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嫡福晋福嬷嬷李氏四爷,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在线无弹窗阅读

小说《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叶小甜是网文大神哦,主角是嫡福晋福嬷嬷李氏四爷。主要讲述了:嫡福晋乌拉那拉氏端着茶盏,瞬间明白李氏这个作精是想拿她当枪去处置云舒。听李氏喋喋不休念叨了许久,乌拉那拉氏才缓缓开口:“云格格病了,多照应她一些也是应当的。”提到云舒的病,李氏更加来气,继续添油加醋向…

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嫡福晋福嬷嬷李氏四爷,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在线无弹窗阅读

《清穿:爷,福晋她又乌鸦嘴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嫡福晋乌拉那拉氏端着茶盏,瞬间明白李氏这个作精是想拿她当枪去处置云舒。

听李氏喋喋不休念叨了许久,乌拉那拉氏才缓缓开口:“云格格病了,多照应她一些也是应当的。”

提到云舒的病,李氏更加来气,继续添油加醋向嫡福晋进言:“嘴上说着是病了,谁知道人家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呢?她总窝在院子里不出门,也不给您请安,咱们估计就当她是真病了。只是为何四爷一去,她又好了?”

坐在下首的耿氏睁大眼睛,有些疑惑:“四爷一去云格格就好了?没听说呀,侧福晋您是怎么知道的?”

李氏脸色立马变得更难看,冷着脸训斥耿氏:“本侧福晋和嫡福晋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再说了,我如今掌管后院,你们院子里情形如何,我难道不该知道?不能知道?”

但打听别人院子里的事情就这么明晃晃被耿氏问出来,李氏脸上到底有些挂不住,找补道:“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各位妹妹?”

宋氏连忙出来打圆场:“耿格格年纪小,心直口快,没有别的意思,侧福晋您别跟她生气。”

耿格格后知后觉,发觉自己刚才仿佛打了李氏的脸,赶紧道歉。

“哼,你们以后都管好自己的嘴。”李氏对屋子里的侍妾格格们训斥了一句后,又转而看向嫡福晋:“福晋,我瞧着云格格生病是假,借机争宠才是真。这小蹄子实在猖狂,连福晋您亲自定下的轮流侍寝的规矩都敢破坏,我看她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

“福晋,您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蹄子,不能让她就这么打了您的脸面。”李氏一副为嫡福晋着想的样子。

嫡福晋抿了一口茶,对李氏微笑道:“大夫诊脉后,不是已经汇报了嘛?”

嫡福晋对众人道:“大夫说云格格自小就有体寒的毛病。平时瞧不出来,发作的时候很痛苦,且发作时也没什么规律。”

“她这病有些奇怪,单从皮相上倒看不出来什么,大夫也没试出来什么有效的法子。难为她,这么长时间,每次疼起来只能无奈忍着。”

嫡福晋很耐心的对众人解释了一番,而后看向李氏:“如今你掌管后院,大夫给云格格诊脉之后,应当也向你汇报过了。她的情况你既知道,又何苦去在意那一星半点的碳呢?”

“福晋说的是,云格格身子弱,照顾些也应当。只是妾身担心,这样照顾她是否太过?”李氏捏着帕子,做出一副担忧状:“遍观京城,没有哪家后院刚进九月就供炭的。且还不论多少,都由着她用。”

“这要是传出去,对云格格自己也不好吧?”李氏微微蹙眉,好像真的很担心云舒似的:“若外头人说她恃宠而骄,对咱们四爷名声也不好。福晋您说是不是?”

“外头的人也要讲理的。云格格体寒,咱们若苛待她,传出去对四爷名声就好?”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反问李氏:“还是说,咱们府上已经节俭到要限制一个病人用炭?以前我管家时,只要不越矩,东西都紧着你们用。如今你管家,连这么一点儿炭火钱都要算计?”

“要是传出去,你就不怕外面的人说你苛待后院姐妹?”

乌拉那拉氏根本就没打算克扣云舒的炭。不仅没打算克扣,甚至还觉得李氏被云舒气的跳脚令她十分解气。一番话说完,把李氏怼得直接熄火认怂。

李氏出身不高,自从十九岁进入四爷的后院,全靠生了几个孩子才站稳脚跟。熬了许多年,好不容易才熬到今天的位置。如今管家统共三四个月,被嫡福晋说的心里一紧。

要是被外面的人说她苛待后院姐妹,坏了名声,只怕这管家权又要交还给福晋了。

屈辱且不说,以后她也不能再给自己和几个孩子行方便。

李氏手里绞着帕子给自己打圆场:“都是一起伺候四爷的姐妹,妾身怎么会计较一点炭火钱呢。只是担心云格格恃宠而骄,影响她的名声。既然福晋您这么说,妾身照做便是。”

面上应着,心底却腹诽:这个该死的乌拉那拉氏,吃错什么药了?以前明明不怎么管事,今天竟然这样为云舒那贱蹄子出头?若是让这两人联起手来,将来还有她的日子过?

李氏在袖子里握拳,她得想个办法稳固自己的地位才好,不能让这好不容易拼来的地位有一丝丝被取代的风险。

且她今日在后院一众侍妾格格面前被嫡福晋扫了面子,一定要找补回来。云舒必须为她今日之辱付出代价。

云舒不爱打听,此刻根本不知道李氏正在地福晋跟前给她上眼药。她只裹着被子烤着炭火,思考着如何从四爷身上多弄点阳气。

左等右等,一直到邻近晚膳时分,好不容易才等到四爷从户部回来。

福嬷嬷瞧出云舒盼四爷盼了一天,早早就让喜儿去二门上打听着。四爷一回府,福嬷嬷便立刻向云舒汇报:“格格,四爷回来了。”

云舒连忙把四爷昨日那件披风拿给福嬷嬷:“把这个送到前院书房去,顺便问问四爷,要不要来咱们院用晚膳。”

四爷若是来,她一定要趁着晚膳的机会多吸点阳气,顺便看能不能讨个他贴身的东西留着。

福嬷嬷刚伸出手,还没接过披风呢,四爷却已经进来了。

门口苏培盛憋着笑。

四爷今儿个一回府,就问他昨儿穿的那件披风弄哪儿去了。苏培盛想起来是落在云舒院里,当时就要派人来取,四爷却径直朝云舒院子方向走过来,说:“爷亲自去,顺便看看她今天有没有偷懒不练字。”

站在门口的苏培盛悄悄给福嬷嬷和宁儿顺儿使眼色,示意她们都赶紧下去。

三人心领神会,屋里很快就只剩云舒和四爷,披风还在云舒手里,叠的整整齐齐。

云舒连忙撩开裹着的被子,起身请安,并且双手奉上披风,看起来十分乖巧。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