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离谱!我们全家都在苟小说,离谱!我们全家都在苟全文在线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青椒肉虾的新书《离谱!我们全家都在苟》,主角是乾天宗秦余少安老者。主要讲述了:如果说雨天尘来者不善的话,那乾天宗的人就是摆明了要砸场子了。满堂宾客无不哗然,这可是乾天宗,怕是随便抬抬手指都能将秦家碾死。秦云昭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浓郁的杀机,回身朝着风四望去。风四无奈的摊了摊手,一…

离谱!我们全家都在苟小说,离谱!我们全家都在苟全文在线阅读

《离谱!我们全家都在苟》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如果说雨天尘来者不善的话,那乾天宗的人就是摆明了要砸场子了。

满堂宾客无不哗然,这可是乾天宗,怕是随便抬抬手指都能将秦家碾死。

秦云昭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浓郁的杀机,回身朝着风四望去。

风四无奈的摊了摊手,一时满脸苦涩,他也想知道这究竟特么是怎么回事?

只不过秦云昭自然不会听他解释,只当这些人也是风四招惹来的。

风四的眼神中同样杀意凛凛,趁着众人不注意,朝着后堂之中退去。

不管这些王霸蛋是从哪冒出来的,一定要趁着场面失控前,尽快想办法解决此事。

不然这口黑锅他是背定了。

坐席之中的雨天尘同样眉头紧锁,这桓宜城好歹是宋国的封城,大齐的乾天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眼下情况未明,雨天尘亦是不动声色。

“在下秦家秦云昭,今日乃是我儿大婚之日。诸位兴师动众而来,可是我秦家有什么得罪的地方?”

“少废话,把杀害我儿的凶徒交出来,否则老夫让你全府上下鸡犬不留。”

砰!

“你好大的口气,这里是宋国的桓宜城,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大言不惭了。”

这时只见坐席之上,一名围着貂绒大衣的青年忍不住拍案而起,对着眼前的黑衣老者厉声呵斥。

开口之人正是顺风镖局的余少安,眼看着对方如此蛮不讲理,余少安却是有些坐不住了。

秦珏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这满堂宾客虽多,但敢于仗义执言的却只有余少安一人。

“找死!”

黑脸老者闻声,袍袖一挥,一道凌厉的气劲朝着余少安暴击而来。

“少爷小心。”

不等黑脸老者的掌风落下,余少安身后的护卫一步踏出,手中长剑在空中一阵搅动。

两股强横的劲气对轰在一起,余少安身前的茶几都被震得碎裂而开。

余少安的护卫蹬蹬向后退了三步,一股凌厉的剑气泄入了脚下地板之中。

乾天宗的黑脸老者同样后撤了半步,目光中闪过一抹警惕之色。

“七杀剑冷君豪。”

因为顺丰镖局的余老镖头常年在外走镖,这才特意安排了一名高手在身边保护余少安的安全。

这冷君豪原本是岭南有名的剑客,凭借一套祖传的七杀剑,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声。

“少爷,你没事吧!”冷君豪连忙朝着余少安询问道。

余少安脸色煞白,明显有些被吓到了。

“我没事,冷叔,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秦家。”余少安咬了咬嘴唇,似乎也看出了对方并非善茬。

冷君豪不禁面露为难之色。“我尽力而为。”

冷君豪虽然在江湖上小有名声,但本身修为只有元灵境巅峰,与对方相差甚远。

真要动起手来的话,他绝不是这黑脸老者的对手。

冷君豪这才缓缓上前,朝着乾天宗的黑脸老者拱了拱手。

“想必阁下应该便是乾天宗的宗主,黑面阎王楚江河楚老前辈吧?”

楚江河轻哼一声道:“既然知道老夫的名讳,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冷君豪冷笑一声,朝着身旁的余少安指了指。

“楚宗主见谅,这秦府少爷乃是我家少镖头的至交好友,对于秦府在下也算十分了解。

秦府上下都是地地道道的本分商人,还请楚老前辈能否看在顺风镖局的面子上暂息雷霆之怒,这件事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楚江河面色阴沉,一双拳头攥的咯咯直响。

“误会?我儿自天枢学院假事归来,却于数日前与一名宗门长老遭人截杀于黄沙岭,碰巧当日秦府的商队途径黄沙岭。

我儿即便不是秦府之人所杀,定然也与他们脱离不了干系。

想拿顺风镖局来吓我?

今天别说是你,就算是余铁雄那老匹夫在此,老夫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识相的赶快滚到一边去,要不然别怪老夫不留情面。”

冷君豪面色一沉,显然今日之事已经无法善了。

当听到楚江河忽然提到黄沙岭三个字后,秦珏这才恍然大悟。

难不成几天前他们在黄沙岭杀的那两个贼人,竟然是乾天宗的少宗主和长老,这也就难怪那老者有着元灵境修为。

秦府内一时间鸦雀无声,气氛沉重的让人有些难以呼吸。

满堂宾客只觉得有些坐立难安,如今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就在这时,忽然府外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堂外望去,心道难不成又有人来找麻烦?

不多时,两名慕容家族人抱着一堆贺礼朝着府内走来。

“慕容家前来恭贺秦府少爷大婚……”

两人站在喜堂之中,忽然只觉得如坠冰窖一般。

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朝着两人盯着,盯得两人有些毛骨悚然。

两人有如芒刺在背,连忙朝着喜堂正中的秦云昭拱了拱手。

“秦家主,这是我们家主特意命人准备的贺礼……”

秦云昭的眼神犹如刀锋一般朝着两人扫视而过,嘴角忍不住一阵抽动。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叉出去。”

真他娘的晦气!

这死太监和黑脸怪来闹事也就算了,慕容家这种跳梁小丑也要来恶心老子不成?

秦府的护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将两人架着朝府外拖拽而去。

“你们干嘛。我们真是是来送贺礼的……”

“秦家主,你怎可如此无礼。”

很快两人在秦府护卫的拖拽下被丢出了秦府,贺礼哩哩啦啦的洒了一地。

楚江河的双眸中满是血丝,一股磅礴的内元之气顷刻间爆发而开。

“你们闹够了没有。老夫没时间看你们杂耍,十息之内若是不交出杀害我儿的凶徒,老夫要你们所有人为我儿陪葬。”

秦珏和沈青汐皆是心头一紧,暗中运转内元准备随机应变。

坐席之中,雨天尘双眸微闭,不停用食指敲打着桌面。

忽然耳畔之中传来一阵破风之声,雨天尘手掌微微扬起,一道黑色的令牌紧紧的攥在他的掌心之中。

雨天尘眉头微蹙,目光朝着周围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人。

慵懒的目光朝着手中令牌扫了一眼,雨天尘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