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痞子神探陈默白灵小说免费阅读

经典小说痞子神探 是网络作者二九凉的代表作,主角是陈默白灵。书中主要讲述了:距离市中心五十多公里有个叫小台庄的村子。村子较偏僻,位于群山之中出入只有一条路。多年来,文蜀的爱人就待在这个村子里,一直没有出来过,甚至文蜀的死她都无从得知。汽车穿梭在一片绿色的树林里,隐没的不见一点……

痞子神探陈默白灵小说免费阅读

《痞子神探》 免费试读

距离市中心五十多公里有个叫小台庄的村子。

村子较偏僻,位于群山之中出入只有一条路。

多年来,文蜀的爱人就待在这个村子里,一直没有出来过,甚至文蜀的死她都无从得知。

汽车穿梭在一片绿色的树林里,隐没的不见一点踪迹。

陈默和白灵换着开车,没用多时也到了村子。

白灵打听着,不一会就来到了一处小瓦房前,白灵敲了敲门,门吱呀一声开了,原来门根本没有锁。

“有人在吗?”

白灵冲着院子里问道,一位妇女走出屋子,在围裙上擦着双手。

“请问你们找谁啊?”

“请问您认识李婉玲吗?”

那女人上下打量着白灵满是疑惑。

“我就是,请问你们……”

白灵说明来意,李婉玲点点头,请陈默二人进了里屋。

屋子里没有多余的摆设,看起来十分的简约。

李婉玲端了杯水请两人坐下,然后悠悠的说着往事。

“那一年,南郊广场拆迁出了暴力事件,文蜀他被处分了,这事不怪别人,是他自己做的不好,从他当了局长整个人就变了,自己都忘记自己是谁了,甚至后来包养了一个女人,我气不过就搬走了,来到了这里,从此再也不想听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了”

“那你就没想过结婚吗?”

白灵疑惑的问着李婉玲。

“想过,可是那时孩子还小。”

李婉玲叹口气给白灵续了杯温水。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白灵听着可能有些愤恨,恶狠狠地盯着陈默。

陈默心里犯着嘀咕,又不是我找小三,犯得着这么恶狠狠地盯着我吗?

“这张全家福在文蜀的相册里找到的,现在换给您,也好有个念想。”

陈默连忙掏出相片递给李婉玲,她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眼,忽然笑起来

“你们搞错了,这孩子不是我的孩子,这男孩子是他领养的,我孩子是女儿。”

他又看了看确定无误地指了指。

“嗯,是那个领养的孩子。”

“那你知道这个孩子的下落吗?”

陈默大为惊讶连忙问这孩子的消息。

“不知道,也许那个女人会知道,我搬出去后,那女人就住了进去,那孩子也是她带着,她应该会知道,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李婉玲嘀咕着,也许女人天性如此,唤醒内心深处的母性就会不由得想起孩子的点点滴滴,无论那孩子是不是自己亲生的。

询问了文蜀情妇的名字,陈默便和白灵离开了村子。

白灵似乎满心的不高兴,她转头问陈默是不是男人都这样,陈默一时语塞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陈默相信世上是由真的感情的,却也无法否认人心总会改变,有的人变得好,有的人自此堕入黑暗。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总会变淡,平淡后又剩下什么,我也不知道。

喜欢的人就追,不喜欢了就放手,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

现在忽然认真的思考这种问题陈默也没有个答案。

文蜀的情人经营着一个花店,花店位于一处商业区的街角,文艺,小资的装饰吸引了不少痴男怨女。

在这座冰冷的城市里,彼此扮演着痴情的人结伴而行,即使可能并不是情侣。

她叫阮卓,文蜀的情人,自己经营着这间花店。

这是她一身的心血,从选址到装修都要亲力亲为,连名字自己都斟酌好久。

进了花店陈默和白灵说了来意,阮卓也不避讳,承认了是这么回事。

然而对于文蜀的死却很是意外,这种意外夹杂着不安,担惊受怕。

内心无法平静的她反复地捏着手,那手指死死的攥着,精致的脸庞掺杂着各种情感,令我捉摸不透。

“叮铃”这时花店的门开了,门口摇曳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

只见从外面走进一人,陈默和白灵抬头看去,这人他们都认识。

陈默定睛一瞧,原来是赵法医。

他也显得很惊讶,但还是跟陈默握手打了招呼。

“真够巧的,在这也能碰到你。”陈默打趣的说道。

“帮我母亲打理一下花店,老人岁数大了,总是会有些乏累。”

赵法医露出他的标志性笑容轻声说。

“你是她的儿子?”

白灵惊讶的问到赵法医,赵法医疑惑的看着我们俩,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是呀,难道不像吗?”

赵法医又露出他那绅士般的笑容。

说实话陈默心里是不怎么待见这种人的,总感觉人前人后不一样,女士倒是很吃这一套。

白灵礼貌的笑笑算是承认遗传了阮卓优良的基因了。

“你是在给白灵买花吗?我家这花店可以说整个城市都非常出名了,你光顾我这,给你打折。”

赵法医带上围裙边说边开始修剪鲜花,每朵鲜花在他的打理下显得格外娇艳欲滴,搭配在一起就更加美丽夺目了。

“你别误会,我俩只是来了解一些信息,可不像你想的那样。”

白灵连忙解释,娇俏的脸瞬间泛起红晕。

“早上有人跳楼,死者和阿姨认识,所以来了解一下情况。”陈默接过话也连忙解释。

赵法医打理鲜花的手停了下来,定了定眼睛看着陈默和白灵。

“是你的养父,文蜀。”

赵法医的母亲低头叹息着告诉赵法医。

赵法医压抑着心里的悲伤视乎还是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他再次看向陈默二人,白灵点点头预示着阮卓说的话句句属实。

赵法医那标志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滴眼泪划过脸颊。

他也觉得怪尴尬的,拭去泪水,苦笑着,只是让人觉得这笑有些怪异。

“他苦了一辈子,现在解脱了,人生就是这样,剩下的都在受罪,升上天的都是幸福的。”

赵法医扶着他母亲坐下悲伤的自说自话。

陈默还想再问问他俩关于文蜀的事。

白灵向陈默递了个眼色,女士还是感性的,遇见这种事总会替别人着想。

陈默一时办案心切,到底还是忽视了别人的感受。

白灵再次表示节哀,然后便要出门离去,陈默也深表同情,道了别。

赵法医也很不好意思。

没提供什么线索,反倒 搞得大家心情都不好很是抱歉,便送两人出了花店。

陈默回头说不用送了,赵法医也就不再坚持,转身回到店里。

“你不觉得赵法医的笑容很怪吗。”

陈默哆嗦着双臂来回搓着。

“你就嫉妒人家比你帅。”

白灵没好气的说,陈默心里确实觉得有些怪异。亲人离去的释怀不是那种笑,他的笑虽然只是瞬间,但陈默还是看到了,那笑容中藏着一丝邪魅。

也许是陈默太敏感,想错了,可是以警察的直觉,陈默还是能抓住这一丝的微表情,哪怕出现0.01秒。

小说《痞子神探》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