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求洗白小说免费资源

悬疑小说洗白 的作者是岳勇,主角是秦九臻穆壬戌。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多分钟后,杨明星把车停在了Godea西餐厅门口。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街灯亮起,餐厅门口LED彩灯变幻出不同的图案,让刚下车的秦九臻有一瞬间产生了虚幻的感觉。“我知道你不喜欢太嘈杂的地方,所以才带……

求洗白小说免费资源

《洗白》 免费试读

十多分钟后,杨明星把车停在了Godear西餐厅门口。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街灯亮起,餐厅门口LED彩灯变幻出不同的图案,让刚下车的秦九臻有一瞬间产生了虚幻的感觉。

“我知道你不喜欢太嘈杂的地方,所以才带你来这里的。”杨明星带着她走进西餐厅。餐厅里人不多,《致爱丽丝》的钢琴声在空气里缓缓流淌,年轻的情侣坐在藤蔓植物掩映下的烛光里喁喁低语。秦九臻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里的气氛。两人找到一张靠里边的桌子坐下,点完餐后杨明星又向服务生要了一瓶红酒。

用餐的时候,秦九臻忍不住再次发问:“今天到底有什么事,居然让你高兴成这样?”

“哈,”杨明星端起红酒杯,跟她碰一下之后才说,“我申请调去刑警大队的请示,终于得到领导批准了!”

秦九臻不由得“哦”一声:“那真是要恭喜你了!”

杨明星是两年前通过招考成为一名人民警察的,他的岗位被安排在警备保障室,负责后勤保障工作,这与他理想的岗位相去甚远。他加入警队的目标是当一名刑警,打黑除恶,侦破命案,缉捕罪犯,保一方百姓平安,那多威风啊!为了调整岗位,他已经死皮赖脸地找市局领导申请过好几次,都被驳回,却没想到这一次领导大发善心,居然签字同意了。难怪他今天这么高兴。

“祝贺你终于达成所愿!”秦九臻向他举杯庆祝。

“我只要办好调令,很快就可以去刑警大队报到。”杨明星扬着头道,“你下次见我的时候,我就是一名刑警了。”

秦九臻忍住笑道:“何止是刑警,说不定到那时候,你已经成为一名神探了。”

“那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成为一名警界神探,是我的人生终极目标。不过现在嘛……”他朝四下里看看,“还是要低调,低调……”

“那么杨大侦探,小女子上次拜托你的事情,怎么样了呢?”秦九臻抬眼看着他,转换了一个话题。

“对了,这正是我今天约你出来,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情。”杨明星似乎早已料到她会有此一问,“我去咱们档案科查过,大约二十年前,你们武英高中确实曾发生过一起命案,被害人是一位姓夏的女教师……”

半个多月前,秦九臻曾拜托这个在公安局上班的警察男朋友一件事情。她说她刚到学校不久,就听说十几二十年前学校曾有一位女老师被杀死在后山上,而且这位女老师刚好跟她一样,也是教数学课的,她想想都觉得害怕。于是就想请杨明星帮着调查一下,看看是不是真有这么回事。

杨明星放下手里正在切牛排的刀叉,收起脸上嘻笑的表情,说:“你说得没错,二十年前你们学校确实有一位女老师被杀,死者名叫夏洁,是一位教数学课的中年女教师,她当时是武英高中一年级某个班的班主任。案子发生在那一年的10月间,这位夏老师晚上去学校后面不远的一个村子里家访——当时你们学校还处在郊区,周边并没有现在这么多街道和楼房,学校后面的山坡上是一片果园,穿过果园再往前走不远,就有几条村子。据说夏老师就是在穿过果园时,被埋伏在那里的凶手突然跳出来,用水果刀刺穿心脏,不治身亡。凶手作案后并没有立即逃离,后来被经过的村民当场抓住。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杀人凶手居然是夏老师他们班上的一名男生。后来这名男生也向警方承认,他是因为受了夏老师的批评,对她怀恨在心,所以才动手报复老师的。他坦言自己本意只是想让夏老师吃点苦头,结果却没有想到失手杀了人。更让警方没有想到的是,杀人凶手,也就是该名学生,因为作案时未满14周岁而被免于刑事处罚。通俗一点说,他杀人等于白杀了!”

“不对吧,”秦九臻眉头轻皱,“夏老师当时教的是高中一年级,凶手是她班上的学生,按常理来说,高中一年级的孩子,一般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最少也不会低于15岁,这个年龄段的未成年人杀人,是要负刑事责任的。怎么可能读到高中一年级的孩子,还不满14岁呢?是不是为了逃避刑责,故意将年龄改小了?”

“关于年龄这个问题,档案上有明确记录。据说这孩子脑子聪明,学习成绩特别好,拿今天的话说,就是一学霸。他小学跳了一级,上初中时也跳过一级,所以考进武英高中的时候,才13岁多,案发时他距离14岁生日还有一个多月时间。”

“原来是这样。”秦九臻虽然点着头,但还是一脸难以释怀的表情,“这么说这个凶手杀了人,就没有受到一点惩罚吗?”

杨明星两手一摊:“是的,咱们国家《刑法》规定,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不承担刑事责任,即便是已满14周岁,但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也只对八种较为严重的犯罪承担刑事责任。”

“那后来这个凶手怎么样了呢?”秦九臻换了个问题。

“我在档案里看到的记录是,后来这个孩子仍然回到学校继续念书,似乎学业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至于他上完学之后的情况,卷宗里没有记录,我也就不得而知。”

“凶手叫什么名字?”

杨明星注意到自己一直称呼这个未成年人罪犯为“孩子”,但她却一直叫他“凶手”,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告诉她说:“他姓戴,叫戴自为。”

“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吗?”

杨明星看她一眼:“这个……”

“档案里没有记录吗?”

“记录倒是有的……只不过这个是涉密的,我不能随便透露。”杨明星平时虽然嘻嘻哈哈口没遮拦,但关键时刻,脑子并不糊涂。

“哦,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我也不多问了。”秦九臻显得有些失望,端起酒杯,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杨明星切下一小块牛排送进嘴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怎么会突然对这个案子感兴趣呢?”

秦九臻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刚到学校参加工作,就听说了这件案子,感觉到有点好奇而已。”

“我看不见得仅仅是因为好奇吧!”

“不然呢?”

杨明星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我在案件卷宗里看到,被害人夏洁是咱们吾州本地人,但她嫁到了咱们的邻县,她丈夫是林陵县人,也就是说她家在林陵县。她丈夫姓秦,他们有一个女儿,夏老师遇害的时候她女儿才4岁,按时间来推算,当年的小女孩现在应该是24岁的年纪,正好跟你年龄相同,而且你也姓秦,也是林陵县人,所以……”

秦九臻不由得坐直身子:“所以你怀疑我就是当年被害人夏老师那个4岁的女儿,对吧?”

杨明星耸肩一笑,没有说话。秦九臻好像赌气似地沉默一会儿,最后还是叹口气说:“好吧,我承认你的推断是对的,我确实就是夏老师的女儿。当年我妈在吾州市武英高中遇害时,我跟我爸都在林陵县的家里,因为年纪尚小,我对这个案子并没有太多想法,只是觉得那个杀人凶手太可恨,让我一夜之间没有了妈妈。可是成年之后,我再回想起妈妈出事的经过,越来越觉得事有蹊跷……”

“有什么蹊跷?凶手已经认罪,警方也已经据供定案,难道你还有所怀疑?”

“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并没有什么实际证据,就是感觉这个案子好像有些不合常理的地方。”秦九臻回忆着说,“我妈这个人一向与人为善,平时说话连声音都很温柔,我小的时候曾到她上课的教室里玩过两次,她对学生都是和颜悦色,并不怎么严厉,那个凶手跟我妈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怎么可能会朝我妈下这么狠的毒手?我就是觉得这其中有说不通的地方。”

“所以你才会应聘到武英高中当老师,为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查清二十年前母亲遇害的真相,对吧?”没待她点头或者摇头,杨明星又接着说,“所以你之前说的那些话,什么为了跟我这个男朋友在一起才到武英高中来教书的,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的谎言,对吧?你想到咱们吾州来调查这个旧案,又怕学校方面起疑心,所以就在同学圈里找到我,恰好我在大学时给你写过情书,算是你曾经的追求者,而且正好我又在公安局工作,可以帮上你一些忙,所以你就在毕业两三年之后频频向我示好,当上了我的女朋友,这样你过来武英高中工作,就名正言顺,一点也不让人觉得突兀了,对吧?”

“那你觉得我到底是为了调查我妈的事情才来当老师,还是为了你才来到吾州的呢?”秦九臻抬起头,两眼直视着他。

“我不管,”杨明星用胸前的餐巾擦擦嘴角,“不管是因为哪一种原因,反正你现在都已经是我女朋友了,这个你可赖不了!”

“我有说过我要耍赖吗?”秦九臻温柔一笑。

“好像没有。”杨明星把手从桌子上伸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而且你现在想赖也赖不掉!”

秦九臻并没有把手抽回来,任由他握着,看着他问:“如果我真想重新调查二十年前我妈被害的案子,你会帮我吗?”

“当然,不要说咱们俩有这一层关系,即便只是一个普通群众,对事关自己亲人的案子有任何疑问,我作为一名人民警察,都有义务帮你查明真相。况且我以后要是成为一名刑警,就更方便帮你查案了。当然,这些都得在不违反咱们警队纪律的前提下进行。”

“好,咱们一言为定!”秦九臻笑着朝他伸出一根小手指头。杨明星愣了一下,才明白她是要跟自己拉勾的意思,便也伸出手指与她勾一下。两人都笑起来。

吃过晚饭,两人又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从电影院走出来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街上晚风轻拂,行人渐少,看起来显得有些冷清。杨明星开车把秦九臻送到学校门口,两人互道晚安,等杨明星开车调头离去之后,秦九臻才一边整理着被夜风吹乱的头发,一边往学校走去。

这时学校门口的灯还亮着,但铝合金伸缩电动门已经关上。她走近保卫室,正要叫保安孙跃开门,却忽然听到保卫室里传出吵骂的声音,她吓了一跳,通过保卫室打开的窗户往里一瞧,只见孙跃手里抖动着一张试卷,正冲着靠墙坐着的一个少年怒声道:“32分,这次月考居然只考了32分,你这个学真是白上了。老子这么辛苦供你读书,你到底有没有认认真真上过一天学?你这样吊儿郎当的,将来怎么考大学?”

那少年手里拿着一部手机,满不在乎地看他一眼,目光很快又回到手机屏幕上,手机里传里砰砰叭叭的枪声,应该是游戏玩得正酣。“喂,老子跟你讲话,你长耳朵没有?”孙跃提高了声音。

“听到了,讲来讲去就是这几句活,烦都烦死了!”少年的目光再也没有离开过手机,“你以为大学那么好考吗?有本事你去考一个给我看看!自己没本事,当个臭保安,凭什么在这里教训我?我以后混得再没出息,也绝不会给人家当看门狗!”

“你……”孙跃气得浑身发抖,举起手来,几乎就要把巴掌扇到他脸上。

秦九臻大致听明白了,这少年是孙跃的儿子,看年龄应该是个高中生,晚上回父亲这边住,月考才考了32分,估计是老师要学生将试卷拿回家给家长签名,所以孙跃看到儿子的分数就一肚子火。眼见这位父亲就要朝儿子动起手来,她急忙站在外面咳嗽一声:“孙师傅,麻烦您给开一下门!”

孙跃听见喊声,走出保卫室,一见是她,立即换上一副笑脸:“秦老师,您回来了?”急忙按一下手里的遥控器,将大门打开,让秦九臻进来。

他看见秦九臻朝保卫室里张望,估计她刚才已经听见自己的吵骂声了,忙搓着手解释说:“这是我儿子,在五中上高二,这次考试考了个全班倒数第三名,真是气死我了,我这一辈子的希望可全都指望在他身上了……”

秦九臻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尴尬一笑,朝他道声谢,沿着校园里的一条水泥路,往自己宿舍走去。

小说《洗白》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