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韩语汐裴远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看年代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午后香茶写的《什么?俺全家带着贸易空间穿六零了》又名全家穿六零,老妈的空间换万物,主角是韩语汐裴远。书中主要讲述了:“语汐,你爸说的对,咱们一定能回到现代去。”蒋寒梅被丈夫一番话激励起士气,也坐起来给女儿打气。“对,一定能回去。”韩语汐也坚定了信心,电影里看到过,时空隧道只在特定日子打开,她们只要等机会就一定能回去……

韩语汐裴远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什么?俺全家带着贸易空间穿六零了》 免费试读

“语汐,你爸说的对,咱们一定能回到现代去。”

蒋寒梅被丈夫一番话激励起士气,也坐起来给女儿打气。

“对,一定能回去。”

韩语汐也坚定了信心,电影里看到过,时空隧道只在特定日子打开,她们只要等机会就一定能回去。

“现在的难题是怎么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回家。”

蒋寒梅见女儿不气馁了,话锋一转转到实际问题上。

“……难啊!草根都被人挖没了,树皮也扒光了,就算咱们想吃草根,啃树皮都没机会。”

一听到妈妈这话,韩语汐又颓然的躺到地上。

她要被活活饿死吗?还不如被浪拍死了呢!这还得死二茬。

“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想当年你姥爷死的早,你姥姥带着我也是吃不上喝不上,还不是熬出来了,没事,有妈在不会让你们爷俩饿死的。”

蒋寒梅站起来,握着拳头豪气冲天的对闺女说。

她是从苦日子里熬出来的,对待苦难比女儿和老韩有承受力,无论遇到再难的事她的沮丧也只有几秒钟,马上就能自我鼓劲,积极想办法。

“老妈,您好棒!”

但韩语汐崇拜的看着妈妈,以前也听过她老人家忆苦思甜,但那时候没有身临其境体会不到妈说的苦日子,现在切身体会到了才知道她有多坚强。

“还行吧!”

蒋寒梅被闺女夸的心情灿烂,瘦成皮包骨的脸上挂着傲娇的笑容。

韩语汐崇拜完老娘,就被现实击垮了。

这光秃秃的山,这光秃秃的河床,靠什么人定胜天?

记得学校组织的野外生存训练,榆树皮的内瓤可以吃。她站起来走到一旁被扒光树皮的榆树下,以前都是爸妈照顾自己,今天她想帮爸妈找点吃的。

可惜,韩语汐连着找了十几棵树都没找到能啃的嫩树皮,早就被村里饥饿的村民扒光了。

蒋寒梅和韩百川也去找能吃的食物,挨饿的滋味太难受了,哪怕有新鲜的草根呢也能解解渴。

只是想找点吃的难比登天,草根都被薅光了,剩下的都是一点水分都没有的枯草,深山里绿色相对茂密一些,但是他们不敢进去,怕有野兽。

虽然他们一家三口瘦成骨头棒子,但饥饿的野兽可不在乎,足够它们饱餐一顿了。

韩语汐连着找了二十几棵榆树只扒下来一点点嫩树皮,她撕开三块,自己留一块放嘴里咀嚼。

真难吃,味道涩涩的,但多少有点水分能缓解一点饥渴。

剩下两块树皮,韩语汐给爸妈一人一块,还以苦为乐的和爸妈开玩笑:

“老爸,老妈,我也没啥孝敬您俩的,一块树皮敬请笑纳。”

“我闺女长大了,懂事了。”

蒋寒梅都激动哭了,接过树皮放到嘴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老妈,别哭,保存点水分吧!”

韩语汐急忙给老妈擦眼泪,还笑着调侃她。

“瞧你,闺女孝敬你咋还哭了。”

韩百川把树皮放到嘴里,自己眼圈红彤彤的还在那说媳妇呢!

“你懂什么?我这是激动的。”

蒋寒梅用袖子擦了把眼泪,瞪了丈夫一眼、

她是一个不爱哭的人,今天却是连着哭了两场了,怎么变脆弱了呢!

韩语汐自己也是眼睛涨呼呼的,发现以前的自己真不懂事,像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公主一样,享受来自爸妈的关心爱护,却从来不知道去关心爸妈,以至于一块树皮就把爸妈感动的落泪。

韩语汐偏过脸不让爸妈看到她眼泪,为了转移悲伤的气氛,她调皮的拍着老槐树:

“哈~上学的时候学过一个成语,守株待兔,我今天就在这守株待兔了,等着哪个不知死的兔子给我送肉,兔兔们快到我碗里来。”

蒋寒梅被闺女一句话逗的破涕而笑,嘴里嚼着树皮和闺女开玩笑:

“净瞎扯,你就是等到天荒地老也等不来傻兔子……哎哎哎?真来了?”

她话音还没落呢,就看到一只灰色的野兔从深山里飞奔出来,然后就在他们三口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一头撞在韩语汐手摸着的那棵榆树上,头破血流倒地身亡,蒋寒梅激动的声音都变调了。

“真有兔子撞树了?我闺女是金口玉言,嘴开光了。”

“哈哈,果然成语都是根据典故来的,守株待兔,不错,不错。”

韩百川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看着那只倒霉的野兔,兴奋的笑起来。

“哈哈……”

韩语汐经过短暂的震惊后,跑过去拎着倒霉野兔的两只耳朵,开心的又蹦又跳:

“有肉吃了,有肉吃了,饿不死了。”

韩语汐拎着兔子跑跳着跑到爸妈面前,兴奋的对老妈说:

“老妈您说的对,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天无绝人之路啊!哈哈,有肉吃了,我们饿不死了。”

韩语汐激动的心都在狂跳,发现人在绝境中很容易满足啊,一只兔子都能让她高兴上天。

“可不是,可不是,不怪算卦的说我语汐是有大福的人,瞧瞧,老天爷给送肉吃了呢!”

蒋寒梅也激动的不轻,巴掌拍的啪啪响,笑的脸上的皱纹都挤成堆了。

“烤了吃吧,烤兔子最香了。”

韩语汐看着这只瘦不拉几的兔子垂涎三尺,想象着烤兔肉的香味口水都溜达到嘴外面了,使劲吸了口口水,巨大的喜悦让她笑的合不拢嘴。

“问题来了!”

韩百川冷静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来。

“你闭嘴,别再说这不科学,一边凉快去。”

蒋寒梅眼睛一厉,瞪着老公威胁。

“你看你看又来了,我不说了。”

韩百川怕媳妇啊,往后退了两步才敢说。

蒋寒梅白了他一眼,把手里的兔子拎的高高的,欢天喜地的对闺女说:

“语汐,妈这就给你烤兔肉去。”

“谢谢老妈。”

韩语汐开心的挽着妈妈胳膊,想到香喷喷的兔肉,又没出息的流口水了。

韩百川眨眨眼,张张嘴,很想提醒,但摄于媳妇的武力到底没敢说话。

“语汐,妈给你说,我以前在农村时还真烤过野兔,挖个坑放柴火,把兔子架起来烤,一会儿就烤的滋滋冒油,可香呢!”

——

作者有话说:

\

小说《什么?俺全家带着贸易空间穿六零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