均衡集团这边你就别惦记了。”

钱律师看了他一眼:“这么说你拿到了顾问合同了?”

“暂时还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何董说明天会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的,”李源琦知道刚才自己在何震面前跟她抢这笔业务有点不太君子,多少有点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钱律师,这笔业务如果拿不下来的话,我是无法回去交差的,所以刚才冒犯了。”

“呵呵,”钱律师笑了起来,“没事了,相打无好手,相骂无好口,争夺业务的时候难免要各使手段。你这还算是文明的,我见过比你这还恶劣的。争不过你是我技差一筹,我不介意的。上车,我带你一程,顺便有几句话跟你说。”

李源琦迟疑了一下,他并没有忘记刚才在何震的办公室钱律师气得想要揍他的样子。女人都是很记仇的,现在钱律师这个前倨后恭的样子,是不是心里憋着坏呢?

钱律师看出了他的迟疑,不禁笑了起来:“怎么,没胆量上我的车?你在担心什么啊?就是想要跟你聊两句,我不会吃了你的。”

李源琦想想也是,他真是没什么好担心的,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也不敢在开车的时候对他怎么样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