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在线全文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尺心的一本书《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 ,主角是兰血儿赵宸珎。书中主要讲述了:两人回到知府,灏王正在书桌旁徐徐写字,笔走龙蛇、行云流水。灏王的字就连皇上也多加赞许,甚至被拓印成模板,在整个开封府兴起一股誊抄的氛围,世人都以模仿灏王的字体为傲。待到灏王写毕抬头,看到了眼前闪着金粉……

小说《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在线全文阅读

《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 免费试读

两人回到知府,灏王正在书桌旁徐徐写字,笔走龙蛇、行云流水。

灏王的字就连皇上也多加赞许,甚至被拓印成模板,在整个开封府兴起一股誊抄的氛围,世人都以模仿灏王的字体为傲。

待到灏王写毕抬头,看到了眼前闪着金粉色的李以济憋的整个脸都快紫了,便示意李以济慢慢说。

“灏王,您身边这位赵兄果真是有勇有谋,我想认他为义兄,我们可以一起验尸,验遍天下全尸,破解天下疑案。”

话未说完,赵问芙气的两颊鼓鼓,“谁要跟你一起验尸。”

“王爷,祖母想要请小姐回去。” 泉筠从外面走了进来。

灏王看着李以济,眼底里晦暗不明,幽幽的说,“成,不过这赵兄从小在我府长大,我早与你这赵兄弟为金兰之友,你若要认他为义兄,你还得跟本王表示一下,三万两黄金。”灏王冲着李以济摆了摆手指头。

李以济长大了嘴巴,瞪着眼睛,“王…王爷。”

赵问芙闻言,默默狠狠瞪了赵宸珎一眼,“王爷,你…你,”气不过,甩手就往外走。

灏王一本正经道:“李公子,好好想想。”拍了拍李以济的肩膀,又替他理了理那金光闪闪的腰带。

看得一旁的泉筠似笑非笑、表情怪异。

赵宸珎追了赵问芙的脚步往外走,“芙儿,等等为兄,为兄这也是为你好。”赵芙儿却不听不闻,直直地往前走。

刚出知府门,太祖母那边已经派了马车来接,灏王坐进马车,正要伸手去扶赵问芙,赵问芙不理不睬直接朝着下一辆车走了过去。灏王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还真是有脾气,以后不知道会便宜了哪家小子。”

城西 轩意坊

马车在太祖母府门口停了下来,祖母杨氏府上虽然华贵、却极其低调,跟祖母的性子契合,祖母早已经已经派人在府门口迎接。

刚等马车停下,赵问芙便跳下车,在周围丫鬟惊讶的眼神之中,大叫着“祖母”,直接小跑着,从大门跑了进内堂。

太夫人杨氏正在闭目休息,看到赵问芙跑进来,不禁激动地站了起来,一把扶住赵问芙,仔细看着赵问芙的脸,“芙儿,累不累呀,这一路的,真是折腾,难为你想着祖母。紫鹭,去带芙儿洗一洗。”

说着,上上下下打量着赵问芙了好几圈,“芙儿,你这么瘦,在祖母家可得多补补身子。”

赵芙儿撒娇道:“姥姥,我可想死你了,”说着,又在姥姥怀里蹭了蹭,才依依不舍地跟着紫鹭往外走。

紫鹭带着赵芙儿往后廊走着,芙儿看着周围的环境,像是在梦里一样熟悉,自己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紫鹭带着芙儿来到她原来住的房间里。赵芙儿环视四周,房间里还是保留着原来的布局,跟自己孩童时一样,就连小时候玩耍的玩具都还留着。

“紫鹭,去帮我准备几身男士的衣服。”紫鹭正要帮忙给赵问芙清洗,赵问芙摆摆手,“去吧,我自己来。”

关上了门,赵问芙用手指点着水盆中的水,在桌子上画了起来:怡香楼、兰血儿、毒杀、一击毙命、指头伤痕、熟睡、茧子、悠木、岁丹、小厮云舟。赵问芙用手指在桌面上画着线条,梳理着人物之间的关系,托腮思考着。

“想什么呢?”赵问芙正歪头想着,只见赵宸珎托着几件衣服进了屋子,还有在一旁站的局促不安的紫鹭。

赵问芙转过头,接着在桌子上画着,哀怨地自言自语着:“也不知道是哪个要把我给卖了,三千两黄金呢!”赵宸珎在一旁坐下,朝着紫鹭摆摆手,紫鹭微微点头,便退了下去。

赵宸珎嘴角往上勾了勾,“也是我天天宠着你、惯着你,你是我灏王的人,怎么可以天天跟尸体打交道,让别人怎么看你。”

赵问芙不屑地撇了撇嘴,“哥,我还不是为了你及早破案,我今天勘验尸体有收获,你要听吗?”

灏王看着眼前的赵问芙,问芙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调皮,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在皇宫中的情形。

赵宸珎微微一笑,“好,全都依你。”

“岁丹却系中毒而死无疑,我查过他的身上,没有新的伤口,毒只能是从口中服进去的;岁丹家里是做布匹生意,或是在生意中得罪了人也未可知。只是这下毒的时机掌握的很好,如何能够在兰血儿弹琵琶的这段时间内确保这清蒸鲈鱼中的毒只毒杀岁丹呢?”

赵问芙用手指头点了点水,将岁丹二字拿水抹去。

赵宸珎点了点头,眼神示意赵问芙接着说下去。

“还有头牌兰血儿手上的伤口,若是跟两人吃饭前有了的伤口,这老鸨是万万不同意让兰血儿弹琴的,因为这伤口更难以愈合,而且必定会影响兰血儿的琴音。所以这只能是兰血儿在跟两人吃饭的时候产生的伤口,而且不是正常弹奏时的划伤,我推断是受惊之后割伤所致。至于小厮抱竹,是练家子无疑,身上都是细密的伤口。但他有个爱好是赌博,他右手食指和大拇指上有两个厚厚的老茧子,只能是长期捏着同一样物体摩擦所致。而且杀他的人一定比他身形小、力量小,才能一击致命。”赵芙儿弹了弹手上的水珠,站了起身。

赵宸珎点了点头,“这两起案子相连的时间这么短,中间一定有关联,我会派人查一查这两个人日常的关系。那接下来要去的就是案发现场了,不过怡香楼你不能去。”

灏王起身,便要出门,“你快些梳洗,别让你祖母等你用膳。”

赵芙儿顿时泄了气,低下了头,脑袋中转了一转瞬间有了主意。抬起头对上了赵宸珎黝黑的眸子,“好的王爷,我一会就去。”

赵宸珎看了看他这个傻的便宜妹妹,嘴角上扬,把屋门带上。

赵问芙赶忙洗好脸,换了衣服,头发在鸾烟的帮助下挽了一个单螺髻,穿过重重叠叠的回廊,往厅堂的方向走去。

她穿了一件豆绿色的绫罗乳云纱披长衫,头发上松松地插着步摇金簪,一走一停一看地缓缓穿过回廊。

西斜的落日在院子里的芭蕉叶上打满了光影,赵问芙还是孩子心性,不禁缓步驻足,手指在芭蕉叶上缓缓拨弄,让地上的影子流光溢彩、变换万千,一时竟看的呆住了。

“赵芙儿,”身后一个有磁性的声音试探的问道。赵问芙轻轻扭头,看到一个身穿墨色长衫的男子静静地站在廊下,潇洒而立,神情舒然,秀气的五官在廊下暗淡的光影中若隐若现。

赵芙儿呆住,“你认识我?”指腹从叶子上滑落,脚底的光影更显斑驳。

看着眼前的赵芙儿,箫冷虔宛然,承蒙岁月不弃,儿时的玩伴已经长成了少女。豆青色的长裙不染微尘,更衬托的她气质脱俗,有点婴儿肥的脸颊上蒙了一层光晕,与头上摇曳的步摇金簪遥遥相辉。

“在下箫冷虔,”朝着赵问芙行了礼。赵问芙看着眼前的男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年幼时期。

两个黄口小儿在一起玩耍,一起捉蛐蛐,捉迷藏,一起背书,一起玩纸鸢。

小时候的玩伴并不算多,能叫她赵芙儿的也只有一个罢了。

赵问芙脸上微微变红,但随即又坦然,“我记得。”

丫头鸾烟低声提醒道,“小姐,老夫人那边怕是还等您过去呢。”赵问芙便向箫冷虔福了福身子,“箫公子,问芙先走一步了。”

跟着丫头往回走。

在廊下,箫冷虔看了良久,芙儿还记得自己,她一直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人。

直到赵问芙从回廊里转个弯,消失不见才往外走去。

灏王已经在等了。

“姥姥,芙儿来迟了。”赵芙儿向老夫人福了福身子,在杨氏旁边坐下。杨氏看到赵问芙出落的越发标致,精神便奕奕生辉,“我的宝贝儿啊,开封府那边怎么样?开封府那边呆的若是不习惯,就回来来祖母身边。”

杨氏身穿苏紫色的长衣,额头上带着青紫色抹额,全身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散开来,让赵芙儿觉得没来由的一种亲切。

席面已经备好,各种菜式都是赵芙儿喜欢吃的。赵芙儿一眼瞥见饭桌中间的椭圆形小瓷瓶,便问道:“姥姥,这瓷瓶看着好生可爱,是做什么用的呢?”

杨氏见赵芙儿喜欢,就让紫鹭拿过来给赵芙儿细细观看,只见这瓷瓶色泽高雅上乘,瓷质地通透可爱,外面还绘着繁花锦簇的图案,这瓷瓶上轻下重,重心集中在底部,是个不倒翁,打开瓶口,只见里面一根根的都是虎须。

赵芙儿轻轻地碰它一下,它就往一边倒,随即就又倒了回来,赵芙儿在一旁玩的不亦乐乎。

赵宸珎拿起这瓷瓶放回了桌子上,“不就是个牙剔盒子吗?这盒子有什么好看的呢?你小时不也玩过。”

“只是这不倒翁虚其中而实其底,还不知道现在已经做成了这样的用途。”赵芙儿缓缓地说着。

“这坊间还盛行一种捕醉仙,就是这不倒翁,也叫酒胡子,大家围坐在一桌子,将这酒胡子置于桌子中央,这酒胡子不拘用什么做成人形,上部细,下部粗,依次开始用手捻转,使之呈旋转状,当它停下来时,手指向谁谁就饮酒,然后由饮了酒者接着捻转,如此循环往复。”赵宸珎摇着扇子,“这是坊间的一种游戏,你现在重新看到觉得好玩也实属正常,毕竟是小孩子心性。”

赵芙儿撅了嘴,又埋头吃饭。杨氏看着灏王,又看了看她这外孙女,面色红润,微微笑着。

小说《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