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轨罪》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轨罪 是著名作者兰州九歌的最新佳作,主角是马古文千夜陈疏影陆雪妮。书中主要讲述了:此时正值清明寒食,华夏大地掘地为坎、封土为坛,祭品挥香,亲人怯哭!十里香镇,马家庭院,这是曾经生活十年的地方,也是我最痛恨的地方!一切跟我预想的一样,一具尸体躺在前院的担架上,惨白的布遮住了面容。银漆……

小说《轨罪》全文免费阅读

《轨罪》第3章 马家弃子 免费试读

此时正值清明寒食,华夏大地掘地为坎、封土为坛,祭品挥香,亲人怯哭!

十里香镇,马家庭院,这是曾经生活十年的地方,也是我最痛恨的地方!

一切跟我预想的一样,一具尸体躺在前院的担架上,惨白的布遮住了面容。

银漆脱落的古朴手表,手上丑陋的弯曲伤疤,显示着他的身份。

他便是我的父亲,马爱国!

“哼!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都是良心被狗吃了的废物!”

“马爱国父子与我马劲光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是我马家养着的两条狗,死了倒是一了百了,马古文赶紧带着你的老子滚球子,别给马家带来一股子丧气!”

说话的垂暮老人叫马劲光,是我的爷爷。

那颤抖的伤脸,加上狰狞的凶狠,刺碎了我的精神。

他说的每一个字就像无数子弹一样,穿透我的心脏,带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我闭着眼睛将他的每一句话细细咀嚼,印在了脑子里面。

“爸……”

我噗通一声双膝跪地,痛苦的低声嘶吼着。

周围围观的邻里们,冷冷地看着这一幕,眼神淡漠似乎报了十年的仇怨一样。

屋檐下,一身黑衣的姑娘陆雪妮,麻木地看着这一切,脸上挂着绝情和事不关己的淡漠。

轰隆!

天地间一阵光闪,接着雷鸣惊空,豆大的雨滴肆虐而下,洗刷着我悲伤的灵魂。

我不想让父亲死后还在大雨的摧残,我和发小超子抬起担架,一步一步地走出马家。

天地广阔,我堂堂男儿,竟然这般受辱,心中如惊涛骇浪一般翻腾着。

我停下脚步,回过身去,将屋檐下冷眼旁观的这些邻居们,门口的那个狠厉老人,还有那个一直无动于衷的妹妹陆雪妮,一一烙在我的记忆中。

我的眼神透出一股仇恨的火来,这是一股与小时候的顽劣截然不同的东西,那便是杀意!

我和超子打开早已荒芜的马家隔壁房门,这是超子原先的家,抬着父亲走了进去。

这里是我超子生活十二年的地方。

我嘴角现出一抹嘲笑,算上今天,我和超子已是第二次被赶出马家,灰溜溜地周静这个破败的房屋。

我望着被燃烧的火焰照亮的破旧房屋,十二年前的一幕闪进了脑海中。

……

那是2000年,我和超子都已八岁。

当然,和超子一样被父亲带进马家的同龄姑娘陆雪妮也是八岁。

那时,由于父亲常年在外,我和超子缺少管教,已位列十里香镇恶少之首,马老头对我俩早就失望已极。

于是,这位叫陆雪妮的姑娘从进马家那一刻起,集马劲光老头的万千宠爱于一身。

老头给她重金聘请老师,教她学武,教她管理家业。

这小丫头在武学上天赋极高,没过几年,便学得一身好武艺,于是,在马家,她成为我和超子最大的敌人,每次交手,我俩必受重伤。

直到那一年的一天,趁着同镇的李阿姨没注意,我俩将6岁的贺家小弟顺出了家门。

也许我们决定从小培养贺家小弟,成为十里香镇第三只害虫。

贺家小弟看到一辆推车后,哭着要上车,我和超子无奈,只能满足他的要求。

但是,我们高估了双臂的力量,小推车挣开我们的双手,就像脱缰的野马,冲着低处飞快地冲了下去,小弟弟开心地哈哈大笑。

但紧接着李阿姨找来了,被眼前地场景吓的心胆俱裂,但无奈穿着拖鞋的她速度跑不起来,眼看着在这小弟弟地小推车朝着悬崖冲去,李阿姨哭的惨绝人寰。

这时候,我和超子才意识到我俩闯下大祸了,愣在了原地。

就在小弟弟的推车即将掉入悬崖的那一刻,一个臂上有刺青的年轻人,冲到了跟前,一把将推车拉了回来。

但那个年轻人却没法稳住身形,掉下了悬崖,等到救援大队将他找到时,双腿已废,将要残废一生了。

我认识那个年轻人,他和爷爷关系密切,他是小妮子的老师,是小妮子最尊敬的人。

我永远忘不了九十高龄的爷爷杀人般愤怒的眼神和小妮子充满恨意的神情,还有小妮子老师满身的猩红血液。

我的胆似乎已经吓破了,身体僵硬地站在人群里,围观的人对我指指点点。

马老头怒不可止,失望透顶。

当场宣布,将我赶出马家,断绝爷孙之情,在他的有生之年我不得再回马家。

未来的几年,我和超子为此而后悔不已,甚至愧对马老头和小妮子,直到有一天,我从一个马家人口中得知,我和超子的这次错误,并非是我俩被赶出马家的主要原因。

前些年,外界传言马老头害死了对父亲来说亦兄亦父的同样是养子的马治国,也就是我的大伯。

父亲为此与马老头决裂,被打出马家,从此常年在外考古。

于是,我和超子受到了父亲的牵连,马老头早就恨之入骨。

而我们的这次错事无疑雪上加霜,马老头再也不用顾忌亲朋好友的脸面,顺理成章的将我和超子赶出了家门。

这是我和超子第一次被赶出马家!

于是,我开始讨厌十里香镇,讨厌马家,并对马老头恨之入骨。

我俩打开了尘封三年的隔壁王家大门,像野狗一般散养着。

……

可就在今天,马劲光老头还未一命呜呼,当年赶我出门的誓言还如刀悬颈,如鱼在梗,但因为父亲,不得不忍受屈辱,再次进入马家。

只可惜,十二年的时光并没有改变什么,狠辣和麻木的马老头,薄情的小妮子,将我和父亲的尸体再次赶出了马家。

小说《轨罪》第3章 马家弃子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