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穿越巫蛊之乱,皇长孙为苟活而逆袭最新章节,穿越巫蛊之乱,皇长孙为苟活而逆袭免费阅读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小脸蜡黄的一本新书《穿越巫蛊之乱皇长孙为苟活而逆袭》,主角是刘进皇帝。主要讲述了:表现?我今天是什么表现?刘进今天胡闹一般的表现虽然在他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或者说这些事儿是为了保命作出的应激反应。但是在汉武帝看来就不一样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对太子动手。所以按照道理来说,太子一…

穿越巫蛊之乱,皇长孙为苟活而逆袭最新章节,穿越巫蛊之乱,皇长孙为苟活而逆袭免费阅读

《穿越巫蛊之乱,皇长孙为苟活而逆袭》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表现?我今天是什么表现?

刘进今天胡闹一般的表现虽然在他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或者说这些事儿是为了保命作出的应激反应。

但是在汉武帝看来就不一样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对太子动手。

所以按照道理来说,太子一家不会这样疯狂的,但是汉武帝不知道的是,刘进能知道后续未来的发展轨迹,所以今天算是搏一搏了。

“你要比你的父亲强很多,不论是为什么,最起码还知道抗争,你父亲可能是太子地位太稳固了,失去了锐气。”

“但一个皇帝怎么能没有锐气,又是我死之后的新朝。”

说到这,刘彻毫不避讳的说到自己的死。

刘进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是说晚年的汉武帝怕死才会导致巫蛊之祸的发生吗?但是看现在刘彻的样子,哪有一丝丝的怕死。

刘进震惊了。

“爷爷,您!”

刘彻看了一眼刘进,微笑了一下,脸上充满了傲气:

“怎么了?你以为我老了?就怕死了?”

接着又道:

“孙子,我告诉你,身为一个皇帝你可以没有什么大才,但是手腕一定要硬,要狠!时刻要记得自己的身份,被臣子把控住的皇帝还是皇帝吗?”

一番话意味深长。

“而公孙一家已经威胁到了大汉天下,必须死!至于你那个姑姑,我也不愿意她死的,可为了天下她必须死, 怪就怪她和公孙家走的太近了吧。”

刘进听得直打冷战,这就是那个大汉最不好伺候的爷吗?

果然。

果然啊。

“爷爷,英明!”

刘进从牙关里挤出来了四个字,这一刻穿越者的高傲被汉武帝刘彻打击的消失殆尽。

让刘进必须正视这些历史人物。

“好了,今天的事儿就这样吧,不过朕的棋子被你玩废了,你必须给朕一个交代,明日上朝你随堂听政吧。”

“行了去吧。”

不管刘进还在懵的状态,就打发走了晕晕乎乎的刘进。

直到门外,卫子夫,刘据,还有卫不疑全都在焦急的等待。

都害怕刘进惹怒了皇帝,刚刚刘进刚皇帝的画面还在脑海里回荡呢,这还是有人在的情况下 ,现在可是爷俩单独相处啊,没人护着刘进了啊。

不得不说刘进这个皇家长孙在皇帝心里地位确实很高。

木门吱呀作响,刘进一脸迷茫的出来了,卫子夫急忙上前去摸摸这里,摸摸那里,神色宠溺的拉着刘进的手道:

“孙儿,你没事儿吧?”

刚刚皇帝就要揍这孩儿来着,幸亏自己护着,现在两人单独相处,两人不定得打成什么样呢。

太子也是张着脖子眼巴巴的看着,很显然对自己的儿子也是很在意,卫不疑更不要说了,要不是姑姑在那早就冲上去了。

刘进晕乎乎的对着卫子夫道:

“奶奶,我没事儿,爷爷让我明日上朝听政!”

哗!

外面的几人全愣住了,随堂听政?

这可是一国储君或者是比较受宠的藩王才有的待遇啊,别看刘进是皇长孙那是贴金的说法,实际上刘进没有任何的职位,也没有任何的爵位。

人机叫皇长孙是看在他是刘据的儿子的份上,或者说是在刘彻孙子的份上,随堂听政?他没资格啊。

太子也顾不上母亲在那了,直接两步并一步冲过去:

“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你跟我说说!”

太诡异了,今日的事儿处处透露着诡异,明明是刘进顶撞皇帝,最后却被允许随堂听政!

这事儿不对!

刘进摆摆手:

“父亲,我的脑子很乱,先回家吧!”

也不管其他人什么反应,刘进直接就走了。

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但是一个孩子也难为他了。

无奈也只能散了。

回到东宫,刘进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不断地思索今日发生的事情,明日随堂听政是好事儿,但是也有风险。

从前他只是长安城里的纨绔子弟的头子,现在骤然要参与国家大事儿,绝对是天翻地覆的改变,以前他的一言一行可以被人看做孩童玩闹,但是一旦明日他进入朝堂就代表着他长大了,再做什么事情都会被人解读。

想着想着刘进脑子更乱了,最后暗骂了一句。

干哩娘!见招拆招就是了,穿越一回早晚也得干点大事儿,现在命保住了,是时候琢磨点大事儿了,早入朝堂更好,能更早掌握主动权。

次日,大概也就是三点多的样子,太子刘据就安排人把刘进从床上给叫起来了,刘进一边打哈气一边换上自己的皇室长孙的服饰。

几个宫女开始为刘进梳妆打扮起来了,刘进一边打哈气一边对着宫女道:

“天还未放亮,这么早就上朝?”

宫女笑着道:

“公子不知道,平时自然是不用这么早的,今日是大朝会所以准备的要多一些自然也要早一点了。”

刘进这才松一口气,要是天天的这么早,汉朝的公务员得多辛苦。

天还没有一丝的亮光,爷俩就坐着马车朝着皇宫的方向去了,今日上朝是在长乐宫,路上已经看到了陆陆续续的大臣或是坐马车或是走着或是骑马往宫内的方向去

虽然天还没有放亮,但是被各路大臣随从所携带的照明工具照的确实大街小巷都是亮的,百姓们也似乎是习惯了,外面的马蹄声,吱呀作响的马车轱辘开始让很多的人家也开始掌灯了,一天的生活也就此开始了。

刘进坐在车里虽然感觉颠簸,但是困意还是控制不住,跟随着马车晃动的节奏摇摆着。

心中对大汉朝的这个马车工艺产生了怨念,虽然垫着好几层的垫子也不行。

反观太子刘据一直闭目养神。

“太子殿下,到了!”

刘进被刘据拽着往里走,一边走一边打哈气。

刘据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是周围的大臣却一个一个的非常吃惊,那不是皇长孙吗?

他今日为何会来上朝?

没听说皇长孙有资格上朝吧?

一个个,捋着胡须想着皇长孙来朝堂究竟是为何!

1 2 3
继续阅读