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一折黄梅戏 满座皆青衣(梅子苏)在线免费阅读

看都市日常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炫赫门写的《一折黄梅戏 满座皆青衣》 ,主角是梅子苏。书中主要讲述了:此话一出,全场寂静。除开音响里传来的嗡嗡声,所有人都愣住了了。舞台之上,原本冯静文如遭雷击,整个人晃了一下,脸色已经变的惨白。不用多想,孙老先生口中怒斥的无耻之徒和愚昧无知自然就说的是自己。过了两三秒……

一折黄梅戏 满座皆青衣(梅子苏)在线免费阅读

《一折黄梅戏 满座皆青衣》 免费试读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除开音响里传来的嗡嗡声,所有人都愣住了了。

舞台之上,原本冯静文如遭雷击,整个人晃了一下,脸色已经变的惨白。

不用多想,孙老先生口中怒斥的无耻之徒和愚昧无知自然就说的是自己。

过了两三秒,冯静文反应过来,嘴角不易察觉的一扯,带着一丝不屑。鼻腔中发出“哼”声。似乎对评委席上的这个老头子极度不满意。

“孙老,您这是…..为何动怒?”

“呵,动怒?”老孙不能理解 ,为什么话已经说道的这个份儿上了,他居然还能如此的一脸无所谓,“你也配在这说薪火乡传?呸,你这是谁家的国粹?”

孙老先生现在已经不打算给这人留什么脸面了。

为什么?

因为,一个公众人物,如果这么信口开河,不顾对错的宣传一件错误事情,会让真正从事这个专业的人,用几年,甚至十几年去纠正。

这种事情,普通人说说也就罢了,但是台上这位明显已经成了不小的公众人物,他的言行会影响到戏曲行业和新一代的年轻人认知。

这已经不是唱歌不唱歌的问题了。

这是在掘祖坟啊。

要让戏曲从根儿上烂掉。

从他刚才登场到现在,孙老已经憋了一肚子火气,一忍再忍。

这股子火,孙来觉得憋屈。甚至还有一点点委屈。

面对参赛的选手和节目组,以及广大的观众的不理解,孙老憋屈啊。

就像是自己不能被家人理解一样。

正宗的国风,真正的国乐,还有那汉家衣冠,不是应该以历史为根,以大师为脉,以艺术为形,以文化为心的吗?

老祖宗的传承,你可以不学,也可不看。

但是,你不能拿来糟蹋。

父母做的饭再难吃,当儿女的也不能当面摔了碗,砸了锅。

现在台上这些叫什么?

叫忘本,叫利欲熏心。

…….

国粹是什么?

国风、国乐、国服、中医,戏曲、还有保存下来的“中华文章”……

有一个算一个,这都是。

再看看现在的节目,大半都是打着国风的旗号,干着“选妃”的事情。

泱泱华夏,堂堂中国。

礼仪之邦,千年传承。

那正统的汉服,可有人看到?那正宗的国乐,可有人听到?

到处都是风情街,西洋乐。到头了,还觉得外来的垃圾都是香的。

……

……

至于这台上冯静文的现代戏腔歌曲。

说实在的,他不算头一个,但却是第一个登台的。

私下里孙老也听过一些“强说愁”的古文歌曲。

生搬硬套,拆东凑西,加两句古文古诗,再配上愁、思、断肠天涯、枯藤飞花。再最后借一个古诗词的名字或者词牌,什么西江月,满江红,

这些大体上来说,填词作曲和演唱的功夫,都不到位。爱好和专业,还是有些差距的。

不过,这里面也不乏一些用心雕琢的上佳之作。毕竟艺术不想理科,没有一线画定的标准,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各种艺术的表现形式也在于时俱进。

可是,就算如此,戏腔也算不上戏曲。

黄梅戏里手眼身步,唱念做打。捻指水袖,翻腕飞花。

光一个小小的手势指法手型姿态就有种种。

更别说唱法发音讲究主腔、花腔、仙腔了。

普通人把戏腔歌曲说成戏曲唱腔,这倒还可以理解。

但你面对一个或者一群听了半辈子戏曲的爱好者和唱了半辈子戏曲的专业者,说这就是黄梅戏,那绝对是不行了。

孙老先生虽然已经到了耳顺之年,心境也恬淡了不少,但是这黄梅戏,他是一辈子视若珍宝。

容不得半点旁人半点作假。

脸色自然也就越来越难看了。

而他作为现场的评委之中,资历最老,经验最丰富的柱石,突然之间发这么大的火气,顿时就把节目组的人员吓了一大跳。

节目组虽然一时半会没弄清楚原因。

但好在台上的冯静文是个经常出没各个秀场和节目的老江湖,这才没让直播当场崩盘。

回过神来的冯静文,心态转变极大。

在他的认知里,认为有人骂,才是好事,才能搞热度,高流量,以至于最后搞钱。

挨骂挨喷算啥?

小事儿而已。

“孙老,呵呵,这何如不算国粹了?”

“我这头戴双翅状元帽,身穿大红绣花状元袍,唱的是女驸马,用的是戏腔。这还不算?我看,您老是犯了红眼病,对我个人有成见吧!”

冯静文站在舞台之上,平视着评委席上的孙老,理直气壮的给出了一番说辞。

顿时引的台前幕后,观众和节目组的人开始小声的嘀咕。

莫非,真的犯了红眼病?

这句话,已经不是什么讨论专业不专业的问题了。这句话十足的是在挑衅,是在泼脏水,更是在故意点火搞事情。

“咚~~~!!!”

一声低沉的巨响,声音透过评委桌子上的麦克风,回荡在音响之中。

孙老气的手臂都在发抖,重重的一拳,是他老先生对自己最大的克制。

整个室内节目演播大厅,再一次变的落针可闻。

孙老先生身形清瘦,被这么一气,直接起身站了起来。面带微笑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直直的看着台上的冯静文。

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你还知道你现在的选段是中状元?”

“我看你是那秦淮河畔的花魁。”

老爷子身正气足,吐字清晰,自然是让全场都能听到。

甚至一字不差的被直播到了网上,上百万的观众在屏幕前目瞪狗呆。

孙老一步一步登台。

仿佛又回到了那“灰色的十年”,年轻的自己为了维护自己的剧种,勇于发声,挺身而出的年代。

经历过磨难的人,发起怒来,自带一种气势。

岁月无情,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这么突发的情况,直接让节目组的后台都震惊的愣住了。

冯静文看着气势非凡的孙老,不知觉的后退了两步。

有些势弱心虚的嘟囔:“这…这有什么不对嘛?”

“呵,不对?”

“你可知道中了状元的人,是一种什么气度神态?”

“你可知道什么叫饮过琼林宴?”

“你可知什么是打马御街前?”

“要神无神,要形无形。七尺之躯,不堪一用。”

“孙老一口气说完,深吸一口大气:

“我再问你……”

“你可知道,什么叫柔而不媚,甜而不腻?”

“你可知道什么叫吐字清晰,行腔周密?”

“你可知道什么叫活泼善良,勇敢聪慧的少女形象?”

“你真是…..弄脏了戏里的人!!!”

冯静文刚想开口解释,孙老却突然上前一步把他逼退。

明明是年过六十的人了,明明一身身形清瘦,却是依然敢直面这台上的青年。缓缓的抬起手臂,伸出手指,看着那颤颤巍巍的样子。

不知是悲是怒。

仅仅这一指,冯静文再次被惊吓的后退一步。

“清末民初,黄梅戏可不是什么全本戏,更不是什么五大剧种之一。

那时候的黄梅戏,可都是些在乡间突台,田间地头表演的演出,经过一系列的融合才形成了有些小戏。进一步发展,吸收“罗汉桩”青阳腔、徽调之后,才产生了本戏。

再后来黄梅戏演出渐渐职业化,从农村草台班子走向城市。

黄梅戏入城之后,曾与京剧 合班,吸收越剧,杨剧、淮剧、评剧的内容行事,进城了二次发展。

再后来是五十年代再次进入第三次阶段,当时的黄梅戏已经是享誉海内外了。”

“你小子可能不知道,这黄梅戏当年可是遭过大难的。因为【音乐】的“嗲、黄、软、悲、低、沉、慢、平”八大罪状而遭难。大家先生含冤而死的不在少数。

黄梅戏能有今天的样子,那是填进进去多少前辈的性命和青春才换来的。靠着一方土台,寓教于乐,潜移默化的传递一种积极向上的正能量。

一代一代曲艺前辈们凭借着最扎实的功夫,积累出一折又一折,一本又一本的好戏。

才有了现如今的的【大戏三十六本,小戏七十二折】。

才有了今日的中华戏曲的地位。”

“你现在,居然大言不惭的说这就是国粹?”孙老指了指冯静文那不堪一用的样子,“神、形皆无,唱、功敷衍。再看看你那妖冶作态,糟践东西的样子。劳资恨不得一搓抱(巴掌)抽是你!”

孙老话已至此,冯静文心中顿时沉到了谷底。如果没有行业前辈的帮衬,他很难走通这条道路。

但,现在的情形已经由不得他再抱有希望。

自己凭什么出道的,他心里清楚,说到底,炒的就是这张脸皮面容。可是今天,他有些不甘心。

哪怕是孙老擂桌,登台,当面你怒斥,他还是觉得这段《女驸马》是一首难得的好歌。

细细一想,冯静文觉得,自己未必就会被打倒。

因为现在的观众,就吃这一套。吃瓜的人,从来不问瓜从何来只要好吃,他们就心满意足。

如此一来,冯静文反倒是觉得自己有了几分底气。

这才抬头寻找了到了镜头。

“大好的热点头条,不利用起来真是对不起自己。至于说口碑,呸,那是个什么玩意儿。劳资是流量明星,要的就是收割韭菜,捞钱洗白。”

冯静文这么一想,随即开口:

“孙老,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您这老顽固,守着一堆老棺材板儿,可是要跟不上时代的啊。所谓国粹,自然也不能例外,寻求新的生存空间和生存方式,是必然。”

“再说了,现在的年轻人,谁还听那些哇哇呀呀的大戏啊,那都是什么是时候的东西了。您老也不想想。”

“我就算是退一步说,您老真的有这方面的才能,能还原大师们的原腔原调,可谁听的懂?前人都知道艺术优化,难道我就不行?我就不能成为新时代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难道说,我这新式唱腔歌曲,就真的不堪入耳?”

冯静文越说,越觉得自己在理。越说越觉得,今天一定是自己扬名立万,大红大紫的一个天赐良机。

“还是说,这台上台下上百万的观众,不喜欢我这种艺术形式?”

说到最后,他的音量陡然拔高,直接将身体面向了现场的观众席位。

轰~~

全场欢呼,掌声雷动。

小说《一折黄梅戏 满座皆青衣》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