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暴君之道》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李辰华妃小说在线阅读

强烈推荐热门小说《暴君之道》,这本小说的著作者是卖报小姑娘,主角是李辰华妃。主要讲述了:月前,这个痴傻太子还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毫无主见,没有人相信,他能穿上龙袍。可是如今,他披上了龙袍,简直就变了一个人一样。威势不亚于先皇鼎盛时期,让人震怖。先帝遗体按照祖制流程,很快就要起灵送去皇陵下…

《暴君之道》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李辰华妃小说在线阅读

《暴君之道》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月前,这个痴傻太子还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毫无主见,没有人相信,他能穿上龙袍。

可是如今,他披上了龙袍,简直就变了一个人一样。

威势不亚于先皇鼎盛时期,让人震怖。

先帝遗体按照祖制流程,很快就要起灵送去皇陵下葬。

到那个时候,先帝喜爱的嫔妃和宫人,都有可能被下旨赐死,为先帝陪葬。

这个陪葬人员,除了正宫皇后以外,全看李辰心情!

自己的儿子刚才又得罪了他,怕是不好啊。

李辰跪在先帝灵柩前,华妃毕恭毕敬,胆战心惊的跪到他的右后方。

许久,默默无言。

“先皇在世时,颇为宠爱娘娘,华妃娘娘可愿长伴先皇左右?”

李辰忽而开口,华妃闻声一怔。

惊恐的睁大眼眸,急着说道:“陛下,七皇子大逆不道,自作自受,臣妾还有四皇子需要好生教导。”

“请陛下再给臣妾几年,臣妾一定将四皇子教导好!”

李辰没有回应。

灵堂内,除了高僧诵经之声,气氛沉默而压抑。

华妃感觉她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这种感觉,就像被死神扼住了喉咙,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她有些后悔。

陛下如今这般声势汹汹。

自己的儿子当真可以对付的了吗?

可若是现在放弃。

自己两个哥哥,筹划已久的计划,不是前功尽弃?

想到此,她心一横,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罢了,有一个李文宗为父皇守灵,你可以晚些再去。”

李辰的话,让她深深松了一口气。

“多谢陛下,臣妾一定好生教导四皇子,让他深记皇恩,不敢造次!”

“华妃娘娘当真是这样想的?不知朕的两位大将军也是这样想的吗?左右都卫也是这样想的吗?”

华妃如坐针毡,方寸大乱,她煞白了颜色,哆哆嗦嗦道:“陛下……臣妾等绝无异心,还请陛下明鉴。”

李辰意味深长的望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华妃更怕了,心里直打鼓。

就这么一直干跪着,又过了一个时辰,李辰起身,淡淡道:“回吧。”

李辰走远,失神的华妃才在宫女的搀扶下勉强起身。

揉着发酸发软的双腿,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回到勤政殿,李辰命人传来了左海棠。

“臣,左海棠拜见陛下。”

左海棠恭敬跪拜。

“平身吧。”李辰抬手:“知道朕召你前来,所为何事吗?”

左海棠拱手一拜,表情肃穆道:“回陛下,丞相大人称感染风寒在家,一呼百应,臣甚是担忧,故……”

他快速从广袖中摸出一本名册,呈到李辰面前:“故微臣,特意整理出了这本请假名册,请陛下过目。”

李辰接过名册,随手一翻,冷笑道:“哈哈,这风寒果然厉害啊,竟生生干倒了朕半部朝堂?”

左海棠蹙眉:“回陛下,除了各大尚书,还有大理寺少卿,通证史,御林苑史等,一共三十六人。”

“好哇,左爱卿最知朕心!这堆人既然如此体弱多病,不堪重负,朕定当好生照顾他们。”

“沈镇海联合各大要员对抗朕,妄图动摇国本,朕便让他看看,没有他,朕的大魏是不是就不行!”

左海棠连忙跪地:“陛下圣明!”

李辰抬手,接着问道:“其他事办的如何?”

左海棠小心翼翼道:“陛下,先帝逝去,先帝嫔妃册封一事,需尽快提上日程。”

李辰点头:“确实,先帝去世,祖宗家法不可乱,明日早朝便昭告天下。”

“只是,明德皇后册封一事,不要急,朕自有思量。”

左海棠闻言,虽心有狐疑,却也不敢妄自揣测,便俯首叩拜:“臣,遵旨。”

挥退了左海棠,李辰喊道:“来人。”

海公公连忙跪地:“陛下,老奴在。”

“替朕换常服,备车,去林府。”

海公公微愣。

陛下这次亲自前去林府,太子妃恐怕不日就要回宫,后宫有望了啊。

“还愣着做什么?”李辰抬眸,看了一眼失神的海公公。

海公公翕了翕鼻子,老脸满是笑意道:“老奴这是高兴,老奴马上去准备。”

不过一个时辰。

李辰穿着一身金丝云纹锦衣,头戴宝石如意帽,在海公公的陪同下到达林府。

原主记忆里,太子痴傻,除了娶亲那日极不情愿的来过一次,自此再无踏足。

而林国华原本是太子的太傅,也就是李辰作为太子时期的老师。

后来他的女儿林芷柔嫁给太子,先帝便赐他礼部尚书一职,也算是留给李辰唯一的政治资源。

原主亏欠林家许多,他今日亲自上门也是应该。

踏进林府。

简单低调的大院,古色古香,书香味浓郁。

李辰浅笑。

这才是清流一派该有的模样。

“陛下……微臣恭迎陛下!”

“不知陛下驾临,微臣该死!”

林国华诚惶诚恐的跪了出来。

海公公先一步上门通知,吓得他摔碎了一个茶盏。

“平身吧,今日朕微服私访,不用行大礼。”

李辰浑不在意的抬手,走进院子里,慵懒的伸了个腰。

林国华连忙挥退了众人,只自己一人,不紧不慢的跟在李辰身后,垂首不语。

“朕决定封太子妃为皇后,封号祥和,你意如何?”李辰忽而开口。

“噔。”

林国华闻言,直接双膝一跪,跪在了满是鹅卵石的小路上。

老泪泉涌,深深趴地道:“陛下隆恩,此乃无上荣宠,林家愿为陛下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快起身吧,别动不动就跪,天气转凉,你的膝盖可还好?”

当年作为太子时,痴傻顽劣,曾失手打碎了林国华的膝盖骨,为此,先帝还让太子跪在御书房一天一夜。

闻言,林国华吓得瑟瑟发抖。

“陛下惦念,老臣不甚感激,老臣无碍。”

“好好!快起来吧。”李辰亲自将他扶起。

“你我虽为君臣,却又是师徒,更有翁婿之情,不必多礼。”

“朕有心许太子妃为皇后,不日,将她接回帝都。”

“近日,以沈镇海为首的大臣联合请假,想架空朝政,你怎么看?”

林国华老眼炯炯,极度认真道:“大魏乃您的天下,但凡有忤逆者,意图不轨者,动摇国本者,统统该杀!”

李辰哂笑,拍向林国华的肩膀:“说得好!”

“朝堂局势不明,朕有意与你携手对抗奸佞,你可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