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字母石墨小说免费阅读

强烈推荐热门悬疑小说《字母》 ,这本小说的著作者是Daybreaker,主角是石墨。书中主要讲述了:“喂!那咱们就十月一号见,好吧。”“可以,到时候咱们就游戏厅见。要我说你还不如今天就走呢?留在那干啥?”“今天学校都没啥人了,我也想走,但是还有点事走不开,行了不说了,我拉个屎……”“妈的,懒驴上磨屎……

字母石墨小说免费阅读

《字母》第6章 夜屠 免费试读

“喂!那咱们就十月一号见,好吧。”

“可以,到时候咱们就游戏厅见。要我说你还不如今天就走呢?留在那干啥?”

“今天学校都没啥人了,我也想走,但是还有点事走不开,行了不说了,我拉个屎……”

“妈的,懒驴上磨屎尿多。”

挂断电话,一泻千里。

摸了摸口袋,发现带的纸不太够。

“隔壁的哥们,有纸吗?借一点擦个屁股。”

……

“妈的,老子跟你说话呢!老子张啸,认不认识,快点儿的!”

……

正要发作时。隔壁回了声:“马上……”

“快点,腿麻了啊。”

随后,从门缝里塞来了纸巾。

擦拭完毕,哼着小曲儿,慢慢悠悠地提上裤子,拉开门就准备走。

开门之后,一个黑衣黑裤黑帽的人站在了张啸的面前。

“起开!杵在这干啥?”

对方将面罩拿了下来。张啸很疑惑,凑近一看,瞬间吓的瘫坐在地。

“你……你你你……是你!你你你……你你你还……还还还活着?”

“对不起,对不起,你要多少钱我都能给你,饶我一条命,别缠着我,求你了!”

张啸直接“啪啪啪”地磕起了头。但是显然对方并没有任何怜悯。

抽刀而出,一刀封喉。

随后快速移到张啸身后,轻松控制住了挣扎的张啸。张啸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啊啊啊”地叫,鲜血从脖颈处喷涌而出,血光四溅。慢慢地,张啸抽搐了几下,渐渐的不再动弹了……

他放下张啸,从背部拔出一把砍刀,砍下了他的双臂,摆在一旁。

随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水管,连接上水龙头,将其放在地上,水冲洗着血迹和足迹,血腥味也减少了不少。他慢慢起身走向门口,然后摆放了准备好的牌子,上面写着“厕所维修,禁止入内!”随和他扬长而去……

凌晨两点半,他潜入了进来……

悄悄地上了四楼,他的动静小得连老鼠都没有感觉。寻找了一会儿,他找到了404宿舍,轻轻地推门而入。

一共六个人,他很快就锁定了目标,拿出了针管,扎进李博涵的脖子。

“好好睡一觉,这是你做的最后一个梦了……”

过了一会,他抽出利刃,狠狠地在他的动脉割下,鲜血瞬间喷涌而出,他穿了雨衣,所以血液并没有喷在他的身上,随和拿出了先前制作的一个小装置,将李博涵水杯里的水引入到了伤口位置。他穿着雨衣,身上的血液都流在了地上。

做完了这一切,他悄悄地从窗户上翻下,几次来回横跳,最终跳到了一楼。

当晚雨越下越大,雨水打在他的身上,冲洗掉了沾在身上的血迹……

某阴暗的小房间

他活动活动筋骨,准备今晚的行动。

昏暗的小房间内,他收拾好了装备,坐在老板凳上,板凳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噪音。

“一个一个……一个一个……”

“死……”

师大校园

警察已经遍布整个校园了。

校门口安排了四名警员轮流值班、,食堂和锅炉房也有数十个警员把守,宿舍的宿管处也由警察直接管理,甚至厕所门口都安排了两名警员值班……

校方甚至安置了许多报警器,只要学生有危险,只需要直接按下报警器,警察就会瞬间赶到。

整个学校已经无懈可击,学生们悬着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石墨和陶明也在学校巡逻。

“师傅,你觉得那家伙还会动手吗?”

“如果这都让他得手了,那我们这当警察的不都是废物了吗?”

“也是,基本上能下手的地方都安排了警力,还有许多便衣隐藏在暗处,他要是真敢出来,肯定跑不了。”

“也不能太大意,这个家伙的本事咱们都见识过了,手法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没有十足的把握这家伙不会出手的,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严防死守。”

“咱们这样会不会太被动了?”

“防守就是最好的进攻,等吧,现在就是等待……”

十一月十五日

距离李博涵案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凶手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人们似乎已经慢慢地忘却了,除了那些有牵挂的人……

夜幕降临,今天的月亮格外明亮。

石墨躺在床上,看着皎洁的月亮,想起了自己的曾经……

“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我恨他们,但是我相信有人会惩罚他们,但是没有人!只有我!”

“这不是你的职责,你的职责是抓恶魔,不是杀恶魔!你忘了我们的宣誓了吗?”

“我不认为我做的事情违反了誓言!反而是你……你在纵容罪恶!”

“你已经着魔了,醒醒吧,收手吧!”

“石墨……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我每次杀人的时候,都会把我自己想象成你,因为我崇拜你,我认为这些事你会去做,但是你没有……没办法,只有我来做了……真的,石墨,与其说是我在杀人,不如说是你在操纵我杀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你就陪我一起死吧,我们在下面接着做同学,我们在下面接着斗……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后猛的扑向石墨……

石墨猛然间惊醒。

“草,怎么睡着了……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石墨看了一眼闹钟,凌晨三点二十分。

这时的月亮,又被云遮住了……

校外某出租屋。

“大哥,看来没啥事儿了吧。那个鬼是不是被吓跑了?”

“别高兴太早,那家伙杀人很利索的,咱俩还是小心点。”

“那家伙只在学校杀人,咱们在这儿他应该不知道。”

“别说这个,我出去买点宵夜,你把门锁好,除了我谁也别开门。”

“哥,你小心点儿,别出去了,大半夜的怪吓人的。”

“怕啥?我就不信那狗东西不睡觉?大半夜在这死盯,我拿着家伙呢,没事。”

“行,哥,那你小心点……”

大哥刚出去两分钟。敲门声响起。

小弟吓得直接跳了起来,颤颤巍巍地问:“谁……谁啊?”

“我!声音听不出来?”

“大大大……大哥?”

“嗯,钱带的不多,回来拿点钱。”

这声音就是大哥的。小弟慢慢放下了戒心。

“好,我来了,大哥你这吓死我了。”

刚一开门,一个白布直接捂住了小弟的口鼻,小弟直接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小弟慢慢睁开了双眼,恍恍惚惚看到自己好像在天台上……

就在这时,一股力量将小弟拖走。小弟瞬间清醒。

“大大大大……大哥,我我我……我错了,饶了我吧,我……给你钱,我……有钱,我……有一大堆钱……放……了我吧,求求你了!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

那人将他翻了个面,小弟面朝着他,小弟看清了他的脸,瞬间惊愕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等小弟开口,他抽刀而出。一刀刺入小弟的额头,除了刀柄,全部刀刃都扎入了头颅,随后将刀拔出,对着左眼和右眼又各来了一刀,小弟的头瞬间成了三个血窟窿。

接着又剁下了小弟右手的四根手指,摆了摆。

最后,将早已断气的小弟从天台扔了下去……

十一月十六日

师大的校园依旧十分宁静,所有人都认为那个魔鬼已经收手了。师大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学生们又开始自由自在的大学生活……

清晨,张大娘买菜回家的路上,看见了巷子深处,有一双人脚,起初以为是有人喝醉了,走进一看,瞬间大叫起来,随后就晕厥了过去……叫声引来了其他人,大家赶过来一看,都吓的早饭都快吐出来了,随后报了警。

“这次是哪里?”

“学校附近的老区,一条巷子里死了人,最先发现尸体的是个老奶奶,已经吓昏过去了。”

“谁看见这能不昏?老人家送医院了吗?”

“已经送去了。”

两人正说着,快速赶到了现场。

警戒线已经拉了起来,周围越来越多的人都跑来凑热闹,法医和其他技术科已经在忙活了。石墨和陶明挤了好久才挤进去。

“高哲,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他杀,被人用钉子钉死了。”

“什么?”

“你看他的头,一排的钉子,都是拿锤子砸进去的,还有就是……你猜对了,这是个连环杀人犯。”

石墨看了看死者的头部,只看见用钉子一个一个钉出来的一个字母“W”,在死者的正额头。

“怎么是个W?不应该是M吗?”

“凶手应该是蹲在他头部的反方向钉的,应该钉的是M,但从正面看就是W。”

“嗯,这就是死亡原因吗?”

“应该先是被迷晕,然后被钉死了。致命伤就是这些钉子。”

“报告。”

“说。”

“现场没有发现锤子和其他多余钉子的存在。指纹和足迹等仍在积极搜寻。现场有群众认出了死者身份,死者名为邢田,是师大大三的学生,在校外租房居住,和他一起合租的是同为师大的大二学生武民全。”

“找到武民全了吗?把他叫过来问问情况。”

“目前没有找到武民全,此人并不在出租屋内,我们已经联系了校方,目前正在寻找此人。”

“好的,辛苦。”

正在石墨分析时,陶明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怎么了?”

“师……师傅,出租屋那边……出事了!”

石墨急忙赶到了第二现场。

在出租屋楼下的阴沟里,趴着一具早已冰凉的尸体,满沟都是鲜血,看来是从天台坠落下来的。

“高哲,尸体交给你了,陶明,带点人跟我去天台看看,快点!”

“好!”

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跑到了顶楼。

果然,顶楼的边缘处,有着明显的血迹。地上还有一个模糊的东西。

石墨等人走近一看,是四根手指,摆成了字母“M”的形状。

“果然,猜对了,这他妈就是个连环凶手,一夜杀了两个,真他妈行。这个八成就是那个叫武民全的了。”

“师傅,下去看看尸体吧,这里就交给技术科的整理。”

“走,下去。”

高哲等人将尸体捞起。

面部和身上沾满了污秽,简单清理后,看到了死者脸上的三个血窟窿,一个在脑门上,另两个是左右眼。

“老高,怎么样?”

“被戳了三刀,每一刀都能致命。”

“还有呢?”

“死者右手少了四根手指。”

“在天台上。摆了个字母M。”

“一晚上杀两个,真狠啊。”

“咱们都把重心放在学校里面了,把校外给忽略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咱们总不能控制整个城市吧。”

“唉,身份确认了吗?”

“没有,面部已经辨认不了了,要等DNA了。”

“把两具尸体先带回去吧,再研究研究。”

“好。”

回去的路上,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前两起案件还没有头绪,现在又死了两个人,压力再一次死死压住了所有警察。每个人都沉默不语,气氛很低沉,当然石墨也不例外。

回到警局后已经是傍晚了,所有部门都开始了彻夜工作的准备。

查找监控、确定死者死亡的各种信息、查找死者身份、走访附近居民……

忙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晚上,召开了讨论会议。

局长面色凝重。

“各位,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大家都很辛苦,都会有一点消极。但是,我们不能被打垮,我们一旦被打垮,就没有人能惩治那个罪犯了。他现在一定很兴奋,心里一定在窃喜,甚至可能他已经认定我们就是一群废物了。这四起案件,就是战书!我们必须应战!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虽然我们很被动,可能我们已经累垮了,但是我相信各位都是好样的,我更相信我们一定能赢!各位,有没有信心!”

“有!”

“石墨,说说情况。”

“好的,各位,经过技术科各位的努力,我们已经全面了解了两位死者的身份,死因和死亡时间等信息。今早发现的第一具尸体,经过群众指认,死者名为邢田,是师大大三的学生。致命伤在头部。死于钢钉刺入颅骨,脑组织受损。死亡时间在十一月六日凌晨两点半。头部一共被钉入了14根钢钉,钉出了一个字母,从正面看是W,从反面看是M,推测可能是凶手蹲在死者头部对面而钉入的钢钉。经过法医鉴定分析,死者先是吸入了大量乙醚后昏迷,随后被凶手带入无人小巷进行残害。随后发现的第二具尸体在出租楼的臭水沟里,死者经过技术比对确定是师大的大二学生武民全。致命伤同样在头部,在脑门和左右眼各刺入一刀,死于脑组织损伤。死亡时间在十一月六日凌晨两点。水沟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真正的第一案发现场在出租楼的天台。我们在那里发现了武民全的血迹和被砍去的四根手指,四根手指被摆成了M的字样。经分析,武民全同样是吸入乙醚后昏迷,被带至天台杀害,随后被凶手扔到楼下。并且经过走访得知,邢田和武民全是合租关系,两人一直住在校外。另外我们并没有发现邢田和武民全和张啸、李博涵有任何的关系。但是我认为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基本相同,死于一人之手,并且这两起案件也证明了之前两起案子出现字母M并不是巧合,M就是凶手的签名!各位,我们面临的是一个连环杀手!”

“我同意,这四起案件应该就是同一个凶手所为,因为这四起案件都证明了凶手精通医疗知识。他不仅会配置麻醉剂,也懂得使用乙醚,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怎么样才能一击毙命。这是个疯子,一个聪明的疯子。”高哲补充道。

“第一个受害人死于割喉,第二个死于割腕,第三个第四个死于开颅,凶手善用刀,也懂得其他武器,基本不留情面。我认为凶手就是受到过医学或者屠户的系统学习,会用刀会用药。”孙炎麟说道。

“我们已经排查了全市的医生和屠户,也获取了父母是医生或者屠户的孩子,但是没有符合条件的,你们说他会不会是自学成才啊?”陶明说道。

“能自学的如此透彻,那他就一定智商超高,学习能力极强。”高哲推了推眼镜说着。

“其实我一直都在想,凶手为什么一直都在杀师大的学生?三个大二的一个大三的,其中张啸和李博涵认识,邢田和武民全认识,但是他们互相又不认识。这是一个疑点,我认为有必要再去学校了解一下情况。因为凶手一直屠杀师大的学生,这绝对不是巧合!”石墨冷静地说道。

“我同意,师大最近几年一定发生了某种事情,触怒了凶手,导致凶手不停屠杀学生,并留下字母挑衅。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想不通,脖子,手腕,额头,手指,这些都是什么意思?”陶荧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认为这就是凶手就地取材,除了邢田,其他三人都是用可以就地取材的物品进行摆放的。这种无规律,不重复的摆放说明凶手无意通过这些表达某种情绪,他想做的只是摆出一个字母M。他这么做可能只是为了迷惑我们,我相信我的判断。”孙炎麟补充道。

“先不说这些物品,至少有一点我们是知道的,那就是凶手崇拜字母M,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我认为我们可以继续从医生和屠户这里出发,再筛查一遍,查漏补缺,另外学校那边也需要抓紧调查,这是眼下最关键的任务了。”陶明说着。

“我认为陶明说的很有道理,与其在这里讨论凶手那诡谲的心思,不如赶快行动起来。”陶荧说到。两个人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会议不知不觉又探讨到了安抚死者家属的问题上。

“对了,忘了告诉你们,邢田和武民全都是孤儿,他们两个人是同一个孤儿院的。”陶明说道。

“孤儿?又是缺乏管教的两个孩子,怎么死的四个人基本上全都是缺乏关爱的。但是说实话,两个孤儿能考上师范大学,真的是不容易啊。”孙炎麟感叹道。

“正是因为他们缺乏关爱,他们才生性顽劣,遇事不经过大脑思考。我现在更加确信,这一定是仇杀,他们几个人一定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高哲说。

“明天我去学校询问一些情况。陶明,你去邢田和武民全待过的孤儿院去调查一下情况。其他人继续追查医生和屠户这条线索。高哲,你再仔细研究研究尸体,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拜托各位了!”石墨有条不紊地说道。

“好的,各位天不早了,各位也早点休息吧,养精蓄锐,明天各自去执行各自的任务。以后这几天又是辛苦的日子了,希望大家都能打起精神!散会!”

石墨低着头走回办公室。

“难道又是看不惯罪恶的屠杀?四个学生究竟干了什么?这会是结束吗?如果不是,那个杀手还要杀多少才肯罢休?为什么这种连环屠杀又一次要来考验我?为什么?”

石墨抬头看向天空,月亮有光,但是很暗淡……

小说《字母》第6章 夜屠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