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梨树沟的女人最新章节,梨树沟的女人免费阅读

现言日常类型小说《梨树沟的女人》 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布青耘是网文大神哦,主角是秀秀铁庆。书中主要讲述了:梨花沟村地处北方的太行山深处,村庄四面层峦叠翠的青山连绵不绝,向阳山坡的耕田里种了一片片的梨树、桃树、柿子树、板栗树。两条河缓萦绕入群山之间,一条叫月白河在村北,另一条叫玉翡河在村南。正植春末,磷光山……

梨树沟的女人最新章节,梨树沟的女人免费阅读

《梨树沟的女人》 免费试读

梨花沟村地处北方的太行山深处,村庄四面层峦叠翠的青山连绵不绝,向阳山坡的耕田里种了一片片的梨树、桃树、柿子树、板栗树。两条河缓萦绕入群山之间,一条叫月白河在村北,另一条叫玉翡河在村南。

正植春末,磷光山色再加簇簇大片野花铺满条条山谷,风景着实秀美,初来的人常会恍然以为这是在江南某处胜地。

梨花沟村里有四百户人家,主要由白姓、陈姓和林姓三大家族组成,另外还兼有杨、秦、孙等小家族。村子不大但却有上千年的村史,村北的大石碑上清晰的刻着千年来村里发生的大事,村东头一所小庙仙栖寺在方圆百里颇负名声,常有外面人翻山越岭来供香火,这也足以证明小山村拥有着的厚重历史。

时光流转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闭塞的小山村逐步开化,村里常有里脑子活络的人去外面大城市闯荡,这些人发财赚钱后仍愿意回梨花沟修建祖屋,从小吃村里小米豆菜饭的人很难割舍这里的山、水、冷冽或和煦的山风。

梨树沟于重要的两大城市中间位置,进入九十年代有新修的公路绕山而过,通往县城的小巴车一天来回四趟,真算不上偏僻的。

静谧山村从村子西头的大槐树下的喧嚣中醒来!

在寻常日子的早餐,陆续的有大妈、嫂子、婶子们聚集在这里开始闲聊,接着卖肉、卖豆腐的小摊车开始扯着嗓子吆喝,树下开始聚集抽着旱烟袋的大爷们老汉们。

女人们围在一起说着闲话,话题通常是——谁家的老姑娘快三十了都没嫁,哪家男人在外有外室,诸如此类……在村里是没有隐私的,大家清楚知道彼此的根底,亲缘关系盘根错节,谁家的烙饼糊了也会有人嚼舌头。

东家长西家短是这些失去女性性征的婆娘们日常重要娱乐,谈话间都绞着脑汁以为谈话添加些油醋!几轮嘲讽贬踩下来后,她们早已垂到肚子上的两只瘪咪咪和脸上的笑纹一起满足的舒展了。

这天,白老娘和林家老大媳妇淑芬、村书记老婆兰芝正闲聊的起劲儿,忽的,林大嫂抽离了会谈,表情由鄙夷轻蔑瞬顺转淡漠,顺着她正冷眼的方位,白老娘和林大嫂看见远远走过来一个女人……

女人身穿绛紫色晕染碎花的棉布长连衣裙,外罩一件鹅黄色的针织开衫,高挑的身材,走起路来袅娜婷婷。

及至走到近处,可以看到微方的脸,皮肤并不十分白但很细腻,细长的眼睛,眉毛、睫毛细心的修理过,脸庞蒸腾出微微细汗显得有些红彤彤的,原来是秀秀,一年前死了男人的,她现在是沟里最年轻的寡妇。

秀秀兀自走过来,大抵是知道有几双眼睛注视着她,也猜得到她们会怎样背后说她,她表情极力的保持这平静。

她若无其事走过来,先搭讪着向着白大娘笑说:“大娘哪日从城里回来的?还是沟里呆着好呗,多凉快!”

白大娘并不接她话头,只回说:“又去山里溜达了,恁长得忒好看别让狼羔子掳了去!别说五十了,三十的小媳妇还比不了你呢”

林大嫂咂嘴儿说:“这大妹子真是会捯饬身子,要说咱都是山沟沟生的妇女人,竟差这样多!

咱们平白活了快六十年了都没穿过裙子,衣服就知道干净蔽身,打扮这块真是一窍不开”一边说一并黑峻峻的脸上因暗中表扬了这方朴素妇道而露出得意,白大娘也附和应声着。

瞧着那意思是她们不打扮放任自己变成老年婆娘才是应该的贤良。

兰芝抿嘴冷眼看着,听了旁的两人刻薄秀秀的话,神情上带出一丝鄙薄的笑,没说话。

秀秀平白遭了一顿抢白,讪讪地说回去做晌午饭。她其实不用做饭,老父亲离世三年多,丈夫也去世一年多了,女儿小芃在外读书,家里只有她一口人吃饭,一个人做一顿饭可以吃两天,昨中午做了一锅的羊肉白菜饽饽还有,回家捣点蒜再把粥粥热热就行。她只是要赶快逃离了这三个女人的舌根龌龊之地,边往回走边回想,丈夫在世时自己也不打扮捯饬的,结婚后很多年里她都是粗布褂子。后来她想明白了,越是抱胳膊忍着越是有人想骑到你脖子上,从去年冬天她开始踏出相亲那不步,那天她穿上女儿从城里捎回来的衣服,画了妆走出门,村里人简直是目瞪口呆,从那次村里人对她尊敬多了。秀秀往家走着想到刚刚那三个女人嫉妒的眼神,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秀秀长得挺好看,从小女孩起她就是这梨树沟的村花,从小被夸赞“像城里人”身子比一般农妇纤细,头脸长得在小山村是少见的皮肤细腻明眸皓齿了!

村里很多男人都还记得她自少女到盛时的俏丽,她自己当然也不会忘!美貌是女人征服世界最有利的武器,如果到了五十岁还拥有的话,那就如同林中少有品种的秀木般珍贵,因为同龄人基本没有这件武器了。

在农村,很多妇女一过四十多岁就不怎么捯饬自己了,磨盘一样宽大的身板出没在街头田间,其实在男人们的潜意识里这类女人已算是第三性了,介于介于雌性和雄性之间,不会引起雄性的骚动了。况且在这小山村里不到五十岁当奶奶是很正常不过的事了。

但秀秀不同,她的资本五十岁的年纪,仍然能让男人眼里着火。

秀秀快二十四岁时嫁给丈夫秦毅,那桩婚姻是当支书老父亲极力撮合的,因为秦毅是中学老师,正式的那种,在农村人眼光是吃公家饭的,而秀秀没有稳定工作,只是长得好看。

当时她跟铁庆分手了,铁庆是她从很小就在一起的,到中学时,他俩顺理成章就成了一对,仿佛两人天生就该在一起,没想到两人却意想不到的分开了。

心灰意冷时,秀秀答应了父亲的安排。也有些旁人看着是秀秀高攀,这其中主要包括秦毅的老娘。嫁个吃公家饭的,在那个年代有稳定收入,象征着一辈子的稳妥。那时,秀秀在镇里做一份临时工——供销社售货员。

秦毅对秀秀是满意的,他是一个儒雅的男人,木讷内向,比秀秀大十岁,他从秀秀四五岁时就和一起玩的那群男孩子说秀在全镇秀长的最好看。梨树沟在婚配方面沿袭着刻板的传统,择婿求媳首选年龄相当或者相差两三岁,除非是二婚或续弦。他没想到自己能娶到她。

结婚后,秦毅独自欢喜了两年,多年夫妻相处下来,夫妻关系甚是寡味,她的态度让他心里生出很多难言的苦。

家里家外秀秀也不管事,大小事秦毅都能做主,她不像很多女人很喜欢争家庭话事权,农村女人通常会把能做的主当成男人爱自己的象征。

过去两年的,秦毅从最开始欣喜妻子不俗逐渐转到羡慕那些泼辣生猛的妇女。因为愿意争才说明在乎。秀秀是一种极其无所谓的淡漠,除了女儿什么都不能激起她太多的兴致,她像个会呼吸的人形玩偶。相比之下,那些庸俗的、和老公撒泼的婆娘们透着热辣的生命力。他从少年时心里怜爱的白月光,从她起小儿就看着她好,

小说《梨树沟的女人》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