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三国,开局被孙尚香逼婚》txt下载

三国,开局被孙尚香逼婚 小说是作者恶紫夺朱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张裕孙尚香。书中主要讲述了:张裕追出大殿,孙尚香已经不知去向,但是左右的侍女都是有眼力见的,用手指了一个方向,张裕连忙追了过去,就看到孙尚香对着一口井。这把他吓得魂都没了。“喂喂喂,你不要想不开啊!”他一把冲上去,把孙尚香拉回来……

完整版《三国,开局被孙尚香逼婚》txt下载

《三国,开局被孙尚香逼婚》 免费试读

张裕追出大殿,孙尚香已经不知去向,

但是左右的侍女都是有眼力见的,用手指了一个方向,

张裕连忙追了过去,就看到孙尚香对着一口井。

这把他吓得魂都没了。

“喂喂喂,你不要想不开啊!”

他一把冲上去,把孙尚香拉回来。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别跳井啊。”

“呸!谁要跳井。”

孙尚香眼睛还是红红的,用衣袖擦了擦脸。

“我只是看看有没有哭花了。你跟来干嘛,看不上我,又何必管我死活?”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看不上你。”

张裕叹了口气,面前这姑娘有点死脑筋。

“我是真觉得我配不上你,我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酸书生,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那你说我喜欢什么类型?”

孙尚香瞪了他一眼。“你都没问过我,就说我不喜欢?”

“你应该喜欢的是你兄长那一类吧。”

张裕摸了摸鼻子,掩饰尴尬。“我说的是小霸王,不是孙将军。”

“是啊,我小时候特别崇拜兄长。”

被张裕提起往事,孙尚香也是一脸感触。

“可是我小时候崇拜和现在有什么关系?你倒不如解释一下你为何一直推诿?”

“我不是解释过了吗?”

张裕苦笑一声。“我在大殿里说的都是实话,也不全是口胡。倒是孙小姐你,难不成真的喜欢我?”

“我迟早是要嫁人的,为什么不找一个看的顺眼的呢?”

孙尚香此时也已经情绪完全恢复。“你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起码会讲故事。”

“孙小姐。”

张裕这次是真的乐了。“我拒绝与你的婚约,主要是我不想出仕,但是孙将军和大都督明显就是要逼着我出仕啊。我何德何能。”

“为什么不想出仕呢?”

孙尚香睁着大眼睛。“如果你真的有才华, 为什么要隐藏。我不觉得你是许攸一类的人物,你不是在归隐,你只是在逃避。”

“逃避。孙小姐说的也许没错吧。”

张裕跟孙尚香聊天也是比较放的开了。

“就像我在大殿里说的,猫不想抓老鼠, 其实也没错吧。”

“可是你不是一只猫独活啊。”

孙尚香看着张裕。“我也很想一辈子不嫁人,但是你觉得可能吗?”

张裕默然,他被孙尚香教育了,而且说的很有道理。

其实他一直也就是在逃避,说着什么隐居,其实还是担心自己出仕之后, 恐怕不尽如人意,

而且在这乱世之中,死亡的风险可比现代大多了。

孙尚香见张裕沉思不说话, 最后又问了一句。

“我很认真的问一句,我对你就一点没有吸引力吗?”

张裕摇了摇头。

“小姐美貌非凡,不输二乔。怎么会对在下没有吸引力。”

这个时代的女子大多是清水出芙蓉,没有什么浓妆,

更不必说孙尚香还是精于弓马的运动型女子,这对张裕的吸引力,比那些大家闺秀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那不就是喜欢我,为什么不承认?”

孙尚香笑了起来,莫名的有些骄傲。

“好好好,就算我是喜欢你。”

张裕也乐了。“你可想好了,我可是好吃懒做的人,说不定以后还会打老婆,这样的人你也要?”

“打老婆?”

孙尚香哈哈一笑。“你觉得你打得过我?”

“这倒是个问题呢。”

张裕起身。“孙小姐,气消了,能和我回去复命吗?”

“复命?说什么?”

“自然是和小姐你缔结婚约,永结同心啊。”

张裕心里也通透了,如果避免不了,那就尽量让自己满意吧,

和孙大小姐缔结婚约怎么也不算亏吧,如果用前世的屌丝心态来说,自己血赚啊。

张裕和孙尚香一起走回大殿,

殿中众人也没有散去,都在等他们回来,张裕这才确实明白了请君入瓮这句话。

孙尚香则是脸一红,小跑到吴国太身边,为刚才的失礼告罪。

“无妨,一次落泪换一个佳婿也不亏。”

吴国太很淡定,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对着张允开口了。

“以后就是亲家了,互相扶持。成婚之日暂且不急,先把婚约定下。”

“母亲。”

孙尚香脸更是羞红,自己什么都没说,结果所有人都跟未卜先知一样,让她很是无奈。

张裕则是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只是恭敬的行礼,什么也没说。

周瑜此时开口了。

“我不日将征讨麻保二屯,张裕你到时候随我一起,参议军务。”

“在下明白了。”

张裕点点头,接受了这个结果,他对周瑜的安排也就没什么抵触了。

孙权对于这次婚约的促成也很高兴,因为他知道张裕不管如何,确实是个人才。

那番“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真是说到他的心里去了,更不用说后面还吹了一句“虎踞东南,睥睨天下。”

“你先且随公瑾从军,立下功绩。我再给你安排职位。”

对于日后要成自己妹夫的人,孙权还是很上心的,两人已经绑在了一起,是利益共同体。

等到婚约的消息公布,这件事情就是板上钉钉。

在场众人又寒暄了几句,张裕和张允三人也是告辞离去。

只留下寺庙内孙家一脉,孙尚香脸红的和吴国太说着悄悄话,

孙权则是走到了周瑜身边。

“虎踞东南,是不是太夸赞我了?”

“仲谋不必谦虚。张裕所言,不无道理。”

周瑜笑了笑。“经历了连番内乱,如今的江东终于稳定下来。那么下一步就必须向着荆州方向推进。刘表老迈昏聩,已经没有了决断的魄力。现在不动手进击江夏,等他反应过来就来不及了。”

“不错,先平麻保,再定江夏。黄祖老贼,该去死了!”

说到这,孙权也是心中一口闷气,

孙家屡次攻打江夏,颇有斩获,但总是未尽全功。

这个未尽全功自然就是落在黄祖头上,三年前就曾经把黄祖打的大败,但是没法破城,最后只能无功而返。

后来因为内部的问题,孙权也不得不放弃对外征讨,

现在这口气回过来了,讨伐黄祖这件事情就必须要提上日程了。

“先定麻保二屯,再议征讨黄祖。平而复叛,这次不能留漏网之鱼了。”

麻保二屯的贼人,因为一直没有抓到首领,所以哪怕每次打散了,几个月后就会又成了气候,成了一块心病,这一次周瑜要做的就是一劳永逸。

“探子已经打探到两个贼人首领的具体消息,这一次他们插翅难逃。”

“辛苦公瑾了。”

“应该的。”

周瑜笑了笑,告退而去。

孙权的表情则是异样了一下,然后又变回原样,

然后笑眯眯的加入了母亲和妹妹的悄悄话。

张裕和孙尚香的婚约就这么定了下来,除了孙尚香哭了一次,连点波澜都没有翻起来。

现在的张裕也不能再像个隐士一样住在郊外了,他搬回了叔父张允的宅邸,

而他的叔父现在正忙着那些繁文缛节,并将消息一一通知出去,

比起张裕这个未来新郎官,张允反而是上心的多。

先定下婚约,等到张裕及冠之时,再大行婚事。

这些细节张裕也就由着叔父去做了,他现在就想着怎么在战场上保命,

他可是不会低估战争的危险性,他怕的不是兵败被杀,他怕的是莫名其妙的死。

比如说流矢,本意上来说就是人在战场上,突然冒出来一箭射中了你,

这怎么可能是无意的吗,肯定是冲着你来的啊。

周瑜中过流矢,关羽中过流矢,庞统直接被射死了。

不过张裕毕竟是世家子弟,他委婉的表达这种担心,他的东汉好叔父张允很快就给他弄了一副轻甲,虽然只是牛皮的,但是也让张裕安心许多。

孙尚香也派人过来,说要给他弄一副铁甲,被他直接拒绝了。

虽然妹子的心意是好的,但是传出去太不好听了,

可以吃软饭,但是让人知道吃软饭那就不行了。

接下来的几天混了混日子,倒是没有人再打扰张裕了,

不过,很快,周瑜的信件就到了,叫他准备好行囊,要出征了。

他们的目的是击破麻保二屯,然后在豫章郡休整。

豫章郡的郡治在南昌县,也就是如今江西南昌的前身,明朝时宁王造反的地方。

豫章郡本来是刘繇的下辖地,后来刘繇兵败病逝,豫章太守华歆举郡归降孙策,

江东因此也获得了一个位置不错的战略要地,

豫章郡向北可攻江夏,向左可攻长沙,

在以前,刘表还能和江东扳扳手腕,双方在豫章的边境打的有来有回,

但是刘表老了以后,没有什么进取之心,就开始攻守易位,

荆州无时无刻面对着来自江东的骚扰。

孙家没事就打江夏,打黄祖,打一次赢一次,唯一真要说吃亏,那就是战死了一个凌操,被甘宁一箭干掉。

张裕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把牛皮甲穿在身上,就去军中报到了。

本以为会见到一堆东吴名将,后来张裕才发现自己是想多了,

只是平定麻保二屯的贼寇,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人集合。

其实这个任务本来是丹阳太守孙瑜的事情,但是麻保贼寇人数众多,孙瑜觉得自己兵力不够,

于是就向孙权求援,孙权征询了周瑜的意见,

周瑜大手一挥,干就完事了,我来帮忙。

周瑜的部队属于机动部队,相较于其他将领驻守要地,他的队伍就是在长江上漂,精锐救火队长。

当然,周瑜的出兵也是考虑到了麻保的战略意义,

麻保二地的贼寇背后的支持者是江夏黄祖,也就是荆州刘表。

所以每次平定了麻保二地,数月后就会重新成了气候,这地方其实就是黄祖丢在外面的桥头堡,恶心孙家,消耗孙家。

想了想这些,张裕也是推开中军大帐,周瑜此时正在听着手下小校汇报消息,看到张裕来了,才让他们退下。

“见过都督。”

“不必拘礼,我拉你从军,不知你心里可有怨气?”

周瑜笑眯眯的看着他张裕,问出了这么一句。

要不是知道周瑜确实是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张裕都怀疑自己说错一句话,就会被杀。

他索性也就实话实说。

“怨气倒不至于,只是我性子惫懒,又怕死。”

“所以你才想做一个隐士?”

“算是这么个道理吧。”

张裕这时才发现中军大帐之中有个小板凳,这让他愣了一下。

“坐吧。”

周瑜笑了起来。“你找人打造的小板凳早就出名了,虽然是于礼不合,但是确实坐着舒服。只要端正姿势,也不会有什么不雅。”

听到这句话,张裕也不得不感叹,这个时候的人们还是挺开明的,接受能力很强

还没有后来那种腐儒言官,所以就算有一些惊世骇俗,但是也不会被当成怪胎。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裕坦然的坐在椅子上,他可不习惯跪坐,那种姿势不累吗?

周瑜看着张裕坦然一坐,摸了摸下巴。

“张裕,对于这次讨伐麻保二地你有什么看法?”

周瑜对张裕还是秉持着一种严谨的态度,他可不管流言怎么说的,孙权是如何看重的,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都督,在下没有什么看法?”

“嗯?”

“此去必破之,我能有什么看法,只需要斩草除根就好。”

麻保二地的贼寇其实还是有一点山越性质在里面,

山越就可以理解为江东的“南蛮”,他们生命力坚韧,能在山野中生活,像打不死的小强。

“如果能把领头的抓住剁了,数年内他们不会再有气候。我们也可以放心进军荆州。”

这都是后世贴吧大佬的分析,张裕掏出来用也是一点都不脸红。

“看来我确实轻视了你呢。”

“都督客气了,我只是纸上谈兵,你让我亲自动手,我什么都干不好。”

张裕连忙摆手,他可不想担当重任,混混日子就好了。

“那你从军什么都不干吗?”

周瑜也是看出来张裕想摸鱼了,反问了一句。

“我可以去搞后勤,帮都督清点粮草,我计算很好。”

“怎么个好法?”

也没听说过张裕还有计算这种才能,他饶有兴趣的看向张裕。

“在下不需要算盘。”

“心算?”

“在下有自己的办法。”

听张裕这么说,周瑜犹豫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信你一次。你暂为后军督,清点粮草器械。”

“在下定不辱命。”

张裕满意的点点头,果然不管什么时候,数学才是最有用的啊。

小说《三国,开局被孙尚香逼婚》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