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梨树沟的女人秀秀铁庆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梨树沟的女人 是著名作者布青耘的最新佳作,主角是秀秀铁庆。书中主要讲述了:秀秀一大早从梨花沟赶过来,坐小巴车一路颠簸到县城。赶到饭店,推开房间的门,一个男人已经等在里面了。寒暄客套后,她细打量他——庞大的身躯,肚子松弛的向前凸坠着,五官皆大,鼓鼓的大褐色眼珠向前冒着,眼白浑……

梨树沟的女人秀秀铁庆小说免费阅读

《梨树沟的女人》 免费试读

秀秀一大早从梨花沟赶过来,坐小巴车一路颠簸到县城。赶到饭店,推开房间的门,一个男人已经等在里面了。寒暄客套后,她细打量他——庞大的身躯,肚子松弛的向前凸坠着,五官皆大,鼓鼓的大褐色眼珠向前冒着,眼白浑浊混合着紫色的血丝,眼皮耷拉地厉害使得眼睛像半闭的,为了扩大视野他看人的时整张脸往上掀着以至下巴抬得很高。硕大的酒槽鼻子是整张脸的重心,傲慢的的向前挺着,两簇矗立的小山般的灰白色眉毛向下微微卷曲好似海上的翻滚来的大浪,他是很有些年纪了但长相姿态仍很有些威仪气势!他表情并不严肃,但是令人不敢造次。

眼前这男人欣喜的立起来把她往座位上让着,她一边应承一边坐下了。

一落座的秀秀脸上有一丝惶恐,来见的这位据说当过干部来着,自个大半生都在农村打转转儿,初中都没毕业没有过正式的工作,心里因自惭而有些忐忑的。女儿鼓励说——她比对方年轻了近二十岁了,不仅不用自卑,以后还能拿得住他呢。

初始俩人没甚话说,男人抬起沉重的眼皮愉悦地观摩眼前的女人,他气势和两人的年龄差距好似长官在检查下属工作。

细看下,女人脸上浮着不均匀的粉,秀秀在家用女儿给她的粉盒涂了白脸,描了眉毛和口红。大概是很少化妆手法不太娴熟,脸上厚厚的白粉经几十里山路颠簸,颧骨和额头斑驳地露出了本来的深黄皮,多出的粉子滚到眼和嘴边的细纹里。

快五十了能没皱纹吗?男人心里说,但眼前这位比起之前见的六十几的老太太还是个小妹妹呀。

老男人因看到美女要极力地营造一个好印象,说起话来显得异常温柔,和他庞大威猛的身形很不搭调,又因为他从来都是颐指气使惯了的,他的轻柔语气显得有些奇怪,又有种小心翼翼的喜悦。话题少的可怜,他先一鼓风儿一样点了一大桌子的菜,虽然刚到这菜量的一半时服务员就暗示——够两人吃了,秀秀也跟着说可别点许多了,可他还是执拗地加菜。

果然是——在男女彼此以条件博弈的相亲市场里,女人的身家条件能给男人带来虚荣,好相貌能带来爱情!这个见过世面的老干部也被此条法则支配着。

狭小的雅间里,男人迅速的在心里把自个的条件和女方的来回折箩着,心理仍然有些吃不准女方的态度。

“咳咳!我就好个运动,这些年了有冬泳的习惯,前阵子老陈还商量着到城外月白河去游”,虽然他上次冬泳大概是七八年前了,而那是唯一一次下水,那次是县里组织的退休老干部运动会,他在水里扑腾了两下子拍完照就赶紧上岸了。他担心秀秀嫌她年纪大就着意絮叨这个似乎能弥补自己短板一样。

秀秀瞄了一眼他的大肚腩笑了笑很想说点什么但终于忍住了没说。

男人见秀秀没搭言,许是有些心虚,战术开始变自我防卫为进攻了!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道“他是得什么病走的?听说年龄也不大吧!”

秀秀垂下眼睛道:“肝癌,没到六十!”、

“啧啧!!那还年轻着呢,要不说呢,怪可惜了的,黄泉路上无老少哇!”男人做惋惜状,“我是家传的长寿基因,上一辈父母都到九十几岁走的。医生说我这身体素质再加上保养锻炼,寿命铁定会超过百岁的”。

“是啊,您夫人倒是没沾上您家的光,也是可惜!”秀秀有些不悦地为亡夫扳回一局。

男人意识到冒失“咳咳,我是行武出身,说话比较直,别介意!啊,哈哈,哈哈哈~~ ”

后面谈话气氛还算比较和谐,谈话间秀秀温婉的吃菜,老头儿面色和悦,说话抻着小心怕再冒犯,也就他外甥故意送果盘进来时,他得意得差点儿跳起来。

菜过三旬,俩人熟络多了,男人赶着秀秀叫妹妹。谈话得知他姓盛,秀秀顺着喊了声“盛大哥”!他开心的接了句“叫老盛也行”。

相亲快要结束的时候,盛大哥急切地想敲定还有要下次见面。秀秀犹疑地推说最近几天女儿要回来,时间不确定。他很大度地粗着嗓子说“那不碍事,不碍事,可以等你方便!”反正他的时间很多,还好双方家里有电话了。话至此,秀秀只得点头应了。

饭毕,两人要走的时候。盛大哥的外甥兼饭店老板非常提气的提出要开车送秀秀回家,秀秀极力推辞,无奈爷俩再三要送,最后经秀秀再四推辞双方退一步送到几里地远的小巴车站。

梨树沟村地处县城东三十里外的大山沟,四面环山且东南是矮缓坡,位置向阳而背风,所以村里并不十分冷。秀秀从小出生在这里,即便后来嫁的丈夫在外工作,后来在外又买了楼房她也不愿跟随丈夫搬去城里,这里头原因也挺复杂,一两句说不清。

傍晚的时候,落日余晖照进山村一座青灰砖的小院里,院里两棵高大的柿子树挂满了红彤彤的柿子。悠忽间唰啷啷一声,一只黑猫在树上蹿到高处,扑棱棱的两只雀儿喳喳叫地飞了起来,三两个柿子应声掉在地上“啪,啪啪”地摔了个稀烂。

“黑豆,黑豆~~你还跳!”腰间系着兰花围裙的秀秀出来喊着猫,猫儿早逃到墙头上去了,秀秀只得把烂柿子收拾掉又进屋了。

秀秀下午就已经回到梨树沟了,她懒在老木床上独个咂么着这次相亲。

平心而论——老盛并不讨厌,人家还当过团长呢!且不说举止颇有些气宇轩昂的风度,他语气异常地温柔好像特别宝贝她,这让她感觉到一些久违的温存。

忽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她回味起一个细节——吃完出来在饭店门口,他外甥把新买的黑色桑塔纳车开过了来,老盛脸上当然有抑制不住的得意神色,当他抬腿上外甥的车时,因年老腿沉动作着实笨重好似一下栽进了车里。唉!他确实有些太老了。

她想不出个头绪索性就不想了,起床烧火做饭。洗菜、切菜又把豆角小米饭闷进了锅里,又闲坐着。正那时,外面柿子树上的猫跳鸟闹的她才出屋来骂猫。

太阳已经没入西山了,天色暗了下来,正待吃饭时,五嫂子从外面进来了。

小说《梨树沟的女人》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