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惊悚治愈游戏:标准答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惊悚治愈游戏:标准答案》 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子桑的小舅的又一力作,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书中主要讲述了:他脑袋空白,突然间对足球赛事有了兴趣,周良的事虽然也放在心上,但是这眼前的冲击未免有些突然吧….他跟随自己好奇的心走向了解说台。一个身穿黑粉条纹的叔叔,和一位西装革履的叔叔似乎在那里调试什么东西,……

小说《惊悚治愈游戏:标准答案》全文免费阅读

《惊悚治愈游戏:标准答案》 免费试读

他脑袋空白,突然间对足球赛事有了兴趣,周良的事虽然也放在心上,但是这眼前的冲击未免有些突然吧….

他跟随自己好奇的心走向了解说台。

一个身穿黑粉条纹的叔叔,和一位西装革履的叔叔似乎在那里调试什么东西,一会儿站起来一下,一会儿坐下彼此聊天。

还真有人啊!

白一壶脚步放慢了,生怕脚步走出声惹的他们不高兴。

但还是两个人都看到了他,他瞳孔放大,有些不太自在。

嘴里舌头打结不知道说什么

灰色西装的长了个像蛤蟆似的大嘴巴,整个脸也像极了京巴,脸上的肉堆着像五花千层。他张口先说“哎,有人来了。”

黑粉条纹的叔叔“哪呢,我只见一个小子过来,不过他也不算人呢。”

灰色西装的叔叔“在哪呢?”

白一壶看到这两个人打招呼了,自己立马装有礼貌了起来,哈腰鞠躬打了个招呼“您好。”

灰色西装叔叔和黑粉条纹叔叔同时散发出微笑,还点了点头。

白一壶为了避免继续尴尬下去,于是往前稍微走了走,不碍她们的眼,就在第七排左右的位置坐下来了。他的心里有许多疑问,但又不知从何去问,两个解说员看起来很职业,他们刚才说了一句我没听清。不知道是问好呢,还是骂我呢。

他就在这里坐着,一来可以看清下面足球场的情况,而来离解说台近一些也会在最快的时间内知道发生什么事,毕竟广播,解说,LED画面的初始都在这里。

他坐下以后,因为本来坐下的位置比较凉,不知不觉觉得屁股有些热,觉得不可思议,便抬屁股看了一眼,没想到 屁股下面有个垫子!一开始我竟没注意。

他犹豫着要不要回头问下现在几点了,转过来的时候看到LED大屏显示出了北京时间:20:20

我去!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快!他记得来的时候天还是亮的,怎么就20:20!

也对!天是黑的了…

这三个人可真能搞,天都搞黑了,还浪费这么多电,不知道到底在玩还是在认真做这场赛事。印象中他们都没有是粉丝是球迷的,现在搞这些…唔。

还有十分钟了,从现在开始LED的屏幕显示的时间精确到秒。

白一壶的心情越来越激动,屁股有些坐不住了,实在忍耐不住,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捂着屁股摸了一下。

哇——竟然都出汗了。

白一壶慢步开始后移,他们两个还在说什么话,场内陆陆续续有背着单反的专业摄影的来了,想听他们说些什么。

灰色西服“今天的场子蛮热的,我都开始出汗了。”

黑粉花纹“是啊,所以我穿了半袖来的。大晚上的,又是大夏天的可不热呢。”

灰色西服“有人在听”

黑粉花纹“我看到了。”

灰色西服“喂,小鬼。你站在那里干嘛?找个地方随意坐下好了。”

黑粉花纹“就是嘛”

白一壶“没有啦,我是想离两位老师更近一点,我小时候就特别热爱足球,听人家解说很开心。”

黑粉花纹“那你就可以坐在我们近一点没关系的。”

白一壶“真的吗?”他拍了拍裤子的汗水,走近了他们,在离横着他们2米远的地方,坐下来了。同样也是最后一排。

大屏幕:20:25:57

解说的两个人不说话了,在整理桌子上的文件。独立摄影师和一些漂亮的足球宝贝也入场了,这场真的是花样蛮多的啊!还有大量的女记者,她们拿着商务笔记本和一个人带着一个摄像大哥入场。

七万人的场,俯视看去凭肉眼已经无法分清哪个才是刚才的入口了。

只见他们从四面八方个入口进来。应该?他们总不可能从我那个门进来吧…?

他又激动又好奇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足球队员会来吗?他们三个现在在哪?待会儿七万人的群演…

又激动又害怕。

20:29:12

观众被放进来了——

妈呀乌央乌央的人,这么多人坐座位也要好久呢吧。

白一壶要有耐心,要是旁边有个人就可以问从哪出去了——

做到我这里最后一排,也几乎是21:10分了,好不容易都坐满了,真的竟然七万张票都卖出去了!肉眼可见的黑压压一片。

不对,明明是七万个群演…我要清醒,不要被这眼前的东西迷惑,我要清醒,我要清醒。

旁边坐着一位妇女,后背着个小婴儿,有些不好意思看她。瞬间有种后悔来这里救人了。

他的左边依次坐了妇女,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男子,和一位看起来就楚楚可怜的老太太。前面的人多到数不清,右边没有人,右边就是解说台和一些仪器,说真的这个位置看现场的球赛真不是个好地方,应该坐到前三排的。但是,因为,他知道这一定不简单,肯定要发生什么事情,待会要跑的话也跑的利索,如果坐在显眼的第一排后排一个坑里的人如果连转都没转身就可以向前跑,然后发生什么…,让我想到了一些恐怖找不到真相的悬疑标题“白家二少爷花了大价钱买了黄牛票,入场后竟不小心被踩死(踩踏事件)” 本来就屡见不鲜,这种担心仍然而且非常有必要。坐在最后一排至少还可以找一下“出口”而且要发生踩踏事件他们这些人也要笑转个身。至少我有这个时间。这已经是我给我自己想的最好的打算了。

开始了,解说的人开始为了满足大家的耳欲官方的说着。

白一壶不知道旁边为什么坐了一个这样的女人,还带着个孩子。他有点想换座位,但是他又不敢说话。只好把屁股往前移了移。

在余光里,白一壶也不想看到她。

但解说了一会儿,迟迟不见足球运动员上场,我屁股往后挪了挪,无奈又有点担心有点恶心的看了看她。

缓缓说道“你知道这里厕所在哪吗?”我不敢张口就问出口,万一不小心触发了什么,这七万人分分钟要了我的小命。

妇女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你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

白一壶“嗯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想上个厕所。”

妇女“入口那里不是有吗?你去入口旁边就行” 妇女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白,像是摸了一层白面在脸上,那两个人皮肤到还蛮正常的,黄黄的,黑黑的。

“额,好吧。”他得到了个失败的答案,放弃了。

解说又开始了。

可以看到场上真的来了几名球员!蓝色衣服和白色衣服!哇!一个也不认识。

这球衣从来没见过。或许是没见过的小队,或者杜撰出来的吧。

上半场准时开始!

“ 今天白队的首发的阵容增加了五名新面孔 ”

“蓝队也新加了两名新面孔”

“要增加26人的话,这样各个位置的人也能好一点”

… …

解说正在进行。

LED的画面突然从球场蹦出了雪花点。

音响瞬间开到了极点,震耳欲聋的声音从我后面的音响跑出。

我赶紧捂住耳朵,却还是听到了“接下来,就由这堂堂七万人给人家表演一个秀。请大家认真观看,认真聆听,这场足球比赛是真的,有认真在踢,所以我也提前买好了‘迷彩’,额咳咳,不说这个,严肃的说,今天我要举行一个七万人的葬礼。所有出入口已经关闭,谁也逃不出去。大家只有认真观看比赛,从而在网络上可以看到关于这个比赛的实施比分,如果比分跟我买的‘迷彩’一样,我会给大家发一个逃生礼包,敬请期待。”

这难听的噪音终于告一段落了。吵死了。

“他说什么?中奖?迷彩?逃生礼包?在座的观众无不哗然,看她们一个个的喧闹,吵架声音,我知道原来在场的观众是被骗来的。

原来,他们是真正的观众。

那么解说员呢?还不一定,毕竟音响设备LED电脑主控都在他们这里啊。一切还未可知。

周良视角。

幼虫“你醒醒,你醒醒。”

周良翻动了下眼皮,却也只有眼皮。

“你醒醒,水褪去了,现在我们来到的是全新的空间。不过这里是哪里我也不知道,隔着你的肚子也看不清楚很多。像是一个五星豪华酒店,欧式的陈设,老派的家具陈设。”

周良呛了几口水。

“呜呼,差点死了。”

幼虫“还好,没死,把你选的套餐难度是对的吧。”

“不对,我还是想吃老本,每天不那么认真的过日子,也好。”

“在说这种话,我就打掉你下巴,在你危难的时候不救你,你刚才就死了。还不是看你那么努力的份上,想救你一次。”

“我那么努力?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很努力?”

“之前啊,你活那么大,再说不可能有不努力的时候吧。”幼虫有些似笑非笑的讲。

“那关你屁事。”

“你借了我勇敢的魂,我就要救你试一试,毕竟我是勇敢的嘛。”

“败给你。这里是哪里?”周良用手支撑着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破旧地板,打算站起来。

“看样子是个五星酒店,陈设有点多余且豪华。”

“这地板也太旧了”

周良站起来,看到自己来到了一个没有刚才的房间大,估摸着也就二三十平的小房间里。他刚才躺着的地方是人家床前凳的下边,床类似一个法式小碎花的公主床,浅绿色的背景,粉红色的小花。很别致,看样子喜欢这些的,应该在10~15岁左右的女孩子。

一边一个床头柜,对称的巨型台灯。

他的右手边是书桌和能够支撑到棚顶的胡桃木书柜。一张黑色小牛皮的美式椅子。

站起来能够看到桌面上还有一张地图,是一个倒三角,标记着密密麻麻的经纬线。看不出是哪里的地图。

周良马上把这地图放到自己的衣服口袋里说不定待会儿有用。

往前走右侧,也就是书架的右侧,有一排双人位的小沙发,同样也是碎花,茶几。

沙发的对面有一个卫生间。

直直的走,就是这个房间的门了。

周良有些不敢出去,因为奇迹总是在不经意间到来,当然厄运也是。

幼虫“你出去嘛。出去嘛。”

“我不去,我不去。”

“你出去嘛,我来为你遮风挡雨、~~”

“老子信你个鬼,差点淹死我,我的肚子里现在还灌满了水。”

“你不饿吗?我都饿了,该出去找吃的了!”

“… …就知道吃。好吧。败给你了。”

周良把身上的衣服拍了拍,

奇怪的是衣服竟然没有湿,而且他也没察觉。

拍出他想要的啪嗒啪嗒声音之后,他满意的收手。

门的上面是四个磨砂玻璃,

他刚想摸到把手,看到磨砂的玻璃的后面好像有一个黑黑的东西走过去了。

他心里一颤抖。

这是第二关吗?

幼虫“出去啊,出去找吃的啊!我饿了!”

“… …我”

他把手收回来。

我吐了一口气,嘎吱门一下被打开了,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距离我一个40cm左右的卫生间的入口,左右两边还有通道,微有些亮光,卫生间里黑漆漆的,只能看见一个廉价的洗脸盆,这与我刚才的房间装修极不匹配,有点像8几年的那种老式楼房,房梁也特别的近,感觉能压死人。

我有些不敢出声,但还是把声音降低的了说“现在怎么办啊?去哪”

幼虫“去找吃的啊!别害怕!鼓起勇气!”

“我哪有勇气…”周良试探性摸了摸对面的墙,打算扶着墙往左走去,从左到右,他是这么想的。

脚步刚踏到左边的房间里,就发出了诡异的声音。

哒哒哒哒——哒哒

恐怖音乐!?纳尼?!

正谊“我害怕”

幼虫“害怕也要上,我饿了。”

正谊“你就知道吃!好吧,我豁出去了!”

周良把另一只脚也走进了这个房间内。

音乐并没有因此消失。

过了一分钟,音乐旋律有些变化,有一个拉锯的声音。

嘎吱嘎吱,嘎吱。

正谊“他不会待会儿要出来一个锯然后把我脖子拉断吧。我没那么想死啊。”

幼虫“这可不一定,游戏已经开始,你要随时做好心里准备,尽量不要让我在为你担心了。”

灯光开始闪烁,地动山摇,房间开始摇晃了起来,周良使劲儿的摸住门框不撒手。

他的另一只手在抓门框的时候,突然碰到闭火,心里在想要不要打开。

算了!开就开吧!早晚得开!

房间还在摇晃的时候,周良打开了开关,房间内目测18个平方左右。

目光尽处是整个一墙壁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而眼前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有一个像假人死的躺在那里,头发乱蓬蓬的,地上有一块血迹,长头发,身体俯着,腿部微缩,后背冲着周良,看起来僵硬无比。

“卧槽。”

幼虫“好戏就要开始了,好兴奋啊!”

正谊“兴奋你大哥兴奋,给我闭嘴。这是假的吧?”

幼虫“你看看就知道喽。”

房间的摇晃停止了,周良盯着头顶上的欧式吊灯,心有余悸,看着水晶晃动的方向,预计待会儿还会不会晃动,不过他猜,这是人为的。

他脚底下与那个尸体仅仅有5厘米那么短,他冷静极了。

在危险没有到来之前是最害怕的,恐怖在悄无声息来到你的面前的时候,你就觉得,不过如此。

他蹲下来,像个热心的大哥一样拍拍他的胳膊,他的肩膀,并温柔的呼喊道“大哥,别睡了,你没事吧?我们快离开这里好不?”

大哥被他拍的一动也不动。触感虽然僵硬,但有微弹力,唔,或许真的是个人。

周良“你为什么死啊?你能说清楚,说明白一点吗?”

幼虫“他要是会说话才有鬼。”

话音刚落,周良这才发现恐怖的音乐不知什么时候被暂停了。

周良翻动了一下他的身体,尽可量的把他的身体平躺,终于露出他的脸。

他白皙的皮肤,眼睛闭的很严,睫毛像接的假睫毛。五官都没有流血,只有头部的地方有血迹,血迹多到如果用碗装的话,可以满满装一小碗。

死因尚不明确。

正谊“这该怎么办?报警吗?”

幼虫“报什么警,你出去才能报警吧!”

音乐声突然又开始播放,跟刚才不同。

音乐为背景还有男人说话的声音“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没有流眼泪啊?”

周良被这粗狂的男声吓了一跳,好家伙,也不是我弄死的,我干嘛流泪,再说我也不认识。

“你是谁?”

小说《惊悚治愈游戏:标准答案》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