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求恶魔的童年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恶魔的童年 是由落羽寒蝉所著,主角是刘神风张明。书中主要讲述了:20来平方米的小屋里,挤满了八个人,长木板凳横七竖八地摆放着。刘神风一行人都端正地坐好,周兰香用杯子倒好茶,用茶几端上来,递到每个人的手中。“谢谢!”“谢谢!”……接过茶后,正题开始了。刘神风直接整了……

求恶魔的童年小说免费资源

《恶魔的童年》 免费试读

20来平方米的小屋里,挤满了八个人,长木板凳横七竖八地摆放着。

刘神风一行人都端正地坐好,周兰香用杯子倒好茶,用茶几端上来,递到每个人的手中。

“谢谢!”

“谢谢!”

……

接过茶后,正题开始了。刘神风直接整了一句:“你们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啊!”

所有人都扭头盯着刘神风,一脸懵逼。陈尧直接说:“不是刘队你要来的吗,不应该你问吗?”

“哦,我其实没有什么想问的,你们问吧。”说完,他就笑了笑。

其他人见状,心里很无语,刘队又说要来,来了又不问,这搞什么鬼。

陈尧也想,既然现在来都来了,就问一下吧。

他对范伟问道:“范先生,麻烦你给我们讲述一下,当天发现尸体的经过,我们想听听,可以吗?”

“好啊!”范伟想到几位大官愿意听他这个粗人嚼舌头,高兴还来不及呢,就毫不避讳地讲,“三天前,也就是11月25号这天,我一大清早到那个寺庙上去打扫佛堂,去的时候,那佛堂里面全是野猫子,我没有数,但大概有十五六只的样子,在佛堂里走来走去,那个佛像上,坐垫,木鱼上,全都是那个猫屎。我当时气死了,直接就挥舞扫把,把猫赶跑了。不过奇怪的是,那站在功德箱上的有四五只猫,我拿扫把都赶不走,我就上前几步,用扫把驱赶,那个猫啊,背背拱起,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那个叫声哦,吓人得很——”

范伟讲解的时候,张牙舞爪地示范,声情并茂地讲解着,仿佛已经代入当时的情景中。

“呃——大叔,这些不重要的咱们还是跳过吧!”陈尧说道。

“哦,然后我就把猫赶走,在箱子里发现了尸体。”

“没了?”陈尧瞪着大眼问。

“对啊!”

陈尧好无语,刚说到重点的时候,又叙述得如此敷衍。

这时候,刘神风问了一句:“没干什么蠢事吧!”

范伟的脸上有些尴尬,看来是干了他自己都认为很蠢的蠢事,他说:“当时看到尸体的时候,我还没觉得是人肉,以为是哪家家里穷,就把家里的腊肉当作香油钱,献给佛祖。我当时也是心贪——就舔了一下!”

说到这里,他再也撑不住了,一把手堵住了嘴,另一只手赶紧把放在双胯下的桶拿出,朝着里面就吐。

呕!

“咦!”提到舔人肉,吕芳芳和陈尧是一脸嫌弃,但看到范伟吐的搞笑样子,吕芳芳和陈尧都看笑了,发出轻微的笑声。

刘神风听到,重重地咳嗽一声,他们听到后,也知道自己这样很没礼貌,立刻强行憋住了笑。

吐完之后,范伟脸色都青了,跟便秘拉虚脱了一个样。

“哎哟我的天,我当时还觉得味道不错,是牛肉味的,就是没有放盐,哪知道那是人肉啊!我都是后来为了把钱取出来,才一直翻翻翻,翻出三根手指后,才知道是人肉,当时人都给吓傻了。”

“后来呢?”陈尧问。

“后来我就下山报了案!”

听完后,周正义提了个问题:“请问范先生,你上一次打开功德箱是什么时候,就是发现尸体的前面一次。”

“我都是每个月的月末去收钱,上个月的话,我记得是10月30号那天,那天刚好要去赶紧,我就去寺庙收了钱!”

周正义据此可以判断,尸体就应该是在10月30号到11月25号这段时间内,陆陆续续被运往寺庙的。

凶手每次带着少量尸体前往寺庙,通过功德箱上面的孔,一点一点塞进箱子里的。

至于运尸的时间,这就不确定了,可能白天,但更可能是半夜,毕竟半夜没什么人,根本不用担心被发现。即使到了半夜,寺庙也是出入自由的。

“有哪些人知道你会在月末收钱的习惯呢?”

“那可就多了去了,这事我跟很多人都提起过,只要去街头对我打听打听,或者是听路边大姐聊天,都能知道。”

也确实,像这种小乡镇,那些阿姨大妈就是一道密密匝匝的情报网,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只要走漏到他们耳朵里,很快全镇的人都能知道。

“那你这个月,除了去打扫卫生那次,还去过佛堂吗?有没有在路上发现什么古怪的人?”

“这个,没有哎,我除了月末收香油钱,以及庙会的时候。都不怎么去寺庙的。和尚的差事我就不干了,现在顶多算个副业,我还要煤厂上班的好吧!”

进厂?

得知和尚在厂里打工,不禁一股鲜明的反差感涌入心头。

觉得挺意料之外。

本以为,只有普通人才需要进厂赚钱,没想到吃斋念佛的佛门中人,也会落入钱的俗套!

看到众人惊讶的表情,他就解释道,“我这不家里有老人要养嘛,还要养老伴儿,只能去打工赚钱了。我不去挣钱,就庙里那点香油钱,指定是不够个人吃的!更别提养活谁了!这年头日子也不好过,入俗挣钱才是正道。已经没人再愿意跑山上去做个禅修和尚喽!”

确实,现在没钱,大师也不敢说什么看破红尘!一家子人压在你身上,真的就能不管不问了?

范伟随即又夸赞道:“还是你们几位好,在省会里当大官,腰杆子硬,既挣钱又倍有面子,还受人尊敬。不像我,在厂里一天天的,干那个重活儿,它不能休息呀,哎呀,累啊!”

范伟谈吐之间,无不夹杂着一股“穷酸”味儿,他对眼前几位大官,是真心羡慕。

今天能够见到省会来的大官,就算没有得到啥实质性的好处,他也是打心眼里高兴。

以后把这事儿对着乡亲们就有得吹嘘,说自己也是见过省会大官的人,倍有面子。

“还有谁有问题想问吗?趁现在还有时间。”

“我有。”吕芳芳说道,“范先生,听说您是接到群众举报,说是寺庙有很多猫屎你才去打扫卫生的吗?请问,举报者是谁,您可以透露一下对方的姓名吗?”

“这个啊!”范先生抓了抓脑袋,很快便想起来,“哦,那个人叫周阿九,我把他的电话以及联系方式写给你吧。”

说完,就找了一个小本子,撕下一页,把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写在上面,递给了吕芳芳。

吕芳芳拿起一看,上面写道:

周阿九

电话:13484469

住址:苏林镇小别村13号。

“好,谢谢!”吕芳芳满意地笑笑,就好像掌握了巨大线索一样。

“还有人要提问吗?”周队问道,但没有人回答。

“没有问题就先回苏林镇派出所——”

偏偏这时候,周队的话被打断,打断他的是刘神风。

千盼万盼,总算等到刘队提问了,众位也想听听,刘队想问些什么?

刘队的问题,大多都是案情的关键点,所以大家都期待着。

“刘队有想提的问题吗?你问吧。”

刘神风微微整理一下衣冠,超级正式地问:“范大师,你觉得,什么样的人会去求佛?”

小说《恶魔的童年》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