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子桑的小舅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惊悚治愈游戏:标准答案》 小说是网络作者子桑的小舅的倾心力作,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书中主要讲述了:“… …”声音突然关掉,周良问了也不回答。周良保持蹲着。幼虫“他不会把你也弄死吧。”正谊“你开什么玩笑,我签了很多协议再说还有保险公司呢。”幼虫“哦,是嘛,那不用担心了!大胆的闯吧!”正谊这才……

子桑的小舅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惊悚治愈游戏:标准答案》 免费试读

“… …”声音突然关掉,周良问了也不回答。

周良保持蹲着。

幼虫“他不会把你也弄死吧。”

正谊“你开什么玩笑,我签了很多协议再说还有保险公司呢。”

幼虫“哦,是嘛,那不用担心了!大胆的闯吧!”

正谊这才发现刚才说的话不对劲儿,猛然愣住了一下。

又赶紧调整好站立的状态,看向另一侧黑色的走廊,那里会发生什么呢?

会发生什么呢?脑袋空白。

正谊不知不觉中像融入了这个恐怖的氛围,心里树起了一道城墙,这些年他没少经历一些职场暴力,或者是黑社会的威胁,他都不敢都一丁点抱怨,甚至一度以为家里就有摄像头无时无刻想抓着他的把柄,他每天都活在不安当中。懦弱,胆小,被欺负,曾经是小时候4-5岁的时候同龄人刻在他心里的标签——

他那个时候不曾摘掉。

他鼓起勇气,又顺着墙,摸回了刚才的卫生间的地方,既然一条路是书房,那么另一条路是什么呢?

他不敢往下想,只是想顺着走,把关通完而已。

脚步犹豫了一下,决定继续往前走,摸着干巴巴的墙,很顺利的来到了这个房间。

他没敢进门,只有一只脚尖探到了里面,他的左耳边,最柔软的那一颗小肉丁上感觉有风在吹——

“哟!”

他吓了一跳,右耳道也有风进来,甚至比左耳更厉害。

脚尖回退,他后悔了,马上他做了个调转的动作。摸回卫生间的位置,肩膀往回缩,到刚才有个死人余温的房间。

可是,有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说了一句话。

“来了,还想走?这么容易?”

听声音,女人的气质定是骄阳似火,娇艳欲滴。

“额…我…”

周良不知道哪来的信心把身体又调回去刚才的方向,努力咽了口痰。

“我也不想来的,你要做什么,我没有钱。”周良声明了自己并无钱财。

只见从黑漆漆的走廊里深伸出了一个亮亮的冰冷的女人的手,很瘦,看得出青筋和血管,但不知怎么,血管都是黑的。

她搭在周良的手上说“来,就等你了。”

周良被她一把拽进房间内。进来之后比在门外看着稍微能亮一点,但也是个影子,微光,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只见对面好像有个女人坐在那种单人美式高靠背沙发上,还有个女人坐在她后面的书桌上,不对,仔细看来,书桌上至少有两个人。周良的左手边也有一个,还有与他很近,一直在拉周良的手的那个。

全屋里一共五个‘人’。

正谊“这可怎么办。”

幼虫“呼叫失联,别问我,我要去睡觉。”

正谊“… …”

周良“你这手也太冰了。”他不知道说什么,本能反应嘟囔了一句。

拉着周良的那个女人突然撒手了,周良趁这个空档,立马掉头,回到了有死者余温的房间内,把门插上了。

说是迟那是快,逃跑的速度竟没人跟得上。

屋里是透亮的。

他看了一眼地上死者的容颜。

“咦?容貌变了?长长的睫毛哪去了?”

他蹲下来作为善心的好大哥拍了拍他的脸,“卧槽,真变了!这不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孙桐吗?你怎么在这?刚才那个睫毛怪哪去了?你…你怎么也在这?”

周良连着发出好几个疑问,空气中弥漫着肉眼分不清的杂粒子… …

杂粒子突然化成了一个人形,一个没有肉,只有骨架的女人,为什么说她是女人,因为眼眶发黑的骨架上有一顶新娘子的头纱,缓缓向我飘来。

“别闹,别闹,我错了,我错了。”

几个别闹之后,这个‘女人’轻松的穿越了到他的身体。

周良立马学习了这个方法,原来,她可以轻松穿越我的身体。

他继续低头看着这个男子,大声叫着,流着泪“孙桐… 孙桐…醒醒啊。”

他柔软的心开始作痛,周良留下了悲哀,绝望的泪水。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块玩,我们当时很开心的,一起玩石子游戏,后来去你家吃饭,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一起,你还说等长大了,也要找我一起玩!但是…”

周良鼻子酸了,眼泪和鼻涕融在一起了。

“但是…后来你就搬家了,我们因为不是一个村子,我家也有事后来就找不到你了。我好想念你啊,孙桐!”

周良不顾身体已经僵硬的像个假人一样,肆无忌惮的摇晃着,‘发泄着’他痛失朋友的悲伤——

哭了十多分钟了,门口有人敲门的声音“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

周良一想,还有那五六个女鬼没解决呢,唉!这该怎么办,放进来我根本不是对手。

不放进来,她们肯定有别的办法进来。

敲门声越来越重。

没办法,只能先躲在书桌地下了。

他随便拿了书柜上的两本书,钻到书桌地下,把脸遮起来。

“唔,我不想看到她们,也太可怕了。我感觉我会做十年噩梦。”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声音越来越大,似乎要把门敲破了。

咣当一声,他从书缝中看到几个‘女人’破门而进,手里都还拿着像‘斧头’‘砍刀’一类的东西。

“卧槽”

他想好了,如果这几个女人过来,他先喊一声‘投降’试试,实在不行把下半辈子的苦力都卖给她们还不行吗?

三个女人进来就看见我了,直奔着桌子就来,在光线好的房间里能看到三个女人都穿着白色纱料的袍子,黑长直的头发。

面容有点像那种韩式医美产出的100分的好脸,另一个满脸是疤痕,还有一个不知道为什么整个头都是红色的,最让人感觉呼吸都难受的就是这个红头女。

‘呜呼,别要了我的命。呜呼,呜呼呜呼… …’

红头女歪着个脖子,长了一嘴的狼牙,就要啃我,我手蹦着书不敢动,只是觉得屁股有些湿了——

红头女“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

医美100分“你快给我出来。”没想到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声音好粗。她左手不知什么时候提了个一把锯,而且电子锯的声音震耳欲聋,声音好大。

嗡嗡嗡嗡_嗡嗡

“卧槽,我还没活够,姑奶奶们,我错了,我这辈子都给你们打工行不行,我什么都没有了啊,我… …我什么都没有了。”

周良不争气的留下了泪水。

从桌子地下出来的哭声和抽泣声。

三个女人同时站在周良面前,红头女拽着他的胳膊往外拽,另外两个女人在桌子两边,一起把桌子往后抬一抬。

疤痕女“我说一二,咱们一起往后台。”

“一二,一二。”

医美100分“我抬了,根本抬不动啊。”

疤痕女“笨蛋!我来吧,你去帮着她一起拽。”

医美100分“好!”

周良听着她直接走过来一把拽住他的脖领子,轻而易举的拽出来了!

他跪在她们三面前。“苍天,我要先求饶吗?”小声嘟囔。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来的,我只是来参加个游戏,这个游戏名字叫密室逃脱…另外…另外地上躺的这个男的是不是你们杀死的…他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他说道这,咽了一口唾沫。

声音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坚定。

“他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你们竟然把他杀了!我和你们拼了!”

周良站起来眼神盯住了在地上的电锯,拿着电锯先冲着疤痕女。

眼看着疤痕女肚子流血倒地,周良还没有出气,他转头回来擦了一下人中那里留的汗说“你们还要谁,你们还要上吗?现在,一命抵一命,你们,你们,你们都散了吧,我不想把你们搞什么样,我就想从这里出去而已,我想出去…”周良说完这句话之后腿就软了,立马倒在地上了。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医美100率先打破了寂静。

医美100“这男人来真的?我们都是‘道具人’喂喂,他来真的啊?”

红头女“既然他来真的,我们为什么不来真的?”

医美100“可是我的脸很漂亮…他要是把我的脸弄破了怎么办?… …”

红头女“…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自己的脸蛋。”

只听躺在地上的男人嘴里口吐白沫,发出乌央乌央的声音。“乌央乌央… …”

最后挣扎一下,身体抖动了几下,就不动了。

红头女“你话既然这么多,你回去好了。”

医美100“我只是想保住我可爱的脸蛋,毕竟比起你这个‘丑女无敌’我可是各大地下医美的标杆。”

红头女“嘤嘤嘤~~你也只会这个了,我。呸。”

在哪里都有挣扎,只要有人,有‘人’的地方就会争出个高下,在这里也不例外‘女人们’还是保持着阳间的争风吃醋的本性。叽叽喳喳的说着。

红头女冷静下来之后“你出去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她开始在整个房间内走动,每个角落也不放过。医美100照着她说过的话离开了那个房间,并且把房门从外边带上了。

红头女巡逻的目的是把地上所有的血迹吸入自己的胃里,这样她就能几天不吃饭。这是她独家保养的秘诀,她在一家早期的杂志访谈上说的,不过那家杂志由于经营不善破产了。

周良倒地,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第一次拿电锯捅人还是因为被这三个‘女鬼’给吓晕倒了。

幼虫已经睡醒了,怎么叫他,正谊也不醒。

幼虫“喂喂,日上三竿了。日上三竿了喂。”

“喂喂,我肚子饿了,要不你去把地上还残留的一点血舔干净好不好?”

… …

“喂喂… …你再不醒,我叫那个红头怪过来杀了你!”

… …

没有反应。

足球场。

白一壶早来了一会儿,大概知道每个区域的标号。大概从左到右是ABCDEF这样

上下两层,下层是A1B1C1D1E1F1这样以此类推。

冷静下来想想。白一壶瞪着眼睛耳朵听着四周人的说话和解说员的声音,眼睛盯着场上的球员。

白队的9号球员带着球,四周大概六个球员围住他。他在中庭离球门较远的位置,准备一脚踢到天上去,直接射球。

球进了!

球场上 的庆祝姿势也是很经典,白队的球员们都在给他庆祝,就在这欢呼雀跃之时。

属于G的看台一个翻面,上面几百人就这么被扣了过去!

台上的人刚才还在吵架,现在哗然一片,全场镇静了几秒钟之后大家又开始吵起来,在场的人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了,无一例外。

为什么知道是G看台呢,因为翻了面之后G字样全然露在了外边——

只有白一壶坐着,因为他刚刚知道,原来这七万个人都是真的,而且不久就要‘同生共死’的程度。

大型踩踏现场。越慌乱,越会出错,

白一壶这才看清楚了形势,这个G看台不是自己触发的,是射了门就会触发。

这些人越乱,那么不用刚才在音响的人动手,就会死于一大半的人。白一壶冷静了想了想,站起来大喊“都别动!都别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身处A看台的人(解说台开始起),至少这个看台的人站在那,脸冲向白一壶,人群停了下来。

白一壶“你们别慌,进球!进球!只有进球会触发这件事!只要不进球就好了!”

A看台上的人看了看还在进行足球比赛的队员们。

旁边带着孩子的妇女“啊,原来是这样,还是你小伙子聪明!不如就推荐你为我们A看台的台长吧!大家同不同意??啊?”

不知道是谁在旁边大喊\

小说《惊悚治愈游戏:标准答案》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