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求三国:氪命一百年,开局打哭吕布小说免费资源

看历史脑洞文,千万不要错过夜雨洗青锋的《三国:氪命一百年,开局打哭吕布》 ,主角是刘骁刘偃兵。书中主要讲述了: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冀州北部的风景,苍凉中带着几分壮阔。塞北的春天,总是来的很晚。今年,尤为春寒料峭。夕阳的血色余晖,照耀着塞北的茫茫雪原。静谧而安详。一支身着汉朝边军盔甲的骑兵,打破了这……

求三国:氪命一百年,开局打哭吕布小说免费资源

《三国:氪命一百年,开局打哭吕布》 免费试读

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冀州北部的风景,苍凉中带着几分壮阔。

塞北的春天,总是来的很晚。

今年,尤为春寒料峭。

夕阳的血色余晖,照耀着塞北的茫茫雪原。

静谧而安详。

一支身着汉朝边军盔甲的骑兵,打破了这份安详。

他们个个血染征袍,疲惫不堪,正纵马向南狂奔。

斜阳伴着鲜血,染红了他们的脸庞和盔甲。

马蹄扬起朵朵雪花,在余晖的照耀下,映出七彩光泽。

冲在最前面的年轻人,大概十八九岁年纪,眉清目秀,甚是俊朗。

这位年轻人神情恍惚,面如白纸,气若游丝,死死拽着缰绳,咬牙苦苦支撑。

他受伤了,很重的伤。

这位年轻人的右侧胸膛,被一支利箭穿过,鲜血染红了盔甲。

他叫刘骁,字偃兵,跟皇室沾点远亲,那种很远很远的远亲。

比中山靖王刘备,还要远上不少。

实际上,刘骁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

刘骁刚刚大学毕业,白天上班劳累了一天,晚上回到家里看体操比赛。

小日子过得不错的选手耍无赖,一只脚出界。

裁判瞎了眼,却坚持工作,居然给出了14.7的高分。

你特么的眼睛长屁股上了?

WCNM!

刘骁怒不可遏,站起身来,一拳硬生生打穿了电视机屏幕!

这一拳下去不要紧,电视机漏电了。

刘骁一路火花带闪电,就来到了东汉末年。

可惜,刘骁的运气很差。

他没有穿越到曹操儿子曹茂身上,也没有穿越到某个世族门阀家里。

刘晓穿越到了塞北边陲定襄郡一个无名小卒身上,做起了潘凤的亲兵。

刘骁从无双上将潘凤的亲兵做起,一步一步慢慢成长。

在血与火中厮杀三年,刘骁终于得到了潘凤的认可。

潘凤非常信任刘骁,把刘骁视作自己的左膀右臂。

通过军功,刘骁被封为“鹰扬校尉”,成了定襄城边军的二号人物。

定襄城,属于冀州,自古以来就是兵戈不断的要塞。

定襄以北,有鲜卑、乌桓各部,虎视眈眈。

汉朝经历四百年的风霜雨雪,由盛转衰,如今威仪不再。

塞北异族各部,鼻子很灵敏,他们早就察觉到了汉朝的变化。

于是异族骑兵纷纷跨上战马,挥舞弯刀。

迈过之前不敢逾越的界线,杀向大汉子民。

这些异族骑兵们凶神恶煞,无恶不作,罄竹难书。

他们掳走女子,抢走钱粮,杀掉男丁,甚至连小孩子也不放过。

不知有多少如花似玉的女子,被蛮夷玷污了清白。

每想到这些,刘骁耳边总能响起那些撕心裂肺的嘶吼哭喊。

他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刺痛。

刘骁身为汉朝的边军校尉,若不能护佑大汉子民,有何颜面立于天地之间?

所以,刘骁一遇到鲜卑、乌桓等异族骑兵,出手从不留情,要多狠就有多狠!

在三年的厮杀中,刘骁多次受伤,这一次受伤最重!

刘骁之所以受伤,是因为他奉无双上将潘凤之命,去长城以北,偷鲜卑部族的战马!

为什么潘凤要让刘骁去偷鲜卑的战马?

因为潘凤没有战马可用!

如今的汉朝,犹如百足之虫。

十常侍,把持朝堂。

他们不仅克扣边塞将士的军饷,甚至不再调拨一兵一卒。

自刘骁穿越过来,定襄边军只有不到三千人,一直都在减员,没有任何新兵加入。

最要命的是,定襄边军没有战马。

之前的战马驰骋沙场七八年,难免体力衰弱。

潘凤没有足够的饷银,驯养新的战马。

没有战马,就没有骑兵,没有骑兵,就不能主动出击。

这就意味着,定襄边军永远只能被动挨打。

塞北平原上,汉朝步卒面对鲜卑、乌桓的骑兵,简直就是待宰的羔羊。

每年的初春时节,河水化冻,正是鲜卑、乌桓骑兵南下掳掠最为猖獗的时候。

今年,为了解决这个心头大患,潘凤决定兵行险着。

潘凤让麾下最得力的“鹰扬校尉”刘骁,率领一千“落雁营”步卒北上。

去偷鲜卑的战马!

当然,这个任务非常危险,孤军深入,虎口拔牙,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混战中,刘骁中了一箭,箭上有剧毒。

他一路咬牙坚持,希望能坚持到定襄城。

此时此刻,定襄郡的城头,屹立着一尊高大伟岸的身影。

如长枪一样挺拔,如铁石一样坚定,如雕塑一般硬朗。

他面圆耳大,唇阔口方,披着一副铁叶铠甲,握着一柄开山大斧。

此人,正是“无双上将”,潘凤!

潘凤神情坚毅,脸色凝重,左侧脸颊上,有一道刀疤。

颇有几分男子气概。

潘凤向北凝望,凝望远方的烽烟,凝望苍茫的雪原。

潘凤慢慢侧过脸,看了看逐渐黯淡的天色,握紧了手里开山大斧的斧柄。

按照时间推断,刘骁早就该回来了!

难不成,出了什么变故?

潘凤的脸色,愈加冷冽。

他转过头,对传令兵吼道:“传我军令,破风营五百人,随我出城!”

潘凤话音未落,北方的地平线,终于卷起阵阵尘埃。

沉闷的马蹄声,如滚雷般响起。

定襄城头,响起苍凉的号角声。

呜—呜—呜!

这是有骑兵接近的示警!

潘凤的瞳孔瞬间张大,心脏开始剧烈跳动,仿佛都提到了嗓子眼。

是有敌军侵袭?还是刘骁回来了?

定襄城头的士卒们,纷纷张弓搭箭,屏气凝神。

终于,一面血红色的“潘”字大旗,冲破茫茫暮色,出现在潘凤的视线里。

“呜呜—呜呜!”

远处传来回应的号角声。

远方狂奔而来的骑兵,正是前去偷马的“落雁营”!

刘骁回来了!

落雁营的回应号角传来,潘凤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

潘凤兴奋地大声吼道:“快开城门!快开城门!接应鹰扬校尉!”

沉闷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战马如一团黑沉沉的乌云,从北方飘来。

瞧模样,起码得有四百匹战马!

潘凤心头一喜,连忙奔下城头。

刘骁这小子果然了得,得好好栽培!

看着一匹匹雄魁健硕的鲜卑战马奔入定襄城中,潘凤脸上笑成了花。

旋即,潘凤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因为“落雁营”的边军士卒几乎个个挂彩,血染征袍。

不少人伤势很重,有位边军士卒刚刚勒住缰绳,就头一歪摔下马来。

潘凤心头一沉。

潘凤拽住一位从身旁走过的边军,焦急问道:“刘骁呢?我怎么没看见他?”

小说《三国:氪命一百年,开局打哭吕布》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