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女主她拿着反派剧本最新章节,女主她拿着反派剧本免费阅读

小说女主她拿着反派剧本 是网络作者折原临临子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主角是慕烟安楚安程。书中主要讲述了:慕烟简明扼要地讲述了二号车厢内的情形,事情说完,她的手也洗好了。随意拿了条毛巾擦净手,慕烟回到床边,在衣物里翻找些什么。安楚问:“那我们怎么办,现在跑吗?还是跟着他们走。”慕烟道:“这事是异人做的,总……

女主她拿着反派剧本最新章节,女主她拿着反派剧本免费阅读

《女主她拿着反派剧本》 免费试读

慕烟简明扼要地讲述了二号车厢内的情形,事情说完,她的手也洗好了。随意拿了条毛巾擦净手,慕烟回到床边,在衣物里翻找些什么。

安楚问:“那我们怎么办,现在跑吗?还是跟着他们走。”

慕烟道:“这事是异人做的,总不能把我们暴露出去,在警察来之前,得找个替死鬼出来。”

这件事虽然跟她们无关,但既然牵涉异人,事情就难办了。安楚可不相信随便哪个犄角旮旯里,都能找出认识并对付异人的神探。

可如果跑的话……

安楚告诉慕烟,她听到列车长告诉其他列车员,高级车厢外没有血液和粘稠物,也没有人走动的痕迹,那个凶手还在这里。

安楚心里一动,道:“找替死鬼……不太厚道吧?”

“他们想要凶手,那就给他们找一个凶手,有什么不妥吗?”慕烟终于从那堆衣物里起身,语调轻快,车厢里灯光明亮,安楚清晰地看见了她拿着的东西——一把左轮手枪。

慕烟手法熟练的装入子弹,再把枪放进外衣的暗袋里。

安楚震惊,“你要干嘛?”

“小安楚,既然混在街头,那你应该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正义,是你最不需要的东西。”慕烟慢慢走近,蹲下身,摸了摸安楚的头发,她还是一张笑脸,但语气森然,“在慕烟小姐身边服侍,和在你爷爷身边撒娇是不一样的。”

“可能你现在还觉得,只是换了个地方生活、换了个照顾你的人,和以前没什么两样。那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你就记住,我,是你服侍的主人。因为年纪小,所以我不会让你做别的事,除了听话。”慕烟的手顺着安楚的头发滑到耳根,在她幼小的脸蛋上轻轻拍了拍。

“怕我吗?恨我吗?没关系,这些都会让你很快成长起来。”

慕烟站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轻柔的裙摆扫过安楚的手,她感觉一股凉意顺着脊背攀爬上来。

安楚现在相信爷爷对她的评价了,慕烟真的是个疯婆子。

出了门中,发现各位乘客还在各自门口互相攀谈,二号车厢的门紧关着,几位列车员倒是不见了。

见她出来,众人纷纷截住了话头,都拿警惕的眼光看她。

“哟,诸位,还不回去睡觉呢,都在这吹水?”慕烟打了个无礼的招呼,闲闲地倚靠在门上。

没人理她,她也不觉得尴尬,仍旧在那儿杵着,细心地观察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她斜对面车厢的白人小哥推了推眼镜,说,“他们把门锁了。”

这扇门指的是高级车厢和其他车厢连接的出口,门一锁,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真倒霉,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遇见这种事。”四号车厢老妻少夫的组合中,那位老妻嘟囔着抱歉了一句,从她的眼神所指向来看,意有所指。

她的年轻丈夫轻声安慰了她几句,歉意地一笑。

“这么说,凶手就在我们里面喽。”慕烟语出惊人,视线如加特林般齐刷刷地扫过来。

“也……不能这么说吧。”一号车厢那位柔柔弱弱的金发太太说道,“可能跳窗逃跑了。”

“以现在的车速看,跳窗并不安全。”白人小哥又推了推眼镜,他穿了一身淡灰色的丝绸睡衣,口袋里装着一本笔记和笔。

“你是记者吗?”慕烟问他。

“是的。”小哥有些诧异。

“我能不能看看你收集了什么资料?”

记者小哥表情有些尴尬,他的笔记上记录的信息全部指向八号车厢的这位女士,“不……抱歉,没什么,这是独家新闻。”

他只是敷衍两句,慕烟却认真地接了话,“你的独家新闻,有告诉你发生什么了吗?假如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杀死那个乘客的是一个魔鬼。”

所有人都愣了愣,片刻之后,记者小哥敬业的打开笔记,也不管这是不是胡话,并纠正道,“琼斯先生。”

“琼斯先生的喉咙被划开,血已经流干,我们在走廊上看到的血都是他的。而那个魔鬼在杀死他后,并不单单是放了他的血,还破开他的肚皮,拿走了他的内脏。”慕烟讲述道,她刻意压低的语气和毫无起伏的腔调着实让人难受。

“按照你们的说法,血和内脏,都是供奉恶魔的,对吧?”她看起来高兴,语气欢快,“我们这趟车里说不定混进了一个女巫。”

记者一边奋笔疾书一边问:“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列车员很好的保护了现场,不让任何人进入,即使是进入其中核对脚印的女士,也没有看到尸体的惨状。

“当然是进去的时候,拿我自己的眼睛看的。”慕烟耸耸肩,接着说道,“这个魔鬼在现场留下了一个血脚印,大小嘛……”她脸上浮现一丝古怪的笑容,说道,“一号,四号,六号车厢的女士,你们和我的嫌疑是一样的。”

此话一出,便如同金黄酥脆裹着面包糠的鸡肉卷放入油锅,吱呀呀肆意作响。

几位女士脸色俱是涨得通红,四号车厢的妻子大声辩解之余,直接用德语破口大骂起来。

遗憾的是,慕烟并不会德语,否则她一定能从这位女士的言语中获得一些与人交流沟通的新词汇。

“请诸位稍安勿躁,我也没说大家是凶手嘛。”慕烟像是哄小孩似的拍了拍手,轻快地说道,“毕竟我们和他都是第一次见面,无仇无怨,没有作案动机呀。 ”

“对呀!我根本没有杀他。”

“是啊是啊。”

“要我说嫌疑最大还是……”

说话的是她隔壁六号车厢的独身女性,在恰到好处的地方截然而止,脸色有些尴尬。

慕烟接了一句,“就是原本二号车厢,现在是三号车厢的先生。”

一时间,车厢内鸦雀无声。

那位被点名的先生怒极反笑,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了句:“我?呵!”

一号车厢的金发太太也有些怒气,替他辩解,“米勒先生是一位绅士,要说魔鬼,还是琼斯先生自己更像魔鬼,大半夜的踢我车厢的门,要和我换房间,把我的保姆都吓坏了,还是米勒先生帮我解围。”

“没错,那个琼斯还在吃晚饭的时候搭讪我,酒气冲天的,把我恶心坏了。”六号车厢的女士也附和道,她皱着眉控诉着琼斯,扭头又向站在她隔壁的那位上了点年纪的妻子笑道,“还要谢谢您当时在那里帮我解围,这可是帮了大忙了。”

“别客气,这都是小事,幸好伊万也在那,不然我也没有办法。”这位妻子幸福地挽住了自己年轻的丈夫,两人相视一笑。

慕烟看着众人和睦的气氛,泼了一盆冷水,“上车之前,我借用车站的传真机给家里发消息,不巧看到了你和死者站在一起谈话,不巧我也懂一点英语,听见他警告你,如果还不起钱,就把你在伦敦的房子拿来抵债。”慕烟笑了一下,温声道,“我想你应该有印象,我穿着红色斗篷,很显眼。”

那位先生的脸色顿时由白变红,又褪回惨白。

慕烟故作诧异道:“您该不会觉得,不说就没有人知道了吧。只要调查一下死者的人际关系,警察马上就能找出您这个嫌疑人。”

不会吧,不会吧,真的有这么蠢的人吗?

她的话外之意很好地传达了出来,让米勒脸色变得通红。

“噢!我的上帝!”他愤怒地说,“怎么会有你这么无礼的女士!如果说这里谁最像是会被绑在绞刑架上烧死,恐怕是你吧女士!”

“哈哈哈,当然是我啊。”慕烟兴高采烈地说着,情绪高涨,兴高采烈地离开自己的车厢,踩在地毯上,睡裙转了一个旋儿,“还有谁比我更像一个侍奉魔鬼的女巫?年轻、疯狂的异教徒。”

她用脚尖指了指地板上的粘稠物,旋即笑道,“我说,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无人应答,众人皆见了鬼似的看着她,记者小哥推了又推他的眼镜,心想姑娘长得挺漂亮,可惜年纪轻轻就失心疯了。

“是一种独特的呕吐物,混合了人体皮脂、血液、内脏和一种消化液。”慕烟竖起一根手指放到唇边,眼神亮的出奇,“这是魔鬼的杰作,他吃了他,但是又把他吐了出来。你们想象一下!”

慕烟陡然拔高了声音,差点没把诸人吓死,“这是我为魔鬼挑选的祭品!”

“她疯了!”金发太太脱口而出!

小说《女主她拿着反派剧本》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