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我,大乾最称职驸马》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大乾最称职驸马》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皖南牛二,主角是秦墨李越。主要讲述了:“因为,因为……”李越看着秦墨,这憨子,他想气又起不起来。“因为什么?”公孙皇后道表情虽然镇定,可是眉头却皱了起来,李越知道皇后有心悸的毛病,不能受气。连忙道:“母后,您别动怒,儿臣这就说!”…

完整版《我,大乾最称职驸马》在线免费阅读

《我,大乾最称职驸马》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因为,因为……”

李越看着秦墨,这憨子,他想气又起不起来。

“因为什么?”

公孙皇后道表情虽然镇定,可是眉头却皱了起来,李越知道皇后有心悸的毛病,不能受气。

连忙道:“母后,您别动怒,儿臣这就说!”

公孙皇后,深吸口气,心悸才稍稍好点。

“儿臣知道七姐讨厌秦憨子,一心想要退婚,秦憨子虽然憨直,不爱学习,但为人单纯,没有心机。

若是退婚,秦憨子和秦家也会成为笑柄,儿臣跟秦憨子是好友,不忍看他沦为笑柄……”

“所以,你就唆使他欺负你七姐,想生米煮成熟饭?”

“是!”

李越跪在地上,“母后,所有的错都是儿臣造成,秦憨子不懂男女之事,全是因为听了儿臣的教唆,这才冒犯了七姐,母后要罚就罚儿臣吧!”

他心中苦笑,心想,这件事怕是要不了多久,就会传进父皇耳中。

到时候,他肯定会离开京城。

这,也是他为秦墨做的最后一件事!

秦墨听到这话第一反应就是不信,可旋即李越的话,又不得不让他相信。

他挨了自己的揍,却不记恨,反而处处维护自己。

害怕他被皇帝惩罚,到立政殿来找皇后求救。

这一切的一切,不正说明,他是真把自己当朋友?

没想到一脸猥琐的八皇子,居然这么够意思!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一个人揽了下来。

这人能处,有事是真的上啊!

“岳母大人,这件事我也有错,其实我也知道公主不喜欢我,既然她不喜欢我,那就算了,岳母大人,你还是给公主另找一个如意郎君吧!”

秦墨一脸憨憨的说道。

李越苦笑一声,这憨憨,一点也不懂,退亲会有什么后果。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秦墨,你当公主是路边白菜,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

公孙皇后知道真正原因后,心中的气也消了大半。

不为别的,李越只是为秦墨着想,其实李玉漱的事情,她也很头疼。

可是事情已经定下来,要是反悔,会让秦家寒心,有损天家威严。

所以婚事不能退,也退不了。

“那岳母大人,你别打李越,你看他瘦胳膊瘦腿的,万一打几下,死了怎么办呢,我身体强壮着呢,抗揍!”

秦墨鼓了鼓肌肉。

李越心想,秦憨子虽然憨,但是对他言听计从,从小就是他跟在自己身边,在其他皇子排斥他,欺负他的时候,是秦墨站出来维护他。

现在也不例外。

“母后,儿臣的错,儿臣一力承担!”

李越恭敬朝着公孙皇后磕了三个响头。

“你承担的起吗?”

公孙皇后叹了口气,“一个个都长大了,翅膀硬了,这件事就这样吧,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秦墨单纯,很容易被人利用,你记住了,要好好保护他,免得他被坏人利用!”

李越大喜,连忙道:“谢谢母后!”

见秦墨一脸憨憨,他连忙拍了一下他,“憨子,快谢谢母后!”

秦墨也知道,这件事这件事算是正式过去了,这也就是他憨憨的身份,要是换成别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谢谢岳母大人,以后我谁的话都不听,就听你的!”

“那以后不许再说退婚的事情,还有,等玉漱禁足期过了,找她赔礼道歉,她现在还在禁足呢!”

说来说去,李玉漱才是背锅侠。

秦墨憨憨的挠了挠头,心里却苦笑,“好了,这下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

“听到没?”

“听到了,不过,公主不会又拿棒槌打我吧?”秦墨做出一脸害怕的样子!

“不会!”

公孙皇后道:“出去后,这件事烂在心里,传出去,别怪本宫找你们算账!”

“是,母后!”

“放心吧岳母大人,我保证守口如瓶!”秦墨胸口拍的作响。

……

从立政殿离开后,秦墨和李越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这件事,总算过去了!

公孙皇后捂盖子,除非两人傻到自己掀开。

“憨子,你千万记住,不能对外乱说!”李越说道。

“我答应岳母大人了,放心吧!”

见秦墨一脸正色,李越也稍稍松了口气。

“我刚才打你,你为什么还要保护我?”

“嗨,我们怎么打都行,别人打你不可以!”

李越勾着秦墨的肩膀,一点也没有皇储的样子,“我是不受宠的皇子,你是憨子,这满朝也没人瞧得起咱,那就活得舒坦一点。

等过两年,我就藩了,就没人保护你了,憨子啊,你要学会照顾自己,不能做什么都这么莽了!

我本来还想,如果你能早点拿下七姐,也许七姐就会认命了,到时候等我走了,七姐也能护佑你一生!”

听着李越的话,秦墨心中一暖。

他是个憨子啊,李越没必要说这种话来骗他。

说明,这就是他的真心话。

这兄弟,能处!

秦墨也勾住他的肩膀,“咱们去喝花酒怎么样?”

李越愣了愣,“你疯啦,要是让那些御史知道,我们都得完蛋,而且你是驸马,你进勾栏之地,父皇饶不了你!”

“靠,这驸马真憋屈,这也不许,那也不许,还要为公主守身如玉,没意思!”

秦墨撇嘴说道。

一直送秦墨来到午门,李越道:“回去吧,记住我的话,不想屁股开花的话,就别去勾栏之地!”

他是皇子不能随意出宫,照理说他这个年纪早该有自己的府邸了。

但是公孙皇后喜欢一大家子在一起,将他们都留在皇宫。

这也让不少皇子有了异样的想法,反正他是没想法,皇位轮到谁都不可能轮到他。

“走了!”

秦墨摆摆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今天摆平了皇后,挨了顿打,倒也不亏。

只不过,公主恨他入骨,娶回来也不会和睦的。

所以这李玉漱还是不能娶。

他可不想把自己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正想着,几个人骑马狂奔而来。

稀律律!

为首一身穿学子服的男子勒马停在了秦墨的面前,翻身下马,带着几个人走到他面前,抬手就要打:“秦憨子,欺我表妹,我打死你个混账!”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