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他有十万狗兵狗将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他有十万狗兵狗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推窗望岳,主角是李福根吴月芝。主要讲述了:第四天,他给媒人捎话,退亲,定钱也不要了,发财吧,实在是怕了,自己甚至不敢在小樟村待了,跑去了省城。段老太接到这个信,目瞪口呆,她这些天看李福根,恨不得生吃了他的感觉,这会儿却不得不问了:“福根,月芝…

他有十万狗兵狗将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他有十万狗兵狗将》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第四天,他给媒人捎话,退亲,定钱也不要了,发财吧,实在是怕了,自己甚至不敢在小樟村待了,跑去了省城。

段老太接到这个信,目瞪口呆,她这些天看李福根,恨不得生吃了他的感觉,这会儿却不得不问了:“福根,月芝跟章老板的八字,就这么犯冲?”

“是。”李福根老气横秋的点头:“他们的八字,单独的还好,凑到一起,那是双煞,就是青龙配白虎的意思,非得有一个死,不死不休。”然后又补一句:“师父以前专门跟我说过这种八字。”

苛老骚那个人,段老太心里一直还是有些畏服的,听说是苛老骚生前就排过,她再也没话说了。

到是吴月芝不怎么信,因为事前听李福根漏过点口风啊,晚上歇凉的时候,她又搬条椅子出来了,稍坐得远了一点点,看着李福根,脸上的神情,要笑不笑的:“根子,没想到你这么诡。”

李福根不敢解释狗语的事,但也不愿骗吴月芝,就对着她嘿嘿傻笑,吴月芝脸上红了一下,嗔道:“傻笑傻笑的。”

她轻嗔薄怒,娇美无限,李福根心中一热,把椅子搬过去,伸手又一下握住了吴月芝的手。

“呀。”吴月芝轻轻叫了一声,挣了两下,没挣脱,其实她也没用什么力,她的手软绵绵的,握在手里,就像握着一块软玉。

李福根心里热火得厉害,不过他也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就只看着吴月芝傻笑。

“就只会傻笑。”吴月芝羞嗔一声,却轻轻叹了口气,道:“不过这么一来,四村八里都传到了,姐以后真的要嫁不掉了。”

李福根心中一热,冲口而出:“那你嫁给我好不好?”

吴月芝幽幽的看着他:“姐是个寡妇。”

看到吴月芝这种微带着凄苦自怨的眼光,李福根一下子冲动起来,也不知哪来的胆子,猛一用力,一下把吴月芝拉了起来,一把抱在了怀里:“姐,我不嫌的,我就喜欢你,天下所有的黄花女全加起来,都赶不上你一根头发。”

“呀。”吴月芝猝不及防,跌坐在他腿上,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听到他这话,又羞又喜,看着李福根,道:“根子,你说真的?”

“是。”

李福根心中一炸,仿佛魂儿都飞起来了,他不由自主的,紧紧抱着吴月芝,一下就亲住了她的嘴。

吴月芝给他亲了一下,慌忙就挣开了,羞嗔道:“小小在呢,给人看见。”

章祖铭退亲的当天,段老太就回去了,但没隔两天,她又来了,居然又给吴月芝找了个对象,姓马,叫马克理,新死了婆娘,看了一眼吴月芝的照片,迷死了呢。

李福根心中发苦,那夜亲了吴月芝后,吴月芝怕羞,没再给他机会,他也没敢强逼,但心中满溢着幸福,走路都像在云里飘着一般,但段老太这一下,却就象是照头往他身上浇了一盆冷水。

他是什么?一个小农民而已,他有什么,一幢到处漏雨的烂房子,还有八分多田,再也没有别的了。

晚上,段老太又出去吹嘘了,吴月芝搬条竹椅子出来,坐到李福根边上,看他不吱声,她主动伸手握着了李福根的手。

“姐。”李福根叫,有些想哭的感觉。

吴月芝不应他,就只是看着他,那眼光里的情意,就像天上那月亮的光,怎么装也装不完。

李福根明白了,吴月芝拗不过她妈,但如果他肯努力,或许还能留她下来。

她握着他的手,就是无声的鼓励。

“姐,这件事你交给我,我一定要娶你,一定。”

吴月芝的鼓励,让李福根心中涌起千万倍的斗志。

吴月芝柔柔的一笑,身子俯过来,在李福根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李福根身子像触电一样,幸福感刹时又填满了整个心胸,不过他没有抱吴月芝过来。

这个时候,他不要勉强吴月芝,不要让她为难。

他相信,他一定可以打败那个什么马克思的道理。

段老太回来后,吴月芝就回屋睡觉了,李福根立刻让黑豹请老四眼来。

他狗眼一转,对李福根道:“要不请老药狗过来商量一下,以前单家老爷子在的时候,经常有厉害的人请他出诊。”

李福根当然不会反对,黑豹到竹山高处叫了几声,远处有狗应,到快十二点钟的时候,老药狗气哈哈的跑过来了。

“大半夜请你来,不好意思。”虽然是狗,李福根也做人看,先道了歉,然后把事情说了。

“这个。”老药狗没直接给出主意,却道:“大王,我有个建议,请大王下令召唤大官人吧,大官人以前的主家,是个大老板,这方面,它最有主意,不过后来他主人出国了,没有带它,现在在外面流浪呢。”

老四眼也在一边点头,对李福根道:“大王,老药狗这建议好。”

李福根立即点头同意,老药狗便去竹山顶上叫了几声,远处有狗应,消息也就发出去了,犬吠千里,传得很快的。

老药狗当天晚上便没回去,它说,自单老爷子过世后,它在单家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回不回去,都无所谓,李福根便让黑豹陪它。

当天晚上,大官人没有来,第二天,那个马克理却来了,也是四十来岁的人,同样一个啤酒肚。

这一次,段老太事实就警告了李福根,不许开口,李福根索性就不在家里呆着,远远的看了马克理一眼,背着箱子出去了,当然,黑豹留在家里,有什么消息,黑豹都会通知他,而且黑豹也向他保证了,那个马克理若敢当场发狂,调戏吴月芝,那它绝不会客气。

晚间,歇凉的时候,吴月芝又坐到了李福根边上,主动握着了他的手。

吴月芝的手,居然有点儿发凉,而且好像微微有些颤抖。

李福根双手握着她的手,不敢用力,仿佛是在守护这世上最珍贵的一朵花:“姐,我知道你尽力了,剩下的交给我,我一定会把你留下来的。”

“嗯。”吴月芝看着他,眼眸中,是无限的情意。

段老太回来的时候,吴月芝立刻就进了屋,现在段老太防着李福根呢,防贼一样,吴月芝不想李福根为难。

李福根也不理段老太,就坐在地坪里,老四眼老药狗都来了,到十一点多钟的时候,大官人终于来了。

“叩见大王。”

闻到李福根身上的气味,老药狗又打了招呼,大官人比当日的老四眼更加恭敬。

李福根忙请它起来,听李福根说了事情经过,大官人一脸的不屑。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