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文玩》在线全文阅读

悬疑小说《文玩》 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枕上书FM,主角是老玩儿赵睿捷。书中主要讲述了:“欧正阳同志,想必我们这里很多同志对这个名字应该已经很熟悉了吧”戴传芳放下手中的文件,扫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老玩儿,随即端起右前方的白色陶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水,重新盖上盖子,慢条斯理的把杯子放回了……

小说《文玩》在线全文阅读

《文玩》 免费试读

“欧正阳同志,想必我们这里很多同志对这个名字应该已经很熟悉了吧”戴传芳放下手中的文件,扫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老玩儿,随即端起右前方的白色陶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水,重新盖上盖子,慢条斯理的把杯子放回了原处。

话音刚落,会场里的其他人便不由的将目光齐刷刷地转到那个怎么看都和这样的场合有些格格不入的老玩儿身上,也不怪大家感到奇怪或是疑惑,一是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有些不修边幅,略带几缕银丝的头发束在后面扎了个小马尾,下巴上留着一撮山羊胡,貂绒大衣里面趁着一套亚麻质地的中式上衣,脖子上还带着一圈大大小小花花绿绿,不知什么材质的珠子串成的项链,俨然一副社会大哥的形象;二是“欧正阳”这三个字已经在大家的视野里足足消失了五年,在这五年里,没人知道这个人去了哪里?在做什么?甚至都不清楚这个人是否还活着,仿佛一夜间就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眼前角落里这个不起眼的健硕男人,就是五年前声名显赫的057-1号陆军猎鹰特战旅上校参谋——欧正阳,据说当年和他一起销声匿迹的还有他的搭档赵睿捷,由于此二人身份特殊,无论是在军中还是地方均无可查身份信息,此前二人皆受省军区最高领导直接单线联系,下达任务指令,任务中如遇阻碍,会由专人为其肃清道路。

但不知是何原因,五年前在一桩洗浴中心大规模械斗案发生之后此人便销声匿迹了,打那之后他的搭档也人间蒸发了一样,了无音讯,曾经有人猜测他们是不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暴露了身份,与上级失去了联系,惨遭杀害也是说不准的事情,可谁能想到,五年后在这样的场合以这种方式,居然会见到传闻已久的猎鹰1号——欧正阳。

“好了!安静!没错,坐在你们面前的这位就是猎鹰大队001号——欧正阳同志。”戴传芳用手掌轻轻地敲了敲桌面,清了清嗓子,严肃的说到。“所以,大家应该可以深刻的意识到,此次行动的严肃性、协同性和有效性。我们要时刻保持如坐针毡、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高压态势,高速、高质、高效的完成此次上级布置的任务,坚决打响全国反腐、扫黑除恶的第一枪!”

“嗯,相信有欧正阳同志的加入,我们接下来开展工作将会如虎添翼。”坐在戴传芳左手边第一位专管政法系统的副市长高权随声附和道。

“下面请全体起立!”

随着戴传芳一声铿锵有力的口令,会场顿时鸦雀无声,在场40余人霎时应声矗立。

“我宣布,此次行动代号‘红桃A’,由欧正阳同志担任调查组组长,目的在于对尚未攻克的重点案件、重点问题、重点地区集中攻坚,对已侦破的案件循线深挖、逐一见底,彻底铲除黑恶势力赖以滋生的土壤,打破为其遮风挡雨的防护网和遮阳伞。”

“此次会议启用严格保密制度,所有笔记一律严禁带出会场,稍后会议结束,请所有与会人员,将笔记本交与保密处同志统一封存保管,回去后各位可凭记忆将会议精神传达至各部门。”

“现在休会10分钟,稍后会议公布调查组成员名单。”

“妈的,糟老头子,这不是明显把老子架在火上烤一样嘛”此时的老玩儿心里多少有些尴尬,暗暗的骂道。“这分明就是刚一见光就要被射死的节奏啊。”

“真他妈的不地道!”

“正阳,呵呵……刚刚你推门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一个个子不高,体型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微笑着说到,“圈子里可有人传说你因为五年前那桩案子折里面了。”

“嗯,你还别说,当时还真是差点。”老玩儿出于友好的有意无意的随声附和到,毕竟这也属于保密纪律范畴,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别问,要不是念在日后说不定还有交叉工作的可能,依照他的性格,要么只字不提,要么回怼一句,保证塞得哑口无言,老话不是说了吗?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此时,戴传芳示意秘书递过来一支烟,点然后,眉头微皱,靠在椅背上,深吸了几口,便将烟头死死的按在了烟灰盅里,随即紧锁着眉头起身,下意识的瞟了一眼秘书长白容,便走出会场,径直朝卫生间方向走去。

“……上头意思已经很明确了……看来这次是一定要见血的了……废话少说,我让人安排了今晚10:00的飞机,连夜出境,落地后会有人跟你联系……”一个精干的声音伴随着水龙头哗哗流水的声音若隐若现的从卫生间里传了出来,交代完后,他取下电话卡,折了两折,随手将芯片撕碎丢进了马桶里,按下水阀那一刻,“哗”的一声,电话卡便顺着水流的漩涡,消失在了这地下弯弯曲曲密布如网盘根错节的下水管道里,谁也不知道,它最终将会顺着哪条通道哪个排污口流向暗潮涌动的大江大河或是深不见底的大海。

片刻,戴传芳掸了掸衣袖上的水珠,正了正衣领,依旧一脸严肃的重新走回了会场,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清了清嗓子,喝了一口水。

“我们继续开会,下面,我宣布‘红桃A’特别行动组名单,请念到名字的同志起立答‘到’,让大家互相认识一下。”

“中国武装警察部队南部战区侦查科——刘巍”

“到!”

“滨海市网络安全监管中心二科——陈飞”

“到!”

“滨海市海城区人民检查院检察官——卓凯”

“到!”

“滨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一处——蓝宇枭”

“到!”

“海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理学教授——傲薇”

“到!”

“由于时间紧,任务重,会议结束后,请各位立即到省委专项工作保密处报到!”戴传芳理了理手里的文件继续说到“以上抽调人员,均无需向原单位上级请示汇报,也不得与任何家人、亲属或朋友联系,其中缘由相信不用我过多解释,在座的各位多数都是老江湖了,只有极个别的同志,是第一次参加此类型行动。”

“一切解释工作,会议结束后,将由保密处同志按照上级统一要求逐个传达至你们每一个所属单位及亲属。因此,你们不必有任何顾虑。”

“欧正阳……欧正阳同志……?”

“到……到!”可能是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了,当这个名字再次在这样正式的场合响起的时候,老玩儿的心里多少有些五味杂陈,稍微顿了顿,反应有些迟缓,仿佛一缕阳光射进了早已布满灰尘暗无天日的隐秘角落,有些难以掩饰的激动,温热的泪水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最终还是顺着眼角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没有人知道,在这五年的时间里,眼前这个衣着打扮与大众显得略微有些格格不入的健硕男人,究竟都经历了什么?更别说把他跟一名铁血军人联系到一起了。

“不要紧张,坐下吧,放松一些,接下来的工作将由这五位同志配合你完成,会议结束后,他们就归你了,你可要对他们的一切负责,要晓得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戴传芳迟缓了一下,继续说到:“不过,你也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永远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的身边有同志,身后还有组织。”

“是!明白,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一句简短且掷地有声的回复响彻整个会场,场内的氛围顿时有些凝重,此时的老玩儿仿佛瞬间全然脱胎换骨了一般,毕竟他曾经只是个传说,没有真正领教过他的实力,估计在场的各位谁也不想有机会领教,以前不想,现在不想,将来更不想,毕竟利刃出鞘,必将见血,对于有些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会议结束后,到201办公室去一趟,那里有人在等你。”

从戴传芳的语气里,老玩儿领会到两层意思,一是事情不小,二是有些棘手,他坚定的作出回应之后,又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眼睛不住的审视着刚刚老板为他精心挑选的搭档,心里不由得佩服不已,真不愧是顶层设计,人员、技能搭配,严丝合缝,滴水不漏,周全得体。

会议结束后,老玩儿穿过走廊,径直顺着中堂的楼梯上了二楼。

这栋别墅虽然算不上很大,但凭借老玩儿在文玩圈混迹多年的经验和眼力,一切细节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无论是室内的装饰还是陈列,都可以看得出,当年这栋房子的主人应该也是一位对于中式文化和中式建筑十分了解的人,各方面用材用料都十分考究。

别的先不说,光是最不引人注意的地面,就从一层到二层铺设的都是金砖,所谓金砖又称御窑金砖,可谓是封建社会传统窑砖烧制业中的珍品,在古代专供皇家宫殿等重要建筑使用的一种高质量的铺地方砖。因其质地坚细,敲之若金属般铿锵有声,故称之为金砖。

清王朝没落之后,人民得以解放,再没了进贡及皇室专用一说,很多精湛的工匠技艺也就慢慢随着历史的变迁消亡失传了,金砖也不例外,因此,后世若想批量生产多是仿其外观形制,却难得精髓。

眼前的这些金砖,无疑都是真品,可见当时别墅的主人,为了建造这栋中式别墅,不知耗费了多少精力、人力、物力、财力,才从各地窑厂搜罗到这一批油光锃亮的地砖,流传至今,依旧光可照人,不由的让人对工匠的技艺唏嘘不已。

上了楼梯右转第一间便是201办公室,房门上一把散发着忽明忽暗蓝色淡光的指纹锁,仿佛在呼吸一样,和这栋古色古香的建筑,显得有些突兀,但也没办法,毕竟这里是秘密指挥中心,一切都要为安防让路。

老玩儿毕竟身经百战,这样的场面还不足以让他心生波澜,他从容的伸出左手的大拇指朝指纹锁的位置对了上去,只见那微弱的蓝光仿佛瞬间吸收能量变强了一般,忽明忽暗的光芒强到足可以透过手指的血肉,半截手指映在上面,仿佛瞬间变成了蓝色荧光体,没错,这套设备和他刚进大门时遇到的身份识别安防系统如出一辙,在他感觉手指温热的瞬间,连同指纹及手指内部的毛细血管神经脉络已被这表面看似寻常的门锁扫描的一览无余,身份确认无误后,房门自动嵌开了一条缝隙,老玩儿随即轻声叩门,以示起码的礼貌。

“请进……”一个低沉沙哑但听起来十分硬朗的声音从门里传了出来,不难听出,这是一个老者的声音,年龄应该在六十岁上下,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莫非是他?

老玩儿应声推开房门,房间里的陈设非常简单,一张民国时期的旧式办公桌对面摆放着一套棕褐色的五人座皮质沙发,茶几上放着一个老式陶瓷茶壶四周维放着几个茶杯。可能是刚刚会议室的灯光有些昏暗,刚进到办公室,老玩儿便觉得一阵耀眼的光刺入眼中,着实让他有些不适应。片刻之后,便看见办公室所有的窗户都大开着,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前的树叶直射进屋内,暖气的热浪顶着从窗而入的寒流,使得眼前的景象有着些许的晃动,窗户旁边,一个满头白发梳着寸头的老者背着手伫立在窗前,身体看上去并不怎么壮硕,但却有一股难以掩饰的不怒自威的气质透露出来。

看样貌,老玩儿开始不太敢确认,但经过一番上下打量,他迅速作出判断,没错!就是他!

因为出于多方面的安全考虑,在这之前的任务中他和上级都是单线卫星电话联系,从未谋面,但听音辨人识物的这点儿本事,老玩儿还是练得不错的,一部分归结于天赋,一部分归结于这些年混迹文玩圈的历练,视觉、嗅觉、听觉、触觉缺一不可,毕竟鉴别文玩这东西,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为了不引起外人怀疑,干什么像什么,这是最基本的素质,而且想干好那都得实打实的下苦功夫,丝毫马虎不得,因此练就一套扎实过硬的鉴别功夫,是必备条件,虽说识人要远远难于辨物,但对于老玩儿来说,这不算什么难事儿。

老玩儿进入房间后,转身随手轻轻地将房门带上了,随后,出乎他意料的是,在房门关上的同时,从门框的夹层里缓缓的又移出一道与墙壁同样颜色、规制的木板严丝合缝的对在了原来门所在的位置上,如果不仔观察,就好像门从房间的墙面上消失了一样,与此同时,刚刚还四敞大开的窗户也缓缓的合上了,眼前一切不易令人察觉的黑科技配置,无不令老玩儿内心感到唏嘘,暗暗直呼“真的难以置信!”

身经百战的他,似乎表面并未对此流露出丝毫的惊讶,但还是被眼前的老者察觉到了。

“刚刚你见到的是这间办公室的隔音防窃听系统。”老者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也就是说,在老玩儿进入房间所有门窗紧闭的那一刻起,房间里的所有谈话,除了对话者之外,外人将无法知晓,与此同时,屋内所有的电子设备也将会在微电磁干扰的作用下进入死机状态,无法进行任何操作。

“你好,方便把您手上戴的那颗老蜜蜡珠子借我看看吗?”老玩儿抬手捋了捋下巴上的那嘬山羊胡子,随后右手搭在左手上,缓缓的将左手食指上佩戴的一枚玉化高瓷蓝绿松石戒指顺时针转了三圈半,将戒面朝向掌心,淡定从容的问道。

“当然,看看也无妨,不过,您可能记错了,我这是一颗新珠子。”老者应声顺势回答道。“不过,我倒是一直想找一颗老珠子。”

“您的那串儿大金刚还没搭上配饰?”

“我就相中了你店里的那一颗白瓷老蜡,一直念念不忘。”

此人虽然话语间不动声色,但却让人不由的让人感到被无尽的威严压制着。

以上的这些,是老玩儿和上级之前协商过了接头暗号,老者的身份保密级别至高,不便暴露,况且以这样的方式接头老玩儿自己也不会轻易惹人怀疑,毕竟是搞文玩的,和老主顾之间聊这些在稀疏平常不过了。

确认过身份之后,老者热情的示意老玩儿不必客气,到沙发这边坐下慢慢聊,并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老玩儿下意识的将戒面正了过来,端起茶杯,屁股轻轻地搭在沙发的边缘,依旧有些不太自在,面对气场如此强大的老者,或者说是上级,毕竟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他的心里难免有些忐忑,其实,主要原因还是不晓来意,因为,他觉得刚刚在会议上戴老板明明已经很清楚的布置了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并且恢复了他的身份,过去的事情应该可以结束了。可是现在,面对着这位老者,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提醒他,这一次他的判断过于草率了,惶恐间他不住的自我审视、检讨、纠正,时刻提醒自己不可以被外事干扰,要冷静思考。

老玩儿将杯子送到嘴边,抿了一口热茶,经过一番迅速的自我心理调整,重新振作了一下精神,正襟危坐了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老者终于开口,开始切入正题。

“事情并没有结束,还在继续吧”老玩儿看似平静的答道。其实,此时的老玩儿心里一点也不平静,甚至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只是没有流露出来罢了,因为自参加工作以来,他的师傅教育他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喜怒不形于色’。事情至此,他已经开始慢慢地意识到,事态发展的严重性,组织重新调整了工作部署,公开了他的身份,并成立了特别行动组,还为他配备了多名干练的专业精英,现在又让之前的单线上级直接面对面接触,双向部署工作,交代任务,只怕即将到来之时,恐怕会远远超乎想象。

“你说的没错,事情远远比我们想的复杂,而且并没有结束。”说到这里的时候,老者的面容流露出了些许的惋惜。“之前你所经历的事情的,不过是个开始而已,这些年组织也在不断放出内线打入全国各地各行各业,以便将来有一天可以将藏污纳垢的阴暗角落清扫干净。”

“而你就是其中的一颗种子,显然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已经脱胎换骨了”老者继续带着些许的愤恨讲道“但就在前不久,我们发现像你一样被撒出去的种子,有几位竟然失去了联系。”

“经过上级纠集各地组织排查,得到的消息是有些同志已经牺牲了。”说到这里老者刚刚坚毅的眼神已全然退却,留下的是眼角上湿润的印记,“所以经过上级讨论研究决定将你们剩下的这部分同志,全部召回,进行同意部署安排。”

“目前,对方的这种行为,已经不是越线这么简单了,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公开挑衅了。”

老玩儿面对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上级阐述的这一切,心中不由的掀起了一阵波澜,他迅速整理思路,将五年前的事件、发生在德生身上的事以及这些年一直的暗中调查的事情串在了一起,他领会到了四个字,那就是“前路艰辛”。

说话间,老者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老玩儿,“这是最新的可靠情报,先从这里着手吧”

老玩儿伸手接过纸条,上面并没有过多的内容,为了保护提供情报的线人,担心不慎落入他人之手,因此,一律采用打印的方式,以防辨认笔记,暴露身份。

这张纸条上赫然写着两个醒目的黑体字“王林”。

小说《文玩》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