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胖妃重生:嫡女的复仇路太绝了小说,胖妃重生:嫡女的复仇路太绝了翠翠顾氏

小说《胖妃重生:嫡女的复仇路太绝了》是著名网文作者芃尘所著的一本小说,主角是翠翠顾氏。主要讲述了:宅子里。云妈是被饿醒的,到厨房一看冷锅冷灶,竟没人做早饭。太阳都照屁股了,这母女房门紧闭居然还没有动静!娘的,真是欠骂的两个贱人,于是怒气冲冲地一脚踢开房门。“你们两个贱人都什么时候还不……”话说一半…

胖妃重生:嫡女的复仇路太绝了小说,胖妃重生:嫡女的复仇路太绝了翠翠顾氏

《胖妃重生:嫡女的复仇路太绝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宅子里。

云妈是被饿醒的,到厨房一看冷锅冷灶,竟没人做早饭。

太阳都照屁股了,这母女房门紧闭居然还没有动静!娘的,真是欠骂的两个贱人,于是怒气冲冲地一脚踢开房门。

“你们两个贱人都什么时候还不……”

话说一半,想到这母女俩给自己赚钱去了,又听见隔壁翠翠震天的呼噜声,于是又气冲冲地踢开翠翠房门。

一把掀开被子,“啪”的一巴掌直接将睡梦中翠翠扇醒。

“你个死女人还不去做早饭!我们老张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娶了你这个懒货!”

这一巴掌下来,把翠翠打得晕头转向。

“娘,做饭的事,不是一直都是那个贱人的嘛,你一大早发这么大火气打我干什么。”翠翠一边揉着打疼的脸,一边还坐在床上,明显不想下床。

“你个懒货,人家母女给咱们赚钱去了,你能吗,你能你也不用烧饭!”那张东看她磨磨唧唧地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脚踹在翠翠屁股上,翠翠一时不查,直接趴在了地上。

“哎呦喂,你个天杀的,你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是我跑前跑后的伺候你,你现在好了,有力气了,就打我了是吧?”那翠翠也不是一直都是吃亏的主,直接坐地上泼皮哭嚎起来。

“你他妈的装给谁看,再不去做饭,老子休了你信不信?”显然,张东并不吃她那一套。

翠翠吓得不再哭嚎,擤了一把鼻涕抹在屁股上,不情不愿地出去了。

“娘,隔壁是不是都走了?”那张东三角眼咕溜溜的乱转,得到云妈肯定答复后,衣服都没来得及穿,直接跑到隔壁,一通乱翻。

什么都没翻到后,一脸猥琐的趴在顾氏睡得被子上,狠狠吸了一口,真他娘的香呀,比起自己老婆整天在被窝里放屁,这顾氏简直就是仙女。

云妈看着儿子这下作的样子,气得上去就给他几巴掌。

那张东浑不在意,又狠狠吸了几口,这一大早浑身的精虫都被勾了起来。

“娘,要不你再帮帮我吧?上次没睡成,我难受呀。”

“你个混账,上次受了那么大苦,你忘了不成,得亏菩萨保佑。”想到上次儿子差点死了,云妈还是心有余悸的。

“我不管,你看看翠翠那粗鲁样,从头发丝到脚指头我都是不满意的,而且,她还不能生蛋,这媳妇当初可是你给我娶的,如今儿子受这罪,你得负责。”

张东一直知道母亲对他娶了一只不能生蛋的鸡进家里耿耿于怀,甚至因为是她的主意,对自己十分愧疚,于是他每次缺钱嫖赌的时候,他都来这一招,百试百灵。

见云妈面露难色,张东直接撒起泼来:“我不管,我可是你亲儿子,你忍心看我相思成疾吗?”

相思成疾这四个字还是上次自己去妓院嫖的时候,听到一个穷酸文人说的,他觉得挺有文采,便记了下来。

听儿子这么一顿软硬兼施,云妈也应了下来,于是摘下自己脖子上的护身符,给张东戴上,嘴里还在念叨着:“这是我求的护身符,你戴着,保你平安,你想什么时候动手?”

“就今晚吧,你找个由头把那个贱丫头支走,每次她在都没好事。”张东临走,还不忘叮嘱一下云妈。

那云妈见张东走了,同款三角眼在房间里滴溜溜地转,又仔细的翻了一会,一无所获后,直接啐了一口,这穷酸样,还丞相府来的呢。

而此时母女二人正在山上仔细寻找,冬日的阳光暖洋洋地洒在山坡上,找了半天的苏悦也有点累了,喊来母亲准备休息一会。

那顾氏已经离苏悦有点距离了,听见女儿呼唤,也不再寻找,往女儿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一阵寒风吹过,旁边的枯草被吹得弯下了腰,顾氏的余光突然瞥见那片枯草中有一抹白色。

于是她停了下来,向枯草走去,一拨开,只见两三朵漏斗状的白色小花开在那里,因为没了杂草庇护,花瓣在寒风中颤颤抖抖的。

“悦儿,你来看看,这是什么?”顾氏并不认识曼陀罗花,赶忙招呼女儿过来。

还没走近,她便看到母亲手旁那白色小花,明显的漏斗状,不是曼陀罗花还是什么?她十分兴奋,一扫之前的劳累,跑到母亲身边。

“母亲,这是曼陀罗花,你运气真好,这花可比叶子毒多了。”顾氏看着眼前笑得明眸皓齿地少女,知道她要用这个对付庄子里三个人。

不过到底是妇道人家,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采下三朵白花,嗫嚅半天,还是开口:“悦儿,真的要这么做吗?”

苏悦听出母亲话里的犹豫,毕竟她是书香门第出身的大小姐。“母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难道你忘了张东那条色狗之前对你做的事吗?

母亲,我也不瞒你,那色狗之前没成功,也是我下了蟹粉,只是没想到那条狗运气足够好,误打误撞都吐了出去。”

顾氏想到自己之前差点受辱的场景,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在这阳光下竟打起了寒颤。

苏悦就是故意让母亲想起那夜屈辱恐怖的场景,不是她心狠,而是母亲太过纯善,如果不让她狠下心,就是回去了丞相府,也是被人算计的命。

她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待在母亲身边护着她,现在起,她必须让娘亲学会狠心和报复。

“母亲,原谅两个字,是懦弱的人说出口的。母亲,悦儿想保护你,悦儿也需要母亲的保护。”苏悦盯着母亲的双眼,一字一句,敲打在顾氏的心里。

是啊,悦儿需要她的保护……

但是这些年,她的懦弱,无能,真的保护了女儿吗?

从小到大,父亲都让她大度,谦让。就是在丞相府,自己挺着大肚子,丞相还领回来了一个柳氏,她虽心底酸涩,但是听丞相说柳氏带着一个孩子在外面多么地孤苦无依,心里也软了下来。

就是在自己母亲苦口婆心劝阻下,她还是做主,将柳氏纳进府里,从此自己的丈夫,基本再也没有进过她的房间,最后还落得娘两被扫地出府的下场。

看着眼前女儿因为长期没吃饱枯黄的头发,蜡黄的脸蛋,她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归根结底,悦儿跟着自己到这个地步,还是自己的懦弱害了她的孩子。

顾氏的双眼,逐渐清明。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