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江湖之千术之王唯吾独尊,江湖之千术之王小说免费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唯吾独尊的新书《江湖之千术之王》 ,这是一本都市日常小说,主角是上官佟顾飞。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装的像一点。今天不用他找我,我就主动找上了他。我的表现,绝对像个赌徒,昨天跟着他我赢了不少,今天我一看到他就跟饿狼看见羔羊似的扑了上来,打的什么心思,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哎呦哥,你可算来了!”……

江湖之千术之王唯吾独尊,江湖之千术之王小说免费阅读

《江湖之千术之王》 免费试读

为了装的像一点。

今天不用他找我,我就主动找上了他。

我的表现,绝对像个赌徒,昨天跟着他我赢了不少,今天我一看到他就跟饿狼看见羔羊似的扑了上来,打的什么心思,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

“哎呦哥,你可算来了!”

我装出激动的样子,跟他套近乎。

青年一笑,嘴里叼上一根香烟。

“赢了输了?”

我激动的样子立马变成了苦瓜样,不用说话,只是这幅表情就能让他明白我是赢是输。

接着我跟他一块上了赌桌。

一开始赌的时候,这青年并没去昨天那个荷官所在的桌子。

我暗暗皱眉,我已经跟肥猪说了要抓千,但看这人的意思,今天好像不准备圈钱啊。

做老千的,手上有一百块钱,就敢说整个桌子上的钱都是他的,再夸张点,整个赌场的钱都是他的。

但出千也讲究一个节奏,今天输,明天赢,今天赢,明天输,或者连续输几天小的赢一天大的。

高明的老千懂得收敛,赢个差不多就换地方。

前者,我不担心,只要青年不跑,我就总能抓住他。

如果他们是准备跑路了,而且今天还不赌,那我就有点担心了,不抓到千,我就等于赔本赚吆喝。

在这张桌子上,青年连输了好几把。

我小声的抱怨说:“哥你还行不行,都输出去多少了……”

青年面色也变的有点难看起来,但一看他那镇定的眼神我就知道,他是装的难看,毕竟,没道理输了钱还高兴的。

他起身挥了挥手,说:“不在这玩了,换地方。”

我心里一动,这是要开始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青年就去了那个荷官的那一桌,我也跟了过去。

恰巧,这时候那荷官正在拿新的扑克牌出来,还让赌客们检查这牌有没有问题。

赌客们一个个检查,都检查的很仔细,青年跟我也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下,然后纷纷表示没问题。

恰巧,这时候我看到场子门口进来一人,肥猪。

他扫了场子一眼,看到我后,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场子位于入口一侧的小门前,开门走了进去。

我心里一动,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连连“啊”了几声,随后我捂着手机对青年说:“兄弟,我去接个电话,等我,你今天可别走,我回来还得跟着你下注呢?!”

青年看了我一眼,乐了,并冲我摆摆手。

我小跑着跑了出去,回头看看那青年还有荷官都没怎么注意我,我便转身不动声色的去了之前肥猪进去的小门那。

小门里面的空间并不大。

二十来平的小房间,打开门进去,门的左边只有简单的一个长条沙发和一个茶几。

在沙发上,还坐着两名身穿黑衣的大汉,面向上看就有些凶狠劲。

门的右边,是一个饮水机,旁边还有一个小桌子。打量右边的时候我注意到,这右面其实是一面大的单向玻璃,从外面看的话,是镜子。

站在小桌子的前面,能清楚地看到赌场内正在发生着什么。

在最里面,正对门的位置,一张褐色的老板桌椅,桌子上有一个水晶烟灰缸,上面边沿的位置正燃着一支刚刚点燃的雪茄。

此时肥猪正坐在黑色皮质的老板椅上。

“抓到了?”

肥猪有些狐疑的样子,同时眼神也带着警告的意味,似乎是在警告我,不要浪费他的时间。

我点点头,掏出烟来点燃了一根,说:“你这里有扑克牌吗?”

他也不说话,拉开抽屉扔给了我一盒没开过的扑克牌。

“八副。”

他依言给了我八副扑克。

我一边一一打开,拿出扑克,我一边说:“你们监控室在哪,有监控盯着的话,会更清楚一些。”

他拿起放在烟灰缸上的香烟,起身走到了桌子左边的墙前敲了敲。

空的,我听得很清楚,里面很明显传出了空洞的声音。

不一会,墙开了……准确的说,墙上有一道门开了,不过这道门上刷了跟墙一个颜色的漆,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从打开的门往里面看,能看到里面有一面墙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显示器,显示器上还有一个个的小格子。

很显然,这是监控室。

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就觉得这房间太小了,不像是外面看起来的那么大,原来是因为这个房间被隔成了两个。

这也不难理解,任何赌场,监控室和保险柜一样,都是最机密的地方,藏得再严实也不为过。

肥猪叫了我一声后,我跟他一块进了监控室。

监控室里很大,沙发,饮水机,就连床都有两张,分别贴着门的两边放着,甚至还有两个柜子。

可以看到,在右边边角上,还有个小门,那应该是卫生间。

看这里的生活设备这么齐全,不难想象,负责监控的人,日常就是住在这的。

监控室正对门的那面墙上,一共挂了十几台的显示器,都在显示着监控画面。

挂在墙上的显示器下面,是一个紧贴着墙的长条桌子。

桌子旁边是两张带轱辘的椅子,此时一张椅子是空的,另一张椅子上正坐着一人,还有一个人则是过来给我们开门的。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这门是单向的,只能在里面开,而不能在外面开。

“吴总。”

见到肥猪,两人分别打招呼,同时扫了我一眼。

他们负责监控,对我当然不可能陌生。

“可以开始了。”

肥猪示意我,我先是在监控墙上找到了青年,让监控员调一个他的画面,然后又调出了荷官的画面,最后是一个广角的画面,就是能看到桌上任何人的画面。

眼瞅着荷官开始洗牌,八副牌一起洗,手法很是花哨,我也开始洗牌,手法跟那荷官一模一样。

这里要特意说一下。

百家乐的玩法,不是一副牌,而是八副牌,或者四副牌。

而肥猪的场子里,百家乐都是玩的八副牌,

洗牌之后,荷官发牌,我也发牌。

随后,不等桌上的人开牌叫牌,我就把牌都开了,并指了指其中一个八一个九的一对牌。

“8点9点,七点,不是很大,但另一副牌两个皮蛋,0点,胜负没有悬念。”

说完,我就把牌收起来扔到了一边。

而监控上,当青年开牌的时候,正是8点9点两个数。

一个梅花,一个方片,就连花色,跟我发出来的牌都不带差的。

而作为庄家的荷官开牌时,也正是两个皮蛋。

两个监控员看我的眼神明显变了变。

他抽着雪茄,一言不发,只是看着。

当那一桌的荷官继续发牌时,我也在继续发牌。

“这次桌上闲家7点,庄家4点。”

我翻开了我这边发的牌。

闲家的牌是一张10一张7,7点,庄家的牌是一张J一张4,4点。

两把下来,看着荷官在洗牌,我也洗了洗牌。

“连赢了两把,这把他会输。”

我点了点监控器上青年的脸,随后发牌。

这一把,青年只有3点,而荷官代表的庄家却有6点。

三把下来,我看向肥猪,这时的他,终于不再用怀疑的眼神看我了。

“这种出千方法,叫完美洗牌,可以随意控制发出去的牌的大小,百家乐416张牌,每张牌在什么位置,靠完美洗牌法,可以随意去控制。”

完美洗牌这种出千的手法,说不上多么高明,但很新颖倒是真的。

两年前,也就是九八年的时候,它才刚出现在美国,这我也是在监狱时,朋友探监时说的。

咱这边的赌场也好千手也罢,都比较落后,在美国那边,完美洗牌已经是常见的出千手法了,并会被刻意针对。但在国内却依旧属于新玩法,属于不会被针对的出千手法之一。

“那人是专门负责赢钱的,荷官负责出千。”

接着我又把我是怎么发现问题的过程说了一下。

“其实完美洗牌这门技巧,如果不是看见了老千洗牌,在出千的过程中并不起眼,属于很少被抓的那种,也就是我那天跟青年赌的的时间比较长,再加上可能荷官也压根就没有戒备我的意思,所以她洗牌的时候,才被我抓到了不对。”

其实这段话里,我还藏了一句,但凡荷官小心一些,也不至于被我抓个正着。

若是荷官真小心隐蔽了的话,我也很可能抓不到千,到时候我这边可不好交代。

所幸那荷官没那么小心,被我抓到了,可以说这趟活,我已经可以收工了。

“佟老弟可以跟我去一趟赌桌吗?”

这时肥猪一根雪茄正好抽完,丢了烟头冲我吐出了一团烟雾,一副不容置疑的说。

我眉头一皱,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这几个意思?信不着我?

抓千有抓千的规矩。

抓千的人,不能在赌桌上直接把老千揪出来。

抓千的人也好,出千的人也罢,说白了,其实大家都是同行,今日留一面,来日好相见。

往好听了说,是顾及面子,但其实实际情况是。

真当面揪出人家来,这仇可就结下了。

人人都有几个朋友,况且人家真要认怂赔钱,赌场也不会把人家怎么样。

那你抓千的人以后会不会担惊受怕?!

遇到不怕事的,事后找上你又怎么办?!

即便有抓千抓现行这样的说法,也并不是让抓千的人当面把千揪出来,这句话主要针对的,其实还是雇主。

而此时吴总说这话,显然就是不顾规矩。

我眼神越来越深沉。

肥猪尽是从容和沉稳,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这不合规矩。”

我的拒绝,并没让他有多意外。

他说:“那佟老弟可以把后面几把的牌也发给我吗?”

我愣了愣,心里清楚,估计肥猪是想当面把千揪出来。

只要不带上我,这里是他的地盘,荷官也是他的人,他想怎么做,我既干涉不了,也不想干涉。

于是我就把后面四五把的牌都发给了他。

“如果不洗牌的话,后面几把,青年的牌就是这些。”

肥猪点点头,出了监控室,我也跟着走了出去。

随后肥猪便出了小房间,随手点了两个人,接着便直奔那张玩百家乐的赌桌而去。

我站在单向玻璃窗前看着,并注意到,随着他带人往那边走,赌场里的工作人员,如荷官,如服务员们,都瞩目过去。

走到近前,肥猪让一个坐在青年身边的人让开,他坐了上去。

肥猪的出现,让荷官面色一变,连连给青年使眼色。

“啪——”

也就在同时,肥猪点燃了一根雪茄,淡淡看着荷官。

“不要洗牌,接着发牌。”

荷官面色一变,哆嗦着,但在他眼神的逼视下,依旧发起了牌来。

青年把牌拿在手里,正要开牌,肥猪已经抬手把两张牌放在了桌子上。

一张方片A,一张梅花6。

桌上的人都不知道肥猪是什么意思,但他是老板,也没人敢说,一个劲的催青年开牌。

青年额头冷汗都冒了下来,眼神也逐渐变得恐惧起来。

不难看出,他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我站在单向玻璃窗前,只是看青年恐惧的眼神,扭曲的面部表情,就能知道他内心是在受着什么样的煎熬。

青年到底还是开牌了。

一张方片A,一张梅花6。

数一样,花色也一样!

所有人都是一惊!

青年面沉似水,荷官低着头,动都不敢动一下。

桌上特别的沉静……显得有些诡异。

肥猪抽着烟,说:“继续发牌。”

我清楚的看到,荷官的身子都抖了一下。

“继续发牌。”

他淡淡的重复了一句。

荷官颤抖着手,哆嗦着身子,一张一张的把牌发了出去。

依旧不等青年开牌,肥猪直接拿出两张牌,并把牌翻了开。

一张黑桃4,一张梅花5,9点!

所有人,桌上的赌客也好,周围的赌客也罢,全都意识到了什么。

这一刻,青年和荷官的面色皆都苍白如纸!

“开牌。”

他抽着雪茄,淡淡的对青年示意。

青年颤抖着手,把牌翻了过来。

一张黑桃4,一张梅花5,9点。

一样,赫然一样!

“我草你妈,出老千,老子剁了你的手。”

同桌的赌客之一猛地站了起来,手从后腰一抹,一把刀就出现在了手上。

“妈呀!”

青年怪叫一声,站起来就要跑,但早就有两个人牢牢的按住了他,他一点都动弹不得,同时也有人按住了那个拿刀的人。

“吴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家伙出老千,按规矩,就应该剁手!”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嚷嚷着剁手,挖眼之类的话。

吴老板淡淡的道:“各位,场子肯定不会不按照规矩办事的,不过,这是我们的家事。”

言下之意就是,这件事,别人都管不了,只能他来管。

所有人一愣,接着都明白了过来。

荷官跟着出千,这事可不就是人家赌场的家事吗?

荷官这时候直接跪在了他面前,哭的稀里哗啦的,一边抱着肥猪的腿,一边嚷道:“吴总,我错了,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

我清楚的看到,肥猪的脸上带着不耐,脚上直接踹在了那荷官的肚子上,那皮鞋可能都刺进了那荷官的肚子里!

我站在单向玻璃前看着,面露不忍之色……

“剁她指。”

踹走了荷官,肥猪淡淡的安排道。

有两人应了一声,冲上去,也不管那荷官怎么挣扎,怎么尖叫,直接把她的手指给多了下来

周围的人纷纷吹起了口哨,笑了起来。

抓千有抓千的规矩。

抓千的人,不能在赌桌上直接把老千揪出来。

抓千的人也好,出千的人也罢,说白了,其实大家都是同行,今日留一面,来日好相见。

往好听了说,是顾及面子,但其实实际情况是。

真当面揪出人家来,这仇可就结下了。

人人都有几个朋友,况且人家真要认怂赔钱,赌场也不会把人家怎么样。

那你抓千的人以后会不会担惊受怕?!

遇到不怕事的,事后找上你又怎么办?!

即便有抓千抓现行这样的说法,也并不是让抓千的人当面把千揪出来,这句话主要针对的,其实还是雇主。

后来,包括荷官在内,他们那一伙人都被肥猪派人带走了。至于他们的下场……

我是根本不敢想象他们会是什么下场。

同时,我心里莫名的一跳。

要是这一趟,我没抓到千……

这么一想,我打了个寒颤。

吴老板明显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相反还是个城府极深,遇事冷静,头脑聪明到极致的老油条。

如果这一趟我没抓到千,我真不敢想象我会怎么样。

开赌场的,可没什么好人,更不会跟你讲什么信誉。

肥猪安排完了那边之后,就带回到了隔间里来。

“佟老弟,这一趟辛苦你了,答应的你三我七。”

他跟我说着,打开了抽屉,拿出了一个跟四条烟,两两叠在一起差不多长也差不多厚的牛皮纸袋递给我。

我接过看了看,里面满满的都是红色的老人头!

“我们两清了。”

经过刚才的事,我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所以说完后,我就要走。

然而他却拦住了我。

“佟老弟不忙走。”

我脚步一顿,不解的看着他。

他双手合十,十指交叉,手肘拄在桌子上,身子有意无意的前探,双目幽幽的看着我。

“佟老弟有没有兴趣在我们这当个钉子?”

钉子,这是行话。

意思就是在赌场里看场子,防那些出千的赌客。

这是北方的叫法,在南方的话,这种人叫暗灯。

“不了,我已经金盆洗手,这次都算破例了。”

我一口回绝,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他看我的眼神非常犀利,我知道,只要我给他哪怕一点点的突破口,他都会死死缠着我,不死不休!

“可惜了……”

肥猪摇摇头,接着挽留我吃饭,说是答谢宴。

我心想都拒绝人家了,饭要再不吃就是不给面子。

小说《江湖之千术之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