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明末猎鹿》全文阅读

小说明末猎鹿是作者启新所著,主角是张新陈大醉刘小军张二弟。主要讲述了:十多分钟后,滇安医馆治疗室,滇安医馆的唐五大夫小心翼翼拔掉陈大醉左腰那把匕首,他把一团棉花塞进陈大醉左腰部那个往外涌血的深伤口中。然后,唐五大夫把一块棉布缠在陈大醉腰部后说道:“就这样了,伤口太深,情…

小说《明末猎鹿》全文阅读

《明末猎鹿》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十多分钟后,滇安医馆治疗室,滇安医馆的唐五大夫小心翼翼拔掉陈大醉左腰那把匕首,他把一团棉花塞进陈大醉左腰部那个往外涌血的深伤口中。

然后,唐五大夫把一块棉布缠在陈大醉腰部后说道:“就这样了,伤口太深,情况很严重,你们向佛祖祈祷吧。一钱银子诊金,你们回去吧。”

伤口很深,唐五大夫认为陈大醉活下来的希望很小,他轻轻地摇摇头。

“向佛祖祈祷?”二十一世纪的医学生张新心说,不清洗伤口,也不缝合伤口,唐五大夫这样给陈大醉疗伤,陈大醉能活下来的机率很低,很低!

“唐五大夫,这是十两银子诊金。”张新把两个银元宝共十两银子递给唐五:“唐五大夫,请给我找点烧酒、缝衣针和缝衣线,我给大醉治伤。”

“你给大醉治伤?”唐五不相信张新会治伤,但张新给他十两银子。有钱能使鬼推磨,唐五很快就拿来了烧酒、缝衣针和缝衣线。让陈大醉忍着疼,昏暗的烛光下,张新用烧酒洗了陈大醉的伤口,他用缝衣针缝合了陈大醉的伤口。

“唐五大夫,麻烦你给我准备一剂药。”

张新一连说了山七、丹参、白术等二十多味中药,这个方剂是止血消炎药。在二十一世纪,治疗外伤的圣药,云南白药的配方也没有公布。张新不知道云南白药的配方,他知道他爷爷组的那张,止血消炎治疗外伤的药方。

张新的爷爷是一个老中医,他组的那张治疗外伤的方剂,疗效能达到云南白药疗效的百分之八十。明朝没有抗生素,明朝人的体质没有耐药性。疗效比云南白药疗低百分之二十的疗伤药,应该够治好明朝人的外伤了。

宋朝,华夏就有烧酒了,但大明人大都不太喜欢喝烧酒。虽然清洗陈大醉伤口的烧酒度数太低,达不到理想消毒效果,但靠着他爷爷的疗伤方剂,张新认为陈大醉活下来的机率约百分之八十。用棉布把陈大醉腰部缠好,张新把那包中药挂在他脖子上,他抱着早就疼昏迷的陈大醉出了滇安医馆。

第二天一早,张新就向客栈伙计要一个药炉,从药包中挑出有用的中药,他去客栈厨房给陈大醉煎药。保护疗伤药配方,张新在滇安医馆抓的药多了三种。

昨晚,府城东街一个小院中死了九个人。今天,巴山府城比较平静。张新悬着的心暂时放下了。昨晚,大昌县的典史、捕快与一溜烟匪帮二头领郑老虎等多个土匪一起住在一个院子中并都死了。这件事不宜宣扬,巴山府官方决定低调处理,他们不打算调查。

现在是崇祯六年,明朝末年,史治败坏,巴山府城偶而死几个人,官府大都不管。陈大醉喝了中药,他吃过饭就睡了。张新继续看八股文文集。

直到下午申时末刻,陈大醉也没有发烧,张新笑了,他给陈大醉弄了饭:“大醉,情况不错,如果明天再不发烧你就没事了。我去给你抓药。”

陈大醉不发烧,也就是说陈大醉的伤口没有感染。张新爷爷组的疗伤药果然有效,张新心情不错。第二天早上,陈大醉仍然没有发烧。张新爷爷组的疗伤药疗效很好,张新很开心,他再次去滇安医馆给陈大醉抓药。

今天白天,滇安医馆的坐堂大夫还是唐五,他听张新说了陈大醉伤口的情况,他边给张新拿药边说:“陈大醉没有发烧,他情况还不错?张新,你真的会治病!几天前你第一次来我们医馆,怎么认不全五种中药?”

多天前,张新来滇安医馆应聘,他没有辨认全滇安医馆准备的那几种药材。华夏常用的中药材有九千多种,那天滇安医馆准备的那十多种药材,张新只辨认出四种很正常。

敷衍唐五几句,张新坐在医馆大厅一张椅子上等着医馆学徒给他抓药。这时,几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扶着两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走进医馆,他们都神情悲切。

“张二弟、刘小军,我前天就给你们说了,你们的伤太重,我们医馆治不了,哦,除非用张新的药……”唐五大夫忽然想起张新给陈大醉抓的药了。陈大醉的外伤很重,他没有发热。也就是说张新抓的药,治疗外伤的效果很好。

“唐大夫,张二弟和刘小军都是他们家里的顶梁柱,求你救救他俩。”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双手举着几块银锭跪倒在唐五身前:“我们有银子治病了,唐五大夫,求你了!”

“我们医馆真的治不了。”唐五看着不远处坐在椅子上的张新:“张新开的疗伤药很好,他开的药应该能治好张二弟和刘小军。”

“张新开的疗伤药很好,他开的药应该能治好张二弟和刘小军?唐大夫,张新大夫在哪,哦,张新大夫。”不等唐五说话,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顺着唐五的目光来到张新身边,他跪倒在张新身前:“张新大夫,救命!”

“救命?你们怎么了?我试试。”张新学了几年医,他算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医者父母心,张新医生站起身,他决定出手。

张二弟和刘小军是大明巴山巴山铸炮厂的世袭军户,他俩受伤了。多天前,一溜烟匪帮夜袭巴山铸炮厂军户,张二弟和刘小军在和一溜烟匪帮搏斗时受伤了。张二弟左前臂受伤,刘小军背部受伤,他俩受的伤都很重。张二弟和刘小军的伤口都感染化脓,他俩都发烧了。

在没有抗生素的古代,伤口感染很危险。二战时期,由于缺少青霉素等抗生素,死于伤口感染的军人非常多。换句话说,如果不是遇到张新,伤口都严重感染的张二弟和刘小军死亡的死亡率无限趋近于百分之百。一个小时后,张新在滇安医馆治疗室分别给张二弟和刘小军进行了祛脓加清创缝合术。在唐五大夫的帮助下张新用开水煮过的白棉布把张二弟和刘小军的伤口包扎好。

“每三天来医馆换一次药。”张新把医馆学徒煎好的中药膏递给刘小军:“按时吃内服的中药膏。你俩康复的机率不会低于七层。”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