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止罪之殇》txt下载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武装天使的一本书《止罪之殇》 ,主角是吴队牛队。书中主要讲述了:光头强吓得本能的一抱脑袋,他哪里懂得什么墙体结构,看到吴队一拳在墙上印出个坑,更是心中一寒。“我这就走,这就走。”吴队不是李逵似得的莽汉,刚刚几下霹雳手段一来是有意要看看光头强的反应,二来也是有心要震……

完整版《止罪之殇》txt下载

《止罪之殇》 免费试读

光头强吓得本能的一抱脑袋,他哪里懂得什么墙体结构,看到吴队一拳在墙上印出个坑,更是心中一寒。

“我这就走,这就走。”

吴队不是李逵似得的莽汉,刚刚几下霹雳手段一来是有意要看看光头强的反应,二来也是有心要震慑一下,好说后面的话。看光头强的反应知道震慑的差不多了,该给甜枣吃了。

“你还真他娘把我当成假的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光头强被问懵了,“吴队,你… …你啥意思?”

吴队从兜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怼在光头强嘴里点着,“几个小问题,你从昨天案发开始就闹着要进柴俊伟的屋,今天又鬼鬼祟祟跑来,你到底想要什么?”

光头强眼神闪烁,“没… …没有啊,我就是关心我大哥。”

这话假的三岁孩子也不会信,不过吴队也没有拆穿他,憋出一脸看着就心怀不轨的阴险笑容,扶起光头强。

“来来来,先起来,先起来。”

光头强一脸警惕的看着吴队,任由吴队把自己扶起来,又伸手勾住肩膀,慢慢踱向柴俊伟的办公室。

“昨天晚上你柴哥回来的时候你在哪?”

光头强隔三差五进出公安机关,比回家还勤快,对吴队这种大棒加甜枣的手段见得多了,心里起了戒备,“吴队,您可别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这是我结拜大哥,我们斩过鸡头,关二爷面前盟过誓的,我再怎么不是东西也不可能打我大哥的注意。”

“少扯淡,要是有真凭实据是你做的,你还能在这站着?回答我问题。”

说话间,吴队和光头强已经又一次走进了柴俊伟的办公室,光头强是在事发后第一次进来,看到沙发明显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不过这小子滑头的很,并没有声张,“当时柴哥回来的时候几个小弟跟着,我也在场子里,我陪着柴哥上了六楼,准备扶着他进屋,刚下电梯,楼下突然说有人闹事,柴哥让我去处理,自己回屋了。”

“这屋里有什么不对劲么?”

光头强眼珠微微一转,瞬间回答道,“这沙发怎么掉了个个?”

吴队微微冷笑一声,这个常年在混迹于社会的流氓果然是精滑无比,明知吴队看出端倪,稍一反应就知道吴队在试探自己,瞬间实话回答是想向吴队表明积极配合的态度,吴队要的就是这小子的心理投诚。

“你确定沙发昨晚之前还是背朝大门的?”

“确定,百分之百确定。”

“行,小子,我不管你们是干嘛的,你这出了人命官司,我就要找到凶手,你配合我,咱就能快点找到凶手,别跟我翻肠子,耍心眼。”

“我哪敢啊,您说,只要能早日破案,我光头强绝没有二话。”

“行,最近别出远门,随时让我能找到你。”

吴队回到办公室闷头在办公室里琢磨了一天,晚上又在沙发窝了一宿,第二天一早迷迷糊糊起来正碰到何苗早早来上班。

“吴队,又没回家?”

“恩。”

“昨天您又去案发现场了?”

何苗是个福尔摩斯迷,名侦探柯南迷,各种细节推理迷,随时随地观察细节,从细节中挖掘真相,只不过一直没什么自信,只逮着单位的人观察,没时没晌的,有时候把吴队也搞得哭笑不得,知道这小子又来劲了,刚睡醒迷迷糊糊瞟了何苗一眼,懒得理他。

“哎,吴队,我说的对不对?早晨来我看到您的车虽然还在原车位,但是看角度有些变化,而且轮胎印记上有特别的泥沙,在去娱都夜总会的路上会经过一段道路维护地段,和你车轮上的泥沙一致,而且根据地面轮胎磨出的痕迹看,你回来停车的时候比较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吴队给何苗叨叨的直头疼,“你能看出来我现在想干嘛么?”

何苗还真煞有介事的上下打量起来,“您睡前爱喝浓茶,而且睡觉睡得实,看你的眼睛和脸上的油腻程度应该是刚刚睡醒,是要急着去上厕所么?”

“亲大爷,看出来了还缠着我不放?”

“挺机灵个孩子,怎么没事老犯二呢?”何苗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闪在一边,一脸不好意思,听着吴队嘟嘟囔囔往厕所跑。

吴队在卫生间连上厕所带洗漱,恢复了精神,回到办公室,小段也到了,和何苗俩人一脸的跃跃欲试,吴队一脸的无奈,这两个手下工作能力没得说,学习精神也足够,就是这种不断尝试的精神有点过头,不过话说回来,吴队也经常可以再他俩人的许多脑洞大开的奇思妙想中捕捉到很多灵感。

“说吧,说吧,又想到什么了?憋了一天吧?”

俩人跟得了大赦一样,小段翻了翻手里的资料夹,装模作样的清清嗓子,“我们就现场发现的银牌做了一番延展推理,银牌是市场中常见的藏银佛牌,这种银牌有光面可以是自行雕刻加工的半成品,现场发现的银牌上雕刻的鬼字雕刻痕迹清晰,雕刻的时间不长,而且没有明显的佩戴痕迹,明显不是柴俊伟佩戴的,再加上银牌在现场没有沾染到一点血迹,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鬼字牌是凶手刻意留在现场的,是想说明他的作案动机,或者表达他的作案思路。”

吴队点了根烟,脸上波澜不惊,“继续,继续。”

小段看吴队没有要表扬自己的意思,撇撇嘴,“既然牵扯到鬼,那就必然会牵扯到迷信传说,死亡现场凶手煞费苦心把死者设计成连自己都吃光的状态,那就是想表现出饿鬼的状态,关于饿鬼,我们查到,是传说人死后要进的轮回中的一道,进这一道的人都是生前犯了一些罪孽的人,那么也就是说凶手用自己的是非观判定了死者有罪,要沦入饿鬼道,所以煞费苦心的装扮了这么一个场景。”

吴队终于有了点反应,“接着挖,你们说的只是表象分析,结论呢?”

何苗一直抢不到话头,终于一个问题问的小段一愣,趁小段愣神的功夫,何苗终于有了发言的机会,“按照您教我们换位推理的方法,我试了试,第一,凶手应该年龄偏大,年轻人还体会不到柴俊伟的恶处,甚至会产生崇拜,第二,通过死者腹部伤口的切割角度和边缘的状况可以推断出,凶手应该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而且臂力很强,第三,伤口笔直,没有间断的痕迹,我推断有如此心理素质和手段的人必定受过医学或者格斗之类的专业训练。”

何苗一边推理,小段在边上一边笑,笑的何苗有点发毛,“你笑什么?我说的有问题么?”

“问题是没有,怎么越说越像吴队。”

小段的玩笑话把何苗窘了个大红脸,门口想听吴队指导的同事也捂嘴偷笑。

“没错,何苗,我同意你的推理,凶手很有可能是像我一样的体型,所以我不断用自己来设想演示凶案的过程。”吴队知道何苗嘴没有小段快,总被小段欺负,一句话解了何苗的围,“但是还是那句话,我觉得你们的分析只是触及到了现象,需要继续往下想,把凶手打入饿鬼道,那么在行凶过程中他把自己放在一个什么角度?凶手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极端的组织?这个案件之后凶手还会做什么?你和小段所说的内容多少和我昨天晚上想到的不谋而合,来,来,来,我来给你们聊聊我昨晚做的功课。”

周围围观的同事终于等到吴队说话了,屏气凝神等着听吴队的见解。

“第一,这件凶案的确有饿鬼之类这样的神鬼之说做背景,问题是,凶手把自己放在一个什么位置?是审判者?还是行刑者?他自己不怕犯了人命也同样堕入轮回?凶手是个人行为还是有邪教背景?”

吴队一连串的问题问的何苗和小段都是一愣,有心的同事默默点点头,明白了吴队不停要求何苗和小段深入思考的目的,身为一名刑侦人员,刨根问底、顺藤摸瓜的分析能力是必备的,也是要不断锻炼积累的重要经验之一。

吴队嘬了口烟,“我昨天的确去了一趟案发现场,发现了一个被我们忽视的地方,尸体坐的沙发,何苗,你再仔细想想,哪里不对劲。”

何苗和小段一个皱着眉头看天,一个咬手指,这是两个人思考时的习惯,片刻之后还是何苗想得细致,发现了问题。

“沙发的位置,沙发的位置,哪有进门沙发正对大门,背对老板班台的?”,何苗气的一拍脑袋,“真该死,这么明显的问题摆在眼前居然忽略了。”

“死者的死状太过诡异,我们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死者身上,为什么凶手要大费周章特意调转了沙发的方向?”

“是要给所有人一个什么警告么?”

“不对,这种死法就够吓人了,还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转沙发?那个沙发是实木的,分量不算轻。这个行为在凶手心里有十足的必要性才会冒风险去做。”

小说《止罪之殇》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