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刘小雨邱月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强推热门悬疑小说羔羊的救赎 ,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牟记者,主角是刘小雨邱月。书中主要讲述了:疤哥脸上有一道暗红的疤痕,他自己说是曾经闯社会时,和别人打架时留下来的。不过知情者说,疤哥的伤痕是他自己不小心摔伤的。混社会嘛,身上的疤痕似乎能镇住人,疤痕似乎是一种别样的身份。这不,三个人都喝了不少……

刘小雨邱月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羔羊的救赎》 免费试读

疤哥脸上有一道暗红的疤痕,他自己说是曾经闯社会时,和别人打架时留下来的。

不过知情者说,疤哥的伤痕是他自己不小心摔伤的。

混社会嘛,身上的疤痕似乎能镇住人,疤痕似乎是一种别样的身份。

这不,三个人都喝了不少酒,疤哥又开始了述说他的江湖历险记。

张麻子和老四则在一旁边,睁着朦胧的眼神,崇拜的看着疤哥。

疤哥口沫横飞的说道:“兄弟你们知道吗?五个人拿刀追我,硬是让我跑掉了,除了脸上留一道疤痕,哥哥我全身而退。”

疤哥举起酒杯:“来来来,为哥哥我这一道疤痕,一起喝一杯。”

张麻子很耿直的一饮而尽,疤哥和老四则象征性的抿一口,不过张麻子也不计较。大家又敞开的吃肉聊天。

就这样连续喝了几次,张麻子一两的白酒杯,连续喝了几杯,疤哥和老四都只是表示一下。

张麻子不干了,他有些神志不清的嚷着:“两位大哥不够意思啊,你们这是欺负我啊。”

疤哥啪一声把筷子往桌上一摔,脸色一变,说道:“哥俩和你喝酒,是看得起你,你想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麻子看到疤哥生气了,连忙摆摆手,说道:“不敢不敢。”

疤哥得理不饶人,说道:“今天我喝酒不在状态,但依然陪你尽兴。”

说完,疤哥叫店家拿来几个杯子,一两一个的,他倒满六个杯子,然后张麻子连着干了其中三杯。

喝完酒,疤哥捂着胸口,强压着心里的恶心反胃,满脸痛苦的对张麻子说道:“兄弟我够意思吧?剩下的三杯,该你喝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刀疤脸上的伤痕越发暗红了,张麻子不敢拒绝:“也连着把三杯酒喝了下去。”

喝完酒,张麻子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胃里的食物和酒一下子涌到喉咙口,被张麻子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张麻子喝了好大一口水,想缓缓。

但在旁边的老四没给他几乎,小四也倒满了六杯酒。

张麻子伸手想阻止,老四推开张麻子的手,同样的一连喝了三杯。

剩下的三杯,该张麻子喝了。

此时,张麻子头昏脑胀,心智还有一些明白,他意识到,今晚被搞了。

于是,张麻子含混不清的说道:“两位兄弟,今晚是来搞我的吧?”

喝完三杯酒,老四面不红心不跳,眼神冷冷的看着张麻子,说道:“喝不喝?”

看着老四凌厉的眼神,张麻子怂了,他端起一杯酒,屏住呼吸,这样就闻不到冲鼻子的酒味道了,然后张麻子一口气喝了一杯。

这一杯下肚,张麻子肚子里再也承受不住,扭过头,酒混合着食物,一口喷了出来。

吐了后,张麻子擦着嘴巴,无力的摇头说道:“我喝不了了。”

老四狠狠的说道:“不行,必须喝。”

张麻子闭着眼睛,头耷拉着,嘴里无力的说道:“我不喝了。”然后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张麻子确实醉了,但不至于醉到倒在路边,这是他装的,他知道,自己不装醉,还会喝更多酒,他隐约觉得不对劲,但又一下子想不起来是哪里不对劲。

张麻子对着老四眨了几下眼睛。

老四把张麻子扶起来,生气的说道:“张麻子,你装醉就不对了,这里还有两杯,你今晚必须得喝完才行。”

老四不管张麻子答不答应,一手端起酒杯,另一只手紧紧捏着张麻子鼻子,张麻子只能张嘴呼吸,老四趁机把酒灌进张麻子嘴里,然后捂着张麻子嘴巴。

一杯酒全部进到了张麻子肚子里去了。

紧接着,刀疤也照葫芦画瓢的灌了张麻子一杯酒,这样,张麻子剧烈的咳嗽了一阵子后,完全醉倒在地。

此时,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刀疤结账后,和老四一起扶着酒醉不醒的张麻子离开了宵夜摊子。

到了张麻子租房子的楼下,一家便利店还开门营业。张麻子有点清醒过来,说着要喝水。

刀疤去买矿泉水,店老板看着酒醉酒醉不堪的张麻子,问刀疤:“张麻子今天怎么喝成这样?”

刀疤说道:“他今天心情不好。”

等张麻子喝了几口水后,两人扶着张麻子上楼。

到了张麻子房屋门口,刀疤掏出张麻子的钥匙,开门,两人扶着张麻子进屋。

张麻子屋内窗户开着,凉风呼呼直吹。

两人把张麻子放床上后就关门下楼了。

到楼下便利店,刀疤和老四又去便利店买了包烟才离开。

在床上躺下来后,凉风一吹,张麻子觉得酒气上涌,胃里的食物一下子又冲到了喉咙,张麻子没来得及起身,头一歪,吐在了枕头上。

张麻子也没收拾呕吐物,只是把枕头扔在地上,继续睡了过去。

半夜时分,一个白衣长发女子从张麻子床下爬了出来,站在床边,看着睡着的张麻子。

楼下的马路上,一位环卫工人正沿街清扫着,忽然,一团东西从天而降,掉在环卫工前面几十米远,发出一声不小的声响。

环卫工走上前去,发现地上的是一个人。

张麻子死了,从六楼摔下来。

第二天上午,鱼湾派出所会议室里面,看着现场勘察的一些照片,余世雄和张丹峰几位民警心情沉重。

余世雄率先发话:“我们都看了现场,大家都说下自己的看法。”

民警李乐开口道:“我们正要传唤张麻子,他就死了,看起来很巧合,但侦破现场并没有发现异常,而且张麻子的窗台上发现呕吐物,我个人还是倾向于张麻子是在窗户上呕吐,不小心摔下来的,有时候,事情就有这名巧。”

余世雄问张丹峰怎么看

张丹峰摇摇头:“我没去现场,暂时没有结论。”

余世雄眉头紧锁,叹息说道:“也有道理,没有强行入室的痕迹,没有打斗痕迹,两个聚餐的人没有作案时间。”

余世雄转头向张丹峰说道:“你带个人,再去张麻子家看看。”

张丹峰点点头。

小说《羔羊的救赎》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