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大明:开局牢中坐,朱元璋求我出山》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大明:开局牢中坐朱元璋求我出山》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阳光下写字的又一力作,主角是老朱韩度朱标。主要讲述了:“喔,这个倒是可以。”老朱点头答应了韩度,继续下令,“今晚这里的发生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泄露丝毫出去。”老朱说完,在韩度和太监身上扫视。“遵旨。”两人齐齐躬身应道。老朱没有说泄露的后果,但是其后果却不…

已完结小说《大明:开局牢中坐,朱元璋求我出山》最新章节

《大明:开局牢中坐,朱元璋求我出山》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喔,这个倒是可以。”老朱点头答应了韩度,继续下令,“今晚这里的发生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泄露丝毫出去。”

老朱说完,在韩度和太监身上扫视。

“遵旨。”两人齐齐躬身应道。

老朱没有说泄露的后果,但是其后果却不言自明。

这时朱标插话道:“韩度你现在既然是八品宝钞提举司提举,再回刑部大牢却不合适了。而且现在已经宵禁,你要回家也是多有不便。”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或许你哪怕是回去了,你家里也不方便你住下。不若就在孤的东宫住上一晚,明天再回去吧。”

韩度明白,自己家里现在还真不适合自己回去。韩家全家入狱,家肯定是被封了,哪怕是没有封,韩家遭逢如此大变那些下人恐怕早就一哄而散了。他回去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还不如在东宫暂时住上一晚,明天再回去慢慢收拾。

“臣,谢过太子殿下。”

一旁的太监得到老朱的示意,走到韩度身前,“韩大人,请吧。”

“臣告退。”韩度连忙朝御座上的老朱和一旁的太子施了一礼,跟着太监出门。

“有劳公公。”韩度跟着太监走到一个僻静之处,将手里的宝钞和银子全都塞到太监手里。

“韩大人这是干什么?”太监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收下。

韩度抱拳一礼道:“没有别的意思,在下是真心感谢公公。只是在下现在身无长物,也就这点东西,还请公公不要嫌弃。”太监作为朱元璋身边伺候的人,与之交好会有多少好处,韩度心知肚明。就算是不能交好,那至少也不能得罪。

太监佛尘一摆,道:“如果韩大人是真心实意的感谢咱家,那咱家就收下。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咱家的上一任就算因为向宫外透露消息被陛下给斩了,所以即便是咱家收了韩大人的银子,咱家也是不会给韩大人通风报信的。这样,韩大人还要送银子给咱家吗?”

“公公对下官有救命之恩,下官是真心想感谢公公。”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韩度岂能不送?要是不送岂不是更加得罪这太监?左右不过是几十两银子罢了,反正只要自己能够活命就是最大的收获。至于银子,韩度不相信凭借着他远超这个时代的知识和见识,会赚不到银子。

“既然如此,咱家便收下。”

奉天殿里烛火幽幽,殿内无风,烛焰纹丝不动,像是一个个静立着的侍卫。

老朱和朱标父子对视着沉默。

忽然老朱幽幽的问道:“太子,你觉得韩度这个人怎么样?”轻飘飘的话语里面带着几分探究,带着几分考校的意味。

“此人,”朱标闻言,眉头紧皱,停顿了许久才继续说道:“此人聪明过人、远见卓识,能想常人所不想,能思常人所不思,是难得的人才。但是……”

“但是他行事肆无忌惮、随心所欲,就像在宝钞一事上,他便以大明为中心,除了大明之外完全不顾其他藩属各国的死活,做法狠毒。你是想说这些吧?”老朱接着朱标的话,反问他。

“儿臣就是这样想的,这样的人有能力、能做事,但同时也是一个,一个祸患。”朱标梗着脖子直视朱元璋,这是他真实的想法,他不打算在老朱面前隐藏。

老朱笑着点点头,“太子,你说的都对,朕很欣慰你在看人方面有这样的本事。那太子认为此人,可用否?”

朱标沉吟,片刻之后回道:“能用,但不可大用。”

朱元璋听了摇头叹息。

朱标诧异,问道:“父皇,儿臣,儿臣错了吗?”

“太子你的确是错了。”老朱肯定的说道。

朱标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正色道:“还请父皇为儿臣解惑。”

“为帝王者要知人善用,什么是知人善用?咱想你的那些大儒师傅早就告诉过你了,咱就不用多说。咱只是给你举个例子,汉太祖刘邦曾说: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知人善用者如刘邦,知人不善用者如项羽,太子你明白了吗?”

“儿臣明白。”朱标恍然大悟。韩度谋略恶毒又怎样?他又不是在祸害大明,反而是在帮助大明,增强大明的实力而削弱周边各国。

彼之英雄,吾之仇寇!反过来,彼之仇寇自然就是吾之英雄。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好人和坏人从来就没泾渭分明的时候,只要韩度对大明好,那他对大明来说就是良臣。

老朱欣慰的点头,扶着胡须说道:“咱也不瞒你,如果这韩度比现在大上二十岁,那咱必杀他。因为这个时候的他心神稳固、意志坚定,如果他再老谋深算,把他留给你那就是给你留下一个祸患。但是现在他才十八,正显稚嫩书生意气的时候,只要你有心,不难将他收入麾下,将来你有他辅佐,自然如虎添翼。”

朱标明白了父皇的意思,这是想要自己收服韩度。“父皇,儿臣知道怎么做了。”

“恩,知道就好。去吧,咱会帮你看着他的。”老朱挥手,打发朱标离开。

朱标听到父皇说会帮他看着韩度,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毫无由来的一凉。

看来刚才父皇说如果韩度大上二十岁必杀他的话是真的,恐怕现在父皇都还没有彻底的放下杀心吧。

“不过父皇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儿臣必定将韩度收归麾下。”朱标心里斩钉截铁的暗道。

这便是他朱标的气魄,也是他被文武百官所敬重的储君的信心。

历朝历代,东宫都是单指太子所居住的一座宫殿。

但是朱标的东宫不一样,由于老朱对他的喜爱,他的东宫是一片宫殿。

所以在东宫这片宫殿的外围,找一间房间来让韩度将就一晚,那是很容易的事。

太监将韩度带到东宫,传达了一下太子殿下让韩度在东宫留宿一晚的意思之后,便径直回去想老朱复命,好似韩度那些宝钞和银子真的通通打了水漂一般。

韩度也不在意,和太监告别之后,就被东宫的侍女给领到一间房间住下。

这房间虽然在东宫这片宫殿里面或许不起眼,但是陈设也要超过一般的官宦人家。房间分里外两间,外间中央摆放的是一张八仙桌,四周的墙壁上还挂着字画,虽然不是什么名家字画,但是也算不错了,挺有风雅之气。里间自然是卧室,宽敞不说,还有着一个大木桶供人洗澡。

韩度刚刚在房间坐下,一队侍女宦官便提着木桶进来,将大木桶的热水倒满,然后又一起退了出去。

一行人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

韩度在牢房里面就吃不好、喝不好,被老朱提溜出来也没有喝上一口水,然后又是一顿噼里啪啦的给老朱解说,喉咙早就出烟冒火了。

端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迫不及待的一口喝干。

茶水温热,入口微苦,但是带着一股浓浓的茶香滋润肺腑。

不过现在还是先去洗个澡吧,自己这身衣衫都不知道穿了多少天了,或许都臭了。

不过,也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臭?不知道为什么韩度心里忽然冒出来这个念头,然后鬼使神差般低头举起自己的手臂嗅了嗅。

“呕……”

一路小跑进入卧室,边跑边飞快的把身上的衣衫扯掉,跑到木桶面前的时候,正好脱的清洁溜溜。不再犹豫,噗通一下跳入热水当中。

“噗……”把嘴里一直憋着的气狠狠吐掉,韩度感觉到一阵松快。

舒适的水温让韩度十分贪恋这种感受,连手指都不想动。

在大牢里面的日子,对于韩度来说简直是一种地狱般的折磨。

韩度在现代也是有车有房的主,住的地方不说是豪宅吧,至少也是窗明几净的干净。

而大牢是什么地方?

阴暗,潮湿,空气还不流通。住在里面的人也没办法去讲究个人卫生,什么汗臭味、血腥味、屎尿味混合在一起,简直是要人命。

还有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牢房关押过什么人。

韩度就是在关自己的牢房里发现过一坨一坨的东西,还有一节一节的东西。

呕!!!

第二天韩度从床上醒来,天光已经大亮。

一夜休息让韩度精神百倍,俊秀的脸庞透出自信的神采。

这是韩度这么多天以来,休息的最好的一晚。前几天他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休息过,一来是恶劣的环境,让他根本接受不了在那样的情况下休息,二来是随时都可能落下来的屠刀,让他拼命想的都是怎么去逃脱全家被斩的命运,完全无心休息。

现在好了,老朱虽然是让他戴罪立功,那也就是说他全家的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总算是解决了生命威胁,他整个人的精神为之一松,这才让能够安心的睡上一整晚。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