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全文免费阅读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步千里的一本新书《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主角是顾梅朵老孙氏小五。主要讲述了:顾梅朵正准备上山,她娘陶氏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朵朵啊,快去看看小五吧!”顾梅朵一看陶氏的神情,知道小五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她三步五步来到小五住的房间。小五躺在床上,两只大眼呆呆的,无力地睁着,呼吸急促,…

小说《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全文免费阅读

《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顾梅朵正准备上山,她娘陶氏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朵朵啊,快去看看小五吧!”

顾梅朵一看陶氏的神情,知道小五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她三步五步来到小五住的房间。

小五躺在床上,两只大眼呆呆的,无力地睁着,呼吸急促,浑身滚烫。

顾梅朵一把抱起小五,叫道:“小五,小五,听得见姐姐说话吗?”

小五脑袋慢慢地转向了顾梅朵,点点头。

“娘,你在家,我带小五找大夫。”

顾梅朵一把扯过床上的一床破棉被,把小五包裹起来,抱着就奔镇上去。

镇上的医馆里,“大夫,快来看看我弟弟,他发烧烧得厉害。”

老大夫给小五把脉,“唉,这孩子底子太虚了,气血两亏,这是气血不足加上外感风寒。怎么这么大意呀,孩子烧成这样才来看。”

顾梅朵都要急死了,不顾老大夫的话,着急地说:“大夫,您快给开药吧,再不退烧,我弟弟要烧坏了。”

老大夫摇摇头,“唉,我尽力吧。”

顾梅朵一听这话,心如刀割:“大夫,你一定要救救他,他可聪明了,他又乖又懂事,是个好孩子。”

老大夫拿出笔开药方,顾梅朵疯了一般跑出去,很快抱了罐白酒回来。

顾梅朵把小五的衣服脱-光,用手蘸着酒擦试小五的全身,尤其是脑门儿,腋下,手心和脚心,蘸着酒反复擦试。

老大夫目瞪口呆:“你这是干什么?还折腾孩子干什么。”

顾梅朵来气了,老大夫这慢性子真让她着急,“快去熬药,在这磨蹭什么。”

老大夫的性子倒是好,体谅她心疼弟弟,就找个伙计,让伙计去后面熬药。他自己则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顾梅朵给弟弟擦身子。

顾梅朵用酒把小五浑身上下擦了一遍。这时伙计端着煎好的药过来。

顾梅朵又取了一只碗,两只碗倒着,让药液尽快变凉些,然后抖着手给小五喂下去:“小五乖,听姐姐的话,把药喝了就好了,就不难受了啊。小五,听姐姐的话哈。”

小五,你千万不能有事呀,你的亲姐姐为了你们都不在了,你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呀。

小五用力睁开眼睛,看了看姐姐,慢慢张开小嘴儿。他很想听姐姐的话,可是他实在是太难受了。怎么喝也喝不进去

顾梅朵的眼泪刷地流下来:“小五别吓姐姐,好好吃药,吃了就好了哈。”

小五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吞咽困难。

顾梅朵拿过药碗一口喝进嘴里,然后俯身对着小五的嘴哺喂过去。半碗的药汁,小五喝进去有大半儿。顾梅朵心下稍安。

她轻轻地揉着小五的手,她多么希望能把自己的力量传给小五呀。

看到床边站立的老大夫,顾梅朵说:“老人家,您快来看看我弟弟好了没有?”

老大夫无奈摇摇头,“唉,你以为这药是老君的仙丹呐,吃下去就好?”

仙丹?仙丹!!

一道亮光在顾梅朵脑海闪过,她“忽”地站起身,“啪”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又飞一般冲了出去。

很快又跑回来,端起桌上所剩无几的药汁,喝进嘴里,然后低头喂给小五。

喂过之后,扒开小五的嘴,确认药汁都喝进肚里,这才放了心。

顾梅朵你个蠢货,险些酿成大祸。顾梅朵在心里骂自己,一着急把自己的空间给忘了。

她轻轻地抱起小五,轻轻地拍着,哼着前世她哄弟弟妹妹们的儿歌:“小宝宝,睡觉觉。早晨起来身体好。你跑跑,他跑跑,一跑跑到桃花岛。”

虽然明知道小五一定会好起来,顾梅朵心里还是很担心,就怕小五出什么意外。多乖的孩子呀。

她一会儿摸摸小五的额头,一会儿摸摸小五的腋下,感觉到小五的体温慢慢降了下来,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还是不肯把小五放下来,就这样抱着。

“老大夫,您给看看,我弟弟好些了吧?”

老大夫很无奈,却也感动于她对弟弟的疼爱,于是摸上了小五的脉搏。

“嗯?”手下强而有力的脉搏,让老大夫感到很震惊。

难道真是吃了仙丹了吗?

“小姑娘,你刚刚给你弟弟吃了什么药了吗?”

顾梅朵摇摇头,答非所问:“老爷爷,我弟弟是不是快好了?”

笑话,丹药的事能说吗?

老大夫点点头:“放心,你弟弟他没事了。我再给他开一副药,回去想吃就吃,不想吃可以不吃。”

顾梅朵彻底放下心来,药钱先欠着,抱着小五回家了。

陶氏见小五-不烧了,呼吸均匀,香甜地睡着了,也放下了心。

“娘,你照顾好小五。”陶氏答应了,不知道顾梅朵要干嘛去。

顾梅朵气势汹汹来到正房,走进老孙氏的屋子里,一把扯下柜子上的铜锁,把里面的一篮子鸡蛋拿了出来,起身就往外走。

随后跟进来的老孙氏一见,“嗷”一声大叫起来:“你个小混蛋,放下我的鸡蛋。”

顾梅朵气愤地说:“我娘天天喂鸡,我们四房却从来都没有吃过鸡蛋。你天天给你那些孙子开小灶,我哥哥弟弟难道不是你的孙子,不姓顾吗?”

如果不是这死老太婆克扣四房的口粮,小五也不至于有这场病,如果不是自己有空间,小五可就……

老孙氏堵着门,要自己那篮子鸡蛋。

顾梅朵轻轻一扒拉,老孙氏退后几步。顾梅朵提着篮子回自己屋里:“娘,给小四小五蒸蛋羹吃。”

顾家没分家,还在一起吃饭,家里所有的粮食都是老孙氏把着。谁想私下吃点儿东西,绝无可能。但每家都有个灶,用来烧火取暖。

老孙氏疼爱那几个孙子,经常给他们开小灶。四房却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再加上平时吃的也少,所以四房的几个孩子都瘦弱不堪。

小四小五最小,因为经常有原主和陶氏省下的饭,他俩还能多吃一点,原主也为此付出了生命。

一想到偏心的老孙氏,想到刚刚原主用命护着的小五差点没命,顾梅朵不由怒火中烧。

刚刚在医馆里看着小五出气多,进气少的那一刻,她差点儿崩溃。

“啪”一声,顾梅朵回头一看,是跟她进来的老孙氏打了陶氏一巴掌。老孙氏打了儿媳妇,还要来夺顾梅朵手里的鸡蛋篮子。

顾梅朵岂能让她得手,她一手护着篮子,一手掐着老孙氏的衣领,“再打我娘,我掐死你。”顺手把老孙氏推出门外。

顾梅朵走进屋里,捡出十来个鸡蛋,提着篮子走了出来,回手把门关上,拽着老孙氏来到正房院儿里。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