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桃运鉴宝大师》在线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桃运鉴宝大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步行天下,主角是林跃贺常。主要讲述了:“既然已经画好了,那就开始切吧,希望这次也能先切出高绿来,有始有终嘛。”贺常和笑着打量了一下周围,疑惑的问道:“林跃呢?”“他昨天突然昏过去了,现在还在医院,换个人吧。”贺幼藏淡淡的说道,不过语气中似…

完整版《桃运鉴宝大师》在线免费阅读

《桃运鉴宝大师》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既然已经画好了,那就开始切吧,希望这次也能先切出高绿来,有始有终嘛。”贺常和笑着打量了一下周围,疑惑的问道:“林跃呢?”

“他昨天突然昏过去了,现在还在医院,换个人吧。”贺幼藏淡淡的说道,不过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惋惜。

“好吧,林师傅有劳你了。”

贺常和话音刚落,人群中走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身荣乐轩的工作服,他道:“不麻烦。”

随后,林师傅走到切石机前,调整好锯片的位置,然后开启切石机,操作着切石机向下切去,随着林师傅的动作,周围的人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是涨是垮,就在这一刀了。

贺岚玥小脸也很紧张的,她紧紧的抓着自己爷爷的衣服,大眼睛紧紧的盯着飞速转动的锯片。

就在锯片马上切到翡翠表面的时候,一个声音猛地从厂房的方向传来。

“快停下!!!”

听到这个声音周围的人猛地一愣,林师傅也停下手里的动作,任由锯片疯狂的转动着。所有的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一个面色苍白的人朝着这里跑来,那个人赫然是林跃。

厂房口距离切石机的地方不太远,但就是这几步已经让林跃气喘吁吁,满头虚汗。

一直在周围看赌石的孙祥见状立刻上前扶住林跃。

“林跃你不是在医院吗?你怎么来了?”贺常和面带关心的问道。

“我没什么病,只不过有点虚弱罢了,所以就来了。”林跃摆手让孙祥让开,然后走到人群中。

他早上从医院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乏力,脑袋胀痛,立刻明白了这是用异能过度的后遗症,短暂的恢复后他就出院了,因为医院的床没有家里的舒服。他本想回家,可是惦记着昨天的那块毛料,于是来到了厂房,正好看到他们解石,想到昨天自己看到的情况,情急之下他只好大喊。

“这里只剩下最后一块毛料,没什么问题,你还是回家休息一下吧。”贺常和看林跃一脸虚弱的表情,劝慰道。

“不用了,我坚持的住。”林跃给了贺常和一个虚弱的笑容。

一旁的贺岚玥好期待打量着林跃,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林跃,这个厂房的人她基本上都认识,从来没见到过眼前的这个人,最让她感兴趣的是自己的爷爷对眼前人的态度。

“那好吧。”贺常和迟疑了一阵同意的点点头,然后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让我们停止?”

此时林师傅已经将切石机给关闭了,贺常和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林跃的身上,都不太明白眼前这个解石技术超群的年轻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因为这两条线画的不对,一旦切下去会把一块极品翡翠切坏的。”林跃说道。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群沸腾了。

这两条线都不对?这可是贺幼藏费了四十多分钟才画出的一条线,而且其中一条还是翡翠王画得更精准的一条线,难道都不对?

一时间所有人看林跃的眼神都变了,这小子是不是烧糊涂了?竟然敢说翡翠王错了,而他还是一个小小的切石工人,难道比一个翡翠王还要厉害吗!

面对着众人疑惑的眼神,林跃巍然不惧,这里只有他知道这块毛料内部的真实情况,这块毛料简直太邪乎了,表皮有一大块薄薄的翡翠层,中间有一大块全是厚厚的岩石,而在他的左下角有一块两个拳头大小的高品质翡翠,尤其是翡翠的中间翠肉绝对是罕见的极品,就那一点都可以抵消买这块毛料的钱,但是如果切错的话那后果只有一个——切垮。而贺幼藏连同贺常和画的两条线都是以表面的那块翡翠层为参照的,如果直直切下去的话那块极品翡翠肯定切成两半,直接就切坏了。所以他无论如何必须阻止,这也算报答贺常和的知遇之恩,虽然有可能暴露自己的异能,但他顾不得这么多了。

贺常和饶有兴致的看着林跃,问道:“哪里画错了?”

贺常和的话一时间把林跃难住了,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毛料上的两条线是根据各方面的因素综合考虑的,自己不可能从综合艺术考虑,再说他也不会。

看到林跃为难的表情,周围的人轻轻的笑了起来,笑中带着嘲讽。就在林跃考虑如何办的时候,周围的议论声大了起来。

“我就说嘛,翡翠王怎么会出错,既然说不出一二三来,那就解石吧。”

“对,贺老这条线绝对画的极为精准,小兄弟,别挡着了,赶紧解石吧,这里没人陪着你干耗。”

……

贺幼藏皱着眉头看着林跃,不知道眼前的人在想什么,难道真的有错吗?这怎么可能,自己可是根据最大的可能判定的。

贺岚玥此时看向林跃的目光中好奇心更重,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敢说自己的爷爷和哥哥错了,自己的爷爷可是翡翠王耶,怎么可能会错,可是眼前的大哥哥那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呢?

林跃思考再三,他虽然不知道怎么说,但他知道怎么画,于是拿起了细笔在翡翠的毛料的中间画了长长的一条线。

中间?

看到林跃画的那条线所有人都愣住了,中间可是松花最密集的地方,这一刀就会把本来可能做一个大件的翡翠切成两半了,这对翡翠的价值有着不小的损伤。

而且这条线也太幼稚了吧,哪有赌石的从中间开始切的,除了不知道怎么切石的菜鸟。

到林跃画出那条线,周围的人心中才肯定眼前的年轻人真的病得不轻,原本他们心中对林跃多少还有些期待,希望他能创造奇迹挑战一下翡翠王,可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化为泡影了。

贺常和看着林跃画的那一条线,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这一条线即使是刚入行的新手也不能画出这条线啊,可是林跃却画了他这条线,他望向林跃问道:“你画这条线有什么理由吗?”

林跃躬下身指了指底下一条很细的蟒带。那条蟒带很细而且显得很孤单,就像人的脸上一道伤疤一样很难看,周围也没有松花,若换做其他的毛料这条蟒带不可忽略,但是眼前的这块毛料却有太多更好的蟒带,不将这条蟒带考虑在内也在情理之中。

原来如此啊!

看到林跃指的那条蟒带周围的人恍然大悟,原来对方是根据菏泽条蟒带做出的判定啊,可是这条蟒带太不出众了,所以林跃做的判断很大可能是不对的,想到这,周围的人不由的笑了起来。

不是嘲笑,而是会心一笑。

恐怕只有入行懂一点知识的新手才敢无畏的做出这样的判断吧。

贺常和笑着走过来,拍了拍林跃的肩膀道:“这条蟒带我们也看到了,不过它太小了,这个表面上的蟒带松花比起来不值得一提,当然如果你判断的这条蟒带无错的话,那你画的线确实没错,但是还是不够精确,还有一点,切石讲究的是概率问题,自然要从概率大的地方下刀,所以你的那条线我不能采纳。”

林跃之所以不画的精确只是因为怕别人怀疑他有异能,所以只是大体的画了一下,虽然只是大体,但也很是可以了。

听到贺老这么说,林跃心中顿时焦急了起来,如果真的按照贺常和画的那条线来切的话,这块毛料基本上就废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