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要把心事藏好最新章节,要把心事藏好免费阅读

小说《要把心事藏好》 是由网文作者刘妮娜所著,主角是江弥谭纪言。书中主要讲述了:据调查,孔立全今年三十一岁,原是江城某家互联网公司的职员,后来不知为何被领导辞退,近两年内一直没找工作。虽然是一个无业游民,但一直不缺钱花。一夜过去,江弥顶着一副黑眼圈,强忍着困意,蹲守在一栋破旧的居……

要把心事藏好最新章节,要把心事藏好免费阅读

《要把心事藏好》 免费试读

据调查,孔立全今年三十一岁,原是江城某家互联网公司的职员,后来不知为何被领导辞退,近两年内一直没找工作。虽然是一个无业游民,但一直不缺钱花。

一夜过去,江弥顶着一副黑眼圈,强忍着困意,蹲守在一栋破旧的居民楼下。

上午十点半时,孔立全出现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装,顶着一副惺忪的睡眼,从居民楼里悠闲地走了出来,径直到马路对面的包子铺吃饭。

江弥紧随其后。

站在包子铺门口,两人的目光倏然相对。

江弥刚准备拿出工作证,男人就像做贼心虚似的冲出门外。

“孔立全!你给我站住!”

江弥一个箭步追了上去。

追上他以后,死死地按住男人的肩膀,他还下意识地反抗。她也觉得不必客气了,一个过肩摔就将他撂倒在地上。

男人躺在地上,嘴里发出“嗷嗷”的吃痛声,随口骂出一句脏话。

“你给我老实一点!”

江弥心想,她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想要从她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对方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

这个家伙长得人高马大,表情硬气,有一些女人会喜欢这种类型,比如尤漫漫。

“你抓我干什么?”

孔立全见自己跑不掉,还非要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我可没惹过你!”

“你要是不心虚,你跑什么呀?”

“我没想跑……”

原本她还没有理由抓他,不过就在他们刚刚打斗的时候,孔立全踢了她一脚,于是江弥以袭击刑警的罪名将他带了回去,顺便做了一番讯问。

在审讯室里,孔立全坐在江弥的对面,显得一脸无辜。

看得出来,他很会演戏。

“尤漫漫是你的前女友吧?”

“是啊!”

“她已经被害身亡了,这件事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孔立全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回答问题几乎毫不犹豫,“什、什么?!她死了?!卧槽……”

“你别装了。”

江弥随之起身。

她不想坐着,因为假如是站在嫌疑人的面前,还可以以身高的优势压迫对方,无形之中给对方制造一丝压力。

“不得不说,你的戏演得很好,表情也相当到位。但人就是你杀的,我说得没错吧?”

“……”

孔立全收起二郎腿,倏然挺直自己的背脊,反问她道:“你有什么证据吗?没有证据就随便抓人,小心我告你诽谤啊!”

江弥呵地一声笑。

“孔立全,你之前耍了一些阴谋和手段,一共骗了尤漫漫十五万块钱吧?我们是有转账记录的,你再怎么狡辩也没用,所以我劝你最好老实交代!避免浪费时间!知道了吗?”

听到这里,孔立全已经无法否认了。

他舔了一下嘴唇,可依然决定试着辩解一下,道:“是的,之前我的母亲生了重病,做手术需要一笔巨额费用,我就找她借了点钱,是十五万块没错,不过我也没说不还钱啊!”

“是吗?”江弥步步紧逼,“据我调查,你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到底是什么时候与母亲相认的?”

“这……”

“你根本就没有母亲,你是在撒谎!知道这是一种诈骗行为吗?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孔立全伸长着脖子,一副宁死不服的样子。

他红着脸和脖子,语言粗俗地道:“什么诈骗?!尤漫漫是我的女朋友!我朝她借点钱怎么了?不行吗?你们管得着吗?!再说了,就算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有说过不还钱吗?”

还死鸭子嘴硬!

竟然不承认自己诈骗。想必让他承认自己杀人,就更不可能了吧?

不过,她有办法。

“孔立全,你和被害人是在某个交友软件上认识的,见了一面后很快确认了恋爱关系,被害人曾多次与身边人讲起,说你们之间存在着很神奇的心灵感应,也就是说,她在心里想些什么,你全都知道?”

“那不是很正常吗?”

“这正常吗?!”

“随便你怎么认为好了,你们爱信不信呗。”

“要我说,这就是你平常惯用的骗人招数吧?”江弥眯着眼睛道,“被害人在生前的最后两个月里,用黑胶布贴住了手机和电脑摄像头,其目的就是防止被偷窥,而偷窥她的人就是你吧?其实她早就看穿了你的那点小计俩,小把戏。”

“什么小把戏?”

“我已经做过调查了,你之前在某家互联网公司工作时,因为熟练黑客技术,曾给公司的电脑安装了木马病毒,以此盗取公司的机密文件,接着又给老板的手机安装了类似的病毒软件,你被开除就是因为这个?”

“……”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了。”江弥接着说,“以相同的方式,你在尤漫漫的手机和电脑里分别安装了病毒软件,无论她在设备上进行怎样的操作,你都看得见。你偷偷地打开设备的摄像头,可以偷窥到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自然猜得到她的心里在想什么,请问这算什么心灵相通?纯属犯罪!”

“呵,那是她蠢!谁让她愚蠢呢?竟然连心灵感应这种事都相信,呵呵,一个大傻帽!”

“你居然这样评价一个善良的女孩?难道你没有爱过她吗?回答是,你当然没有爱过她,不然就不会欺骗她,你不仅欺骗她的感情,还打着借钱的幌子耍起了无赖,不想还钱,就干脆把她给杀了?”

“你少在那里血口喷人!我没有杀人!”

“五日前的晚上十点钟,你在哪里?”

“我忘了。”

“假如你说自己没有杀人,我们需要你提供不在场证明。”

“我没有不在场证明!”

“你还不承认杀了人吗?”

“不承认!到死都不承认!”

孔立全一脸戏弄的表情,就像是在说:你能拿我怎样?

是啊,只要他们没有证据,还真不能拿他怎样,大不了就是一个诈骗罪,假如孔立全直接把钱给还了,或许连诈骗罪都算不上。

江弥冷眼看着他。

他们的谈话暂时告一段落,江弥准备先休息一下。径直走出审讯室,顺手关上了审讯室的门。

在门口,有好多同事都坐在那里。

艾思议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在看笑话似的表情道:“都说了叫你不要勉强自己了嘛!我在这里都坐了好半天了,怎么都没有看到一丝进展呢?恐怕今天是破不了案了吧?”

江弥没理她,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哎呦!叫你没事喜欢说大话!”艾思议挑衅地说,“今天要是没破案,可就丢人喽!你看看天上的牛,是不是你铆足了劲吹上去的?”

“……”

“弥姐,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吗?”

讲话的人是韩叙。

话说,韩叙也是跟江弥同一届毕业的,他比江弥小几个月,在念警校时就很崇拜她,平时开口就是姐啊、弥姐地叫。

其实在江弥的这些同事里,不论长辈还是同辈,人都挺好的。除了这个艾思议,一个只会嫉妒别人的女人。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

“要我说啊,孔立全就是凶手!”韩叙道,“不然还能有谁?”

“没错。”洛棠也赞同他的想法,随之叹一口气道,“不过吧,就算我们都认为凶手就是孔立全,现在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恐怕也很难……破案吧?”

洛棠说着,眼神慢慢地飘向江弥,似乎有点担心。

“没有证据,怎么破案啊?难道要强行逼供?”艾思议斜着眼道。

“喂,你在开什么玩笑?”江弥把话怼了回去,“你到底有没有一点法律常识?都什么年代了,还强行逼供呢!”

“人家是怕你把牛皮吹大了,破不了案嘛!”

“放心吧。”

江弥一脸自信的样子,令在场的人都感到疑惑不解。

艾思议拨弄一下长卷发,说:“那你就快去破案喽!等看完了你的精彩推理以后,我还要去忙别的事情呢!哎呀!下周还要录制一档电视新闻类的节目,我都快要变成大忙人了!”

江弥在心里“切”一声。

不就是被电视台选中,在一档新闻类的电视节目里做嘉宾吗?听说因为职业特殊的关系,到时候还会被要求戴上面具。

不过就是蒙面处境罢了,臭显摆啥呀?

“弥姐,总之我相信你!待会儿你就正常发挥好了!”韩叙一脸崇拜地望着江弥,“对了,你是不是一夜没睡啊?反正吧,别人只在乎你飞得高不高,而我在乎的是你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

“没事,我好着呢!”

江弥来到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大杯黑咖啡。

她闭上眼睛,一口气将咖啡喝了个光。大概是出于心理作用吧,一瞬间精神了不少。

小说《要把心事藏好》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