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求狩行天下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狩行天下》 是由网文作者草汤所著,主角是吴后生。书中主要讲述了:香山镇,警局。昏黄的灯光照亮警局的每个角落,案卷杂乱无章堆积在灰黑色的办公桌上。少年坐在办公桌,两腿悬在半空,摆动着赤脚,模样倒和范羽明极为相似,双眼之中不知何时增加丝清明,困惑之意不似开始般浓烈。脑……

求狩行天下小说免费资源

《狩行天下》 免费试读

香山镇,警局。

昏黄的灯光照亮警局的每个角落,案卷杂乱无章堆积在灰黑色的办公桌上。

少年坐在办公桌,两腿悬在半空,摆动着赤脚,模样倒和范羽明极为相似,双眼之中不知何时增加丝清明,困惑之意不似开始般浓烈。

脑海中不断播放红山景区内发生于这场风雪之中的凶案,他懂得思考却不善于表达,隐隐觉得自己来到香山镇必有目的。

灯光下,白皙的皮肤映衬的有点发黄,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又伸出手摸摸滚烫的灯泡,不知道想些什么。

萧梦梦在旁好奇着俊美少年的一举一动,嘴角的笑容一刻不停。

按照老大吴畏的吩咐,他们两人带小山返回警局,顺带将三具尸体移交给法医秦理,等待验尸结果。

勘察现场,寻找证据、询问洪建国的任务自然一并由吴畏负责,一路之上萧梦梦眼角藏不住笑意,数次尝试与少年交流,得到答案多半是一个字或者两个字。

当然,范羽明对于凶案现场的猜测着实有几分道理,小山出现的时间点太巧合,行为举动不同常人,加上一眼识破心形圆灯的位置,种种可能放在一起,进行审问显得合情合理。

面对眼前俊美的少年,萧梦梦自告奋勇接下任务,审问道:“小山,你说姐姐漂不漂亮?

小山微微侧头,极为认真打量眼睛时刻发光的女警官,道:“没!”

同样坐在桌上的范羽明,瞬间破防捧腹大笑,道:“梦梦,何必自取其辱。”

“小眼睛。”小山手指忽然指着范羽明没来由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大鼻子。”

突兀的六个字,顿时止住范羽明的笑声。

“好小子,我就说你装傻吧!”范羽明气的从办公桌跳下来,道:“跟我到审讯室,看我怎么审你!”

说罢,他伸手去拉小山,奈何轻轻拉了两次,坐在桌上的小山仍旧摇晃双腿,丝毫不动。

一开始范羽明怕伤到呆傻的少年,手上用的力气不大,万万没想到“犯人”气力不小。

“小子,再不下来,我来真的了!”范羽明撸撸袖子表示自己不会放水,随即不忘补充道:“你当心。”

反复提醒两句后,范羽明伸手抱住小山的一条胳膊,嘴里大呼:“1……2……3。”

待“3”字结束后,他猛然用力,小山依然如千斤的石盘纹丝不动,浓眉下那双大眼睛突然亮了几分,道:“好!”

“你好个屁,至于慢那么多拍嘛。”范羽明反复试了几次见无法拖动小山,挫败感十足的坐回桌上,道:“我感觉我自己像个傻子。”

随着夜色渐深,墨染大地,并不宽敞的警局里寒冷愈发深重。

昏黄的灯光透着微不可查的暖意,小山忽然从桌上跳下,双臂自然下垂不随步伐摆动,像个暗夜中行走的木头,一步步走到窗前。

布满灰尘的玻璃窗前,他静静站着,注视着被风雪撩拨的大地。

风声啸鸣,吹动着警局对面店铺遮雨雪的布棚猎猎作响,雪花沉积在布棚之上,似乎想用全部力气压垮它。

随着风声越来越清晰,他的眼睛愈发明亮,那座高耸入云的大山逐渐清晰显示在他的脑海。

那是一座连绵不断的青山,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隐藏了无数危险,他来自那里。

所以吴畏问他名字的时候,他指了指山,指的不是红山,而是不知道远离香山镇多远的山。

他翻山越岭,游过江河,为的就是要找一个人,找到他并杀死他。

为什么要杀,暂时想不起来。

杀谁,他也想起不来。

只知道,应该来到加国,来到这罪恶产生的源头。

根植于最深处的那种迫切和渴望,占据所有心神,以至于几乎忘了所有的生活技能,忘了大部分交流的语言。

直到此时此刻,看着漫天洒落的白色雪花,回想跪在雪地中的三具毫无生机的尸体,脑海中挥之不去迷雾逐渐淡化少许。

他记起自己的名字,叫做吴后生!

吴畏的吴!

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后生!

“吴后生!”他缓缓转过身,双臂随着步伐开始摆动,一步步走到范羽明和萧梦梦的身旁,重复道:“吴后生!”

两个人一脸茫然,道:“说什么?”

“吴后生!”少年再度重复一遍。

“你叫吴后生?”范羽明追问道。

少年肯定点点头。

一阵狂喜顿时袭上二人心头,询问至今的嫌疑人终于给出在他们看来最有用的信息,名字虽然是个称谓,但总比不知道强的多。

大胆往深了猜,既然少年知道自己的姓名,那么是不是代表他的来历和身份都能完整回忆起来。

偶像剧中的失忆戏码眼看要演完,接下来你侬我侬,步入幸福殿堂还远嘛。

范羽明感到幸福,这种幸福不亚于桌上突然多份热乎乎的汤面,他抓住少年的胳膊忙问道:“还有呢?”

“没了!”少年话仍旧不多,但脸上表情丰富少许,不再一味的困惑,多了丝温和。

“没了?”范羽明不太相信自己耳朵,道:“真的没了?”

“没了!”吴后生再次点头。

……

警局的一扇门被推开,身穿黑色皮袄的吴畏关闭手电筒,拍打走身上的雪花,顺带跺跺脚,将沾满皮靴上雪花留在门前。

他边走边问道:“尸体交给秦理了吧?”

问完后,等待片刻无人回答他的问题,吴畏仰头看到萧梦梦正挽着少年手臂,月牙似的眼睛里叠满笑意和痴意,压根没向警局的大门看上一眼。

蹲在角落的范羽明正抓弄过耳的长发,显得烦躁不安。

“怎么了?”吴畏随手搬张凳子坐下,道:“问出什么了?”

“吴后生。”看到老大回到警局,范羽明蹲在墙角指了指少年道:“老大,他叫吴后生,不叫小山。”

吴畏正准备掏烟的手势顿住片刻,道:“想起名字了?”

“想起来。”吴后生从办公桌上下来,缓缓走到吴畏身前,冷不丁说道:“你想女人了!”

正欲用打火机点烟的吴畏,被冷不丁一句话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一根狮牌的香烟在火焰中损失近三分之一。他故作镇定,手上动作不停,娴熟收火,吸了口烟,吐出烟圈才不急不缓道:“你说什么?”

“你想女人了!”吴后生重复一遍。

小说《狩行天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